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56. F=m*a (牛頓第二定律)

起源:
1.我做了便利店英雄的夢
2.我喜歡便利店
3.我喜歡寫事件 
4.題解: 看完wiki不明白再問我   ww就這樣www

炎熱的五月。
蟬鳴不斷的中午。
佇立於路上的棵棵大樹,掛著碧綠的翠葉。
陽光直射於地面,強烈得令人目眩,酷熱得令人窒息。
說到夏天,街上最能令人喘一口氣的地方,並非綠蔭下的庇護。
而是,便利店的涼快空調。

--叮噹。
一天鳴叫無數遍的鈴音,又再度發出機械的聲響。
最近,店裡來了一位新的員工,她叫做椿。
以古希所知,她大概跟瑠夜有著一定的關係,大概是…
「戀人」吧?
也沒有必要去尋根究底,反正椿第一次來的時候就是和瑠夜一起。
看著那種氣氛,肯定是男女朋友…。
第一次見椿的時候,古希對她的印象是個羞澀的馬尾女生。
雖然不是有著非常出眾的外貌,但亦算標緻。
椿現在正在休息室裡,換好制服後便會出來幫忙。

--嗯…要說的話,大概是可愛系…不對,是自然派……?
咦?為什麼我會在研究女生類型?
不是啦,我最喜歡的還是--

「混蛋若条!」響亮宏大的嗓門,嚇得古希立即跌回現實世界。
站在門口附近的,是一個有著一頭短啡髮,身穿背心和小短褲的女生。
看樣子,應該還是大學生。而且很明顯,她認識若条。
如此一吼,那個溫和爽朗的若条…不止是他,連其他在場的客人也被嚇倒了。
「…白澤…!」若条那歇斯底里的聲音在古希身旁響起,企圖想要息事寧人。
然而,得出的卻是反效果。
「若条!你放著我不管,現在卻想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憤怒又摻雜著幾分可憐的聲音繼續於店內迴盪,這樣下去,很是不妙。
古希讓若条留在收銀的位置,自己則走近門邊,嘗試讓白澤小姐冷靜下來。
「…妳是白澤小姐對吧?不好意思,妳能跟我在旁邊談一談嗎?」
亮出業務用的微笑,白澤的態度卻似乎沒有一絲軟化。
一陣沉默流過,白澤用不屑的眼神往若条一瞧,又再望向古希。
然後,她踏前幾步,漸漸的接近收銀櫃台。
幾位客人都在這時走出店外,大概是不想受到牽連吧。
當白澤以外的最後一位客人都離開後,開門的聲音再度響起,
不過這次,是從職員室傳來的。
換好員工制服的椿一邊把馬尾束得更緊,一邊走出店面。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椿還是朝大家輕輕微笑了。
一個純淨的笑容,彷彿成為了劣性爆發的導火線。
「就是妳!!」突然被當面指喝的椿,彷彿受驚的小鳥一樣,瑟縮了一下。
古希下意識的站於椿的面前,想要停止白澤的粗野行為。
不難想像,平常的若条面對白澤壓力到底有多麼大。
「就是妳這個可惡的女人!」白澤一臉激動,欲衝上前抓著椿。
仗著身高差的優勢,古希擋在白澤前面,一邊向她勸說。
「白澤小姐,雖然不知道妳跟若条發生了什麼事,但也跟椿……」
「不知道就給我閉嘴!你這個pink人妖!」
白澤的一句話,讓古希突然心裡百感交集…人妖,嗎。
「你這個女的!椿是吧?就是妳搶走了我的若条!」
一句說話,令在場的另外三人也在一瞬間凍結了。
古希是詫異、椿是吃驚、若条是恐懼。
「你在說什麼?」若条無法再無持沉默,本能地開口反問白澤。
「我就是說,這女人,椿,她是--」

「她是我的--」
「椿是我的--」

--女朋友。

…咦?
古希訝異的往門口處張望,才發現了一個不速之客的身影。
剛剛想要衝口而出保護椿的說話,同時被截住了。
在古希說出那個友善的謊言之時,那位來客就說出來了。
嗯,女朋友。一定會被瑠夜華麗地秒殺吧?這臭傢伙。

