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17.光
內收全文。

自從知道黑鳥成為了邇司的「朋友」後,
古希的內心的那股不安就一直存在。
當然,古希並不認為黑鳥能動搖自己在邇司心中的位置。
只是,黑鳥的出現,一定會帶來什麼的改變。
也許他會令邇司改變,因為那樣的人從未存在於他倆的世界。
也許他會令自己改變,因為那樣的人與自己確是分歧的存在。


又是休息日。

--今天,邇司也外出了嗎。

心裡知道邇司也應該去了黑鳥所在的大學圖書館。
雖然拼了命的想要阻止,甚至想出各種各樣的籍口。
僅餘的理智,讓古希腦內浮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古希…你覺不覺得,你的愛太沉重了?」

這是古希上次從葛嗣口中聽到的話。
再也無法壓抑的佔有欲與不快,也因此而降溫了。


「唉………」於是只能坐在床上發出重重的嘆息聲。

…繼而發出奇怪的叫聲。

「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雙手抱頭胡亂揉著自己的長髮,古希的叫聲已化作悲鳴。


突然,房門呯的一聲被推開。

「來!!!吃我一記!!!!!!!!!」
拿著雞毛掃的唯華一口氣衝了進來,朝古希身邊亂打一通。
「痛痛痛…喂唯華你在幹嘛!!!」
古希大聲叫痛,唯華也立即止住了手邊的動作。
「你不是被妖物襲擊麼?」唯華理所當然的問道。
「大清早的在自己房裡能被什麼襲擊!再說現在不是只有你亂毆我嗎!」
古希激動得掀開被子,站在唯華的面前跟他說教。
「切…我才不吃你這套,我繼續打掃。」落下冷冷的視線,唯華自顧自的步出走廊。
「對了唯華。」古希的聲音突然變得非常嚴肅。
「…什麼事?」唯華略帶驚訝的回應道。
「今天…你拿的為什麼是雞毛掃?隨身的掃帚呢?」古希問道。
「笨蛋,你忘了今天是葛嗣兄下命令的清掃日嗎?大伙已經在準備了。
我也是奉命來喚醒你的,快點下去吧。」唯華理所當然的回應。
「喔對……我先換衣服好了。」
唯華帶上房門,古希準備更換衣服,卻聽見門外的小騷動。


「唯華剛才的一記真厲害!我都拍下來了哦~」
那是多輔略帶惡作劇意味的聲音。
「多輔你!給我把記憶卡交出來!!!」唯華激動的聲音響起了。
「你都不知道我把這賣給她拿賺多少呢,呵呵。」多輔繼續悠然地笑說。
「別跑!!!!」走廊上似乎出現了記憶卡掠奪戰。
「……真是吵鬧的一天呢…」古希微微感嘆,開門走出了房間。

***

「嗯?古希你比我想像中早起啊。」迎接自己的是葛嗣兄如常的爽朗笑容。
「…這還多虧唯華的幫忙…」古希苦笑道。
「原來如此…古希,你也先繫上圍裙吧。」葛嗣一邊把圍裙交給古希一邊說道。
客廳裡只見辛勤準備的葛嗣兄和仍然在追逐的唯華與多輔。
「好…」少了邇司,古希的心裡,如同缺了一塊。
「邇司他替我買清潔劑去了,還是多買一點好,我讓瑠夜駕車載他去…差不多回來了吧。」
葛嗣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漂亮的琥珀色中映照著銀色的圓環。
「嗯…快十一時了…這麼久…」葛嗣喃喃的說道,皺著的眉間似乎透露著一絲擔憂。
「我打給--」古希正取出手機想打給邇司時,門鈴就響了。
跑到門邊的多輔和唯華總算停下嬉鬧,於是多輔看了看葛嗣兄,
從貓眼確認來者後,伸手將門打開。


今天的天氣很好,晴空與白雲,還有早上不甚刺眼的陽光。
葛嗣兄選了今天作掃除日,真是一點也沒錯。
可是門外的光景,卻令古希的心裡充滿陰霾。
經常與自己有口舌之爭的瑠夜,其實也是自己重視的兄弟。
所以平常嘴上怎樣說得過分,對方和自己都沒有介意。
對於邇司,瑠夜也是一個值得信賴和依靠的兄弟。
但是,現在出現於瑠夜和邇司身旁的人,卻令古希無法接受。


烏黑及肩的頭髮,全身的黑衣,與他名字很配合的--

「打擾了!我是黑鳥,是邇司的朋友哦!」
然後露出一個大概能迷倒一大群少女的迷人笑容。
可是這個舉動令古希不禁一陣倒胃。


瞬間於心裡揚起的本能反應,是想逃離這裡。
古希明白不能,亦不應該阻止邇司的「正常社交」。
於是努力說服自己,因為對方是黑鳥,才會令自己如此的反常。
但是他又怎麼可能要退讓?


