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88. 最後一班地下鐵

長文內收。

「哎呀呀呀呀~」古希一邊發出奇怪的叫聲伸著懶腰,讓若条不禁轉頭看了他一眼。
「古希前輩,今天辛苦了。」一邊展現溫和的笑容,若条如此向古希說道。
「哎呦,被你這麼說可真不好意思呢!」古希語畢,繼續吃吃傻笑。
「咦,難道有什麼好事發生嗎?」若条見古希比平常更亢奮,不禁問道。
「啊對對對。現在是晚上八點五十八分,今天放早!而…」
古希盯著便利店的門外,雙眼發光地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我懂了,古希前輩有個令人期待的約會?」若条恍然大悟地笑了起來。
「正是!還差一點點我就能看見我最喜愛的邇…」古希自豪地向若条說著。
此時,古希的電話在口袋裡發出震動。
因為是上班時間,把手機調了靜音。沒有特別的鈴聲,卻能感覺到致電者是誰。
「來了來了!」古希興奮非常,掏出手機,還好店內現在並無客人。
「喂喂邇司你在哪裡我快下班了我可以先去--」連珠炮發的話語,若条在旁看到也只能苦笑。
「…對不起…大學那邊…還有事要幫忙…黑鳥他…」
邇司沉靜的聲音在電話的另一端響起,古希期待已久的晚飯約會亦瞬間成為泡影。

「都這麼晚了……?」古希的聲音,隱隱透露出一絲失落。
「…嗯…對不起…」邇司真心的向古希道歉,明明答應了今晚跟古希去吃晚飯…。

古希即使非常不甘心,但告訴過自己要嘗試忍耐。
要對著幹的是黑鳥,不是要讓邇司夾在中間為難。所以……
雖然真的很不甘心…

「喔,沒關係沒關係!那個臭鳥真是在勞役人不償命!邇司不要被他欺負,
有什麼事要立即逃跑知道嗎!」古希一邊以開朗的語調繼續說道。
「……好……」…為什麼會被欺負…?邇司大概這樣想吧。
「還有,為了補償我,下次要你請我呦邇司!」古希故意開玩笑的跟邇司說道。
「…古希…我…沒有錢……」邇司有點艱難地回應。
「嘿嘿,說笑嘛。下次有空再吃,你先忙吧。」預料得到邇司的回應,古希立即笑著回話。
「…嗯……再見…」邇司以他一貫令人安心的沉著聲線說再見。
「小心點,不要太晚回家了,拜拜。」古希也愉快地跟邇司道別。
掛線後,古希拿著手機,有點沮喪地嘆了一口氣。
「古希前輩,你真的很善解人意呢。」若条似是而非的讚賞,不知怎的令古希更加沮喪。

換過衣服後,古希跟若条道別,並跟來接班的椿打過招呼後,就朝店外走去。
本來預定九時半左右於高級燒肉店「樂亭」跟邇司吃一頓好的,
也難得讓他成功預約,但現在這樣子……此時,古希突然接到另一個電話。
「喂,是葛嗣兄?」古希對於葛嗣的來電有點意外。
「古希,你今晚是不是跟邇司去吃飯?要留下飯菜嗎?」葛嗣理所當然地向古希確認。
「呃…關於這個…」古希支吾以對,他還沒拿定主意,難得預約得到不如自己…
「喂古希,你還欠我一頓飯啊!!」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某人的吼叫聲。
唯華那傢伙…。
「……欠你一頓飯…?」葛嗣被挑起了些微的好奇心,向兩人問道。
「是某個打賭的事情而已。」古希立即回話,之前也跟唯華先夾了口供。
接著古希突然靈機一觸,想到就算請唯華去這麼高級的地方也沒所謂吧。
「葛嗣兄,邇司他有事在忙不能跟我吃飯,可否讓旁邊大吼大叫的人跟我談談?」
古希簡單的把事情交代一下,就讓葛嗣把電話轉交唯華。
「喂?」唯華有點狐疑地接了電話。
「你現在有空嗎?已經吃了飯吧?雖說你吃了也該吃得下…要不要陪我去吃燒肉?」
古希對唯華的食量似乎頗有信心。
「為什麼你叫本大……燒肉?哪家?」唯華突然中途轉變了語氣。
「樂亭,我請你。」
古希簡單的五個字,就讓唯華立即飛奔出家門。

