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65. between the sheets

內收全文,栗家「香水」的逆視點篇。

最近古希在便利店脫離了實習職員的行列,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總算成為了正式的員工。
比起古希遲來兩個月的一位後輩,嚷著要為古希好好慶祝。
於是,店長這天特意讓古希調了班,能早點下班去吃一頓。
不過說到底也只有那位後輩和古希兩人而已。

「若条,其實你不必特地跟我慶祝啊。」
面對後輩的熱情與好意,古希竟有點不好意思。
「別這麼說啊古希前輩,平常你也很關照我,感激你是應該的!」
若条臉上綻放著非常爽朗的笑容,是個典型好青年的模樣。
兩人坐於居酒屋的一隅,熱烈地交談著,從工作到興趣,滔滔不絕。
眼前的若条,有一頭柔軟的淡棕色短髮,
皮膚透白,眼睛是澄澈的橘色。
身材偏瘦,但平常也有做運動,亦能勝任體力勞動的工作。
在便利店,若条和古希受歡迎的程度也真的相差不遠。
他看上去比古希年輕,實際上已經成年,只是古希工作上的後輩罷了。
若条總是有禮貌地尊稱古希做前輩,被大過自己的人這麼稱呼,
古希總覺得有點彆扭。
明明已多番推卻,若条他依然堅持,不記得什麼時候起古希已經放棄勸說了。
若条的嘴邊,總是掛著一句「我真的很尊敬古希前輩呢。」
少不免,讓古希心裡得意洋洋的。

不知被什麼心態驅使,古希拿起若条跟前的酒瓶,
開始在自己的茶杯裡倒出晶瑩剔透的水滴。
「…古希前輩!…你…未成年……」若条小心翼翼的說道。
「不要緊啦,就喝幾杯好了。是你說要跟我慶祝的啊!」古希狡黠的笑道。
「嗯,就喝幾杯好了啊!」若条也無心反駁,只好笑著答應。

一邊喝酒,言談間又令古希想起了之前的事。
若条總是對他充滿感激,雖然有點怪怪的……
伴隨著和氣的笑容,這副模樣還真的叫人心動。
古希心想,也好想要一個這樣的弟弟啊。

--不,他比我年長的。不是!我到底在想什麼…

軟軟的頭髮,清澈的眼珠,白晢的皮膚…好想,伸手去碰……

拖著顫危危的身體,古希道別了背後那個非常擔心的身影,
踏上了回家的夜路。
拒絕若条送自己回家,大概是不想被別人看到自己的洋相。
雖說其實剛才就一直見識到了。

打開家門,在模糊的視野所見,是一個雪白的身姿。
「嗯…啊…邇司,我回來,了…在等我回來,嗎…」
幾乎是忠於本能而道出的說話,在自己聽來卻顯得合乎常理得有點奇怪。
依然保持一段距離的邇司,向自己道出了疑問。
「…今天不是上夜班嗎…」
「…啊…這個,嘛…我搞錯了…今天跟同事,換了更…」
整個視界天旋地轉的,古希被酒精搞得一塌胡塗。
剛剛說的,到底是臨時編寫的理由,還是語無倫次的結果?

漸漸開始站不住腳,古希一手按住牆壁,還記得要先脫下鞋子。
抬起頭,看見邇司漸漸靠近自己。
從他雙唇道出的,是一個確認似的句子。
「…你喝酒來嗎…?」
「嘿嘿…不要告訴,葛嗣兄啊…」
居然還知道自己做了不對的事,想要邇司替他保守秘密。

「嘩,嘩嘩…!」
似乎已經不知自己在做什麼,古希差點失足,
還好邇司及時伸手撐住,才讓他暫時能站穩身子。

「…對,對不起了…」道歉,是因為喝醉了嗎?
「…我…扶你回房間…」邇司默默接受了古希的道歉,打算扶他回房。
「哈哈…好開心啊…」說不定古希的心,真的知道醉倒的自己正在做什麼。

幾經辛苦的回到房間,邇司將古希扶到床邊,
大概是應該放手的一刻,古希卻依然緊抓不放。
有點錯亂,有點胡來,也許亦有點處心積慮。
下一秒,古希已將邇司拉近自己身邊,
背靠柔軟的床鋪,讓古希的心神更為鬆弛。
緊握的手,沒有放開。於是,現在邇司正正倒在古希身上。
而古希絕對是很享受這一種狀況的。

「…對不起…」明明沒有不對,邇司卻主動道歉。
「…很香啊…」古希再向邇司靠近,毫不掩飾的吸入邇司的味道。
好像被本能支配,貪求著什麼的動物一樣。
看上去,古希就如同是乘著醉意,向目標物下手的獵人一樣。
在半醉半醒的狀態,似乎不必煩惱日常所擔憂的事,
可以讓自己一時沉溺於迷失之中,不必有所顧慮。

「…古,古希…」邇司企圖離開,卻不成功。還是說,他沒有盡力抵抗?
「邇司…真的很香啊…」貪婪地將鼻子遊移於邇司的頸項之間,古希用力呼吸。
「…那是…沐浴露的氣,氣味…」
邇司嘗試解釋,傳入古希耳中的細語,卻如同誘惑著他一樣。
「不是啊…不是那種…」緊緊挨近,古希說話的呼息直直傳進邇司耳裡。
略帶急速,古希呼吸的節奏不甚規律。
這一切也傳進邇司的耳中。
緊貼的身體,灼熱的體溫。意識起來,令人有點迷迷糊糊的。

「…好喜歡,好香啊…」重覆的話語,就好像不停撒下的糖一樣。
滋潤著古希自己的耳朵,卻不知道當中有多少被邇司所吸收。
「……」邇司還是保持一貫的沉默,不作回應。
喜歡一詞,常常出現於古希的說話當中。連半醉之中,也要掛於嘴邊。
有點像是撒嬌一樣,古希輕輕扭動頸項,再往邇司身上蹭。
不知是被對方莫名地誘惑,還是意圖想引誘對方,
古希神智已不清醒,任由溢出的衝動與本能駕馭著自己。

突然,古希張開雙唇,襲向邇司的雪白的脖子。
舌頭輕輕一掠,溫熱而濕潤的氣息停留在邇司那纖薄的皮膚之上。
「…很………甜……」
依然沉醉在沒有框架的迷夢裡,古希漸漸去了意識,
墜入了讓衝動止息的夢鄉之中。

從表到裡,由心到外,從來都是讓邇司佔有了他的世界。
就算古希的世界融入了多少的人與物,
他最終的歸宿,還是在失去意識前都緊緊抓住的他。
這是古希作出的選擇,這是從不動搖的事實。

邇司是他吃不膩的甜點。
好聞的氣味與好吃的味道,沾滿了他的全身。
好想狠狠的咬他一口,讓他成為自己的所有物,烙上自己的標記…
這也是夢醉夢醒之中的欲望吧。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