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ネタバレ】中村明日美子 - LE THÉÂTRE DE A ~Aの劇場~
因為看完每一個短篇心裡也有一種不能釋懷的感覺,
所以就說一下小小的劇情故事。有些不協調感,有些神秘,
有些不安,卻好像有些幸福。感覺幾個故事也很寂寞,並有些遺憾。
有好幾個起初我一看也覺得非常的震撼。

花的續篇看到我有點心寒orz 人類啊…女人啊…
個人很喜歡吸血鬼、愛麗絲、和花嫁的故事。小紅帽似的那個太獵奇了XD
另外鋼琴和小鳥的感覺也是如出一徹呢?
不過說到底還是最喜歡吸血鬼獵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д`*)


œufs d’ange ~天使のタマゴ~

少女畫家與孤獨流浪者的故事(?)
少女邀請站於橋上的男孩來作她的模特兒還她畫畫,並請他吃彩繪生蛋。
男子說,生的蛋他不吃。於是少女問他喜歡吃什麼蛋?
下一次再來作模特兒時,少女為他預備了煎蛋。之後,迎來了最後一次的作畫。
當天,男孩卻沒有到來。在橋上找到了男孩,問他為什麼不來?
男孩說,如果那幅畫被完成的話,就不可以待在她身旁了吧?
輕聲罵了一句笨蛋,少女牽著男孩的手一同離去……


velvet going underground

人偶師喜歡自己的作品喜歡得發狂,可是當月夜之時,人偶活起來,
前去親吻他時,他卻害怕了。因為禁忌的愛戀,自己是父親。「她」是女兒。
而且「她」是人偶,自己是人類。人偶生氣地逃出家,只在月夜能活動的她,
在娛樂場所活躍。忽然被人發掘,成為了當紅的女歌手。某天電視報導,人偶師的失蹤。
聽說在海邊失蹤,人偶師死前好想見見「她」………人偶趕來,人偶師已開始溶化。
身為人偶的少女,竟流著淚訴說自己的愛意。
翌日電視新聞報導,在一捕獲的鯨魚體內找到兩具相信是人類的遺骨……


childhood’s end

身穿姐姐衣服的アリステア(Alistair)哭著跑出花園,被兩位姐姐恥笑追趕。
逃到了蘋果園,獨自落淚,看見一自稱兔子的男人慰問自己。風一吹過,裙子揚起,
被男子知道自己並非女兒之身。想起母親的辱罵,不禁悲從中來。
男子說睡過頭,是時間走了。去哪裡?不思議之國。小男孩說他也要去,並且,
他的名字,叫アリス(Alice)。


bite me something

(前一篇的後續)
到達不思議國,滿場盡是愛麗絲打扮的女孩子。自己被選中可以去選為今夜之妃。
那個國王,跟兔子長相一樣?卻是金髮。被選中的「她」在陽台上居高臨下,
等待人們決定是否合適。可是,「她」,愛麗絲,拒絕了。因為她喜歡的是兔子。
就算看上去兩人只有髮色的差別,她喜歡的也是兔子,而不是國王。
因為,她的名字是:愛麗絲。


Long Along Alonging


女孩剪開棺材的大鎖,沉睡三百年的吸血鬼就此甦醒。女孩說,你可以收我為徒嗎?
吸血鬼說,我對小女孩沒有興趣……古堡下面傳來導遊和遊客的聲音。
吸血鬼是時候大吃一頓了。於是小女孩奉命去找一個人來,吸血鬼歡喜的話,
就算收她為徒。事實上吸血鬼還打算把小女孩當甜點呢。
很快地,帶來的是一個美男子。吸血鬼湊近,舔一下他雪白的頸項,打算咬下。
閃亮的銀色十字架從男子側袋中取出,吸血鬼頓化成灰。
小女孩說,很厲害呢。美男子說,做得好,你合格了。我收妳為徒兒。


