忍者ブログ

ꕥ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96.倒數計時
內收全文。

096. 倒數計時

--120 mins left.

「--希。」
一道熟悉女聲正在呼喚古希的名字。
「……嗯?」
古希緩緩別過頭,雙眼看向聲音的來源。
「真是的,你的耳朵有毛病嗎?」
被狠狠的說了一句挖苦的話。
「呃抱歉,我在想些事……」
今天遲鈍得很的古希老實地向眼前之人道歉。
「算了。不是該下班了嗎?」
瀨原回復了平常的語氣跟古希開口道。
「是…我現在到裡面去換衣服和收拾一下。」
同時間,來接班的員工從大門走了進來。
瀨原朝他狠狠一瞪,似乎在無聲的訴說她的不滿。
因為這為接班的員工遲了數分鐘,令古希無法準時下班。
數十秒後,古希從員工室走了出來。
換下了店用圍裙,古希身上的是簡潔的便服。
奶啡色的長髮沒有束起,輕輕的落在肩上。
這樣的古希經常被瀨原取笑。
「從後面看,你真的很像女人。」
瀨原一邊燦爛的笑著,一邊往店外走去。
對瀨原的無聊話習以為常,古希平常總是一笑置之。
然而,他今天連笑語的氣力也沒有。
渾身彷彿不對勁似的。
古希也跟著瀨原的步伐,朝身後的同僚們打個招呼後,便離開了便利店。


現在是晚上十時五分。
今天古希少有地應約,看來狀態還不是很好。
大概早上在學校被瀨原看出了這點,
才會跟古希說要晚上要聚一聚。
深知他大概不是身體上出問題,反而是更內在的……


「那麼,打算吃什麼?」瀨原還是一如往常的充滿魄力。
「…我不餓。」古希分明提不起勁。
「哦,那乾脆去我家吧?」瀨原略帶戲謔的一笑。
「…我沒所謂。」這就是古希的回答。
「哦?乖小孩終於答應要去本小姐的家啦?」
依舊是嘲諷的語氣,瀨原說話讓古希哭笑不得。
雖說他現在似乎沒有辦法作詳細的分析和理解。


瀨原的家離便利店一帶並不是太遠。
二人一起步行十來分鐘左右,便到了一幢八層高的公寓。
在踏上樓梯的過程中,古希始終不吭一聲。
瀨原意識到古希的不妥,也沒有打算現在就向他說些什麼。


直到瀨原取出鑰匙,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古希才似乎意識到現在自己正站於某人的門家前。
「…什!」可是還是太遲了吧。
「快進來。」瀨原用她的蠻力一把將古希拉進屋內。
屋內漆黑一片,靜得掉針可聞。
只見瀨原直直的走進去,似乎並無亮燈的意圖。
「喂,你…」古希不禁開口問道。
「什麼,想要回去嗎?」瀨原的聲音事實上並無留下轉寰的餘地。
「……」古希不知為何竟然沉默。
「反正你不想回去吧?」瀨原的疑問伴隨一絲淺笑。
那是瞧不起的態度?還是…什麼…
「…那個有『他』存在的地方。」
古希已經沒有思索的餘力。


「…明天……」
古希喃喃自語,說出口的話就只是這一斷句。


瀨原總算玩夠,便去亮起屋內客廳的燈。
昏黃的燈光照亮室內,那個精神渙散而幹勁全失的年輕人。
「剛剛不還是在擠出笑容嗎?工作的時候。」
瀨原從冰箱拿出了兩罐有汽果汁,把一瓶遞給了古希。
「……」古希癱軟在沙發上,右手擱於臉上。
緊握冰凍鋁罐的手彷彿正在無力的顫抖。


「什麼嘛,你還真不濟。」扯下拉環,瀨原咕嚕咕嚕地喝下果汁。
「啊~真爽快~」她還真的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
「……」古希依然閉嘴不語。
「就算你像個廢人一樣睡下去,也改變不了什麼。」瀨原繼續說著。
「問題是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古希嘆一口氣,總算坐起身來,正視瀨原。
「又是這樣。你別動不動就在猶豫動搖,太遜了。」瀨原又露出了一副瞧不起人的臉色。
「我不能亂來。」古希雙眉緊皺,愁悶的模樣表露無遺。
「嘖,誰說的。少瘋了好不好。」
永遠也貫徹自我風格的瀨原,難道人生中從沒出現迷茫不安?


「…我想回去了…」古希不理會瀨原的諸多阻撓,逕出離開了她的住處。

--60 mins left.

