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Detroit: Become Human 隨筆感想

會開始這部之一的原因絕對是那人氣高的可以(主要是康納…)
碰巧之前打折加上優惠碼只需要港幣200多,
對於找不到實體版的我來說絕對是個實惠的選擇。
這是我第一部玩的以選擇為主導的遊戲,玩下去跟想像中的非常不同。
沒有後悔的save或load功能,玩家的每一個行動和選項直接影響著角色的命運與生死。
當中也包含了很多超乎我想像地緊張的QTE與動作成份。
到底應該遵從人性還是本能行動呢…這成為了每個限時選擇中讓我糾結的地方。
這樣有深度的故事真的是非常對味。
 
我是挺喜歡由自己替角色做選擇,來改變故事發展和結局的感覺。
(雖然也因為這樣被多元的選項迫死w)
遊戲中那種總是存在著「未知」的感覺很真實。
起初我也只是想,就是一個未來仿生人共存產生矛盾的故事吧?
然後玩下去就會由三個不同立場的仿生人時點去進行故事,甚至親手能塑造角色的人格。
仿生人產生感情聽上去雖然好像是二次元常見的題材,
也正因為這樣我很少思考到這種事情在現實發生的可能性,或者是未來會有什麼變化。
生活已經變得很有系統和監察之下 (就像Psycho Pass),那樣的未來到底會怎麼樣呢?
而每完成一個章節後 ,能看看全球玩家的數據看大家選擇哪一項最多,感覺也非常有趣。
有些關於科技的問題也挺讓人深思,比如以後世上沒有普通的演唱會只有透過VR在家觀看,
或是容許仿生人運動員參賽來超越人類極限等等,這些科技進步衍生的結果,
彷彿很遙遠,又竟如此的接近。

強烈建議不應該在進行遊戲前劇透或看太多介紹,否則非常影響遊戲體驗。
雖然很多時候會發生「怎麼別人玩過的劇情我沒有?」這樣因為選擇而分歧的情況,
但是最好還是至少一周目自己先試試各種玩法而不是去劇透,
看看自己本能所得出的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吧。

先談談一些世界觀的細節。
在遊戲過程能看到的雜誌文章,基本上我都會仔細看一次,感覺很發人深省。
如果無人駕駛的汽車預故意外發生,它能選擇「死亡的對象」,這樣聽上去很違反人性。
但在某些人的立場和視點上來看,卻是出現了人類價值的定義,以社會身份和貢獻度來判斷。
這樣的想法可以說是非常可怕,但又突破了一般人的思想範圍。


在這個容許了仿生人的世界似乎出現了很多社會問題。
因為仿生人的完美性能而令人類失業,毒品泛濫甚至也與之有關——
仿生人的藍血成份中包含了紅冰的成份,這還真的讓人相當的不安。

除此之外,仿生人性愛也是其中一個流行的元素,這些文化的改變都能在遊戲的雜誌中閱讀到。
雖然不一定透過劇情逐項的說出來,但從這樣已經感受到了那個世界的巨大變化。
因為仿生人的出現人類大規模失業,直接導致了非常多歧視和厭惡的事件發生。

之後開始圖文劇透的部分。就寫到目前玩到的部分。



故事有3個主線,首先最新型號的仿生人【康納】
負責和討厭仿生人的警官漢克調查連接發生的異常事件。
雖然他傾向比較機械式的思維,但玩家比較能控制他的思想行為,令康納變得人性化。
但越是人性化的選擇就會令康納的軟體越不安定,在公司的評價也會變差的樣子。

遊戲一開始需要操作康納去解救人質,我的玩法最後是成功救出人質。
但是要救那仿生人顯然是不可能的,這也是一開始便令我內心戚然的地方。
因為害怕自己被取代,失去重視的家庭成員,產生感情異常而殺人,
這樣的仿生人是絕對不會容許被活下來的,盡管他只是害怕被捨棄和失去「性命」而已。

每次到這個地方向阿曼妲匯報的時候,都讓我想到底康納又因為我所做的選擇而改變了多少。

康納一開始需要找漢克去調查事件,在兩人相處之間還增加了信賴度。
記得追捕仿生人的時候我雖然有點猶豫,但還是選擇去救了快要墮樓的漢克。
當時感覺到他想要道謝,但卻說不出口吧。
在去漢克家裡找他去調查夜店案件之前,有能好好了解他的機會。
而那些選擇也與之前在警察局解開有關漢克的背景有所關聯。
玩康納線時糾結的點真的很多,特別是面對那些異常仿生人時,
作為玩家、局外人的我會不自覺的產生同情,或是一些共感…