Till dawn

殺人犯跑過多個墳墓,走進了一個高塔。氣喘,靠牆坐下。
抬頭看見上面掛著籠子,裡面是一位少女。她問,為什麼都沒人了呢?
殺人犯答,因為流行病人們都死掉了。少女說,以前我常常為他們唱歌呢,他們說,
我唱的歌很好聽。於是,她高歌。眼前的男子是唯一餘下的人,她說,
我也可以一直為你歌唱。不久,追兵趕至,痛毆殺人犯一頓。少女制止,大吵。
追兵們怒喝,胡亂開了一槍。男子一擋,中槍。子彈刷中籠子,並落下,打開。
少女說,我們一起逃吧。男子說,你逃吧,我會追上,你一直歌唱下去………
追兵們看了瀕死的男子,說,這傢伙一直在自言自語什麼啊?
離開高塔的,是一隻漂亮的鳥兒。「她」自由了。


Leçon un



(吸血鬼續篇)
弟子ヨーコ跟著師傅生活。在洗手間的鏡子看到了本已化灰的吸血鬼。
他解釋說,靈可以寄生到鏡子裡面。他煽動女孩,想要肉身復活,並借用了她的身體。
復活的條件是自己的灰以及手刃自己之人的血。於是他找到了自己的灰一飲而盡(好難喝w)
趁吸血鬼獵人睡了,偷襲。被識破了,再一次被十字架驅散,慌忙逃進了旁邊的鏡盒子。
卻從此被困於內。最後,暗暗偷罵獵人是蘿莉控。


My skin on my back

狼在森林快要餓死,遇上了帶著一小籃東西的紅衣女孩。女孩說她沒錢,沒卡。
於是,知道狼快要死,她獻上了自己的身體。作為紀念,他保留了女孩的帽子。
到了「婆婆」家,原本想要再吃一頓的自己--被籃子裡的小帽子,那是「婆婆」的妹妹,
以及「婆婆」吞噬殆盡。


Highland walker

(吸血鬼續篇)
將吸血鬼帶到依賴主處,獵人サン・ジョルジョ(San Giorgio)有點不情願的,
將灰交到身為貴族,妖艷至極的依賴主,因為似乎有點不妥。依賴主似乎頗喜歡吸血鬼,
她是該家族的後人之妻。當夜,她偷潛到獵人的房間床上,滿心以為吸血鬼重施故技,
獵人不以為然。可是,那卻是依賴主自身的意志。正當她動手之際,徒兒ヨーコ出現抱怨。
師傅,你的衣服露太多了。師傅說,我想也是。女人氣絕,吸血鬼像看鬧劇似的插話。


perfect world

彼此相愛的夫婦。丈夫患上了生花的病,命不久矣。但是,他不怕死。
他說,現在死去,就可以有著如此幸福的記憶離開。
妻子每天買好吃的蛋糕給丈夫,繼續過著餘下的愉快日子。然後,花,越長越多。
有天二人喝花茶,正當妻子要喝下時,丈夫大怒不準。他加入了身上長著那花的種子。
其實他想兩人一起死,沒有她的世界,對他而言根本沒有意義。
妻子說,只要是他的花,便會毫不餘下的吃掉。
結果,妻子沒有患病,丈夫獨自死去。那病也隨著季節變更而不復存在。


perfect lady(書き下ろし)

(前篇後續)一個想找完美女子的男孩在蛋糕店發現了曾為人妻子的女子。
一眼,他就看中了她。她到丈夫墳前聊天,吃蛋糕。受到了輕浮男的干擾。
女子回家,在夢中看到亡夫。她說,那個男人很討厭,明天要趕他走。
之後,輕浮男繼續打擾,一直纏著女子不放。蛋糕店的人說,那女子很愛她的亡夫。
輕浮男說,可是她掃墓時,從來沒有笑過。
女子覺得很困擾,在夢中總跟亡夫訴說。然後,竟然看到了輕浮男於夢裡出現。
………
女子再夢見了亡夫。她說,久違地夢見他了呢,流著淚展現微笑。
旁邊坐著一同喝茶聊天的,是輕浮男,說,真煩啊。
彼此笑說著,對方也有夠黏人的呢。


