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長文感想】吉原理恵子 - 銀のレクイエム 小説+ドラマ
銀之鎮魂歌。
先是小說,然後是drama。個人覺得兩者之間有互補關係。

吉原老師的文章,讓我真的見識到所謂的「耽美世界」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
恰到好處的描寫,彷彿將我們帶到了她所構想的那個美麗的國境之中。
所有景色、季節、人物,也在她的筆下變得閃閃生輝,充滿活力。
洋溢著點點自然與古典的味道,叫人一看下去就不想停止。
她寫的,帶著重重的真實與道理,將所有事情看得更深入、更透徹。
觸碰到人物的內心,同時讓我們也悟出了當時他們或她們的心聲。
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誰,而作出了這樣的決定,而做出了這樣的行為。
所以,吉原老師的這篇故事裡,對話真的不算多。
把事情一一的叙述,卻不會令讀者感到沉悶。反而,更喜歡這樣的文字表達。
種種憂鬱與哀愁,在字裡行間滲透到讀者的心。
為角色而感到心痛,為角色而流淚,為角色而微笑。
這就是我佩服吉原老師的地方。一切都是多麼的自然而深刻。
一個核心非常明淨簡潔的故事,當中透出的複雜情緒,卻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釋。
從一開始,就是以悲劇的方式作為開首。
到了結局,還是希望讀者能以自己一套的方式去得出結論。
而我認為,這個充滿矛盾性的結局,未嘗不是一個好結局。
在drama裡,自然是要以對話為主。
所以就會有一種,是用了更仔細的對話來表現故事的感覺。
在四周景物缺色之下,透過更多的對話來體現人物的內心世界。
我覺得應該先看小說,然後再聽drama這樣會比較好。
在小說裡得到的,是漸漸滲透出的悲憐與絕望。
在drama裡得到的,是一種叫人想要失聲痛哭的無力感。
雖然如此,我只有在看小說時才忍不住眼淚而哭了一次,
倒是在聽drama時保持了冷靜。不過森川和石田這組合還真的不賴。
對於帶點輕狂的帝王和純淨無垢的少年,還有誰比森川和石田更合適呢?
在drama當中的配樂也相當出色,特別是演奏豎琴的部分,
還真的帶著那種洗滌人心的恬靜之感。

有關故事。
其實這個故事真的沒有那麼複雜…重心人物也其實只得三個。
帝王路西亞深愛著自己那青梅竹馬的侍童,奇拉。
並在十七歲生辰當天要求他侍寢。接下來是兩情相悅與無盡的溫馨。
大臣們擔心著繼後的事,雖然奇拉是那麼的安分,卻無法感到安心。
畢竟,帝王是絕對需要一位正式的後繼人。
而身為男性的奇拉,是沒法滿足到這一個現實的需求。

路西亞的妹妹,伊梨絲,跟身分卑微的愛人幽會,拜託了奇拉幫她穿針引線。
路西亞剛巧前往離宮,擔心不已的奇拉便叫伊梨絲快點逃跑。
二人直奔出來的情境,正正映入路西亞的眼中。
四目交投,迎來的,是路西亞充滿恨意的聲音、眼神。
隨之落下一巴掌,在自己深愛的奇拉臉上。

一個明明可以輕易以言語化解的愚蠢誤會。
奇拉沒有開口,因為他深信伊梨絲會道出一切,為了她而保持沉默。
伊梨絲沒有解釋,因為她深信奇拉會為她解困,為了自保而自顧哭泣。
在宮內知道伊梨絲那真正對象的人,為數不少,卻沒有打算幫助奇拉。
這次的事件,正好可以為帝王後繼的事而找到出口。
不用大臣們再苦苦相迫,路西亞也會離開奇拉,尋找新的愛情。
於是,犧牲奇拉的一生,換來國家的未來--這就是大臣們自私的想法。
就算有人深受良心的責備,也沒有把真相道出的餘地。
默默將真相深藏於內心,打算把不見得光的真實帶進墓地裡。