之後又有一個劇情非常的糾結的,有一家仿生人夜店伊甸園發生命案,男顧客被殺。 
操作康納和漢克去調查, 幾經查證最後發現是一個夜店員工(女仿生人)作的案。
她也是發生了異常——因為那男顧客喜歡變態的玩法,她害怕死亡,所以出手。
原本我就以為是這麼樣簡單的理由。 
 
這裡有個小插曲,基裡基氣的漢克和康納www

後來抓捕她時有另一不同型號的女仿生人(都是夜店工作的小姐)和她一起打康納和漢克。
康納舉槍後那仿生人崔西就跟主角說,其實只想和我喜愛的一人起過普通的日子罷了。
然後一個特寫就是她牽起了另一型號那女仿生人的手。
玩家可以選擇要不要開槍崩了她,我也…實在下不了手就放跑她們了。
也不知道對後面的劇情有什麼影響,但這一充滿人性的舉動,不僅增加了軟體不穩定。
漢克似乎也覺得這樣的做法更好…(感到安慰) 這段是目前其中一段覺得最棒的劇情。
但二周目如果想解獎杯,似乎不能手下留情……

接著是女仿生人,專門處理家事的【卡菈】。 
照顧一個吸毒老爸陶德和女兒愛麗絲的單親家庭,但陶德有暴力傾向,甚至之前曾經毀了卡菈。
最後為保護愛麗絲以及自保,發生了異常產生了感情(母愛),
拿了槍殺了陶德帶著愛麗絲逃跑了 。
無依無靠又沒錢的兩人,只能選擇在外面找地方過夜。
那天還在下雨,全身冰冷的愛麗絲更加需要一個避雨住宿的地方。
有便利店可以求店員幫忙(不會成功)或者用槍指嚇員工來搶錢和食物。
但由於我覺得保護愛麗絲應該保持低調更不該做壞事,所以沒這麼做。
在洗衣店也能偷衣服但我還是沒做這個選擇。
而因為沒錢也不能住進本來就禁止仿生人內進的賓館。
在車上睡覺亦不舒適,最後找了方法進到廢屋,會遇到另一位異常的男仿生人。
在那裡會發生一系列劇情並且能夠拆下LED裝置、變換髮色及換衣服。
那時我的選擇是沒有偷東西,最後也在那個明明不正常,
卻掩護了卡菈和愛麗絲的異常仿生人幫忙下逃跑。沒想到那後面,就是康納的追捕。

在成功逃脫之後,按著情報去偏遠的大宅找人幫忙。
(後來才知道異常仿生人的追蹤裝置是會自動失效的。)
結果和館主茲拉科那可疑的外表一致,他是騙了眾多的異常仿生人來,然後重置他們。
之後不僅拿他們的部件販售,更要滿足他那變態的改造趣味——這又是非常衝擊的一段。
卡菈成功的掙脫了重置裝置後,要盡快設法去找回被茲拉科控制的仿生人盧瑟,抓走的愛麗絲。
沒想到在走廊看到盧瑟也沒有制止卡菈,之後需要提前打開仿生北極熊的籠子。
中途經過浴室還看到躺在裡面的半身男仿生人,因為他會吵吵嚷嚷,可以「殺掉他」使他閉嘴。
第一次我和他達成了協議沒有殺他,還問他愛麗絲的情報(盡管完全沒用)
但第二次帶愛麗絲經過浴室時他還是吵,所以迫不得已的…第二次我就讓他…解脫了…
之後經過了一輪緊張得要命的QTE,聰明的我還是選擇逃到了後門(之後看攻略說正門鎖上了)
在最後一刻差點被槍殺之前,盧瑟居然反過來幫卡菈和愛麗絲。
操作卡菈逃離地下的重置裝置時,會看到鎖在裡面的大批改造仿生人。
全部都裸著身子像怪物一樣,其中一種女的臉上全都變成了像刺蝟的針,看著真的有點…
總之,如果打開了關住他們的牢門,在這時他們就會衝出來,將茲拉科打死。
茲拉科還會一邊叫他們服從命令,他是他們的主人………
盧瑟的幫忙也不能全算是意料之外,但讓他改變的是看到愛麗絲細小的身影拼命想守護卡菈。
後來他提出自己對兩人沒有惡意,並會帶他們前去找人幫忙時,我很慶幸卡菈還願意去相信。
盡管她們剛剛才遭遇了可怕的經歷。


