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近況變化。
先說一下還是買了photobucket的beginner會員。
每年差不多HKD400,也覺得可以接受吧…
這帳號可是2005年用到現在,付合理的價錢去保留些什麼,好像也值得。
想想11月花費真是多啊…消費減壓法嗎呵呵。

其實年初的時候已經想要寫點什麼。
然後11月初的時候已經開始寫這篇,然而之後各種忙碌導致擱置到現在。
今天第一天上夜班,還是比較閒於是就來寫了吧。
難得又久違的一些心底話。

最近幾星期陪伴著我的一首,現在也正陪著我渡過安靜的凌晨時份。



從去年年末開始,工作了八年的公司突然發生異動。
原本還天真的認為,自己的崗位有其必要性,必不會牽連到我。
後來其他部門熟悉的同事一個個「被退休」,才赫然發覺事情的重大性。
之後收到指示,按部門高層的要求,我被調派到同一大廈但完全不同的部門工作。
說是因為我的電腦方面技術比較好,所以讓我去的。
及後再想到的時候只發現當初信了這點的自己,也是挺傻的。
大概就是部門主管也不想我被裁掉,所以替我找個合適的位置吧。
而之後這點猜想也得到了證實。

總之,在沒有說明我需要幫忙多久的情況下,我離開了八年的崗位,
調職到同一母公司下的另一業務,適應著我從不了解的工作。
從前就覺得,我在這公司能呆上這麼久的原因之一,就是同僚們相當不錯。
也因為相較之下我的年齡比她們小一截,這些年來也頗受照顧。
至少從不會讓我感到徬徨無助。
而調職後,在同事相處以及工作內容上,我都遇上了很大的壓力。
一向我就認為這部門的人全部都是我極為厭惡又現實的類型,
沒有禮貌修養、只顧金錢和利益的考量…的確,是非常極端典型的一類本土人。
而我慶幸長久以來在職場或家庭、朋友圈內都不需要應對這類人。
我曾以為自己社交能力夠強,到頭來也意識到也只是不外如是。
在這一個月裡,我努力適應身心上的不習慣、
彷彿與自己的世界不同的人相處時應當如何,
聽從上司的指示以一個新人的身份帶領小組去做出改變。
說實話,真不容易。
以致後來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這原因--
壓力太大,忽然間長了帶狀疱疹,也就是俗稱的「生蛇」。
喂喂,我可是以身體健康、幾年不請病假為榮的啊。
可想而知我自以為能適應得到,最後卻弄成了身心極端的反感。
總之,是每天也不想上班的心情。

就在這段生病的期間,也有很清楚的考慮了自己的去留。
人待在安全圈裡的時間一久,貪圖安逸肯定是不願離開。
我這八年時間就是這麼過的。
以前的部門主管一再探我口風,聽說新部門的經理讚我表現不錯,
亦有說過乾脆直接留我下來,而不是僅僅幫忙。
上司每次說這一番話,都必然被我馬上拒絕。
病假在家休息的那天,收到了前部門經理的電話。
商議過後,其實也容不得我談太多條件的情況下,我又調職了。
這次是回到以前的業務,自然也回不了以前的部門。
又一次我覺得自己挺幸運的。
這次部門裡只有我和我的經理,而她真的是個非常不錯的上司。
甚至我覺得,和她能交心的程度比過往相處八年的同事更深。
也有不少讓我覺得尊敬的地方,更巧的是我們居然是同一天生日。
再次調職之後,稍為能用上以前的知識,處理著天天發生的新事件。
在這裡,能看到了公司內部殘留著很多深刻的問題,
而那些問題是無法解決的,日子一久我也竟漸漸習慣了。
從一開始覺得不公,到後來不快的只能接受。
大概這就是一間大公司的真實寫照吧。
所以,有段時間確實是覺得心灰意冷。
而且留在這裡也不難察覺,我們的部門已經是快要被淘汰的存在。
替人攬了多少責任、解決了多少煩瑣之事也好,終究只是不被關注的一隅。

從現實的角度來說,我的職責完全改變了,福利待遇也全然不變。
這一年經歷了種種,也開始有一種豁出去的感覺。
那一直不敢踏出安全圈的雙腿似乎有了動力。
我問自己,到底是要貪求安穩、沒出息地留在這個對我毫不關心的公司,
還是要嘗試冒一點風險去爭取更好的。
盡管我一直覺得自己待在這裡並沒有學到多少東西,但似乎不是這樣的。
至少在待人接物、處事態度方面,有變得成熟,也大概有值得自豪的專業。
雖然我還遠遠不能算是一個優秀的人。
於是,就這麼開始接受了家人一直鼓勵我,而我不願去試的工作。
在經歷了自己覺得表現不太靠譜的兩次面試後,我竟然順利得到了聘用。
懷著地理上的優勢,我覺得這可能就是我被選上的原因之一。
不管如何,就這樣終於能跟八年的職場道別。
多次被問到有沒有不捨,我竟覺自己還真是挺無情的。
每一次被問到,我都淡然回答「不習慣」,而不是「不捨得」。
畢竟,不習慣是真的。
從以往的周一至周五、九時至六時的上班時間,變成現在的輪班制。
不論是颱風還是公眾假期,都成不了我不用上班的理由。
但仔細想想,人活著不是還需要工作賺錢麼。
工作就是工作,談什麼享受快樂?
以往給自己借口,如果工作忙到賺到錢都不能享受,那又何苦。
直至迫到眉睫,才會想到自己連那個錢都沒有,還能空談什麼享受。
突然還真是有種思想成熟了的實感。
在辭職的時候也發現,原來也很需要技巧的。
什麼時候交辭職信、以怎麼樣的措辭去表達,這些都令我覺得緊張。
給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同事準備「散水餅」,怎麼預備份量、
什麼時候去派,還可能人們不願領情,也算是一種特別的體驗吧。

(最後我也吃了一件,味道還真不錯哈。)

以前就有想過有一點憧憬晚上上班,這類和一般人不同的工作時段。
畢竟習慣晚睡,其實真是一點都不難受。
正如現在我正在辦公時間裡愉快地敲著鍵盤,也不多受人打擾。
當然,日班的時候還是要好好工作。
又再一次,我慶幸新職場上的同僚和上司都是非常友善又容易相處。
也不知為何,在職場上的人事方面,我似乎有著挺不錯的運氣。
現在已經在這裡就職一個月,該適應的也都習慣了。
心裡總是想著雙子座的適應力強來安慰自己。
其實也是的,一年內換了三次工作崗位,還都不是這樣習慣過來嗎。
心理學說培養一個新習慣需要21天。
所以說,習慣還真是一個挺可怕的事。
我想這工作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顯著的社交能力下降。
很多時回到家後真的沒有了跟朋友聊天詳談的心情。
明明也不是累到馬上睡覺,就是總覺得自己變得不擅言辭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唯有這個問題現在還未能好好解決。
再給自己一整個12月做適應期吧。
…只希望這段時間不要連僅餘的朋友都沒掉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