回想起欠唯華一頓飯的事,好像是上星期的發生的。
那天黑鳥來家作客,在古希充滿煩厭的表情下還能泰然自若地造訪的也許只有黑鳥一人……
葛嗣對於邇司難得交到的朋友,自然不會怠慢,於是也留了黑鳥下來吃晚飯。
在幫忙準備的期間,古希故意把某種辣粉加進黑鳥的飯菜裡,
這事如同小孩的惡作劇一樣,也簡單地被人發現。
唯華看見後一邊說著要跟葛嗣兄打小報告,也許只是開玩笑,畢竟古希知道他也不喜歡黑鳥。
可是這時出現了多輔和他的必殺武器--相機。
唯華如同共犯一樣被發現,他立即拿了某個金額的錢塞給正在微笑的多輔作掩口費。
多輔收到相應費用後,也在他們面前把照片給刪掉了,
還「好心」的補充一句:「下次小心點哦。」
之後看到多輔乖乖的去幫葛嗣兄準備晚飯,又充滿溫柔的微笑,
二人實在深感對這位弟弟的無力。
其後唯華低聲怒罵古希這傢伙害他這個月要挨窮,但這其實也是自保的一途。
「破壞精心製作的料理」、「對來訪家裡的客人不善」…
這兩條罪……對葛嗣兄的家庭法則來說,大概是重罪吧。
然而那天,古希和唯華發現了黑鳥還買了特製辣醬來訪,
又津津有味地與葛嗣兄品嚐時,就發現這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為了安撫唯華,古希告訴他只要沒飯吃就會陪他,也會付錢。
也許剛剛是唯華脫口而出的關係,他只說了「一頓飯」,
古希心想這正好,可以自行假定請了唯華這一頓飯後就能將所有事情一筆勾銷了。

先去了樂亭等待的古希,一邊以手支住下巴,坐在充滿燒肉香氣的店裡靜候。
「…總算來了。」古希跟被侍應領到桌前的唯華說道。
「哼。」唯華臉上難掩興奮的心情,嘴上卻不肯老實表現。
「難得來到,就坦率地表現下自己的高興嘛。」古希忍不住笑道。
「別說廢話了,快點菜。」唯華急不及待地拿起點菜單和鉛筆,在上面畫了一下。
可是他卻又立即停下手來,帶著猶豫的眼神看向古希。
「怎麼?突然發現我其實比你帥?」古希一邊強忍笑容,一邊問道。
唯華決定無視古希剛才的話,若無其事地問道:「…真的可以隨便點嗎?」
「嗯,隨你點哦。」古希一邊回應,展現令唯華安心的微笑。
「那我不客氣了!」因燒肉而一時間變得坦率的唯華,正如古希所願。
一邊讓唯華塗塗畫畫,古希坐在他的對面悠然地呷著玄米茶。

