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37. 到了黑夜我想你沒辦法
SORRY拖了葛嗣兄落水。
不知已經幾天了……維持著這樣的心情。
明明應該,繼續走下去的。
現在雖然沒有停步,卻已經不是我所期待的方向了。

打工並沒有因為私事而暫停。
反而,將輪班時間安排得越來越頻密。
店長也沒有過問什麼…若条、也許有點擔心吧。
家裡的所有人,也會明白吧。我到底怎麼了呢。

今天是難得的休假。本來我也不想休息的,
可是葛嗣兄說今天有事要我留在家裡幫忙……
不想自己有喘息的空間,否則就會像現在一樣胡思亂想。
一定有他的理由吧。不說,是有理由的吧。
我要拼死追到盡頭去嗎?

我無力地躺在床上,一手擱於額前,想著這些有的沒的。
午前的陽光透過窗簾灑進室內,被柔和的光線所包圍,
卻感覺不到一絲的溫暖。
我到底怎麼了呢。

我……該不會就是他離開的理由吧?

幾乎令我無法忍受的思緒衝擊著腦袋,
牽引心臟激烈的鼓動,令我幾乎窒息的不安感一湧而上。
右手不由自主的緊抓著床單,滿滿的粉紅色的心型圖案瞬間被扭曲。

--喀喀。

清腕的敲門聲傳至耳邊,如同將我從夢魘中帶出的呼喚聲。
「古希,你還未捨得起床嗎?」是雫姐的聲音。
「………」雖然有點抱歉,還是不想回答。
「那你起床後就下來翻熱午餐吧,我先走了。」雫姐留下這句後,腳步聲也漸漸遠去。

將視線轉至天花,一片雪白入侵視野,如同反映著我腦海的景象。
「……不行……」揪心的痛感襲來,除了強忍別無他法。
「可惡!」已經無法再忍耐,我一拳揍向旁邊的枕頭,渲洩著心中無處安置的不忿。
起身走至鏡前,看到自己這副模樣也覺得可笑。
這樣下去………

平常總有一、兩個人在的客廳現在空無一人,難怪剛剛是雫姐來找我。
敞大的空間,現在帶來的只是一陣漠然的孤獨感。
我窩於沙發中,連自己也不知道想做什麼。
漫無目的地深沉下去,也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
話說回來葛嗣兄不是要我幫忙嗎?為何又不在家?

「我回來了--」人未至,聲先聞。葛嗣兄回家的習慣總是如此。
不過,當看到他打開門後,身邊的人…連我也忍不住吃驚了一下。
是兩個只有幼稚園年齡的小男孩。
葛嗣兄、難道你…已經結婚了嗎??還是未婚產子???
強忍著自己猛烈地想要吐槽的衝動,我還是清清喉嚨,向葛嗣兄說了句「歡迎回來」。
「好了,你們兩個先脫鞋子,然後我跟你們去洗手。來來!」
看著葛嗣兄一臉褓姆的模樣,剛剛一直繫於心中的煩擾也一時消退了。
葛嗣兄帶著洗手完畢的他們回來,兩人看來不過四、五歲,長得小巧可愛。
「叫『古希哥哥』吧。」葛嗣滿臉笑容,並叫他們自我介紹。
「我叫小憐。」開朗的男孩笑容堆滿臉上。
「我…是…小時…」怕生的另一位男孩也羞羞的說道。
典型的竹馬配。可是他們到底是誰?
「他們是我的同僚的孩子,他和妻子出了點事今天要先處理一下,
剛好我今天休班,也就交給我代為托管了。古希你對小孩應該也有一手吧…」葛嗣兄如此解釋。
「好,等古希哥哥帶你們去玩吧!」我挺起胸膛,看著眼前這對小小的男孩說道。

在家裡跟他們打了電視和棋盤遊戲、嚐了葛嗣兄的特製蛋糕後,也差不多到黃昏了。
我提議帶他們到好玩的地方去…不過也只是去附近經常溜達的公園而已。

兩人好像沒有見識過公園一般,到處看著雙眼閃閃發光。
所謂的童真就是這樣的東西吧。真可愛呢。
我和葛嗣兄抱小憐和小時上鞦韆,輕輕的、一晃一晃,高低跌盪,
換來了率真無比的歡樂笑聲。
「好玩嗎?」不期然地,我張嘴詢問了眼前的小孩們。
「嗯!很好玩!再高一點!拜託了葛嗣叔叔!」
葛嗣臉色瞬間變了一下,很快又回復如常的笑容。小憐真是不識世事啊。我默默感嘆。
「你呢?小時。」我蹲下看著那個有點臉紅的小時,他含蓄的搖搖頭,沒有正視我。
「葛嗣叔叔我要上廁所!」
這時小憐發出繼續令葛嗣兄淚目的言語後,葛嗣兄便帶他離開了。
今天的公園人不多,也能說是有點過份恬靜吧。
小時抬起頭看著小憐漸遠的背影,小小的眉間似乎多了一抹的不安。
「嗯?你也想上洗手間嗎?」我不禁問道。
「……不是…」小時依然沒有正視著我,他垂下頭注視著沙地上的某點。
小小的雙腳搆不著地,在輕輕的前後晃動。
「在想什麼?今天過得開心嗎?」
「……」小時臉上一陣羞赧,我想我明白怕生的人會怎樣吧。
如同本動反應地,我展露溫柔的微笑,輕輕撫摸小時的頭。
以前,也曾經這麼做過。

小時如同突然被觸動了機關一般,立即抬頭,將視線投放在我身上。
「…古希哥哥…很像憐弟弟…。」啊?小憐才是弟弟嗎,我一直以為小時才是呢。
「嗯?他跟我一樣喜歡笑吧。」我繼續微笑,看著小時稚氣的臉龐。
「憐弟弟和古希哥哥…也像太陽伯伯一樣…很溫暖。」
以前,有誰曾跟我說過。

「是嗎?那古希伯伯有照亮到小時嗎?」我故意開著玩笑,向小時問道。
「嗯…今天…謝謝你。」說著,小時向我靠近,輕輕的親了一下我的臉。
這樣溫暖的感覺,彷彿能將所有不快樂的情緒消除。
「古希哥哥也很高興呢。」

接著,葛嗣兄帶著小憐回來,也說差不多是時候帶他們回去了。
我和他倆有點不捨地揮手道別,還著他們下次再來我們家玩。
然後我一人獨自回家。
天色漸暗,身邊也開始寒冷起來。圍巾……為自己帶來一陣的暖意。
雖然,只是自己的體溫。
街燈的昏黃光暈落於路上,好像在為歸途的我指示去向一樣。
被夜幕的黑所包圍,讓我感到不安。
在夜裡,我總是喜歡在便利店看著人來人往的景象。
沿途路上沒有多少人跟我擦身而過。
原來,黑夜是如此寂寞的。



吶,邇司。
我也會是你心中的太陽嗎?

コメント

1. 無題

葛嗣叔叔!!!!!!!!!!!!!!!
我其實更希望有人叫他葛嗣爸爸(爆)

2. RE: ANNA

媽媽快D幫葛嗣搵返件啦
妳睇下螢同多輔仔都有著落啦(?)wwwwww
搞搞下全員都係家族以外有pairup XD
除了古希&邇司w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