被妒火緊緊纏繞的路西亞,沒辦法忍受自己深愛的人背叛自己。
一個帝王的尊嚴,絕不容許自己親手養大的狗反咬自己一口。
對奇拉親手施以嚴刑、以惡毒的說話咒罵,甚至,在他背上用劍刺了一刀。
將奇拉形同垃圾地扔出城牆後…過了兩年。

身心俱疲的奇拉,沒有帶著一絲憎惡與仇恨回來。
他回來的目的,是想要親眼看一下春天的花吹雪。
那個,他打算委託生命盡頭到該處的絕世景色。
身上透出的無瑕潔淨、超脫凡塵的淡泊悠然。
如絲的銀髮,白晳的皮膚。即使披著有點殘舊的外衣,也無損其高潔幽美。
奏著豎琴,唱出吟遊詩人「森林的精靈」的優美歌聲,令人深醉拜服。
意外地遇上了現在的路西亞,有著未婚妻瑪拉,並與她真心相愛。
已不再打算回想過去的奇拉,卻依然會為此感到心痛。

與路西亞其後的再會,受到羞辱,依然保持著沉默,與其極冷靜的態度。
因為現在沒有絲毫墮落的模樣,令路西亞的憤恨越發加深。
不明白,為什麼背叛了自己的無恥之徒,依舊可保持清麗脫俗的姿態。
沒有辦法面對現在的奇拉的伊梨絲,一度曾經想要割腕自盡。
在路西亞的安排下,她嫁往了小國,不再住於吉奧的王都之內。
後來終於按捺不住,寫了一封書信給當年的一位知情人士,碰巧被路西亞發現。
事到如今,才發現自己愚蠢至極的路西亞…
從事情剛開始,到兩年後的今天,依然深深地痛恨著奇拉。
對他的侮辱,從身體到心靈,毫不留情。現在,卻發現這只屬誤會。
沒有辦法責怪不把事情道出的所有人,因為把真相拒之門外的,
正正就是路西亞自己。
於是他開始發了瘋地破壞房間內的東西,連未婚妻瑪拉的探訪亦拒絕。
之後還是策著愛馬,去迎接了自己理應沒面目可見的奇拉。
患有心絞痛的奇拉,命不久矣。
在馬上,奇拉緊貼著路西亞的背,不知自己是否正在造夢。
但那也是,令他珍惜與安心的一段幸福的,短暫時光。
路西亞選擇了將他帶往離宮休養,讓奇拉可以完成最後的遺願。
就是,在春季時欣賞那片令他充滿嚮往的花吹雪,在該處…永遠長眠。

路西亞則照樣舉行他的婚禮,和他愛著的女孩瑪拉結婚。
伊梨絲曾經說過,路西亞會喜歡瑪拉,也是因為她深層裡跟奇拉很像。
瑪拉則覺得,奇拉的死,令她的心裡鬆了一口氣。
她認為,死人無法戰勝活人,雖然是內心黑暗的一面,卻不得不承認…
她愛著路西亞,並希望懷著能為路西亞誕下子嗣的心,而和路西亞幸福地結婚。
在婚禮的當天,奇拉拖著剛剛發完高燒的身體,要去看花吹雪。
第一次,聽到他說出了帶有妒忌的言語。


--「那麼,傑斯先生,依照你的意思我應該怎麼辦?
你難道希望我在這里為那兩位唱一首祝福的贊歌嗎?」


「我明白。我非常……明白。只是,一旦事到臨頭,
我還是無法脫俗到可以斬斷一切情感的程度。如果……,就那個樣子,
一直在路西安陛下的憎恨下生活的話,我也許還不會動搖到這個地步……。
你盡管笑我是個不乾不脆的傢伙好了。因為連我自己,對於到了最後的最後,
還要如此戀戀不捨,死命掙扎的自己也無話可說了。但是,事到如今,
我也不用再顧及什麼面子了。不管別人會說些什麼,但這些就是我毫無掩飾的真心話。」