「這個好吃!」唯華完全不像已經吃了晚飯的人,
一邊用筷子靈活地在嘴巴和碟上來回移動,不停再將燒好的美食送進口中。
「你吃慢點,不要這麼急,小心噎住。」古希將燒肉蘸上醬汁,慢慢的品嚐。
「本大爺才不會…咳咳…」一開口就被嗆到的唯華,趕緊拿起茶杯猛灌。
溫熱的茶似乎也帶到了紓緩作用,唯華長嘆一聲,然後深呼吸數下。
「早說你了。」不理會唯華的一連串動作,古希依然顧我地忙著燒肉。
「……」這次唯華似乎學乖了,便不再多作回應,低頭專心地進食。
「話說回來,我們單獨出來吃飯的次數,也真的沒多少吧?」
古希拿著箝子一邊燒著肉片,一邊向唯華詢問。
唯華停止了邊吃邊說的危險動作,放下了筷子,這才慢慢的回應古希。
「好像這是第一次。奇怪的組合。」
「是嗎?第一次就請你吃高級料理,感謝我吧。」古希露出帶點戲謔的微笑。
「是你欠我的吧。」唯華沒他好氣,拿起箝子跟古希一起把食物燒好。
「嗯…我們平常都沒怎麼進行普通的對話呢。」古希說著,又俐落地把牛肉片反轉來燒。
「這都怪你這人不正常。」唯華把肉串拆開,有點粗魯地烤著。
「也許是吧……」古希難得的坦承,又令唯華感到有點不太自然。
「又在定期憂鬱發作嗎。」唯華的語氣帶點不耐,卻是在關心古希的表現。
古希發出了嘆息,向唯華說道:「我真的拿他沒辦法…」
「喔對,本來今晚你晚飯的對象是邇司吧,換了我真不好意思。」唯華無奈地說。
「不,我在說那臭鳥。」古希眉間的皺摺似乎更深了。
「又在煩這個嗎。來,一吃解千愁!」唯華把烤好的雞肉串放到古希的碟裡。
「謝了…」古希也把烤到七成熟的牛肉片放進唯華的碟裡。
唯華拿起筷子,牛肉片瞬間落入他的腹中,並喃喃地說「這個真好吃。」
「換著是你,你會怎樣?」難得的相談對象,令古希忍不住詢問。
「拿著掃帚將他趕走!」唯華果斷的回應,讓古希不禁吃驚。
「你就能這麼乾脆嗎?」聽著古希的回問,唯華也突然猶豫了一下。
「…才不可能吧…」唯華剛才依然一派輕鬆的臉上,也染上了一層陰霾。
「哈哈…我也忘了,你跟我的煩惱程度也沒差吧。」古希一笑,唯華也隨著這話苦笑起來。

「嗚嘩好撐!」唯華拍著肚皮,在樂亭店外大聲的說著。
「哈哈,誰叫你吃這麼多。」看著唯華的動作,古希實在難掩笑意。
「你請我固然要吃夠多的。」唯華理所當然地說。
「對對,請唯華大爺快點走吧。」古希跟唯華走向鐵路站,不經不覺已是十一時。
走到中途,唯華卻突然停下步來,並嚷嚷說著「我走不動了」之類的話。
「喂你怎麼了?」古希非常擔心地緊握唯華的肩,支住他俯下的身子。
「我好飽……」唯華說出令古希無言的答案。
「你這笨蛋!唉,你是想吐,想喝水,還是想坐下休息?」古希迫不得已的問道。
「我想上一上洗手間…」唯華的回覆是古希預想以外的答案。這麼快就要上了?
「再忍一忍吧,快到了。」古希嘗試鼓勵一下唯華,並和他一起慢走到了車站。
幾經辛苦總算到達,通過剪票口後,在眼前出現了車站洗手間。
唯華一邊飛奔向洗手間,一邊跟古希說「我去去就回!」。
「行了行了你就去吧!」古希沒他好氣,坐在洗手間附近的地方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古希開始漸漸出現了眠意,在長椅上打盹。

「喂--喂古希笨小子!古希--!」
突然,在耳邊出現了呼叫自己的聲音,臉上和身上也傳來幾陣搖動。
沒想到自己能睡著的古希,一時間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看見眼前出現的二人,差點就以為自己已經回到家中。
「唯華…和瑠夜?」看著瑠夜的出現,古希非常驚訝。
廣播的聲音響起,提示乘客要盡快上車。
「尾班車來了。」瑠夜簡單地擱下一句,便頭也不回地衝向通往月台的樓梯。
唯華見狀,亂抓一通,扯住了古希的圍巾,硬拉著古希跑上樓梯。
古希痛苦的向前跌撞,差點一個不穩摔倒在梯間。
站內的尾班車廣播聲再度響起,車門快要關上的信號也傳進耳邊。
在千鈞一髮間,唯華總算與古希一同摔進車廂裡。
接著車門關上,列車徐徐發動,古希和唯華微喘著氣,站好身子走向座位。
「嗄…嗄」古希一邊喘息,一邊感謝上天沒有讓唯華殺了自己。
調息過後,古希向瑠夜問道:「瑠夜,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的車子拋錨了,真是倒楣。」瑠夜充滿感慨地發出嘆息,一邊搖著雙手。
「哈………」唯華發出奇怪的感嘆聲,似乎上完洗手間好多了。
「來,這個給你。剛才在車站便利店買的。」古希這才發現,瑠夜手中拿著一個塑膠袋。
瑠夜從袋裡掏出一瓶高山礦泉水,讓唯華拿去。
「謝了。」唯華扭開瓶蓋,咕嚕咕嚕地喝下清水,現在看上去似乎更加精神。

