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完食感想】學園孤島
早陣子(也很久之前了)晚上一口氣看回了學園孤島最後的5話,
久違地欣賞到了一部打從心底覺得精彩的動畫。
雖然有原作可依,也不知道改編的程度如何,但不得不說,實在是相當出色。
這部作品的高潮是在10話起至最終回的12話,劇情可謂一氣呵成。
沒有多餘的裝逼賣萌(9話的水著回可說是暴風雨前的一點安慰吧),
也沒有很高深難懂的大道理,就是利用劇情的鋪叙、
角色的特徵,把整個故事發揮到極致。
主角們不是什麼女漢子,是普通的女學生,也沒有特殊能力。
驟眼一看學園孤島的畫風乃至OP,都像一套沒營養的萌妹番。
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部絕對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異色作品。
雖然說穿了也是一部喪屍片子,卻不是看女角們如何大戰喪屍,
而是各自背負著包袱,然後在「日常」中尋找出路。
這部每次在OP上有不同的細節都在殘酷的劇透。
甚至看到有神人能單從人物口型推測到台詞等等,
可見製作上是真的花足心機。
那麼,先來談談劇情吧。

來自wiki的劇情簡介實在有點……我就翻譯一下官網的版本吧。

▼故事劇透

在學校留宿的「學園生活部」的4位,
開心果ゆき(由紀)、喜愛鐵鏟的くるみ(胡桃)、
領導大家的りーさん(里姐)、可靠的後輩みーくん(美君)。
在穩重大方的顧問老師めぐねえ(慈姐)的看顧之下,
早餐吃著罐頭餅乾、在屋頂的菜園收割車厘茄、
在學校奔走追回從房間逃跑的小狗太郎丸……
雖然偶有辛苦的事情,和大家一起生活的每天也充滿了喜悅。
她們的「學園生活部」,今天也精力充沛地活動中!

…然而這個是官網用的詐欺&平和假象。
也能夠說是由紀視點看出來的「現實」吧。
實際是由於不明原因下,學校受到了喪屍的襲擊,
校內只有幸運地待於天台的由紀、里姐、胡桃,
在慈姐的保護之下生存下來。
她們的活動範圍當然也只限於學校,因為設施齊備,
而且也聯絡不到外面求助,這四人只能暫時這樣活下去。
在第一話的前大半部分,我們都看到了愉快的校園生活。
到了最後一幕,才給觀眾展現了「真實的畫面」。
破爛的玻璃窗、染血的教室地板、翻倒的桌椅…
那一幕的效果相當的震撼。
而到了後來,再告訴觀眾們那位與由紀對話的慈姐,
其實早已不在,由紀只是對著空氣說話的真相曝光時,
我們又再受到了重重的衝擊。
這些令人看著不禁心裡一顫的劇情,無疑是本作的特色。
但除了這種讓人內心不安的展開之外,
我認為在其他細節及角色的心情描繪,才是這部作品的精髓。

在第一天爆發的時候,就發生了幾件改變她們的事情。
胡桃本來暗戀著一位學長,並在告白之際…她失戀了。
那位學長化成了喪屍襲擊她,被迫到無路可退,
在手邊撿起了鐵鏟、本能地用盡全力就毆下去,學長當場死亡。
自那一天起胡桃就一直把鐵鏟放在身旁。
縱然很難接受這種突如其來的事情,面對生死交迫的現狀,
眾人也只能無奈地為大家找出活路。

然後由紀、里姐和胡桃在慈姐的帶領下,
成立了「學園生活部」,就是好像有一個部活、有一個目的,
讓眾人可以有著一點希望地生活下去。
而在某一個下雨天,為了拯救大家,
慈姐犧牲了。
這成了由紀心裡無法彌補的創傷,
於是她身體的某個自我保護的機制啟動,一切在她眼中依舊正常。
慈姐,依然活在她的眼中。
學校,依然是那麼平和的地方。

為了出去商場入手必須物資,胡桃駕著車領著三人出發。
(慈姐依然像未死一般,於由紀眼中正常活動)
在這之前,美君和她的摯友圭以及一位老婆婆所養的柴犬太郎丸,
在商場中同樣也遭遇到喪屍爆發的危機,並有幸存活。
她們在像儲物室、有水有糧的地方生活了一段時間,
每天聽著圭那部CD機的電台頻道都只有雜訊,
但在這期間只能盼望著會有人來拯救她們。
最終圭因為忍受不住這種等待的焦急,於是獨自離開。
失落的美君雖然著急,但更重大的前題是,
她沒辦法鼓起勇氣,離開這個暫時唯一安全的空間。
接著太郎丸也從門縫離開了房間,並遇上了由紀她們。
而美君在聽見太郎丸遠處的聲音後,終於下定決心離開,
走避於商場的鋼琴上,千鈞一髮,被由紀她們所救。
接下來才正式的加入了學園生活部。
一開始對其他人照顧看不到現實的由紀感到不妥,
後來幾乎變成了最寵溺由紀的一人。

之後的發展就真的像普通日常輕鬆了幾話,
並暗暗帶出了危機,包括發現了慈姐的緊急指南,
發現原來這學校設備如此的齊全就是為了打造一個避難所。
接著到了10至12話才是高潮。

