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ꕥ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22. 不讓香煙迷濛眼睛
所謂的靈感到底是什麼。
十二時正,是今天約會的時間。
古希並沒有告訴家裡的任何人,有關他今天的約會。
如同平日下午往便利店上班一樣,古希獨自出了家門。
反正,這個時間也沒幾個人在家。

現在是炎夏之際,古希穿上了純白色的襯衣,
下身是簡單的米色長褲,配上深藍色帆布鞋。
這樣簡便的衣裝,也和古希穿去上班的沒什麼差別。
可是,古希乘上了電車,往相隔兩站之遠的地方出發。
平常也很少會去哪裡,要不是知道她不喜歡嘈雜的地方……
聽到廣播女聲道出要下車的車站名稱,古希便準備下車。
這站比較冷清,還保留了舊式月台的風貌。
古希經過剪票口,徐徐的走出車站,往約定的地方出發。

往車站後頭走十分鐘左右,便會到達一座外觀純樸的三層磚屋。
顯然有翻新過的跡象,這座磚屋比這帶其他建築物看來更新更穩固。
三層也裝有木框的窗子,除了最頂層外其餘都關上了。
佇立在屋頂的風見雞泛著閃閃銀光,在太陽照耀下非常刺眼。
古希收回四處張望的視線,向磚屋的正門走去。
門上掛著以華麗英文字體書寫的「Welcome」,木牌外還套上了花圈。
鮮黃的菊花泛著淡淡香氣,古希不禁再吸了幾口這種略甜的味道。
當中還摻雜著另一種更甜的味道…
正當他的手打算伸向門鈴位置之時,他才發現這裡沒有電門鈴。
有的,只是一個類似神社鈴鐺下面掛著長繩的裝置。
古希遲疑數秒,還是伸手去拉,結果如他所料,掛鈴發出響亮的撞擊聲。
「來了!」一道女聲從裡面響起,將古希眼前的門給打開。

「歡迎光臨。」迎面來的,是一個三、四十歲的婦人。
她笑容滿面,熱烈地招呼著古希。古希以笑容回應,表示友人應該在等他。
「哦,你是她的朋友啊…她來很久了,請往樓上去…」
婦人一邊讓古希往一旁的樓梯走去,這時古希才認真看了建築物的內部。
裝修得充滿古典和懷舊的味道,隨處可見的掛畫、舊書、乾花、茶杯,
也讓古希覺得這裡洋溢著一種讓人心裡暖暖的親切感。
這裡,古希認為是一間小本經營的咖啡店。
奇怪的是,古希並沒有聞到咖啡的香氣。
取而代之,是有著花香的四飄的甜膩味道……是花茶?
古希這時立刻意會到,這裡是一間舊式的茶店才對。
「…事前完全沒告訴我啊……」他一邊踏上樓梯,一邊喃喃自語。
店內沒有其他客人,在忙的似乎那只有那位婦人。
古希要見的人,已在樓上靜靜的等他。

到了三樓後,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坐在小小的四方桌旁邊的那個她。
「…寺爾姐姐…」先開口喊出對方名字的,是古希。
「…古希。還真久呢……」寺爾臉上,還是一副淡定非常的模樣。
「!…這裡……」古希轉頭看向打開的窗戶,三樓的景色意外地漂亮。
車站附近的荒廢地早已長滿了野生的向日葵和其他花種,處處金黃,色彩斑爛。
三樓也有陣陣涼風吹過,這是在炎熱的天氣裡,一股難得的滋潤。
「…美吧…?」寺爾喝著那位店員送上來的花茶。
才剛泡好,透明的茶杯裡飄出滾滾的煙,裡面晶瑩的金黃液體看來非常甜美。
古希走回桌邊,拉出木製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
「嗯…」古希伸出手,拿起另一隻茶杯,猶豫了數秒。
明明天氣這麼熱,剛剛出了不少汗,還要喝熱茶……
「喝吧。」寺爾的聲音響起,如同帶有魔力一般,讓古乖乖喝下了熱茶。
「嘩,意外的好喝啊!」古希不免驚嘆,一邊面帶笑意。
「…嗯…」寺爾用手托著下巴,直直的看著外面的田園風景。