--絕不可能。

葛嗣兄聽說過黑鳥的事,而看到黑鳥本人讓他一陣驚喜。
「啊,你好你好!請進來!我是邇司的哥哥葛嗣,邇司會帶朋友回家真是第一次呢!」
葛嗣兄的語氣當中,透出為邇司長大了而感到喜悅的感覺。
多輔也配合葛嗣兄,一邊招手叫門外的三人進來。
「…分明就是某臭鳥自己要跟來吧。」古希不屑地說道。
「古希,別亂說話。來,幫我去泡杯茶給客人吧。」葛嗣兄使著眼色,讓古希收歛一點。
古希僵於原地一會後,過去伸手拉住了邇司,笑著跟他說「歡迎回家」。
「…嗯…」邇司有點不知所措。
黑鳥跟古希對上眼神,於二人之間流過的盡是敵意。
「古希…又見面了哦。」黑鳥笑道。
「我可說不出這是令人期待的再會。」古希冷冷的說。
「可是我和邇司的偶遇卻叫我心跳不已呢☆」黑鳥出言挑釁,心想古希的反應真是太有趣了。
「…茶就讓我去泡吧。」唯華承接葛嗣兄的話,去了廚房泡紅茶。
「唯華真勤奮呢。」瑠夜笑笑的,朝走遠的唯華看了一眼。
接著大夥就走到沙發坐下,黑鳥似乎是在街上遇到邇司他們,主動提出要來幫忙。
邇司坐於黑鳥和古希之間,多輔、葛嗣和瑠夜則坐在對面,唯華拿回掃帚站於古希身後。
「…跟蹤狂。」古希淡淡的擱下狠話。
「…這莫不是『居心叵測』…」唯華也一同和應。
葛嗣兄清清喉嚨,向黑鳥說道:「要客人來幫忙真的很不好意思!」
「請不用介意,也是我硬要跟來的。」黑鳥再度露出令古希倒胃的笑容。
「想也知道。」古希和唯華意外的一同吐槽。
「…不過瑠夜和邇司對家務都不是特別在行,平常我們都是二人負責一個部分的,
要是你不嫌棄的話那就請你幫幫邇司了…」葛嗣兄依然一副有禮的態度。
「當然不會,邇司可是我的大親友呢!」黑鳥跟葛嗣兄相視而笑,二人相處得似乎不錯。
當黑鳥說著這話的同時,伸出右手搭住邇司的肩,讓古希的理智瀕臨於與爆發只有一線之差。


--可惡。為什麼我要忍受這種事。

站在古希身後的唯華,伸手輕拍了古希的肩。
古希沒有回首,微微的點了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總該明白,有些事情是自己沒辦法不去面對。


「好,那今天依樣是我跟多輔、瑠夜跟唯華、古希和邇司…加上黑鳥君吧!」
即使無法忍受,卻也不能搶掉唯華的掃帚一把將黑鳥掃出門外。
畢竟,邇司也默許了黑鳥存在於這裡。而且,不論是不是那什麼大親友…
他們現在是朋友。也是跟邇司要好的少數人。


--能這麼自私的迫邇司將所擁有的捨棄嗎?
能讓他的世界只剩下自己一個嗎?
這不可以,也不可能。古希自己心裡也清楚得很。


***

古希、邇司和黑鳥負責的地方是大宅的後院。
剛剛大家分配好所需用品,也享受了葛嗣兄的美味午餐後,便開始動工。
已趨猛烈的午後陽光令古希不禁冒汗。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不脫下圍巾?」黑鳥一邊清除雜草,打趣的向古希問道。
古希正忙著將修剪長年青綠的灌木叢,雖說不想搭理黑鳥,還是回了句:
「夏天穿著黑色衣服的人才夠笨。」
黑鳥聽後噗哧一聲,笑意不減的說「也真的沒錯」。
邇司亦在旁邊收集枯枝落葉,處理後可以做成植物的肥料。
黑鳥見古希不理他,便轉向邇司說話。
「邇司,這些雜草也能放進你那邊的膠袋裡嗎?」
「…嗯…葛嗣兄說…收集在一起…」
「話說回來,葛嗣兄真的好帥啊,一定很受歡迎吧?」
「…嗯,葛嗣兄很好…常給我很多零…」
古希正在專心修剪的灌木叢開始變得光禿禿了。
狠狠的修剪聲響於二人的對話之間,古希發出的聲音如同纏繞二人的雜音。
「…滿了…」邇司突然說出兩個字,將鼓鼓的膠袋打好結。
「邇司,記得這個要扔到倉庫的後頭裡。」古希開口提醒道。
「…知道了…」邇司表示了解。