為太郎丸在深夜聽到下層傳來聲音,
掙脫頸圈跑了過去,但因遇上了【某個人】被襲而沒有回來。
這一天是雨天,里姐感到不安,因為失去慈姐的當天也是下著雨。
眾人都在可行的範圍下去找太郎丸,這時由紀依然「未清醒」。
唯一擁有武器的胡桃嘗試到不同地方搜索。
看到了太郎丸的腳印,發現牠到了連胡桃也沒去過的地方。
那就是緊急指南裡提及的地下層,裡面有物資和藥物等儲備。
在那裡,胡桃找到了太郎丸。
可惜的是,太郎丸已經因為【某個人】而化為了喪屍狗,並襲擊胡桃。
深受衝擊、沒辦法還手的胡桃設法將太郎丸困住之後,
走進鐵閘之後想要把令太郎丸喪屍化的真兇揪出來。



看到這裡的時候我是傻了眼的,真的沒想到太郎丸受到感染。
更可怕的是,我一想起胡桃以前曾無奈地殺害自己喜歡的人…
難道還要她再殺一次?
胡桃背上所負擔的東西還不夠重嗎?
可是海法先生似乎不僅要胡桃受這種罪。

可是當她看到【某個人】是誰之後,她僵住了。
面對太郎丸她沒辦法還手,面對對自己照顧有加的慈姐…
又怎麼可能下得了手?

當看到慈姐的身影,我用手捂住額前,唸了一句「うそだろ?!」
我吃驚的是要胡桃再受一次這種精神創傷,
而一個正常人又豈會對有感情的人下得了手。
換著是我,我會怎辦?我會逃嗎?我會動彈不得嗎?
一邊看的時候將胡桃的立場切換成自己,也看得心驚膽顫。
其實最讓我感到詫異的,就是真的有一部作品,
可是將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變成了破破爛爛的活死人。
然後還「活著」回來奪取大家的性命。
還真的有作者能幹出這種事啊…。因為是N+




失去了理性的慈姐襲擊了胡桃,胡桃手臂受傷流著血回來。
由這裡開始事態越發嚴重起來。
當保有一點生前意識的喪屍想要避雨,更加猛烈地入侵學校。
受了傷的胡桃瞬間受到了感染開始發作,
在這之前還說了「抱歉、太郎丸」。
胡桃造著惡夢,被喪屍所包圍,慈姐問她為什麼不開門給自己。
精神受到了莫大的折磨,胡桃的身體也不受控制。
里姐不得不用手釦將她固定起來,胡桃痛苦的一直在喊叫。


知道了下層有藥物的美君拿起胡桃的鐵鏟,決定要去找藥。
然而看到太郎丸那堆滿狗糧的盤子後,
還是忍不住痛哭起來。
同一時間由紀站在走廊上,看著窗外的雨點。
忽然間她覺得臉上有點冷…咦,怎麼窗玻璃是破爛的…?


原本那些殘酷的景象,由紀通通都看不到、不知道。
在由紀眼中,她在享受著有點特別的校園生活,
而她卻不知道其實現在只餘下她們幾人,並在相當危險的環境當中。
可以想像到由紀是受到了刺激而身體選擇令自己去逃避現實。
而另外幾位則需要在保護由紀、配合由紀的情況下,
在這個充滿威脅的頹垣敗瓦中努力存命。

我最喜歡的角色,大概就是胡桃吧。
其實我有點難想像她到底怎麼接受自己親手殺掉喜歡的人這件事的,
當初哭過痛苦過,內心也肯定有被這事所纏。
但是胡桃的堅強勝過她的情緒,對她而言現在更重要的,
是保護同伴、保護自己,並一起想辦法活下去。
胡桃是唯一一位有武器而可以稍微與敵人抗衡的角色。
胡桃爽朗的性格,某種意義上也是對她自己的一種救贖吧。

而擔當大姐姐角色、代替慈姐照顧大家的里姐,
所承受的壓力也一定相當巨大。可是她不能崩潰,不能展示她的軟弱。
如果沒有了她,整個學園生活部一定也沒辦法維持下去的。
在胡桃受到感染的時候,曾經被胡桃要求,當自己受到感染就要結束她的性命。
里姐心裡的種種掙扎、不安與痛苦,也是他人無法明白的。
慶幸里姐下不了手,並且最後胡桃得到了解藥,
不然里姐心裡定會留下永不磨滅的傷痕。

我原本是不太喜歡美君那種優柔寡斷的性格。
正如一開始美君不肯跟朋友離開避難的房間嘗試尋找出路,
而是選擇在安穩的地方能過一天就一天。
到了最後她擔當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去代替胡桃前往地下室,
面對無數殺意,也用自己的信念堅持下去。
畫面也充滿現實感地告訴我們,用鐵鏟去打喪屍,
是根本不會對他們造成多大傷害,美君還是普通的中學生,力氣能有多大呢?
所以當她發現胡桃原來用了多少力量來保護學園生活部時,
美君更知道自己不能畏縮,這也是後來我喜歡她的原因。
在故事中親眼看到了美君由逃避到選擇面對的成長過程,
作為觀眾也覺得很欣慰吧。

結局最後是由紀清醒了,並且利用校內廣播告訴仍有生前意識的喪屍們,
知道他們很愛學校,但還是夠鐘回家了…已經,一切都夠了。
這個編排我覺得頗為出色,畢竟在現實裡要戰鬥是不可能,
在危急關頭的時候用了這方法可說是由紀才想的出來。
在四人決定離開學校的時候,辦了畢業儀式。
值得一提的是由紀的講稿是一片空白的,可見她說那番話是出自她的心底。

讓我意外的是服了解藥的太郎丸在活動一下子後,
居然…真的死了,害我掉了一把眼淚。
只是埋了牠之後結局前有一堆伏線留下,大概也期待後續就是了。

まぁ、興味ある人はぜひ観て下さい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