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004. 泥沼‧深陷

看完請別笑= =

就讀名門私立學校的季子,長期寄宿於狹隘的生活環境之中。
所謂的狹隘,指的不是實際的空間和範圍,而是與他人接觸的層面。
季子所能遇到的人,全都是融和於一個世界的人。
能於名門學校就讀的學生,有著他們自己的一套風格--
優秀、逸才、機敏。部分缺乏這類特質的附庸,也很懂得看時勢處世。
在校內,季子表現出的超卓,成功吸引了同性與異性的注意。
她不乏人緣,廣交朋友,也漸漸形成了一種會令人卻步的態度。
季子所綻放的魅力,融合她身邊的際遇,讓她漸漸變得高傲和自滿。
即使和哥哥的相處有著無形的障礙,她也覺得自己必定能打破。

古希離家,沒有動搖過季子依然鍾愛哥哥的心。
自己的兄長和血親,是那麼的無可替代。
喜歡哥哥,是哪一種喜歡?是對待哥哥的感覺吧。
那麼,除了古希以外,季子有在意的男性嗎?

--才不可能會有!就算是在意,也一定是對方先喜歡上我。嗯…喜歡。

***

星期六,今天要好好裝扮。
在夏天要穿得自然而淡雅,看上去給人一種涼快的清爽感。
季子是這麼想著,上了淡妝,穿上了淡粉紅色的吊帶洋裝,穿著鞋跟稍高的涼鞋。
她挽著一個和衣服很相襯的小手袋出門,就這樣乘計程車往目的地去。

「叮咚--」
大宅的門鈴聲響起,示意了來訪者的光臨。
「喔,是季子嗎,…快進來吧。」懷著笑臉迎接季子的,是雫。
「雫姐好,今天休假嗎?」季子報以微笑,向雫打著招呼。
「我也想呢,等下就要出門了。」雫苦笑道。季子嫣然一笑,用沉默表示理解。
「對了季子,晚點要在這裡吃晚飯嗎?要的話我先叫葛嗣他們準備…啊電話…」
這時,雫的手機開始鳴叫,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啊抱歉抱歉,妳先坐著吧,古希應該快下來的了……喂,紫藤?」
雫一邊讓季子到沙發坐下,然後逕自走到走廊的另一端接電話。
季子繞起雙腿,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等待。
雖然不是頻繁地出入這家大宅,還是覺得這裡很不可思議。
長相不同或相似的兄弟姐妹,像一家人一樣融洽生活,
當中有親情、恩義…說不定也有--

「喔…季子妳來了嗎?為什麼不先打給我…?」古希一臉睡相的邊走向季子。
身上還穿著粉紅色的睡衣,頭髮有點凌亂,就像剛睡醒的小孩一樣。
「哥哥!」看到半個月沒見的古希,季子壓抑不住喜悅的心情。
「…嗯?」古希看上去依然非常疲乏,早上下班後能睡到下午六時的現在,也實在是…
「你看上去真的瘦了不少啊…」季子的語氣透露出明確的擔心。
「沒關係的,只是有些事想,睡眠不足……」古希張大嘴巴打起呵欠來。
「呵呵,哥哥真是的。」季子輕輕的掩嘴笑著。
「叮咚--」門鈴聲再度響起。
「是誰忘了帶鎖匙嗎…」古希嘴裡喃喃說著,一邊從貓眼查看。
季子看不到古希的表情,只見他握著門把數秒,門鈴則繼續在響。
「哥哥…?」季子在背後問道。
古希總算打開大門,眼前站著一個與季子素未謀面的男子。

漆黑的頭髮,襯托出膚色的白晢。
灰色的眼眸,映照出直率的志氣。
束於耳畔的小辮子,旁邊綴了些許耳環的銀光,亦帶著一種隨性的魅力。
素淨的淺灰色短袖襯衣,略緊的黑色長窄褲,配上棕色的雙扣中靴。
胸前掛著長長的皮頸繩,上面勾著一根銀製的羽毛。

--和哥哥完全是別種風格的人呢,好像沒聽說過這人……。

「黑…鳥。」古希的口中斷斷地喊出黑鳥的名字。
「喲古希,你總算醒啦。」燦爛的笑容於臉上綻放,並一邊揮動右手。

--這個黑鳥是…?

「喔,女朋友也在啊。這位小姐你好,我是黑鳥。」笑容不減,黑鳥繼續打著招呼。
「才不是女朋友!我是季子,古希哥哥的妹妹!」季子心裡一顫,這奇怪的感覺是什麼。
「喔喔,別激動嘛。看你髮色一樣就知道了,剛剛只是說笑。」
黑鳥一邊走進大廳,古希悻悻然的將門關上。
「笨鳥。季子,不用理他。」古希瞪著黑鳥,跟季子說要先去換衣服後,就回到房間裡去。
「你叫…季子是吧?」黑鳥坐到沙發上,距離季子不夠一米。
「沒錯。」擺出一副面對待陌生人的俯視態度,季子繞起雙手,高傲的回態道。
「除了髮色以外,什麼都不像啊。」黑鳥將雙手交叉於腦後,從容地坐陷於沙發上。
「…這是什麼意思?」

--這與我日常所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
至少,沒有人會用帶有挑釁性的字句向我說話。
這種話中有話的抑壓感,令人非常不快。
由裡到外,散發著那種與自己不咬弦的氣場。
正因如此,心裡開始洋溢著一種情感,想要戰勝的心。
這是…單純的反抗心? 

