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夢は夢だ

叶うはずがないから、夢は夢だと知っていた

場景①--

上了巴士 司機異常詫異 他想睡覺 因為昨天上了他那巴士的全是高考生

整車的人都睡了 很壯觀 身邊的人知道為什麼 為何指著我?把回答權轉移右邊的人了

不在車了 前面幾個人 雙手一個搭著搭著一個的背 一直向前走 好像以前夢見過的街

我説了死也不要甩開她 我的同學IRENE 上了小斜坡 好多狗糞......逃開 April跟我在玩......

 

場景②--

看到狹窄的門還是要硬撞過去 那是鄭先生和像是他妹妹的人 領口的蝴蝶扣針掉了一邊

可是問了小妹妹母親的事 什麼都不知道呢 回頭一望 鄭先生的事好像也相若吧

他去打電話了 那個好像電話間的又是石造的 暗藍色的燈光照射著 我什麼都看不到

 

場景③--

想進入一個紅矮門洗手間 外面看到的還是剛剛在的房間 本來想進第一格的

可是那紅色門上有極多不明的白色噴漆 感覺不好 雖然有一個女人提醒我第二格......

「那是声優さん專用的洗手間」 但我還是去用了 不過不是要上洗手間 只是......掉了

放眼一看 那個要打電話的人 變了 他是緑川光さん 打電話然後工作 那,是意識不良的職業

「死灰」 我好像是看準了講電話的人會看到我似的 倒了在廁所門外 從第三視角來看

於是有人走出來大笑 那不是誰 是敦賀蓮みたい的置鮎龍太郎さん 呃 有帥到

笑什麼?以為從那個男性專用廁所就是...... 禁止無效 去用電腦通知誰了

躺在沙發床上 明明我就知道會這樣的 是故意的吧?放眼一望大窗 馬場和記者?!

 

場景④--

報紙攤前 伸手遞出餐廳糖包似的東西 上面有的是提子圖案 沒人講出口

不過 那是毒品 二十來歳的所謂音樂人 站在小椅子上大吼大叫

我也站上去小椅上想揮手 等著人來 明明是同學們吧

為什麼我看見四個人 當中還有一人頸上繫著長長的紅巾

站近了 更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是小西克幸さん、置鮎龍太郎さん、伊藤健太郎さん!?

好像是置鮎龍太郎さん告訴那個誰剛剛的事 一起笑了 於是賞了他肩上一掌 有留力

一起看著不可能會在報紙攤上有的耽美雜誌 那是一本紫色滲雜粉紅色的刊物

好像是小西克幸さん有役的角色 很可能是……

 

於是我知道自己一整天做過什麼了 完全能看出來啊…可是今早差點遲到

不過心裡滿滿的幸福感是怎麼回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