古希現在非常後悔和黑鳥作了那個愚蠢的打賭。
「反正啊,一直也是古希單方面地向邇司求愛吧?」黑鳥面露笑容,非常壞心眼地說道。
「少笨了臭鳥,邇司也很需要我的。」古希的語氣中,帶著點點自滿。
「那要不要來打個賭?」黑鳥臉上的絕對是奸笑。
「好,誰怕誰?」古希不服輸的精神也不能少看。
「如果你連續三天不主動跟邇司說話,看他會不會主動跟你搭話?」
就這是黑鳥提出的條件。
如果邇司主動搭話,即是古希贏了,黑鳥答應他以後不踏足他們的家。
反之,古希輸掉的話,就要接受黑鳥的一個請求。
一個與邇司有關係的請求。
「你這變態,先說出來吧?」古希恐防有詐,先向黑鳥問道。
「讓邇司連續三天跟我去圖書館,之後在寮舍裡住宿。」黑鳥臉上,是多麼嚇人的笑容。
「死變態!放心,你一定不會贏。」
「那就看看吧…?」
邇司是個不會撒謊的人,於是黑鳥就說三天後直接向邇司詢問結果。
一開始還很樂觀的古希,經過兩天與邇司的空白時間,
心裡大大的動搖了。
到了第三天的今天,也沒有了前兩天的拼勁。
下班回家後立即衝到人多的地方四處打轉,務求讓邇司看到自己。
可是邇司還是沒有跟自己主動說話。
於是心裡的多份複雜情緒就源源不斷的湧出來。


單方的,情感。
過分的,自信。
可笑的,自己。


所以古希並沒有在今天下班後努力「作戰」。
距離三天的時間,已餘下六十分鐘。


一邊走回家,緩慢的步調與無力的身體,已經浪費了半個小時。
打開家門時,掛鐘的指針已指向十一時三十分。


--30 mins left.

為什麼,明明那麼不想讓黑鳥跟邇司有所交接,
卻依然無法拿出多點力氣來?
因為心的深層正明白自己不該阻止邇司與人交流。
就算那是,自己下過戰書的黑鳥也好。
當出現沒自信的時候,負面情緒和聯想便從夾縫不絕地流入。
直至令當事人失去行動力為止。


平日晚上接近十二時,大家都不會在客廳出沒。
多是窩在房裡,不然就躲在床上準備睡覺。
今天學校的測驗、上班的繁忙工作,已令古希不勝負荷。
精神與身體的苦惱交纏,繼而令他本能的渴求休息。
再度癱軟於沙發上,古希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微涼的晚風掠過臉龐,古希這才慢慢睜開雙眼。
大概已到深夜,屋內一片寧靜。
只有些微的風聲偶然吹過。


--啊……該回房間睡吧,不然葛嗣兄就要鬧我了……

就像肥皂劇的典型橋段,古希見身上多了一張毛氈。
葛嗣兄的體貼,永遠都令古希非常安心。
於是古希緊抱著毛氈,想走去跟他道謝,發現房間已無亮燈。
古希轉身走向回自己的房間,一瞬間居然好想大哭。
昏暗的走廊沒有亮燈,古希才走了數步,就撞倒了一個人形物體。


空白與沉默流過,是誰這麼夜了還在散步?
「…古希?」是夢寐以求想要聽見的聲音。
為什麼,突然更加想要大哭。
古希抓住眼前的人,搖晃了幾下。
「真的是邇司?!」繼而確認他的身分。
「…是…」往常一樣的穩沉嗓音。
「…太好了…」古希眼角已經泛淚。


--那到底是,為什麼。

「…回房間…吵醒…葛嗣兄的話…」邇司小心的忠告。
「嗯…也對…」強忍內心的激動,古希帶了邇司進自己的房間。
「……最近…很…忙?」房門關上,邇司靜靜的問道。
「不是,只是……」古希依然無法冷靜。
「…嗯…沒關係,要睡了…快十二時了…」邇司作出最後提醒後,轉身就要離開。
「好,晚安了。」這時候的古希,想要一個人靜一下來思考。
「…晚安…」邇司打開房門,道了晚安。
「慢著…還未夠十二時?我才睡了一會?!?!?!」古希激動的大叫。
「…小聲一點…葛嗣兄…」邇司難道是怕會被禁零食嗎?!
「太好了!!!我贏了!!!」古希無法掩飾另一層的激動,於床上大叫大跳。


於是,聽見從遠處傳來各個兄弟的大喝聲,
叫這個白癡的傢伙不要擾人清夢。

コメント

1. 無題

瀨原的外表是?有點好奇ww 
結果到最後沒有打架好失望(啥
不過不過, 古希愛逞強也要適可而止,不禁為他抱不平
古希請繼續加油!!燒黑鳥!(?)

這小倆口沒那麼容易被分離,我是這樣相信著的
太好了呢,古希。

2. RE: Y

我這才想起一直沒仔細說過瀨原的外表w
不過在我們的世界裡女配角重要嗎
不是打個醬油而已嗎wwww

想看動作場面的話古希一定是被毆的一方…

要是作為娘親的我也開始跟古希一起動搖的話
那可真是糟糕了
互相需要的大前提下 古希必須找到一個平衡點
才不致於那麼痛苦
就算滅了一個黑鳥 還有無數隻紅鳥綠鳥藍鳥
是否該開始去學習不要讓自己纏死了自己呢

3. 無題

看到這樣的古希感到很難過也很心疼……><
希望古希不要變成真正的“為愛而生”,搞的一身疲憊~
雖然覺得這樣的他很讓人不捨,但是他對邇司的執著真的很讓我感動,
絕对に応援します!!!!!!!!!!!><
————
PS: 好像我心裡一直默認古希是無所不能的wwww
突然看到你說他打架很不行,我腦內他站在山頂舉著長劍的形象崩塌了wwwww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