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721 & 727
差不多一星期過去了還是決定要寫點什麼。
這篇直接用廣東話抒發一下心情。

---


今日如果唔係要開工,其實都應該碌左出元朗。
依家樓上班老細返哂黎ready,望住元朗既緊張局勢隨時可以take action。
從來未試過返工要隨時mon住新聞直播同whatsapp,擔心發生d咩事。
雖然係變相搞到返工有壓力,但望住咁多人係元朗聚集買餅
其實作為一個香港人都係覺得好欣慰。

講返7月21果日收早,係屋企睇左大半日既上環遊行直播。
其實之前不嬲都唔會點睇,一來工作關係未必睇到,二來我都係對政治冷感既人。
然而睇住d速龍小隊點突然發難衝向後退既示威者,
態度又係何其有挑釁性,甚至令人覺得佢地根本只想求其搵人黎打。
之後出動到催淚彈趕人,示威者同警察既角力好似已經變左香港常態。

隔住電視睇住係港島區既事,雖然同樣身在香港,住係新界西既我感覺都係好遙遠。
更何況我本身就不熱衷所謂既政治,又完全唔睇fb或者ig,
所以自問一直都係處於自我封閉既狀態。
我有立場,我都支持反送中,我都唔信中國政府,但我未去到想會參加遊行既程度。
總之簡單d黎講,都仲係留係自己個舒適圈度。

直到721晚上。

由於工作性質關係,隔離區有咩事同事都會係group度通知一聲。
果晚返夜既同事突然開始send左元朗既消息出黎。
遊行明明係上環既,做咩無啦啦會燒著左元朗?
果晚開始睇左各種fb既片段同相,連登既各種消息post。
原本已經訓左落床準備訓教,第二日仲要返早。
果一下真係成個人嬲到已經唔知點形容。
簡單d黎講,就係嬲撚到仆街。
呢一刻已經唔再係講緊你係咩政治立場,甚至呢件事同政治根本無關。
只係單純既一個暴力事件,一個正常法治社會無法容忍既恐怖襲擊事件。
當你以為警察仲係法治社會下可以信任既存在時,
佢地唔黎不特止,黎左都可以話唔夠裝備而掉頭走。
咁請問作為一個普通市民仲可以做d咩?點樣自保????
太多太多既片段、相片同文章都令人睇到好痛心,
然而係呢件事上面應該負最大責任既人或者組織,根本就無得到應有既制裁。
我仲對香港呢個地方有d咩信心可言?呢個政府仲有乜野公信力?
香港幾時變到咁樣???係淪落到全個社會都要怕左黑社會勢力?
警察只係用黎出糧既組織????
更加受不了既係果班建制度日日顛倒是非黑白、扭曲事實、偷換概念。
為支持反送中既人製造各種各樣既莫須有罪名。
呢種人都真係唔怕俾雷劈。
當然仲少不了何妖同阿石生,面皮厚過廁所板。
什麼無事叫黑警,有事又搵警察,呢d歪理都聽到已經唔想反駁。
一個人,最基本應該要有道德既底線。

到第二日返工,都係成個人集中唔到精神而不停係度追post。
除左終於reg左個account去推post,簽下聯署之外,其實自問真係唔知可以做d咩。
果日著住黑色衫返工,俾老細溫馨提醒著深色衫要小心d。
喂,香港幾時變到連著咩色衫既自由都無架?
咁既香港,仲有乜野自由同核心價值可言?
咁既政府,仲有乜野令人值得支持同信服既理由?
慶幸家母雖然睇開tvb但仲有自己既思想,甚至去到些許偏激黃既程度。
我都唔希望日日返到屋企仲要同家人開拖或者做思想教化。

依家每日睇post,香港各處既連儂牆、遍地開花既各組織聯署,
都可以證明一點--香港政府已經盡失民心。
為左條送中條例,激發社會同家庭矛盾、警民衝突,釀成各種死傷。
特首你真係訓唔訓得著教呢。

---


呢篇文原本5點幾開始打,直到依家8點半終於有時間再繼續寫返。
今日網上號召入元朗集會,警察準備充足,HA呢邊都有各種預備。
職責所在由上面宣布activate開始就忙到一仆一碌,仲要今日得自己on duty。
一路聽電話,一路出call、追call、update status,send message…
然後睇住4個直播,今次班警察又幾快出動左催淚彈,仲射埋落老人院同西鐵路軌。
海綿彈仲要唔按守則瞄準示威者下半身,而係對住示威者個頭射到頭盔都擋唔住爆缸。
由activate開始一直收到通知,隨時update知道幾多個傷者同程度,
心情同壓力都會一路跟住緊張,只希望受傷既人可以平安無事。


早幾日途經旺角新世紀果邊條天橋,見到旺角東連儂牆,忍唔住停低影左張相。
然後陷入沉思--到底香港班高官衰到咩地步,先可以令到全港咁上下一心,
去反抗呢個無能既政府,去為左想爭取既訴求而站出來。
令到成個香港如此團結,居然係因為咁既原因,只覺得係萬二分既諷刺。
今日元朗集會唔知會發展到咩地步,但訴求一日未被滿足,香港都唔會太平。
睇下林鄭仲要龜縮到幾時先肯俾一個滿意既交代大家。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