然後,猶豫了一下,奇拉最終發出了一聲嘆息。

「我也許……是在嫉妒吧。」

最後的最後,奇拉凝視他深切渴望看見的花吹雪景色,
緩緩落下的薄紅,飄來遠處鳴起的鐘聲。那是,婚禮裡響起的音色。
彷彿得到生命最後的伴奏一樣,奇拉就這樣閉上雙眼,沉眠於此地。
當晚,回來出席哥哥婚禮的伊梨絲,看到哥哥和奇拉相遇了。
奇拉就像一個虛無的幻影,在生命的盡頭也要和路西亞道別。
奇拉的遺言,讓我不禁心裡一陣痛楚。


--「路西安陛下,聽說所有擁有生命的東西,都會隨著時間的循環,在某一天,
以另外的形式轉生在這個世界上。死亡,只是步人另一個生命之前的長眠而已……
如果相信這一點的話,我們的感情,也許就會在某個時間以另一種形式而開花結果。
殘缺的一半的靈魂……如果說這就是我和你的命運的話……那麼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


奇怪的是,之後的路西亞,並沒有因為奇拉的去逝而悲傷發狂。
路西亞笑得燦爛,如同心裡不帶一絲陰影。
在伊梨絲和哥哥道別時,哥哥展現出久久未見的溫柔。
他說,要是沒有伊梨絲在的話,他會很寂寞。雖然加上瑪拉也夠三人,
(不知為什麼drama版裡沒有提及瑪拉在的說話…)
但去拜祭他們的乳母(即奇拉的母親)時還是不夠意義。
路西亞說,奇拉一定也這麼想的。
之後,換來的是伊梨絲等人的訝異目光。
路西亞依然不解,並說奇拉不可能丟下他自己一個人跑掉。
結果,路西亞說奇拉坐了在馬上等他,不能讓他久等。
然後,騎上愛馬,摟著無形的奇拉的腰,輕巧地拉了韁繩,策馬而去。
路西亞輕笑著,在場的大臣撒馬拉,如同看到了二人一同嬉笑的身影。
到底,是單純的幻影,還是帝王路西亞已經因愛而瘋掉……?

不管結果如何,我也覺得這大概是對路西亞來說,一個最佳的終結方式。


***


和山藍的書一樣,這次也是在表象上帶出了一個道理。
愛,是無法永遠持續下去的。唯有恨,才會持久。
而事實上,對於這裡的路西亞來說,又不是完全是這麼一回事。
他對於奇拉的,是愛。就算扭曲了,就算摻入了怒火的憎恨,還是愛。
不然,他又怎麼會真心愛上了那個本質像奇拉的瑪拉?
不然,他又怎麼會寧願在眾人面前再次揭起自己內心最痛最深的傷疤?

可能大部分人在看的時間會充滿情緒起伏?憤怒、悲傷…
但我自己卻意外地只是從頭到尾都感到有股深沉的憂鬱,
在看完小說,轉移聽drama的時候,那股感覺依然揮之不去。
平常的我,大概會非常討厭伊梨絲的軟弱和路西亞的激動。
但是,在吉原先生的描寫之下,對於這三個人,我也是抱持著一份理解。

奇拉。他是因為相信著伊梨絲,大概是保持沉默,就不會背叛了她。
而當路西亞不理事實真相,他有試圖為自己解釋。
可是在那個時刻,路西亞已經不再相信他任何一句話。
於是,奇拉在絕望中呼喊,高聲喊出了自己愛伊梨絲。
在奇拉自己和伊梨絲的心中也清楚,這是在叫路西亞殺死自己的台詞。
如果不再被他所愛,寧可死於他的劍下。
既然誤會已經無法冰釋,也深明自己所受的冤枉是「現實需要」。
那麼,即使伴隨著心痛,奇拉還是要放棄吧。
在書中唯一看到落淚的地方,是奇拉的一段說話:

