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77. free way ? high way ?
*原創角色有*內收全文。

「你的成績還是這樣下去的話,出路可就麻煩了。」
「…我明白。」
「你還真的了解我說什麼嗎,古希同學。」
「…是的,老師。」
「那你的兼職……」
「關於那個,我想我沒有放棄的打算。」
「什麼,那你還說你懂?我已經沒有將你的事告訴學校…」
「要是老師執意要說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
「…你…」
--鈴鈴鈴---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古希!」
隨著午飯的鐘聲響起,古希單方面結束了對話,跑出了教職員室。

…惱人的進路商談。
古希一邊走遠,一方邊發出重重的嘆息聲。
午飯時間到來,卻完全激不起古希的食欲。
最近為了高中後的出路,班主任經常在跟古希商討。
知道他有一份兼職,並認為這是妨礙古希學習的絆腳石。
班主任覺得古希目前的成績不佳,並非由天資所造成。
有著不錯的記憶力與小聰明,對學習也非全無熱誠。
只要肯再多努力一下,應該能發揮得不錯才是。
然而,古希就是全身散發著一種不想唸書的強硬態度。
初中階段,還是平績平穩在上的好學生。
從高中開始,學業成績有著顯著的下滑。除此之外,
曠課、不交功課、在班上睡覺的情況也越發增加。
跟古希家裡了解過情況,才發現他已經不住在父母家中。
似乎是與父母起了重大的爭執,再於他人的家寄住。
在班主任的眼中,這是明顯的青春期少年反叛心態,
因此,她嘗試從古希的家人方面著手,協助古希解決問題。

在這段期間,發現了古希的父母對於古希妹妹的栽培更費心思。
相對於公立學校就讀的古希,他的妹妹就讀於有名的私立寄宿學校。
成績超卓,在各方面的表現也是模範中的模範,一等一的優等生。
甚至在校內也是極受歡迎的一位女生。
察知到古希與他妹妹的重大反差,加上古希家裡的差別待遇,
班主任只能皺著眉頭,改由從古希的這邊下手勸說。
可惜,古希也是非常固執,完全說不動他。

現在的古希,並沒有想要和妹妹一樣要表現得如此優秀。
反正,自己和妹妹是不同的存在。古希他,就是次妹妹一等的兒子。
雖然比妹妹年長,卻不見得比妹妹出色。
有一個如此完美的妹妹,還真的令自己非常不快。
更令古希討厭的是,妹妹季子非常,非常的喜歡自己。
雙親的冷漠與忽視、妹妹的喜歡與依賴,一切也變得非常矛盾。
他很想討厭這個家的一切。
可是,妹妹對自己的親愛卻令內心產生莫大的罪惡感。
於是現在的他,只能逃離那裡。
從家裡逃離……是暫時的解決方法。

踏上樓梯,推開鐵門,是遼闊的學校天台。
今天的天氣,非常美好。
溫暖的陽光照遍地面,朵朵白雲在藍天飄浮著。
涼風陣陣吹過,不炎不冷的舒爽天氣。
走到右邊,大大的儲水缸後的一個凹位,是古希最絕佳的休憩位置。
無人騷擾,看著浮雲流過的寫意……
正當古希這麼想的時候,他赫然發現先有先客來到。

她正躺於古希的固定休息點上。
散開的褐紅色的長髮,同樣是高等部的校服。
身旁,卻放著一把木刀。
--是劍道部的…?
疑問盤據於心中,並未將之說出,
眼前的女子已察覺到古希的氣息,瞬間坐起。
她低著頭,以靈巧的姿勢握起木刀,向前一指--

瞄準的,是古希的脖子。

古希下意識地動彈不能,甚至在額側滲出汗珠。
眼前的這位女生卻發出一陣低笑。
她以左手撥開柔長的髮絲,抬起頭來,是一個臉龐端正的女子。

--真沒想到長得這麼正常卻有異類的惡趣味。
古希欲要張口說話,卻被她先搶一步。

「如何?覺得害怕嗎?哼,膽小的東西。」
充滿氣勢的聲線,如同凌厲的攻擊一樣刺進古希的耳膜。
古希反射性的用右手一把握著架於頸上的武器,用力將它推開。
然而,木刀卻絲毫沒有移動。

