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呢間野啲清潔工係咪好早收?
標題是廣東話,意思是「這家店的清潔員工很早下班嗎?」
會有這麼的一句,是由於上周跟くりりん去了位於尖沙咀的「浪漫館横浜」。
發現這家店是因為稍早時也去了isquare吃飯,看到這家店櫥窗展示的食物很漂亮

不過第一次看到時沒有立即去試,反而是去了一家越南餐廳。
結果那家餐廳的食物…我喊了個最基本的香茅豬扒,那豬扒外皮有香味,
可是內裡完全是沒有味道。檬粉的湯底也是有點奇怪,並不像一直以來吃的味道。
也就是個炸春卷還不錯,最後我和友人都表示這家店真的不會再來第二次了。

以下勉強拉個邊算是篇食評吧,大概。

總之,在來這間「浪漫館横浜」之前我對它的期望還真的挺高。
知道價錢不算便宜,也期望食物的質素。店內環境是比較古舊的,
桌椅的擺放用盡了店內空間,整體算是整齊卻不算非常的漂亮。

(這照片是在店內拍了再用鏡射效果,因為字體從裡面看是反轉的。)

我們進店的時間偏早,完全沒有人等候,於是我們立即被帶到了最裡面的位置。
看了一陣餐牌,最終我們決定叫兩個set。くりりん的是炸鰻魚飯(雖然我叫錯了另一款emoji
我的是炸蝦炸蠔etc海鮮飯,椰菜和白飯都是免費任添的。
另外我們各點了杯橙味及芒果味的可爾必思。
在吃有炸豬扒飯的日式餐廳都會在點餐後送上一個載了芝麻的小碗以及樁子。
然後再附上兩瓶醬汁,一是炸豬扒的醬汁,一是柚子沙律醋。
店員好心地詢問我們知不知道怎樣添加,呆了兩秒,我麻煩了她講解一下。
順帶一提店員都是女性為主,穿的是舊式女僕裝。
解說之後我們便開始動手磨芝麻,那坑紋滿佈的碗我猜應該很難清潔好。
其實我也不會沾那個豬扒醬,但就是沒事在磨啊磨,磨得沒勁了就放下來。
兩人正在天南地北的說著,忽然間有位女侍應話都沒說,動作俐落嗖一聲就把樁子給收了。
那一瞬我有點疑惑,怎麼話都不說就這麼瞬間把東西給收了?
雖然大家都有點覺得不自然,但也沒說什麼。

之後飲品來了,自從去完日本之後完全迷上了各種可爾必思(抹茶真的好難喝emoji
於是這次也充滿了期待。在侍應生放好芒果可爾必思,把橙味可爾必思也放好在我面前後,
他想放下飲管,那自然是有紙包裝的那種。不過卻一個失手,我也抓不住,
結果飲管丟到地下上了。之後那位侍應生直接把飲管撿回來,說聲不好意思再給我。
我…有那麼一瞬驚呆了,說真的雖然說有紙包裝,但這麼給我好像有點…。
也許是我有些過份潔癖吧?我沒有說出口,也沒再介意,照用那飲管來喝飲料。
一喝--挺不錯的橙味汽水。幾乎沒有可爾必思的味道,橙味卻異常濃郁。
至於那杯芒果,見くりりん面有難色我便試喝一口。卻竟是很不像芒果又似帶酒味的飲料。
在飲料這一方面,已經不怎麼好評了。


不久,便上了主菜。一碗白飯、椰菜絲配炸物、小碗酸菜、味噌湯。
酸菜和味噌道的味道也是中規中矩,味噌湯果然不是每家有蜆,又沒有豆腐和豆皮。
至於白飯,略偏軟而且沒什麼飯香。
就算是吃慣泰國米不是日本米,也對於日本米不至於了無要求。總之是比較腍了。
至於最重要的炸物,味道還真不錯,那個芝士入口香滑味濃,慢咬一口甚有滋味。
炸蝦也是肉質豐富,炸粉不算非常厚。一邊吃著椰菜絲也有助去掉一些油膩感。
我把最期待的廣島蠔留到最後,已經有點涼。不過蠔是我的大好物,
就算怎樣也不會弄得太難吃,而實際上味道也的確不錯。但整體而言又的確沒什麼特別。
順帶一提くりりん的炸鰻魚也挺好味,不過我的話全部都是一樣的炸物會略嫌悶了點。


來一張近鏡。


在剛剛開始吃不久,侍應小姐便迅速的來收掉我們的碗蓋和飲管紙套。
不過這次她有急急說一句,先幫我們收好。即使有點詫異,還是謝謝她幫忙收了。
之後邊聊邊吃,看到旁邊兩位男士點了烏冬套餐頓時覺得我們和他們點的餐好像反了,
這邊的份量實在斷然比較多,也吃得很飽。
在くりりん剛剛才放下筷子,我猜也沒有二十秒吧,突然女侍應又嗖的一聲收了她的東西。
我好像看到還沒有吃完的呢?
於是我急忙問是不是未吃完,不過くりりん也飽了,也就說給收了都沒所謂。
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太自然。
之後我一邊慢吃著那塊蠔,又按按手機聊一下天,明明碗裡還有飯來著,
可是那侍應小姐就非要收掉我的盤子不可!!!!!
我立即按著說「我還沒有吃完」(說真的我沒有破口大罵已經很禮貌是不?)
如果說人多趕我們走的話,那的確後來店裡是坐滿的,外面也有食客在等位。
但是從一開始侍應生已經是這種急忙的態度,實在是很古怪啊?!
總之我說完之後,她還是挺堅持的把我的盤子收掉,結果我就餘下一個碗在吃。
我甚至思考了難道有餐廳會不夠碗筷麼?但預備較多數量的是營業常識吧?
於是乎,在被收了盤子之後我不由得說了句:
「呢間野啲清潔工係咪好早收?」
(這家店的清潔員工很早下班嗎?)

不知是不是清潔工很趕時間,總之讓我感到真的挺不愉快。
讓顧客吃好吃的東西、自在地用餐,這是一家好餐廳的基本呀不是麼?

結果連付錢的時候,也要站在桌邊等,
直到我們告訴她先等一陣我們得掏錢再湊零錢。
這樣趕頭趕命的,也真的不會再來下次了吧。再見了,横浜。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