--「我是為了看那伊斯的花吹雪才回來的。那個,真的是太美麗了……不管何時,
不管在哪裡,我都會在夢中見到。那好像,覆蓋了整個天空的,薄紅色的雪片一樣的落花……。如果能夠靜靜地長眠在那片花吹雪之中,該是多麼的幸福啊。 」


單純地看到如此簡單淺白的文字,淚水就止不住地溢出來了。

伊梨絲。因為看見哥哥如此深愛的奇拉也受到這樣的對待,
於是,心裡更加害怕。如果是自己…如果是她真正的愛人…一定比死更難受。
沒有人於那時會道出真相。伊梨絲也是企圖逃避,裝作聽不見看不到。
她的愛人也到了遠處守備,作為一個人,犧牲了奇拉的一生,他也原諒不了自己。
但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逃避。除此之外,他什麼都沒有辦法做到。
知情的人,為了保全大局,也說服伊梨絲不能道出真相。
她在兩年來所承受的壓力與煎熬,也是只有奇拉會懂。
奇拉沒有憎恨她,似乎難她更難以忍受。所以最後,才會把事實全部交代。

路西亞。因為什麼原因,令他可以被嫉妒蒙蔽雙眼,以致無視真相?
那是因為,他太愛奇拉。所以,我才沒有對路西亞反感。
因為深深的愛著奇拉,自以為受到他的背叛時,那種屈辱感,
那種無力感,那種失望,那種悲痛,那種激昂,便全部借由雙手與嘴巴宣洩出來。
盡情地鞭打、虐待奇拉,出盡天下間最惡毒的說話來侮辱奇拉。
甚至說,要把他賣到青樓、毀掉他的身體……
因為深入骨髓的愛,才孕育出了這種程度的恨。
後來,路西亞得知事實之後,並沒有立即跑到奇拉的身邊和他一起。
那是為什麼?
如路西亞所言,一直用這種仇視的態度面對奇拉,出盡方法殘忍地對待奇拉的他,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面子去見奇拉?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和瑪拉結婚,而不是丟下江山……
路西亞對於受到自己虐待而餘命不久的奇拉,最後還是有著無盡的愛。
但是,奇拉的壽命已經快要去到盡頭。現在,路西亞還能做什麼?
協助奇拉完成他的遺願,已經是他能力所及,最後能完成的事。
奇拉當初回來,並非想要乞求路西亞再次給予他溫柔的愛。
路西亞要繼承王位,娶下王妃誕下後裔,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在一邊,路西亞與瑪拉舉行盛大的婚禮。
在一邊,奇拉動身去看那片最後的花吹雪。

當天晚上,路西亞心底裡的盡是不眠之意。於是步出宮殿,
看到了自己所憐愛的那個身影,伸出手去觸碰,如泡沫般虛幻的姿態。
貼上唇,泡影卻於瞬間消失。
只能知道的是,奇拉永遠活於路西亞的心裡。不論是以哪種形態。
在他們來說,一生都在追逐著靈魂的另一半。
伊梨絲曾經說過:

--「我聽說過,神將一個心分裂成兩半,然後分別封印進兩個身體。
正因為如此,被分裂的靈魂才會因為疼痛而顫抖,而瘋狂,拼命地尋找著、
呼喚著自己所欠缺的那另一半。撒瑪拉,你是不是以為這只是我在做夢?」


奇拉和路西亞,不論是活著還是死後,也沒有辦法與自己靈魂的另一半脫離。
就算分開了,心裡還是充滿著對方,對對方的愛也不曾退卻。
那是因為,被分裂成兩邊的心臟,一邊呼喊著想要再度結合。
深切的愛、交纏的恨,最後所得出的,也是兩人再不分離的結局。

假如從來沒有誤會發生,假如誤會從一開始就冰釋了,假如伊梨絲自盡了…
雖然有很多能左右劇情發生,甚至能導向可能的「大團圓」結局。
我還是對於這個終結感到很窩心。
特別是,在drama的最後,聽到奇拉與路西亞那真摯,而充滿歡樂的開朗笑聲。
在那一瞬間,彷彿也能就此釋懷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