瞧見寺爾走神,古希彷彿調了頻道,將心神拉回正軌。
「…寺爾姐姐…」意外地,古希說話的聲線比他想像中還小。
「…為什麼,你的面色就像是我有什麼難題似的?」寺爾平淡地道出了疑問。
「不…不是的…。」古希大概,對寺爾還是有著一種莫名的敬畏吧。
「你想說的,是他的事吧。」有著同樣的異色瞳,同樣的髮色,同樣的膚色。
可是寺爾和邇司給古希的感覺相距甚遠。
寺爾的頭髮比古希略短,始終還是女性化的感覺較重。
對古希而言,寺爾真的,是如同他的姐姐一樣的存在。
當然,並沒有非常親近。
寺爾的語氣依舊平淡,在古希的印象中,寺爾一直都是如此。
自從上次在便利店一遇後,寺爾再度回去,歸還了問古希借的傘。
那次,古希特意向寺爾拿了聯絡方法。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用意,但就是覺得非問她拿不可。
結果寺爾也讓古希聯絡自己,不過古希也不是時時刻刻也去嘮叨。

最近的一切,令古希變得異常心煩。
各種不安的元素拼湊起來,讓他伸手不見五指,無法注視前方。
於是,禁不住向一個可靠的存在求救。
古希也許比自己所想像的,更為脆弱。在適當時,尋求他人的幫助。
既然對象是「他」,自己所能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
「寺爾姐姐。」一本正經的,古希的聲音響遍整個三樓。
「……」寺爾沒有直接回答,雪白修長的手指再度提起茶杯。
「…你是知道的吧,我對邇司…」古希別過臉去,直視寺爾還是令他有點不知所措。
畢竟,他們是雙子,長得還真是太像了…
「…嗯…」寺爾依舊是淡淡的,說話彷彿不留一點痕跡。
「我喜歡邇司。」古希一口氣地將心裡的說話講出。
只要不看著寺爾那漂亮的異色眼珠,似乎還沒有那麼彆扭。
「…喜歡…」寺爾將看向遠方的目光收回,直直地看著古希。
這次換古希保持沉默,並將視線投向了外邊的花田之中。
「從…小時候開始。」寺爾凝望古希,彷彿是要將久遠的記憶再度喚起。
「嗯。打從第一次看到滿身傷痕的邇司,我便……」
將第一次見面的事再次提起,令古希一瞬間完全沉醉於回想之中。
「…喜歡…嗎。」寺爾重覆著,那個經常掛於古希嘴邊的字眼。
「沒錯,非常…喜歡,我需要他,才能存在…」古希開始有點結巴巴的,
但還是不忘將心中所想盡訴。
「…古希,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吧。」寺爾的語氣,令古希無法猜透她所想。
「我是夏蟬,為著戀愛而焦躁不已!」古希一邊哈哈笑著,企圖緩和氣氛。
「嗯?這…還真是誇張啊。」
寺爾為古希的比喻而稍微分神,握著杯子的右手開始減弱力度。
「我亦是螢火蟲,為著無法鳴叫而燃燒自己的身軀。」古希繼續比喻,似乎樂在其中。
「那麼……」寺爾主動開口,讓古希收回視線,略帶緊張地與寺爾對視。
「沒有了『他』,你會死嗎?」一瞬間,古希以為自己看到了一絲冷笑。
下一秒,古希立即否定了自己剛才看見,他看上寺爾的雙目,堅定的說:
「會。」
寺爾沒有回應,她放下杯子,站起身來走到窗邊欣賞風景。
「…這就是…『喜歡』嗎…」
聲音中出現一陣遲疑,古希感覺自己如同觸動了寺爾的某個傷口。

「兩位客人,要添點熱茶嗎?」婦人不知何時走了上來,笑容滿滿的向他們說著。
那婦人左手提著茶壺,右手悠閒地拿著一根點燃了的香煙。
古希注視她良久,等添好茶後,仍未見她抽過一口。
都幾乎白白地燒掉一半了。
終於,他忍不住問道:「不好意思…那根煙…有什麼用的嗎?」
「喔,這是我丈夫最愛抽的煙。」臉上笑容依舊沒減,古希卻感到一絲不妥。
她的手指抖了幾下,煙灰徐徐掉於地上。
「我總是懷念他的味道。」婦人一笑,此時卻帶幾分辛酸。
從香煙飄出的白煙,有一股比平日葛嗣兄抽那種更淡的氣味。
雖未致於覺得是一陣香氣,還是讓人有一股微妙的感覺。
彷彿,透過這道氣味、這片白煙,就能連結上那一個已經過去的時間。
「…還是不會回來吧。」寺爾冷靜的聲音,在古希的身旁響起。
「嗯…也對呢。」香煙燃盡,短小的煙頭落在地上。
「已經,不在了…。」這是古希第一次,看見婦人臉上表露出真正的傷感。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