「喲,我來了~」滿面笑容,愉快得令古希微微作嘔的人,
就是他的天敵,黑鳥。…天敵,姑且先這麼叫著吧。
在這一團黑的東西後面,緊緊跟著他的是--
「邇司!你來探我嗎?」擠出一臉的笑容,古希現在大概跟黑鳥沒什麼分別。
邇司眨眨眼,向著店內的幾個人望去,沒有回話。
「你是誰?」白澤充滿挑釁性的聲音響起,向黑鳥直接發問。
「我?我不就是她的男朋友嗎。」
黑鳥走近椿的身旁,古希見他好像瞥了一下椿胸前的名牌。
「對嗎?小椿?」讓古希起了雞毛疙瘩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古希真是恨不得狠狠的揍黑鳥一拳。可惜,他正在幫大家的忙…算是。
「…嗯…嗯。…你來得剛好…」椿也算機靈,羞羞的回應了黑鳥。
古希沒有說話,邇司繼續默然,若条這時也想繼續跟白澤解釋。
「白澤,你聽我說…!」若条平常總是開朗的臉上,塗上了一抹重重的陰霾。
「我不要!我不聽!我不想知道!」白澤雙手掩耳,一下子蹲在地上。
白澤那纖細的指尖,用力緊握著,她…正嘗試掩飾自己的懦弱嗎?
一邊搖著頭,一邊將臉越埋越低,喃喃地唸著「我不想知道」。
再也看不下去的古希,低聲說了句「得罪了」就一把抓起白澤。
眼眶微濕的白澤,連臉蛋也羞憤得一陣緋紅。
古希大聲地向白澤喝了一句「你給我好好聽著!」,白澤依然不太願意站起身來。
雙手搖擺不定的亂晃的她,偷偷的往若条的方向看了一眼。
若条一臉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又或是不該說什麼。
面對喜歡和重視的人,總是在說話的時候有諸多考慮。
反過來說,對於白澤的心情,從她現在的神態來看……
古希明白了為什麼。就是那樣的理由吧?
喜歡的心情,親密的關係,在這當中必定會生出這樣的東西。
除了猜忌和不信任之外的,另一種更致命的毒。

「若条,麻煩你先跟椿去整理一下存貨。」古希沒有看向若条,而是直直地看著白澤。
「…可是……」若条依然猶豫。
「若条前輩…我們就依古希前輩的話去做吧…」
椿走近若条,拉拉他的衣袖,一同走到店裡的另一端。
黑鳥和邇司似乎沒有離開之意,雖然如此,
在古希使了一下眼色後,黑鳥還是識趣地跟邇司走到零食類那邊打轉。
「好了。現在你看到若条跟椿獨自離開了,你有什麼感想?」古希開始直接的質問。
「我…我…」白澤咬著下唇,不欲言語。
「你知道,我也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若条不敢面對你,就讓我來說吧。」
古希看著白澤的表情,有點緊張,有點期待,又有點…不安。
「好管閒事是我的專長,也是我在店裡的職責所在。」
「………你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就是若条所說的女朋友。他告訴我,他有一個很有主見,很好動,很活潑的女生。」
「……」
「他說過,那位女朋友,也就是白澤小姐你,獨佔欲…好強。」
「…我……」
「最近大學的生活很忙碌吧,若条在課業中努力不已,下課後卻不是陪妳,是來打工。
減少了見面的機會,大概令妳很不安吧。原本想讓若条好好努力的自己卻……開始焦躁了。」

焦躁。
日漸減少的連繫,對話減少,見面不多,要是這樣下去的話…。
我所憧憬的「幸福」,將會完全崩潰塌陷。
但是,無法壓抑的心情,內心那份將自己迫向死角的情感。
戀愛中最大敵人,還是……

「……」
「你早陣子不是在店外徘徊過嗎,你…猶豫了吧?」
「……我……」
「漸漸拉開的距離,讓妳更加不安,若条回家就累得倒在床上,也不常跟妳通電話了吧。」
「……這…」
「若条跟你斷續的交往,並不是因為妳的不對。是他知道自己要改變。
現在的他,是以什麼為前提跟你交往的,你知道吧?
他為什麼要來打工,為什麼戒了煙,你知道吧?」
「你…怎麼……」
「開始心生疑慮,越發不耐煩,明知若条是為了什麼原因而努力打工,
卻又無法遏止內心的焦急與鼓躁,才會隨便亂編理由來發脾氣。
不強詞奪理,製造理由,連妳自己也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吧。」
白澤咬著的下唇已漸發白,她微微挪動身體,彷彿要遠離看穿她一切的古希。
「若条有多珍惜你,難道你不懂嗎?於是結論就是--你是笨蛋嗎?」古希大聲的問道。
白澤抬一下頭,古希就像對待發脾氣的小孩子一樣,敲了一下她的頭。