「…真弱呢。」這次,她輕唇的雙唇中,發出一股不屑的輕笑。

古希用上雙手,總算把對方單手握著的木刀一把推開。
女子沒有後向倒下,反而俐落地抽回木刀,站穩雙腳。

已經沒有耐性與她再作糾纏,古希忍不住開口咒罵。
「神經病嗎?看到不認識的人就隨便攻擊。」
「…我認識你。」意外的回答,讓古希僵住了欲要轉身離開的動作。
「你在Kazumu工作的吧?」理所當然的回答,讓古希非常吃驚。
「…你怎麼…」轉過頭來,古希正視著眼前的女生。
「碰巧看過而已。」她淡淡的答道。
女生重新回到剛剛躺下的位置,盤腿而坐,並招手叫古希過去。
古希遲疑數秒後,嘴裡嘟嚷著「這該是我的位置」,走到她的身邊。

坐下後,看著天空中懸掛的片片白雲,開始有了倦意。
「…嗄…」古希再度發出沉重的嘆息。
「怎麼了,看上去好像一副要死的模樣。」女子態度依舊不遜。
「難道你都沒煩惱的事嗎?」古希不禁焦躁,大聲的反問她。
「學習劍道的人,有任何迷惘和煩躁,都會在練習時將之斬掉。」她乾脆地回答。
「哼…說得真容易呢。」帶著多少不爽,古希回嘴道。
「只是你們意志不堅罷了。」高傲,不輸給人的氣魄自她身上散發出來。
「人生這種東西,會有很多猶豫不決的時候吧。」古希本能的張嘴回應。
沒錯,好像現在的自己…應該前進的路,明明已經決定好了。
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做,卻會在中途出現很多纏繞自己的思緒。

「哼。你的人生,你自以為懂很多吧?」
有一種過來人感覺,在她的話語中透出。
古希沒有回應。
「反正也就是這樣的東西吧。」這次換成了她,發出了嘆息。
「不論什麼東西總是如此的矛盾。沒有明確指示,你便可以隨心奔走。
但你未必能走得很快,因為你根本不了解之後的路途,也不確定能否得到回報;
若你要乖乖的遵守規則,在適當的時候停下來,適當的時候前進,
這樣就是最安全的做法,但人會想常常受到規制嗎?」
她一邊把玩著木刀,一邊回應著古希。

的確,沒有既能自由又能確保有所回報的路。
但是要作出選擇的話,應該依照的是…

「憑自己的意志不就好了嗎?」她堅定的回應道。

--意志。

從自己的心中,孕育出最強大的想法。
只要堅持自己心裡所想,為何還需要猶豫?
難怪,對她而言,道出這樣的事實是如此的自然。
現在的古希,只能責怪自己不成熟的內心,還未完全堅定下來吧。
可是,對自己建立信心,是需要時間的。
不過聽了她說這番話,心裡頓時實在了不少。

「說了這麼久,還真是這一句說得最好呢。」古希不禁笑道。
「我想只因為你是笨蛋聽不懂其他吧。」她也忍不住報以微笑。
「嘩,你笑起來還滿像女生的嘛。」忍不住開她玩笑,古希大聲的說道。
「臭小子,欠打嗎?」雖然嘴上兇巴巴的,但她卻也壓抑不住笑意。

----鈴鈴鈴---

自這個午休開始,古希便和這個她建立了朋友關係。
兩個喜歡獨處的人,也開始喜歡了和人相處的時刻。



這次…題目不想再次拿來比喻愛情。感覺人生觀會比較合適。


freeway指的是高速公路。highway指的是公路。
兩者的分別是什麼呢?
freeway當中並沒有任何交通燈,但行駛的速度限制較高
highway當中有著交通燈(要適時停頓),但行駛速度較低限制(可常換速)。
這樣一說應該明白了,古希選擇了的到底是什麼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