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07. 溺水的魚

溺れる魚。見內文。

3/29 *剛剛一度發布趕工版w現在是正式版…
呃,請大家自備太陽眼鏡,潛水鏡也可以…(喂喂
錯別字敬請指正,有關文筆用詞請不用指正,文廢です´・ω・`

3/30 *某文廢經三思後決定竄改!!! 這個美其名為分歧ver吧?
前後部分感覺不太一致 陰霾掃得太快…orz原來的版本就長埋好了(喂喂
(古希淚目

⇒打算以後都要走不完美結束的路線(堅定)

自意識以來已經存在。
看似唾手可得,看似理所當然。
一直活於當中,被獨有的溫暖所包覆。

…幸福。或是純粹的自我滿足?

一呼一吸,交替著生存必須的獨有物質。
充滿於心房的,並不是氧氣。
卻會使我突然窒息。

無法抽離擺脫,是因為我從來沒想過要捨棄。
充斥強烈矛盾,仍然要堅持如此的生存方式。

這是,從開始就已經定下來的布局。
不相信命運,卻相信由本能而生起始和終結。

***

吸一口氣,冷冽刺骨的一月寒氣滲入鼻腔,
令古希無法忍受,隨即猛烈咳嗽。
不得已地站於原地,再萬般不願地伸出藏在衣袋裡的右手,覆上嘴巴。
稍微變暖的掌心觸碰到自己冰冷的嘴唇,如此的觸感…
古希好像忽然想起什麼,凝住了手上的動作。
數秒過後,他終於從遙遠的思緒中抽離,再次邁開步伐。

清早五時,晨光初至,街上仍然漫著一層淡淡的薄霧。
在朦朧的光景中,依稀看見古希急步前進的身影。
選擇了最近的捷徑,古希越過一道花叢小徑。
兩肩擦過稍高的枝葉,晶瑩的朝露從葉面上滴落。
點點水珠沾上了古希的風衣,濕潤了他的髮絲。
專心一致地前進的他,並無理會過分細微的小事。
陽光漸漸照遍大地,四周的空氣開始暖和起來。
以粉紅色圍巾牢牢包裹的脖子,開始感覺到明顯上升的溫度。
還有,源於心臟的激烈脈動。
身上沾到的濕氣已於片刻蒸發,身上滲出為了排出熱度的小汗珠。
可是,還是不會解下圍巾。
穿過小徑後不久,就到達了古希急切渴望想要到達的地方。
那是,古希的家。
那是…有「他」存在的「家」。

將鑰匙插進家門,輕輕一扭門把,盡量保持安靜地踏入房子。
依然是鳥聲初啼的早晨,大伙估計還未起床,唯一已經醒了的大概是…

「早安,古希。」

葛嗣親切溫柔的嗓音在大廳裡響起。
坐在沙發,手上拿著報紙翻閱,一邊喝著剛剛沖泡好的香濃熱茶。
「…早,葛嗣兄。」古希毫不意外地回應道。
室內洋溢著一股紅茶的幽香,伴隨著早晨的謐靜,氣氛極為愜意。
「我正打算再過五分鐘便去準備早餐,怎樣,你要來幫忙嗎?」
葛嗣保持一貫的微笑,向古希問道。
「好。」古希爽快的回應,換來的是充滿於琥珀色眼珠的吃驚。
「怎麼了?就算每次你下班回來後,我不厭其煩的問你,你可是一次也沒答應過我啊。」
葛嗣一邊帶著訝異的語調,從沙發上站起,古希也動身往廚房走去。

俐落地穿上圍裙,葛嗣準備好一切所需的用具和材料。
「今天要弄英式早餐!」充滿幹勁的話語,自葛嗣的口中道出。
蕃茄、雞蛋、香腸、蘑菇、煙肉,還有牛油、果醬吐司。
新鮮的食材、忙碌的攪拌聲、輕敲聲不斷響起,代表著將會有一頓豐盛的早餐。
「…如果要選的話,你大概會選『歐陸早餐』吧,古希。」
葛嗣一邊忙著將蛋漿混和,一邊開口問道。
「簡單的,只有咖啡和麵包就行了。」古希將蘑菇切粒,裝到碗子裡去。
「有時候,有要求是好事來的呢。」莞爾一笑,葛嗣開始了炒蛋的動作。
「如果只能攝取基本…只是求取基本已經令人脫力,那還有什麼餘力去要求更多?」
古希的臉上依舊保持冷靜,正在切開食物的手卻在微微顫抖。

他的心,正在動搖。
不經意,把內心深層的某個想法丟出。
說出口的話,證明了內心的掙扎。
或許,不是為了一直堅信的事物而感到懼怕。
反而是,為了一成不變的事物而開始猶豫。
未來。應該改變什麼,還是繼續去執著什麼?
沉積下來的煩惱,令人無法呼吸--
彷如窒息般痛苦,連最後掙扎的力氣也消耗殆盡。

「古希…」葛嗣看到古希心中的困惑漸浮臉上,不由得開始擔憂。
「不,沒什麼…」古希稍一搖頭,輕柔的髮絲隨之飄動。
「在煩惱感情事嗎?」將心裡的疑問以直球投出,面對他們,葛嗣不曾拐彎抹角。
一陣沉默,古希似乎仍在糾結要否將心裡的事實暴露出來。
在葛嗣無言的注視下,古希如同放棄堅守的城牆,輕輕嘆息,
將囤積已久的憂鬱透過雙唇道出。