「喜歡一個人,總不成把他給鎖起來困住吧?」古希向白澤問道。
「……」
「你迫得越緊,你想追上去的目標就會越跑越遠。
你最重要的東西就在身邊,又何必費這麼多勁去追趕呢?」古希的語氣漸漸溫和下來。
「…我…知道……」白澤的態度也開始軟化,眼眶紅一片的。
「迫得越近,他就離你越遠……就是這麼一回事。」古希淡淡的道。
「………」
「喜歡他的話,就要讓他有他的自由。就算…你不想他與任何人接觸,
這種事,你還是無法避免。就算…是多麼令人討厭的傢伙,都總有他的優點。」
古希一邊說,一邊緊握自己的拳頭。
為什麼會對白澤的事如此在意,因為…白澤活脫就是自己劣化後的影子。

這時似乎看到黑鳥接接靠近,古希決定無視那大團黑塊。
「他為你改變了自己,你應該懂的。你應該要相信若条,因為他是你最愛的人。」
古希語重深長地扔下這個事實後,白澤的淚腺立即崩潰,
在店裡大聲的哭泣,淚水不住的溢出。
不夠兩秒,剛剛眼前獨自一人站著的白澤便被一雙手臀緊緊的抱住。
「若条…對,對不起……」女性的軟弱在若条面前傾瀉而出,若条抱著白澤,將頭埋於她的肩。
「白澤……」若条重覆的喊著戀人的名字,腦中的思緒,大概傳達到了吧?

「好啦好啦,再不好好準備店長來的時候就糟了。」
古希拍拍手,示意兩人現在的狀況。
「喔!不愧是古希嘛,大團圓結局了呢。」黑鳥笑著,向古希走近。
「那還真是感謝你的讚賞。」古希不屑的看了黑鳥一眼,轉向邇司問道:
「邇司,準備去大學的圖書館嗎?和這鳥…這人?」古希再度展現笑容。
「…嗯………」邇司看看古希,又看看黑鳥,似乎有點擔心。
「若条,我代你的班吧,你跟白澤出去玩玩。」古希甩甩手,讓他們離去。
「古希前輩…可以嗎?原本是你的休息…」若条擔心的說道。
「沒問題的,我也沒什麼事做。你們就去玩玩吧,這是難得的機會。」
古希亮出拇指表示沒問題,不知何時走近的椿也點頭微笑。
「嗯,謝謝你,古希前輩!」若条燦爛的笑容,看得白澤也不禁淺淺一笑。
「古希、前輩,哦?」黑鳥賊賊一笑,在模仿若条對古希的稱呼。
「你這混帳………」古希握緊拳頭繞到收銀櫃位,以免不小心一拳向黑鳥毆下去。
「…大家,對不起…小椿,對不起」白澤看著大家,再鄭重的道了一次歉。
「嗯,沒關係,我明白的。」椿淡然一笑,讓白澤釋懷。

剛剛去了換衣服的若条這時走出來,向大家說道:
「對了,下星期在川崎的河岸有花火大會,大家要去嗎?」
「……花火……」邇司似乎對煙火有不少奇怪的發想,他的異色瞳彷彿在閃…
--難道,他想到了祭典和附近的小吃攤?
讓他嘴裡塞滿章魚燒的樣子突然浮現於古希的腦海之中。
古希微微一笑,向若条說:「我們全員一起去!」
「啊,我下星期正有空呢。現在時間也很早,要一起去買浴衣嗎?」
聽見黑鳥的提案,若条立即和應,白澤自然也沒異議。
「邇司,你有浴衣嗎?」黑鳥向邇司問道。
「…嗯。」邇司回答得堅定,因為家裡也不是第一次參與祭典活動了。
「喔,那你陪我買吧,之後再去圖書館?」黑鳥熱情得令古希火大。
不過,古希已經知道什麼應該執著,什麼應該理解。
「…沒問題。」這就是邇司的回應。
「那我們走囉,古希前輩!」邇司、黑鳥、若条和白澤一行四人就這樣離開了。
「小心點啊!邇司!」古希一直揮手,視線離不開邇司的背影。
邇司回一下頭,看了看古希的笑臉,微微點一下頭回應。

雖然理解,但還是不爽啊……古希緊緊捏住頸上粉紅色的圍巾,
暗暗的想道。
「古希前輩……那個,粉紅色的…」椿靜靜的問道。
「椿,那個,我們就別再提了吧。」伴隨著古希的苦笑,便利店又回歸一陣平靜了。

コメント

1. 無題

喔喔喔喔, 我還以為mochi很討厭tsubaki結果讓她登場了我興奮到"えええええええ↑え↓"(音調不斷向上揚然後最後一個え是跑調了沒錯

若条絕對能成為好主夫的!!
古希長大了,身為她母親的朋友我好高興(啥
不愧是掌管紅線的月下〔刪〕老〔/刪〕美人
只是有一個疑問, 他對白澤的說話,其實就是他對彩虹君的想法吧?ww

想看花火大會(GS○),請一定要寫><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