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PSYCHO-PASS 2期 吐槽感想


在3期開播的時候就想重拾一下PP,然後由1期開始重溫。
1期的故事結構、劇情乃至人物我也相當喜歡,
而這麼多年後重看還是一樣的討厭和無法接受槙島的思考。
不過對六合塚的喜歡又增添了一些。
雖然知道2期的評價不好,尤其是充滿爭議的霜月美佳,
但我還是本著補完的心態看完11話。
…而其實11話我也嫌它太長了。
3期只有8話,有深見回歸我應該能放心一些,至少熊谷不在了(

在twitter邊看邊寫了一大堆吐槽劇情不合理,整合一下放上來當是個記錄吧。



1話也未看完,已經想吐糟霜月美佳吃了屎嗎?
令人討厭的程度簡直能上天。
而且感覺OP和ED的畫面都很偷工減料…還是決定要看完的me←
中分大叔(東金)感覺跟藤原叔cv完全不配,
這casting只是想找有名氣的是不是起碼應該年輕一大截吧…
老老實實,雛河為什麼要cast櫻井???感覺為了吸粉的可能性很大。

#4 ヨブの救済(約伯的救濟)

沒了1期的執行官,其他人都是飯桶!!!
2組兩個執行官在外面失去了監視官的信號,
沒馬上行動而且看到閘門突然關上了不覺得有問題嗎(
兩個白痴居然還在外面慢悠悠的叫增援你倆真是弱智到沒救。
睇到火起啊垃圾霜月!!!!!! 青柳不要死啊哭哭
我操你媽霜月,帶腦子上班好嗎。六合塚不是提議救人了嗎!!!(抓狂
FUCKYOU青柳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想吐槽TITLE,去你媽的救濟。
青柳只是貫徹她一直以來的正義,難道有錯嗎?
本來想不再投放感情在PP的角色上,青柳死了我還是很難過。゚∵・(ノД`)∵゚。 うわああん 
しかもあんな死に方、理不尽すぎる。



#5 禁じられない遊び(不被禁止的遊戲)~ #6 石を擲つ人々(丟石頭的人們)

2期太多刻意而為的殘忍場面,重點是那些劇情都相當腦殘。
怎麼可能三組的人突然下載了手機遊戲就是能操作無人機然後殺人?合理嗎? 
他媽編劇是多偏愛酒酒井?不用死還能戴眼罩穿紅色緊身衣出場殺人?
看到CV有點懂不知道是不是編劇偏心,呵呵。
都合到沒朋友,朱組以外的全部是炮灰,呵呵。 
笑死我了船也叫WHAT COLOR。
難道對鹿矛囲的船開槍有這麼難嗎!!!朱!!!?
最扯真的是dominator無法識別透明人,但是透明人可以用dominator。
說到底本來西比拉系統是怎樣辨別使用者的呢?
在2期的描寫裡,基本上西比拉系統、局長以至其他人都被拉低了智商,
讓一個聲稱要清洗犯罪系數的恐怖份子胡作非為,卻無從阻止。
7話還要在朱的腦內世界出現一下kougami是為了啥(不爽)
教授就是角色不夠出來充數的…



最終回#11 WHAT COLOR?(什麼顏色?)

朱精神失常了吧整天FF kougami跟自己說話(閉嘴)
什麼窒息的操作,公安局連炸藥都不配有?我快笑死了。

嗯朱你為什麼知道東金美沙子有免罪體質????然後看穿了東金演戲??? 
我都不知道看到媽寶被鹿矛囲用dominator打死還是鹿矛囲被小刀捅死更暢快。
maybe both, i dun really care,還有一集就完了。 
3組全部飯桶等著被酒酒井處刑呵呵。
朱能徒手打贏媽寶也是厲害~知道鹿矛囲沒殺自己的祖母也是厲害~
憑什麼東金美沙子的免罪體質突然能把犯罪系數升到300,
鹿矛囲嘴炮一下西比拉就完蛋了,謝謝。 

還有西比拉中樞能這麼輕易找到路去的喔,一期縢死得太冤了!!!
朱為什麼完全不阻止鹿矛囲去做破壞西比拉?
一期最後她自己也堅持要守法才是正確的路,
雖然她不認同西比拉系統,但也不希望kougami殺掉槙島。
知道槙島不會被制裁甚至能加入西比拉肯定是無法接受的。
朱最後的站隊我有點不太懂,為了社會安寧難道不應該是除掉鹿矛囲嗎。 
>幫西比拉→抹殺鹿矛囲,表面回歸正軌
>幫鹿矛囲→破壞西比拉(dominator的扳機差1秒已經扣下去了)

朱到底是為什麼贊同了集團心靈指數,彷彿古代連坐法一樣的方式?
只要團體中有人的色相出現問題便需要被制裁,
在青柳事件那次不是看出了這方法不對嗎?連監視官也能輕易被殺掉啊。