古希,唯華和瑠夜。
一個奇怪的三人組合,是兄弟,現在同時坐於列車之中。
這種情況有發生過嗎?今天還真是奇怪組合的日子。
突然,從旁邊傳來一陣鈴聲,似乎是很漂亮卻幽怨的女性歌聲。
「親愛的,想我嗎?」一接電話,瑠夜便用這種親暱的口吻說話。
唯華和古希交流了一個理解不能的眼神,沒有張嘴說話。
「嗯?妳說很想我?來,讓我來聽聽妳那甜美的聲音…」
瑠夜的發言讓旁邊的二人聽了混身起了雞皮疙瘩,沒有一刻的猶豫,
二人立即在空蕩蕩的車廂裡隨意坐到遠離瑠夜的位置。
古希和唯和坐下後,還是唯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這是性騷擾吧。」
古希沒有回應,他突然從另一個角度想到瑠夜的所作所為的意義。
老實說,能這樣跟自己喜歡的人打情罵俏,不管在旁邊聽上來有多麼可怕,
恐怕至少當時人們是樂中其中的。
於是,忍不住偷偷的展開了一下妄想。

--邇司,你掛念我嗎?嗯,好乖,今晚讓我好好的抱…

想到這裡,古希忍不住左手掩著自己的臉,右手狠狠地捶了自己大腿一下。
「古希你也瘋啦?」唯華緊皺眉頭,向著古希的反常行為表示不滿。
此時,瑠夜似乎已經講完那可能有點變態的電話,並向二人的方向走來。
「古希,你想變成跟本王子一樣嗎?」瑠夜那迷人的笑容,快要閃瞎古希的眼睛。
「!?」唯華看著古希,一臉不敢相信之餘,臉上更染上了一片緋紅。
「你們這些變態!」唯華指著二人,又往旁邊挪開了幾個座位的距離。
瑠夜坐在空下的座位上,右手搭上古希的肩,認真的對話起來。
「古希,我和你對戀愛這回事的看法…可是很不一樣喔?」
瑠夜的聲音響於耳畔,刺激著古希的聽覺,讓他對這話的意義思索更多。
的確,瑠夜和不同的女性交往,不知道瑠夜的本意是什麼。
然而現在的古希,甚至是以前或將來的古希,也堅信自己只會愛一個人。
剛剛的妄想,或是瑠夜的行為作風,和古希所能做的,是兩個世界的事。
瑠夜不會是他可以參考的對象,但是……
「瑠夜,你戀愛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古希道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
「我的戀愛,和你的不一樣。」瑠夜抽回了手,開始無聊地把玩自己的幼細髮絲。
古希繼續沉默,等待瑠夜的進一步解釋。
瑠夜也一定明白古希的那一套是怎麼回事。
「跟女孩子在一起,好像乘車看到不停流過的風景一樣。不用執著,也不用抓緊。」
瑠夜說的話,似乎是他的本心。但是,這卻真的和古希所想的不同。
「一直繼續下去,可以沒完沒了,隨心所欲,不用尋找最終的目的地。」
瑠夜看著車廂對面的玻璃窗,若有所思地說道。
「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不由你自己決定。」此時,唯華突然插話。
「喔?」瑠夜抬起漂亮的眉毛,像是在催促著唯華說下去。
「有些事…不能自己控制。只能妥協…或是放棄。」
語氣像是帶點絕望的味道,古希看向唯華,只見唯華也看著玻璃窗映照出的倒影發呆。
「古希,對你來說,起點就是終點。現在只有你是這樣子喔。」瑠夜有點含糊的說道。
「…我……」如果是指他從頭到尾都只喜歡邇司一個的話,這話也沒錯。
但是,自己所想的終點……到底是什麼?
喜歡一個人,想和他永遠在一起。可是,如果自己想說和邇司永遠在一起…
這種事,會被容許嗎?
「瑠夜,你真的沒有考慮過要安定下來嗎?」古希靜心等待瑠夜的回答。
瑠夜一針見血地說出了古希的疑問:「你是指結婚?」
唯華的右手突然動了一下,不知為什麼,古希覺得唯華的內心被他們闖入了。
「…怎麼可能。」伴隨著瑠夜一貫閃亮的笑容,他悠然地回應。
「也對,我也想像不到結了婚的瑠夜。」古希苦笑一下,也覺得理所當然。
「那你呢?」難得唯華和瑠夜二人非常同步,向古希質問。
「我--」