平常古希一定會幫邇司拿到倉庫裡去,只是這次…
因為黑鳥在,他不想讓二人有獨處的機會。
邇司提著已經裝滿的膠袋走遠,古希和黑鳥繼續各自忙著。
陽光投射於一片青蔥的綠葉上,古希見修剪得差不多便開始澆水。
點點水珠凝於葉間,閃閃發亮的,好像鑽石一樣閃耀著炫目的光芒。
黑鳥站於古希身後,少有地沉默不語。
古希率先帶起了話題。
「…黑鳥。」沉靜的聲音在後院響起,格外響亮。
「怎麼了,古希?」黑鳥又揚起笑意。
「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對邇司這麼執著…我和你,明明一點都不相似。」古希淡淡的說道。
「是嗎?我可覺得和你可是相似而又相對的存在。」黑鳥聲音依然開朗。
「我才不會跟你這種人相似。」古希開始不耐,繼續往身邊灑水,轉身正視黑鳥。
「對自己在意的人執著和示好,誰也會這樣做吧。你那妒忌真像女人一樣難纏。」
「你不出現的話,我根本就不用如此的…」
「沒有我的出現,你便不清楚自己了吧。」
這一句話,讓古希心裡的一個部分突然清晰起來。
「如果你覺得自己是那麼明確的存在,那就應該知道凡事總有兩面。」
黑鳥依然繼續說著他的一套,古希無法開口還撃。
「有白天就有夜晚,我就是那隻於黑夜中活躍的飛鳥,我比你更自由。」
黑鳥臉上的笑容扭曲了一下,古希盯著他,反覆的思索著二人的定位。
「可是黑夜不會永遠存在。」古希堅定的說道。
「白天也不是永久的時間。」黑鳥反射性的回嘴。
「本來黑夜就不是一定需要的存在,沒有白天卻無法生存。」古希依然固執。
「…就是這個意思吧。」黑鳥淡淡一笑,走近了古希。
「什麼…」古希正想回話之際,邇司踏著小跑步回來了。


「…葛嗣兄說…吃茶點了…」邇司的話裡洋溢著滿滿的期待與興奮,
不等二人回應便往屋內走去。
「啊~也正好有點餓了呢。」黑鳥繞過古希身旁,也跟著邇司走進屋裡。
「黑鳥,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容許你的存在。」古希向著黑鳥的背影,嚴肅的說道。
「哦?」笑容滿面,卻如同戴著面具的黑鳥,令人摸不著猜不透。
「我是絕對不會把邇司讓給你的!」大吼一聲,古希終於下定決心,落下了戰書。
「那我就期待你的反撃囉!」黑鳥轉身背著古希,以從容的態度迎接古希的挑釁。
「喔喔喔喔!!!看著來吧!!!!!」古希一把舉起水喉,往黑鳥的背影直直灑水。

コメント

1. 無題

我怎麼有種是古希想多,然後擅自把黑鳥當成情敵
而黑鳥因為古希的反應而戲弄他的感覺
明明是我說想看三角戀,但我其實認為黑鳥只是當邇司好朋友
而黑鳥是那種平日嬉皮笑臉,但其實不輕易透露內心的人
對不起,以上設定都是我胡說妄想XD

2. 無題

017一定是MOCHI眾多文章裡最喜歡的一部
不否認,黑鳥的登場令我不斷開小花XDD
也許就如安娜說的,古希想多了。要說古希,他是過敏
一面對彩虹君,就變得很敏感。果然愛,很盲目。ww

爭辯黑夜和白天那一段很有意思。能支配一切的大概是那道虹吧。
正如黑鳥所說的,他的出現讓古希更認清自己。
古希本身也知道自己的愛太沉重, 不單束縛住自己也困住所愛。

些微的變化導致古希手足無措,真不愧是黑鳥桑ww(被打

相信著古希和彩虹才不會這麼容易被外人介入。
因為是古希和邇司嘛ww

下回期待古希和黑鳥大打出手(你等等

3. RE: anna/Y

anna>
其實黑鳥的存在,不是要玩BL的吧喂wwwww
古希是敏感,內心也許意外地脆弱
而當人面對自己最重要的人/物時,總會更麻煩吧
這樣的古希是我理想的一種個性
為自己,為他人的事而煩惱,焦躁,不安,
結果一團糟的在糾結,並不是成熟而有魅力的個性
反而在性格上較為人性化
黑鳥的性格anna應該沒怎麼推測錯誤,
不過真的想看三角戀嗎www
古希會拿燒賣扔死你的(便利店的(於是被總店長k.o

Y>
早說y真的很敏銳XDDD
妳的見解多數都是準確而無誤的,這次也是
為什麼會這樣喜歡黑鳥呢?
那種不容他人抗拒的魅力?????
說到底古希只是笨蛋嘛ww
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刻意想彩虹能支配大家XD
Y果然有慧根,你不去出家真浪費啊~
什麼?光唸心經就夠了嗎?還要穿心經TEEwww

知道沉重,卻無法抗拒,因為感情帶有不可抗力
於是古希才這般的徬徨與猶豫
雖說二人的羈絆很堅定,
但安娜媽想看三角戀啊!!!!!!!!!!!!!(掀桌)
我不一定會寫,等栗寫www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