一期的時候朱還很努力的幫助受害者們,就連2期第1話也是,
尤其受害人只可能是一時的犯罪系數上升,經過治療就能回復安定。
那為什麼朱還要跟鹿矛囲走到西比拉面前,嘗試搞清楚西比拉的色相問題?
我是覺得鹿矛囲本身質問的焦點就有謬誤,極端來說西比拉不應該存在色相,
個體差別越大越能證明系統不夠完善。
最後兩人站在中樞面前,西比拉說ok我們突然決定識別你的顏色了
(如果你們他媽早x年完成這件事會落的今天的田地嗎?)
以及聽朱的建議建立集團性心理系數,然後消滅了犯罪系數較高的大腦。 

等等西比拉,你們這樣完全是倒退啊!!!
那麼容易被嘴炮動搖到的還是高智慧的百腦匯嗎?
本來犯罪系數較高或者有免罪體質就沒法被測到高數值,
所以你們原本的思考就是依賴這樣多元性來擴展,
現在卻突然因為一個恐怖份子的出現而將那些存在給消滅掉?
原來誰給西比拉提意見都可以啊??????

朱明知道西比拉要鹿矛囲死還是要抓他回去,這操作我真的沒懂。
那你直接抓他不就好了,帶他去看西比拉幹什麼,要脅西比拉「進化」(update)嗎,
那你成功了朱。你應該慶幸鹿矛囲沒一槍打爆了西比拉。
但我還是無法完全釋懷朱看著鹿矛囲打爆局長(雖然是假肉身)卻無動於衷的模樣。
須藤最後tm出來搶什麼戲??可惡啊酒酒井為什麼不用死!!不公平啊青柳呢!! 

噁心死了最後還是讓鹿矛囲安慰朱讓她的犯罪指數下降…
所以還在一副好人嘴臉真的超討厭…
雖然媽寶也沒看到哪裡去,幹緊滾回娘胎去了好吧。
故作優雅的鹿矛囲last shot看著倒胃,要是沒考慮觀眾感觀,
應該不會請木村良平還畫個所謂帥哥臉吧…至少一期根本不用這樣賣角色臉。

西比拉居然也真的沒阻止對媽寶開槍,可以說是很公平的判斷沒有偏幫兒子啦,
但是讓一個不該持有dominator的恐怖份子對執行官開槍的行為也默許了,
這個西比拉值得質疑好吧…


霜月到最後還是逃避現實,只想保全自己而甘願做奴隸,最差勁的人類。

受不了最後朱撞了邪的問自己什麼顏色。只是編劇想勉強做到首尾呼應強加的吧。
老老實實,鹿矛囲所推行的主義深切的影響到了朱,甚至還得到了她的贊同。
比起當初完全拒絕槙島思維的朱,這個朱我實在不喜歡。
祖母還因為這次的事件而死去(雖然也是中途突然才加出來的角色一點鋪墊都沒有)
如果寫成鹿矛囲殺的還能更好看一點啊,媽寶真的完全不重點呢???
媽寶就是一個悲劇,在劇本上代替鹿矛囲幹了一部分的髒活,那麼鹿矛囲到底執著朱的什麼呢?
為什麼好像一開始就想獲得她的注意?NOBODY KNOWS。
我不如去看1期劇場版洗洗眼吧,但劇場版和3期那邊好像都有霜月…真要命。



→有關西比拉系統/局長/dominator的應用。

西比拉系統還默認酒酒井擅用dominator、甚至出現複數反應也不停止她的使用權限,
西比拉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弱智了?相比之前為了抓到槙島
(1)維持社會安定
(2)讓他加入成為「神」,西比拉做了很多工夫和手段,也絕不手軟。
對於透明人卻採取放任狀態,沒有全力追緝,怎麼講都說不過去。

如果dominator是這麼容易(至少看上了鹿矛囲只是換了生體認證)那麼絕對的權威還能成立嗎?
想要反抗西比拉系統而有技術的人原來只有他一個?真的太廉價了。

真的當西比拉是弱智…一群沒有使用權限的人用dominator無差別對一般人進行攻擊,
鹿矛囲就是這樣等西比拉系統處理不過來大量數據而要用其他數據通道,
而其他通道安全性較低,鹿矛囲就想以此破壞系統。
說到底西比拉一開始為啥不停止dominator的使用權,從根本解決問題?
已經沒人有智商能問這問題了嗎?

又,西比拉的處理系統難道不是無可匹敵的級別?
不然怎麼一直維持著整個社會運作?
本質上來說西比拉代表了整個國家的頂級權力,是沒有被顛覆的餘地——
至少不是被一群恐怖份子用黑客手段搞定,不然一期的時候早就完成了。
而且,鹿矛囲又是怎麼得出了西比拉系統背後的運作(百腦匯)? 

局長還是早就知道透明人鹿矛囲,那樣放任他又是為何?
知道他不能加入系統,不是應該一早除掉他嗎?
還放他長大成人、掌握能人所不能的黑客和藥物知識?



