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44. cry me a river

內收全文。

如常的工作光景。

店門響起宏亮的叮噹聲,自動門隨即向一旁趟開。
「歡迎光臨!」
朝著客人展露令人目眩的笑容,一陣開朗的語調迎接客人的到來。

通宵營業的便利店,是為著不同需要的人們所設立的補給點。
食物、飲品、藥物、香煙、紙巾、消閒雜誌書籍或其他日用品。
穿著墨綠色的店用圍裙,上面掛著「兼職 店務-古希」的膠製名牌。
古希正為一個深夜前來買牛奶的客人收款。
「盛惠二十元。」
以修長的手指,一邊接下鈔票,並按下收銀機入帳。
小心翼翼地把幾個玻璃牛奶瓶放入印有店名「Kazumu」字樣的膠袋,
再以雙手把膠袋提起,俐落乾脆,轉交客人手上。
「謝謝惠顧。」
再度展露笑容,客人沉默地點一下頭,轉身離開。

一般人習慣了深夜的寂靜,於是很少開口說話。
這是古希在便利店工作多時察覺到的事實。
是不想以言語把夜的恬靜劃破?
是將夜設想為獨立意識的空間?
還是…單純地習慣在夜裡保持安靜而已?
也許,全部都是。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開始了在便利店的工作呢?
從一開始,只想到這是一份工作量不甚繁重的兼職。
在這裡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古希徹底地愛上了這個職業。

深夜到訪此處的人,懷著各種各樣的目的。
看上去,他們所背負著的故事,似乎比日常庸碌的人們更為吸引。
踱著慢步而進店、跑著急步直奔店內、純粹是偶然走到店裡的…
不論是哪一種,也令古希看得入迷。
人們真實的姿態,似乎在夜色越暗便越發明顯。
那是,他打從心底裡的感悟。

連鎖式的便利店有店面較大,古希在職的這一家,也是其一。
然而,今天是星期三的晚上。平日的深夜,客人數量並不算多。
因此,值班的就只有古希和他的另一位同僚。
古希今天是負責收銀的工作,
另一位同僚正在店內的儲貨間努力的收拾貨架、點算貨物數量及記錄來貨。

無客人來訪的店內只有沉默流過。除了古希背後的一個聲音--
「滴答、滴答」
掛牆時鐘一直發出極具規律的秒針聲。
凌晨三時,該是深夜眾人睡得正香的最佳沉眠時間。
早上八時還要上學,下班時間卻是清晨五時半。
每天的睡眠不足令古希臉上漸顯疲態,現在也頓感睏意。
嘗試集中做事,古希步出收銀櫃台,
走向門邊的雜誌架,收拾一下略帶凌亂的書類。

經過門前時,門口響起叮噹的電子聲,店門再次打開。
反射性地往外一看,發現夜色中帶點迷濛。
那是由細微的雨粉所造成的一片夜霧。
建於小路旁的便利店外,只有數盞散著金黃光暈的高聳街燈。
街外一片模糊的景色,讓古希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雨水的氣味,令人厭惡。

片刻過後,雨勢越發增加。
不規律的滴答聲此起彼落,蓋過秒針的鳴叫聲,繼而滲透古希的耳膜。
雨水,從天空落下,擊落地面,發出無數的碰撞聲。
雨水,衝向地面上,濺起水花,積起無數的小水窪。
這是令人無法阻擋的自然定律。
下雨的時候,總是令人煩躁不安。
至少對古希而言,在三月這種又濕又溫熱的時節,
濕潤而黏膩的感覺令他從本能對雨水反感。

呆望外面的雨景一會,古希才意識到自己正在浪費時間。
發出一聲不耐的低哼後,他從店門退開,自動門亦於瞬間關上。
玻璃稍微阻隔了滂沱大雨的嘈音,暫時舒緩了耳朵的負擔。
轉過身來,古希專心一致地收拾起書架上的雜誌。

不消數秒,腳步聲、開門聲、雨聲再次響起。
有客人進來避雨了。
濕透的校服,滴水的頭髮,起霧的眼鏡。
一切表象都在顯示眼前這位顧客此刻極度狼狽。
瘦細的身姿在衣服都緊貼於身上的情況下更為纖薄。
苗條的體態,在因水而透薄的夏季校服裙下隱約可見。
淡白色的頭髮濕答答的,輕輕以白皙手指撥開垂在眼前的濕髮。