「也對,你怎麼看都是大小姐的類型吧?」黑鳥彷彿自顧自地說話,沒有正面回應。
「…真是…無禮的人。」季子不悅的挑起眉毛,回應著黑鳥。
「哦?也就這一點老哥沒差呢。」黑鳥繼續以言語進迫,季子拿這種人沒辦法嗎?

--像帶刺一樣的話語,從長前這個長得不賴的人口說道中。
這樣的男人,跟我在學校所遇見的……完全不同。
想要,讓你服輸。
像你這樣的人,從不曾在我的世界出現過。

「不過,我不討厭你這種人。」季子的發言,令黑鳥非常吃驚。
「嗯?這話怎麼說?」黑鳥再度展開他的笑容,那是率性而毫不掩飾的表現。
「你討厭我嗎?」季子突如其來的發問,令黑鳥開始有了些許的動搖。

--摸不透,這個女人在想什麼。
內心的鼓動,越趨劇烈,那是由於什麼理由而成的?
害怕?不是吧。驚訝?那又是因為什麼……?

「討厭什麼的……我們才初次見面吧?」黑鳥直接地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話是沒錯,像你這樣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見。」季子緊盯著黑鳥,心裡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哈哈,怎麼樣?會惹你討厭的人嗎?大小姐?」黑鳥開懷的笑著,帶著戲謔的味道。
「正是這樣呢。」季子笑了,那是在夏日也帶著一陣寒意的微笑。
「………我在說笑罷了。」黑鳥的表情開始有點繃緊,他有不好的預感。
「不管認真又好說笑又好,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季子繼續微笑,令黑鳥不寒而慄。
「…什……?!」被季子漸漸迫緊的黑鳥,想要退後,卻又無路可退。
「我一定會讓你親口說出喜歡我。」季子戰書一下,又再揚起笑容。
「!?」彷彿腦袋短路一樣,黑鳥無法回話,打算以瞎混的說話搪塞過去。
「小姐,你說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啊……」

--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反擊的戰靶。
這到底是什麼鬼狀況?古希,你妹也真太不正常了……
我有什麼值得挑戰的?遊戲?誰要玩!

「遊戲就恕我不奉陪了,我還真的有夠忙。」黑鳥斷然的拒絕了。
「如我預想一樣呢,單方的遊戲,可能更好玩喔,呵呵。」
季子稍微退後,以手掩嘴櫻桃色的嘴唇笑著,笑得非常愉快。

--這個女人,好可怕……
黑鳥想到自己未來的私人生活將會有重大危機,正在考慮一切能解決的方法……

「季子,你們在聊什麼?」古希換好衣服,朝開朗地笑著的季子問道。
「總之是好事就對了。哥哥,你們下周要去看花火吧?也要讓我參加嘍!」
季子的笑容,明明應該如同陽光一樣溫暖,卻令黑鳥冷汗直冒。

--不行不行,黑鳥,你怎會害怕這小女人?!

「好,我就奉陪!堂堂黑鳥,才不怕輸!」黑鳥緊握拳頭,站直身子說道。
「黑鳥,你突然發什麼神經,一早知道你要去啦,真煩。」
古希不耐的甩一下手,接著季子就拉著古希要外出,原來一早決定去買浴衣。
「我們走了,再見啦黑鳥!」季子開心的笑,那是…邪惡的笑容麼。
大門關上,黑鳥頹然坐在沙發上,煩惱著不知道該不該跟邇司去圖書館。

--今天,真是糟透了。

「黑鳥,有煩惱嗎?要說來聽聽嗎?」雫總算講完電話,從房間走了出來。
「………」黑鳥沉默,死寂充斥著整個大廳。


***

p.s : 其實這題應該叫「陷阱・深陷」才對(毆

コメント

1. 無題

好意外的CPwwww
怎麼辦季子大小姐一出埸我就開始笑了XD
季子好像在讀大小姐學校而且有很多執事隨侍在身一樣啊救命XD(←想太多了

不過看到黑烏這麼狼狽我很開心,
一物治一物,我覺得古希會愈來愈煩惱XDD
但也可以利用妹妹捉走這鳥,所有打擾他的人就沒了www

「黑鳥,你突然發什麼神經,一早知道你要去啦,真煩。」←說出了我的心聲

「古希,你妹也真太不正常了……」←+1ww

我想知道季子的心理是怎麼形成,
也許是環境造成她這麼高傲不服輸,
但她如此執著哥哥的心情到底是怎樣形成?
不會是因為寂寞吧…
又或者如黑鳥所言,因為他們完全不同,所以季子才會在意這個跟自己不同的血親?

2. 無題

我真的想不到會有這對CP產生
大神你還真的放了一個大炸彈出來呢XD
感覺黑鳥將會沒好日子過了wwww

3. 無題

啊啊啊!(抱頭尖叫
很晚下班結果看到魅力四射的季子一下子就精神起來了
我就說季子股很有潛力!明天這股票一定升到笑不攏嘴

尤其喜歡兩隻相交的一段,萌翻天了。
季子請你放心去玩弄黑鳥吧,這小子該是時候受一下苦了呢,喔呵呵呵呵(掩嘴笑
不過能激起季子的征服慾,黑鳥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人才呢wwww
一下子就想起季子用高跟鞋踩(ry

請準備鳥籠捕雀。
外加一把小鐮刀,你要割(ry(慢著你等等

害我又好期待花火大會怎麼辦!!

4. RE: 龍月/anna/Y

因為都隔太久了所以就短短的覆妳們算了(喂

季子和黑鳥應該是個微妙的組合吧
可是既然也沒有人會對他們出手…
怎麼說 對我來說原創角色如果太多
會是一個負擔
所以我希望來點內在的突破!!WW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