之後,盧瑟於大雪中駕著車子帶卡菈和愛麗絲,去找幫助他們越過邊境到加拿大過上自由生活的人。
在中途車子拋錨了,只好到附近搜索,碰巧找到了一個廢棄的海盜主題遊樂場。
在那裡安頓好後,跟盧瑟談話時他提到「愛麗絲」有點不同,但卡菈完全沒有發現到。
員工們突然闖進來,在充滿不安下,員工們表達沒惡意,並且看到愛麗絲非常的興奮。
因為在這裡廢棄之前,他們每天也以笑容招待過很多客人,當中也包括很多小孩子。
帶著愛麗絲出去,員工們叫卡菈啟動旋轉木馬。
看到愛麗絲的笑容和守在一旁的員工,感受到了難得的一刻平靜與內心的溫暖。
配上那卡菈的主題音樂,這段真的有洋蔥……( ノД`)シクシク…
 

最後是一個男仿生人【馬庫斯】
照顧一位年老的富有男藝術家卡爾,但他兒子是不務正業一直伸手要錢。
最後兒子在跟男仿生人打鬥時藝術家死了,兒子向警察謊稱是仿生人做的,結果被報廢。
後來幾經辛苦重生啟動後,確切有了自己的思想,決定和其他逃亡的同伴搞革命。
玩馬庫斯線的時候,一開始去領顏料,於街上被反仿生人的人類挑釁和推撞,
當時很感受到那社會下人們的憤怒。
在一旁由黑人看店的熱狗攤,如果在那站久了,那攤主也會惡言相向。

在卡爾叫馬庫斯做點事打發時間時,我選擇了彈鋼琴(憂鬱),那段旋律真的令人有點傷感…

…還真是的…

而在劇情進行期間,畫家會叫馬庫斯閉眼憑感覺去繪畫而不是模仿,我的選擇讓他畫出了這一幅。

看到馬庫斯流淚我真的感到很驚訝,而且他還喊了卡爾做爸爸…( ノД`)シクシク…
在被警察打到報廢之後那段,是在垃圾堆中看到馬庫斯破爛的身體。
那一段真的相當的衝擊,也做得相當的棒。神展開……
在這之前一直看著仿生人,但對他們卻沒有什麼具體的概念。
在垃圾場索取馬庫斯各個失效的身體部分的取代品,
視覺、聽覺、身體中心機能受損,也直接影響到玩家對他的操作。
操作馬庫斯尋找部件時,碰上了似乎也不是所有玩家都會看到的垂死仿生人。
他要求馬庫斯為他了結,他不想拖著這樣的身體,寧可早點結束他的「生命」。
而我——馬庫斯——答應了,就這樣為同伴解脫了痛苦。
這一部份才讓我首次意識到,原來這就是仿生人的構造,也就是——一堆機器零件而已。
神奇的是,他們居然能像人類一樣被賦予生命,甚至是像人類一樣的感情。
同時,他們又像人類一樣那麼容易被摧毀。可是,又可以透過替換部件來重生。
當然,能成功像馬庫斯一樣奇跡重生的,估計…也沒有吧……。
那垃圾場裡堆積著每天被丟棄的報廢仿生人,甚至仍然能運作的也不少。
就似一堆發著紅光的亡靈一樣在徘徊、重覆著無意義的語句。
那樣的光境,實在觸目驚心。
人們原來就是這樣看待「生命」的嗎?


之後馬庫斯找到了「耶利哥」殘存的同伴,察知到要生存下來就必須反抗,
於是去和三位同伴偷偷跑進模控公司偷取需要用來維持他們生命的藍血以及所需部件。
在這過程中我也盡量不希望做「殺人」的行為,也盡量招集更多的同伴。
諾絲是我感覺最親切的一位女仿生人,不知道之後同伴們和馬庫斯會有什麼展開。
(然後我在夜店看到好像她的型號,在問她的事時又減了好感,莫非…)

到了三線有所交集的時候,要用康納來追捕卡菈我簡直是糾結到上天去了……
兩邊都想拼命的去做我覺得他們想做的事,所以卡菈帶著愛麗絲拼命的跑,
我也不會讓康納不會去追,盡管兩人都在充滿汽車的馬路上危險穿梭,甚至還撞到了身體。
還有很多決定性的選擇會影響其他人生死,真的會使人不得不嚴肅思考事情的後果。
我只希望在一周目可以開出至少對我來說是值得高興的結局。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