一聲小小的驚呼於古希的嘴邊響起。

…真像。

她依舊因為小跑步而喘著氣,一邊嘗試從包包裡拿出紙巾抹乾濕透的部分。
然而,眼鏡上的水珠嚴重地阻擋了她的視線。
「…濕得這麼嚴重的程度,用紙巾可不行吧?」
一邊走上前,古希帶著微笑,向眼前的女子搭話。
「…嗯…呃…。這裡有毛巾…買嗎?」女子取下眼鏡,帶著疑問的語氣說道。
「請等一下喔!」
古希快速地跑到後方的員工更衣間,取出乾淨的毛巾讓她抹乾身子。
「請用。」遞上毛巾,古希依舊一臉笑容。
「…謝謝。」女子似乎不欲多說,聲音帶著一種虛幻的浮游感。
接到毛巾後,立即把頭髮、眼鏡、包包及手腳沾水的部分擦乾。
濕答答、黏黏的感觸大概令人很難受吧?
古希一邊盯著眼前這位女性的動作,一邊思考著什麼。
在髮梢終於不再滴水的同時,她聞到一陣濃郁的香氣。
「給你。」掛著微笑,古希向她遞上一個紙杯,裡面裝滿了熱紅茶。
「…為什-」女子欲要張嘴發問,卻被古希一口打斷。
「別問太多,先喝吧,小心會感冒啊!」古希的眼神沒有移開,緊緊聚焦於她的身上。

對於一個深夜到來避雨的女客人,原本應該沒有這麼濃厚的興趣。
緊盯不放的翠綠眼眸,在女子的眼中,也顯得有點異常。
於是在她心中,正悄悄地蘊釀著著一股不安。

可是…真的很像。

開口詢問,對古希來說全無困難。
可是,如果是有什麼內情的話……古希猶豫了。
「我…」
「你…」
同步的話語,令二人下意識地四目相投。
沉默過後,古希還是打算先閉嘴不言。
女子將目光向下,開始伸手翻找包包內的物件。
「…啊…付錢…」取出錢包,一個物件映入古希的眼簾。
錢包裡的照片,古希看到兩個長相極為相似的小孩子。
大概只有三至四歲的模樣,牽著手於開得絢麗的花田前拍照。

不用再懷疑。
照片中,一個孩子異色的眼瞳、閃著銀光的髮絲,是他沒錯。
另外一個,應該就是眼前的她。

「你是…寺爾…姐姐?為什麼…」
如同出於陌生人口中的話語,在古希的兩唇間道出。
於她的眼鏡後,漂亮的藍色雙目中透著無盡的訝異。
「怎麼…」迎上古希的目光,她臉上的確寫著不絕的震驚。
「你不認得我嗎?」指著頸項上的粉紅圍巾,古希問道。
「你……古希…」看到名牌上的文字,她突然意會過來。
「你的眼睛……」古希驚訝的,是寺爾瞳孔的相同顏色。
臉上的吃驚瞬間收起,於古希耳邊響起的,是充滿知性與鎮靜的聲音。
「…不過是一些掩眼法而已…」
「你是,來找邇司的嗎?」

古希對於邇司和寺爾之間的事,並沒有深入追問過。
只是在小時候於公園偶然遇上邇司,並和他成為了青梅竹馬的朋友。
他知道,邇司和姐姐寺爾是分開居住,卻沒從邇司口中尋問理由。
有幾次在聽說邇司偷偷和姐姐見面,古希也有跟著邇司,和寺爾打過照面。

「…我該走了。」外面的雨勢稍歇,寺爾收拾好一切,
把毛巾和紙杯塞到無言的古希手上,欲要離去。
「等、等一下!」慌忙大喊的古希,令同僚從儲物間裡探出頭來。
「怎,怎麼了!!」同僚一臉緊張的跑出來,看見的卻是古希猛的搖手叫他回去。
寺爾定眼看了古希數秒,內心似乎正在掙扎什麼。
「……他,現在過得還好…吧…」
凝視地面的眼神中,透出的感情,是寂寞、哀愁還是……?
複雜的思緒於她內心交纏亂繞,在臉上也露出了不再壓抑的神情。

在古希眼前站著的,是一個帶著痛苦回憶的少女。
可是,卻不見她流下應該溢出的痛苦淚水。

…果然,很像。

在她和邇司之間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羈絆?
無法割捨,不能切斷的血緣。一對無緣的雙子。

「…至少,把這個拿走吧。」
古希淡淡的拿起自己放在櫃台下的雨傘,將它交到寺爾手中。
「…謝了。」毫無起伏的聲音響起,寺爾接過了古希手中的淺藍色雨傘。
轉過身,隨著自動門趟開,寺爾輕輕地步向店門。

「…有空的話…再來吧!」帶點遲疑,古希還是說出了心裡的話。
寺爾沒有回頭,輕輕頷首,彷彿沒有在此出現過一樣,往黑夜中走去。
古希凝視著這樣纖瘦的背影,直至那身影完全沒入了幽暗的晚色之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