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最近。
新年已過。對我來說這一個所謂的新年假期猶如地獄一般的開始。(昨天還繼續看我的inferno看到停不了手,已經看到一半了)沒有最多的抱怨,只有更多的抱怨。那些讓我心煩的事已經過去,我也不想再提。可是若來年還需要重演這樣一次的事件,大概我會直接離開說我洗手不幹了(別)今年的利是錢同樣是少得可憐,想想今年的目標是什麼,大概首要是節約開支。不要再沉迷在太多物質上的引誘,自控一下的話應該能改掉手賤的惡習。話雖如此,今晚還是有空再哂一下倒數最後兩次的網購戰利品。

二月轉眼間就來了,手邊的PSP遊戲稍微有了進展,阿姐線很萌的結束了,二周石田準備開始。(還要說一下O社skip真的超煩,可不可以chapter呢?←被別的寵壞了w)可是滿腦子只有leon的我並沒有很急。my pace my pace,我喜歡按自己的步調在落伍的時候玩落伍的遊戲。看到staff roll最後寫著2013才會忽然想起「這是去年的遊戲」。最近這幾天忽然又無比的想念起小野瀬,沒想到我中伏挺深的…說起小野瀬,最近跟栗聊到一件超級好笑的事情,果然有些事是本能來的。一直以來中伏的二次元角色他們的分界大多是「神宮寺式」的,也許當我看到這些角色的瞬間就好像看到雙馬尾一樣覺得很萌,但卻沒有察覺到。隨便一數,也能數出一堆來,真的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雖然有點突然,不過二月尾已準備跟家人去澳門小旅行。其實對我來說澳門的魅力沒有這麼大,不過我告訴自己離開常駐的地方,去逛一逛也是好的。更何況這已是不知久違幾年的家族旅行了。到了三月應該是我人生其中一次最緊張的時刻了?就是之前公布了C3的參演者當中,有Annabel。我很記得幾年前K氏開玩笑似的說Lantis的人來港機會很大,那時我還想畢竟她還是在同人知名度比較高,沒這可能吧?可是如今,album出過了、oneman live辦過了,也已經tieup過像薔薇少女這樣有名氣的作品,初次的海外演出也不會奇怪了吧?當天看到這個消息,激動了好一陣子,手抖著去在推上勾搭、到貼吧發貼、急著找人同行…這一切也來得太不真實,但也不容許我掉以輕心。過去C3我只作為普通入場者入場,並沒有參與過live。但見去年的活動辦得一片混亂,而今年的陣容又是如此的強大,2月17日買票的日子就彷如上戰場(雖然是網上購票)一樣。加上到時我深信自己一定不會僅滿足於台上台下的互動,還有各種事情需要準備,又是一件要頭痛的事。

昨晚終於把ada campaign完成,現在只欠已經玩過了的leon campaign。想說在ada那邊我真的完全被這一對的互動給萌到了…或者應該說,萌死了。就是那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更加耐人尋味,讓我看到他們的一個眼神、聽見他們的一句話,內心也激動不已。昨晚十二時多看到ada說leon「so cute」的一幕時,我很辛苦才忍著沒有大叫,我還差點以為自己的鼻血要流出來了。今晚努力回去打leon campaign,之後開始emblem收集行動emojiemoji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