「…愛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同時它可以令你痛苦不堪,
你卻會無法自拔地深醉其中。我不知道我的愛是否應該持續下去,
我也不知道對方是否應該要接納這種沉重深邃的愛。現在這種狀態,
令我感到恐懼…一想到這裡,我就彷彿窒息一樣,難以呼吸。」

一掃心裡的煩悶,將所有壓積於胸口的思緒抒發出來。
因為是葛嗣兄,才能令古希自然地將苦處宣之於口吧。

「古希…你覺不覺得,你的愛太沉重了?」葛嗣稍稍皺眉,向古希問道。
「……我,不知道。」古希將眼神移開,注視著流理台上的某個小污點。
「現在的你,就像一尾魚呢。」葛嗣輕輕的說道。
「…魚?」古希不明所以,重新將視線轉至葛嗣身上。
只見葛嗣用清澈的雙眸,回望古希那雙充滿疑慮的翠綠眼珠。
「是一尾矛盾到不行的魚啊…」這次換成葛嗣嘆了一口氣,一邊準備早餐,一邊解釋。
「魚,是依賴水而生的,沒有水便會窒息而死。魚,是天生會游泳的動物,
擅於游泳而不可能溺死。所以說,魚是存於水中的動物,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生存空間。」
古希帶點詫異地輕抽一口氣,彷彿找到了這與自己的共通之處。

沒有愛,彷彿會痛苦得窒息而死。
擅長表現自己的愛,卻有可能一頭栽於其中。

現在的自己,恰恰正如葛嗣口中所說的魚一樣。
感到懼怕,是因為和「他」的感情所致。
單方面施以壓力,強烈地表達自己的愛意,卻不知道對方的回應是什麼。
明明對「他」充滿著愛,在不知不覺間似乎變成了對自己的強制壓迫。
對於「他」來說,肯定也是如此。
所以,最近的他,顯得比以往更加遙遠。
當一根弦扯得太緊,就會斷裂。
當水中的氧分被抽掉,就會面臨窒息。
維持己久的關係,如同深藍的水底一樣平靜,卻於古希的心中泛起不安的漣漪。
企圖平息,奮力掙扎呼吸,卻只是把氧氣加速消耗。
對於想要持續下去的關係,沒有半點幫助。
急進的矛盾與恆久的心態應該要如何平衡是好?

在單方的沉重壓力下,天秤必然會失衡。
但如果,可以將承受的一切互相攤分,就如同獲分了更多的生存空間。
一個人竭力地垂死掙扎,形同脫水的魚一樣,無聲地蠕動嘴巴。
最後,還只是默默地等待眼前的一切模糊失焦,直至一片無邊的黑暗。

從一開始,自己極力表現出的,是對「他」的思暮與愛憐。
在任何人眼中也能看出的寵愛和獨佔欲,也令自己能確認「愛」的存在。
然而,從「他」那一方,除了自認為幸福的滿足感外,還有什麼?
還有些什麼更確切的東西?
對於這樣的「他」,自己所展現出的到底是否一種壓迫?
開始對「他」,對自己,和自己雙手親自構築出來的感情存疑。

不論是多麼深厚的愛,一旦遇上猶豫與不解後,
那道看不見的裂縫將可越擴越大。
同時間將自己迫進死角的,不是對方,正正就是自己。
那股強烈得能於瞬間破壞一切的「愛」,也是將自己迫往絕境的惡徒。

於令人目眩窒息的深藍當中,一尾魚正在渴求著牠的所需。
生存的要素被一一抽離後,就只能半死不活地在水裡飄浮。
困惑而痛苦,竟又沉醉於此。
形同不可解的結,越勒越緊,漸漸將大腦的氧消光耗盡。
猛力的傳遞著氧氣,轉化為生命的能源。
洩出氣泡,嚥下最後的一口氣。難以呼吸,直至窒息。

コメント

1. 無題

帶墨鏡也不夠啊!!!!太閃了...
你是不是打算每篇都這樣告白啊?!XDDD

2. RE: anna

對不起我知錯了w已改XDD

3. 無題

為什麼要改啊??你想寫古希的黑暗面啊~
我覺得之前那個也不錯嘛

4. 無題

反復看了幾回,也認真地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熟悉那個我認識的古希了!!!
也許寫開朗大笑的一面會比較簡單,
真正拋開自己的內心去闡述它真正的樣子反而會比較痛苦和艱難?
那句“古希…你覺不覺得,你的愛太沉重了?”<<<似乎也傳染到我了。
把愛情當做生命一般去珍重,漸漸變成一種束縛。
雖然這種應該是比較負面的,但是我個人覺得這種情感也是很美麗的。
那是隱藏在古希內心的一朵長滿荊棘的薔薇,只爲那個[他]而開放。
於是真是閃爆了+1!!!!

5. RE: anna/mika

anna>>

那個太自我滿足了XD
而且百題的重心在於短篇,不想寫到那麼長嘛
加上我的S欲起了,不想讓古希好過!(毆

mika>>
古希的愛真的令自己也要喘不過氣來了ww
不過很高興mika把古希想得那麼美好!(什麼
帶刺的薔薇什麼啊www真美呢~
估計這孩子漸漸長大就會找到出路吧^p^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