→有關二期的問題根源——鹿矛囲桐斗。

wtf?只要做過身體移植就測不出犯罪系數…講的通?
而他作為透明人,僅通過全息投影就能正常進出政府機關
(而這些機關出入口正常均會讀取色相)甚至被讀到色相?合理?
又要自己去假裝全息投影的當年受害者,又要讓他們「活著」,
鹿矛囲何德何能搞到合成專門藥的知識?甚至能針對每個人調合出適量的精神藥物。
又是怎麼黑進各個政府系統?
又是怎麼完全治好色相?
最大問題還是他「說服」他人歸順自己的時候,跟恐怖主義的洗腦並沒有分別,
雖然他看上去並不具攻擊力。 

僅僅因為政治利益衝突,當年遭遇事故而懷恨在心,鹿矛囲就能走到了這一步嗎?
說到底還是「西比拉的劣化」問題太嚴重,導致很多劇情變得狗屁不通。

你真的好廢喔鹿矛囲,一期不用那麼大費周章就能找出西比拉系統的所在點,
你有那黑客能力居然要用「收集dominator」來定位系統所在,
局長你是怎麼得出這結論我也他媽是覺得很神奇的,
那你停用啊!停、用、啊!(我不想再重覆了)

最讓我討厭的還是鹿矛囲的實踐手段與思維方式。
重溫一期時我也很討厭槙島的所作所為,
如今雖然也同樣討厭卻明白為什麼他身為反派卻有他的人格魅力,
是因為他的思想與行動連貫,而且即使殘忍至極卻有著他的根本原因「免罪體質」,
他也無法與人共感,而且名副其實是天生的異類,甚至會得到了西比拉的青睞。 

而鹿矛囲的背景,除了交代是當初那個因為政府想推行西比拉,
企業與政治家策劃了許多交通事故陰謀獲取利益(具體沒說)的空難受害者外,
我們不知道這個連名字感覺也很廉價的反派還有些什麼背景。
作為唯一的幸存者他的身體被東金集團利用,
用上其他所有遇難者的身體去拼合成一個新的人,結果就變了透明人。
 
色相沒法被讀取~
這世界真不公平啊~
還搞死了我那群一起旅行的同學~我要報復社會啊~

拜託用你坐著的腦子想想,每天有幾多人因為不同的原因想要反抗西比拉,
甚至可能比你更慘的人還在,你的憑什麼請問??? 
之後就不知怎麼獲得了:
(1)專業到家的藥物知識
(2)能駭入國家系統的黑客技術
(3)任意偽裝和隱身的全息投影技術
(4)如洗腦般能籠絡人心甚至為他而死的邪教洗腦技術
(5)淨化任何人的色相至健康級別的能力
而之後更是能自如的操作西比拉眼睛的dominator 我就真的只能呵呵。 
鹿矛囲的所謂集合體不過是一堆亡靈而已,西比拉不是天才的百腦匯嗎?能比?
講真有這樣的才能不去做有意義的事情而去做恐怖份子,這樣的人死了也不值可憐喔。



→有關東金朔夜(俗稱媽寶)
因為太愛媽媽,在媽媽加入西比拉時企圖殺掉她留在自己身旁,名副其實的真媽寶。

局長安排東金在朱身邊,目的是染黑朱的色相。
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雖然西比拉在一期對朱表現的並不是完全的善意,
但也對她採取觀察和頗為信任的態度。
東金母親加入了西比拉也好,做出決定應該是共同意志,
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決定要把朱的色相染黑,捨棄他們很欣賞的這枚棋子?
實在硬要加插東金而已…
其實把東金執行官的劇情完全砍掉,對這次2期核心的鹿矛囲事件有影響嗎?
PLEASE ANSWER ME?

最好笑是媽寶這樣愛媽,被dominator對準還是要死啊~~~媽媽都沒出來阻止欸。
媽寶你他媽搞錯了什麼…把人染黑就能保持著媽媽光鮮亮麗??都是對媽媽的愛??? 



→有關對編劇的不滿。

很能感覺到編劇想做到"WHAT COLOR"為題的懸疑,
還有非個體而是集團式的存在(一直都在我們身邊)
綽頭是不錯,但劇本質素就成了坨屎。 
熊谷居然是寫p3劇場版和p4a劇本的我難以想像,也許有原著的作品他能發揮得不錯吧。
不過沒記錯革命機也是渣評。沖方2和3期也有,但3期有深見應該還行吧… 
呵呵送耳朵,人體改造動物,熊谷可真愛看電影啊。

越看到後面越覺得編劇是先丟概念後寫劇本,大概是很想寫
集合體、西比拉的顏色(WHAT COLOR)以及讓西比拉接受真正的制裁。
可惜中間的處理過程既不高明又侮辱觀眾智商,
一期看著大道理丟一大堆出來也很好消化,二期簡直是嚼蠟般的無味。
不停只看到嘴炮和血腥場面,以及腦殘一堆堆,名CV和臉也救不了反派。

最後貼一下好看的六合塚治癒自己。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