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多忙。
2013年轉眼間就來到了尾聲,已經11月了。因為我是個很善忘的人,所以我多半把這一年發生過的事都忙得七七八八,但是今天怎樣也想寫點什麼。不是想總結過去一年,只是想隨心寫寫最近發生的事。過去的記事都很少提及個人生活,某程度上或許是我有意識地逃避把這些寫進我經常會逗留的地方吧。

不記得從10月還是何時開始,大概是我僅有的現充朋友離開公司後,就忙得不可開交。原本六、七人份的工作量丟給餘下的四人,公司沒有聘請新員工的打算。大企業,錢自然是有的,但那配額不是給這其中一個豆粒部門。OK,這是現實,我懂。我一直沒有搞清楚,分配給我的工作沒有涉及一個麻煩的項目,到底是我力有不逮,還是只是上面要求我手邊的流動性要大一些。可以的話我想逃避考思這個問題,當我發現其他人要悠然自得地準時下班,或只是稍微遲了十多分鐘,而我卻要在苦戰幾小時直到所有人都離開時,我很想問自己,這是為什麼,我又是為了什麼。答案除了錢之外,其實也沒有別的。

我的生活方式是不去質疑自己,一直肯定自己,這可以使我活得更加輕鬆。這種生活態度,也是一直讓我向前看,不會沮喪止步的動力。而除了繁忙的事務,還有我看到我與其他人的空閒程度甚大落差,和某部門的人長期出現衝突…這些事也令我很心煩,在下班後我也盡量不想再去想這些。至少佔有我每天大部分時間的工作事務,我不想帶進我的私人時間裡。有幸地,我也很善忘,就算第二天回到公司我也沒那麼生氣,情緒受影響只是一時的事情,也倒沒有影響深遠。--這應該是兩個月前我的想法。最近我漸漸發現自己抱怨越多、工作繼續多,我不禁再次質問自己到底我應該怎樣處理,又或者是,究竟是否已經接近我能接受的臨界點,我沒有辦法繼續支持下去呢?喜歡逞強的特點一直沒變,雖然我還是會打瞌睡,但是能做到的事情我想做下去,把它完成。我不算是一個很有宗旨和盡責的員工,但若是我職責範圍我還是想達成而已。有煩惱,叫自己不要記住,不要在意。這過程其實是令內心有點難耐的。就好像是有點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繼續樂觀,因為現實就是有那麼多無奈。只是意識到這一個道理時,至少還是有點失落感的。人越大,就越能明白很多事情不是想就能做到,有很多沒辦法的事,唯一能做的,是吞下去、接受它。現在面對衝突的時候,就算被一面倒的無理責怪,也罷了,我心裡沒有想太多,語氣也是平靜的。反正,又能怎麼樣?那邊廢話完還乖乖要做的,只是我夾了在中間,變成受氣的一個人,這點事我還應該早點明白覺悟才對。在公司不想當一個廢人,但也不代表我要當一個社畜。所以我的心情很矛盾,不過說到底我的的確確是那種有錢就不會想幹活的人。100%,認真的。

能說得上我會煩惱的事情…除了工作之外,唯一的就是家庭。這一年來發生了不少讓我深感衝擊的事。和在職場上的處理態度一樣,我不聞、不問,但為我怕。這幾年來我承受了些什麼,我怎樣無法跟家人溝通,這些種種我一直沒有忘記。曾經以為可以解決的事,沒有辦法。結果最後我選擇了逃避。這真是不能隨便亂用的良方,但我卻自問運用得很不錯。坦白問自己,有沒有味方的存在?我不覺得有。永遠我的觀點都和家人不同,價值觀也好,人生觀也好,同樣截然不同。她們的生活和我不同,我有我的寄託,她們有她們的豐盛人生。哪怕我多不想面對,正如所有人都會說,去爭取幸福沒錯的,但是我的處境,我的心情,有誰能明白?從小這麼多年來所過和常人不一樣的生活,營造出現在有這個生活態度的我。我是怎樣看待我的家人,從這幾年來已經變質了。我不會說她們不好,只是她們恐怕一輩子都無法理解我。我不會再跟她們吵,因此一切的反抗也是徒然。我姐把事情攤開跟我談,更讓我發現她自身與她伴侶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若不干涉到我,我自然也不會輕易批評什麼。但當我知道母親在這幾年間如何轉變,特別是自從我姐已不在家住之後,我更加深深的明白到這件事。我能不能接受,已經不是問題。或者說,我從來就沒有選擇接受與否的餘地,因為我的考量,從一開始就不被優先處理。再說,我明知會難做的是她們,我何必要再擺出反抗的姿態?我介意,但我沉默。於是現在大家都活得好好的,不用顧慮我…如此甚好。

慶幸,我的朋友沒有太多讓我要擔心,又或者是我相信每一個人有她們獨立的處理能力。若真的有事,歡迎來找我;但我沒有辦法主動干涉太多,也許是因為我也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已經被現實折騰得體無完膚了。有時候勉強下來的,是精神,有時候是身體。我也清楚知道只是看哪一方先倒下來,讓我的活動機能停止。自問心理狀態不錯的我,果然先有問題的是身體。若不是今早突然倒下來,也不會讓我再重覆想了這麼多。因為不想、不提,這就是我能所選擇唯一的解決方法。如果可以我甚至不想跟友人傾談太多,但我發現說了出來就算解決不了,負擔總是會減輕一些,我不自覺地會在這時依賴了朋友的存在。若是我討厭的人,乾脆徹底無視就夠了,不用一直懸在心上省得自己煩,反正我的生活已經夠忙碌,用不著無關的人在擾攘。大家也是這麼扭曲的話,我也再不會說什麼。知道,便夠了。反正有些事已經變質,如何再說亦無法改變。

最近另外忙碌就是副業的事,我也不想說什麼了,我要幹活是為了賺錢,賺錢是為了滿足我更好的生活、更多的需要。我不想再跟大家直接抱怨我的麻煩事,因為我已經開始連開口說起也感到煩厭。我開始遷怒於別的無關係的事,心情起伏變大,這些都不是我願意見到的,因為這不是一個健康的我。冬天來了,我希望繼續注意身體健康和飲食,不想倒下來,不想令人擔心失望,不想這麼快死。嗯,重點還是這個,因為我真的不想死。

不過現在實在非常餓,也許該丟下工作去找點吃的了ノシ

コメント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