--下一站即將到達終點站,請所有乘客於此站下車。

快到站的列車車廂突然猛烈搖晃。一瞬,玻璃的映像模糊起來。
「--不知道。」古希苦惱的表情依然不曾退卻,似乎沒辦法深思更多。
「也對,現在想也是多餘,反正你該先管好身邊的危機。」瑠夜有點壞壞地提醒道。

「啊……沒錯。」古希苦笑,然後站起身來,準備下車。
車門打開,三人一同下車,古希、唯華和瑠夜的電話同時響起。
吵雜的鈴聲在月台迴響,三人趕緊接了電話。
「喂?」三人的聲音也同時響起,而電話的另一端……

「這麼晚滾到哪兒去了?」唯華電話裡的另一端,是慧極不愉快的質問。
「都這個時間了,今天怎麼這麼晚?」瑠夜電話裡的另一端,是葛嗣憂心的詢問。
「……還未回來嗎?」古希電話裡的另一端,是邇司略帶遲緩的問句。

「邇司!你主動打給我嗎…我好高興…」一瞬,古希把所有煩惱都拋諸腦後。
「…是葛嗣兄…讓我…」邇司的回應,非常現實。
「喔…是葛嗣兄嗎…」古希好像瞬間從天空掉回地面一樣。
唯華和瑠夜也聽見古希的話,忍不住大笑起來。
「葛嗣兄,我快到了。」瑠夜以萬事大吉的口吻跟葛嗣交代,很快就掛了電話。
古希似乎還是執著邇司主動打給他而不肯掛斷。至於唯華……
「總之我快回到家了,不用再說啦,我要收線了。」唯華只想快點掛斷,不讓慧有更多機會爆發。
「嗯抱歉了邇司,好我現在掛斷,回家再跟你聊。」古希依依不捨地地結束了通話。
唯華好像突然醒了過來一樣,伸個懶腰,笑著說:「啊~~今天過得真愉快。」
「你倒愉快…我還差點被你謀殺掉…」古希不禁抱怨道。
「唉,我的車……怎麼帶椿啊葵啊她們去兜風…」瑠夜依然在煩惱只有他才明白的東西。
「快點回家吧,果然還是家裡才最能令人放鬆。」唯華快步走向剪票口,回頭對二人說著。
「唯華,你記得先洗澡,你身上的燒肉氣味好厲害。」古希好心提醒唯華一下。
「你還不是!你比我臭!」唯華忍不住反擊。
「我根本沒說你臭,你是沒常識的小學生嗎?」古希反唇相譏。
「你這混蛋!」唯華在車站外依然大吵大鬧。
「別吵。聽我說,你們兩個都是小學生,這就沒錯。」瑠夜繞起雙手,一口定論。
「瑠夜!!」
伴隨著深夜裡不休的喧鬧聲,三人一同朝著那個最令人安心所的場所歸去。

→6297字おつかれ。
→純粹想寫燒肉抱歉。
→唯華形象破壞抱歉。
→瑠夜鈴聲捏造抱歉。
→對邇司的糟糕妄想抱歉。
→似是而非的道理抱歉。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