Looks like a teaspoon<前編>

(愛麗絲續篇)
在學校受到欺負,被解剖的死青蛙放於自己的書本之間。冷靜地走到花園,埋葬。
並收到了不思議國的邀請信。欺負他的人都說,最近沒看到他哭,真沒趣。
晚上,母親和姐姐扔下自己,去看劇場。穿上女裝,化好妝。路上,經過因偷錢,
被罰滾出家門過夜的シモン。那是欺負アリステア的首領。
看到眼前經過的「她」,シモン不由自主地緊追著,走進了舞會。


Looks like a teaspoon<後編>

(愛麗絲續篇)
失去了愛麗絲的蹤影。愛麗絲撲向了兔子,卻發現今夜的兔子是國王。
她又再度被選為妃子。今夜的國王,是打扮得如魔王的黑兔子。
「魔王」說,反正你也對男人沒興趣吧?
シモン被盛年女子發現,為他打扮。這時,選妃儀式又開始。大家有異議嗎?
シモン大叫,抱著愛麗絲說不交給奇怪的大人。於是,選擇權落到愛麗絲手上。
她一飛身,撲到了魔王身上。回首,低語--我討厭小孩子。
回過神來,シモン自己正在於課室。看向「愛麗絲」。到底是夢還是真實?


The peal blue story

被朋友罵戀母、幼稚,相信有人魚的小男孩。回到路上遇上了漂亮的女子,救了她回家。
告訴她,頸上是死去母親送的瑪瑙項鍊。因為母親說是人魚的鱗,他便相信。
父親帶了人來,那人賞了女子一掌。女子在海上失去了孩兒,自至便不甚正常。
男孩帶著女子跑到沙灘,看著滿月。彼此彷彿填補了心靈的空間。
最後,男子告訴朋友,遇到個跟母親很像的人,一定是回去人魚國了,但你一定說我笨蛋吧。
朋友說,不,我開始有點相信了。


I am a PIANO


鋼琴被搬到演奏廳,第一次是一位年輕人的演奏。
之後大堂被軍隊佔領,軍人們也會欣賞和彈奏鋼琴。其中一位彈奏的青年,並沒有再回來。
那夜,一直只演奏爵士樂的人彈起了華爾滋。戰爭完結後,那位軍人開了爵士酒吧,
鋼琴一直奏出不同的音色。最後軍人的父親病倒,他必須結業離去。鋼琴被送到了小學。
孩子的身高逐漸超越她,原本也不壞。之後,新的鋼琴出現了。
「她」被送到了遙遠的地方,一位先生的手中。先生,這樣舊的鋼琴沒關係嗎?
沒關係,因為那是充滿回憶的鋼琴。比以前更純熟、依舊溫暖的手指,奏出當年的第一曲。


PARADE

十一皇女被安排下嫁青之國,比她老四十歲的第八皇子。在路程之中,身穿純白婚紗,
身後卻連住一位罪人。那位罪人,不知名字,一直默默地在繡著嫁衣。為何?
世上的一切都是相對。天空大地、男女、光暗,和善惡。新娘為光、善、無垢,
罪人是暗、惡、污穢。縫紉的罪人就是將皇女出生至今的罪死全部吸收。完結後,他便死掉。
皇女偷偷夜訪罪人。萬物相對,彼此既然也非自由之身,善惡共存的「我們」豈不是一體嗎?
下嫁當天,未婚夫欲握其手,卻前進不得。原來嫁衣絲線未斷。罪人道歉,正要剪斷。
皇女大叫不準,縱身奔前,吻下了罪人的唇。二人,逃出青之國。
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おまけ:

這三人組我實在太喜歡了XDDDD 期待下一本的發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