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細説三國-司馬懿

傳記文學叢刊 《細說三國 下冊》 黎東方著

   司馬懿被後世的歷史家批評為『以狐媚取天下』。這狐媚二字很恰當,一點兒也不冤枉。
會『媚』,會騙,先騙了曹操,後騙了曹丕,最後騙了曹叡。他騙這三人,所用的手段都是一個『媚』字。騙過這三人以後,他又騙曹爽,把曹爽送進了鬼門關。這一次,他所用的不再是『媚』,而是『哄』。 

   敘過司馬懿的一生,便是敘述他如何媚了三個人,哄了一個人。
他跟隨曹操的『行者』來到了許昌縣,曹操卻也暫時不給他官職,而把他當做一個晚輩(世交的子弟)看待,叫他與兒子曹丕在一塊兒住,一塊兒玩。

 司馬懿很有辦法;花了不多時間便把曹丕侍候得十分舒服。曹丕舒服了,曹操也很舒服。
曹操任命司馬懿作黄門侍郎,然後一升再升,作議郎、丞相東曹『掾屬』。掾是處長,屬是處長下面的職員。再過了一陣,司馬懿就當起丞相府的『主簿』來了。 

 曹操在建安十八年當魏公,二十一年稱魏王。魏國等於是漢國內部的另外一國,自己有一個小朝廷,設了丞相以下的官。『太子中庶子』是這些官之中的一個。『中』的意思,是『內』。『庶子』的意思在這裡不是嫡子以外、庶出的子;而是『衆多的子』,『衆多的、與太子年齡相彷的年輕人』。換句話説,是太子的『賓客』,他們住在太子公館之『內』,與太子生活在一起。

本來,司馬懿早就在擔任黄門侍郎以前,與曹丕一起生活過,而不曾有什麼名義。現在,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叫他當正式的『太子中庶子』。   於是,司馬懿一套『媚』的工夫,有了更確定的對象。他常常被曹丕邀請『參與機密』。他每次參與機密,都拿得出『奇策』來。因此,他越久越被信任。

曹操造過一個夢,夢見有三匹馬,同在一個馬槽裡吃草。這是『三馬吃一草』(預言了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父子三人,將要把曹家的天下吃掉。)曹操因此對司馬懿更不放心。他向兒子曹丕説:『司馬懿不是能夠給別人當臣子的人。他會干涉到你的家事。』曹丕這時候早己被司馬懿迷住了,像被狐狸迷住了一樣。曹丕不僅不遵照父親的意思,對司馬懿疏遠,反而替司馬懿説了許多好話。

曹丕上台以後,第一招的辣手是殺掉丁儀、丁廙兄弟,與兩家的所有男人。這兩位姓丁的,是曹植的好朋友。是誰,教了曹丕,幹出這種缺德的事?司馬懿!不久,曹丕篡了漢朝的皇帝之位,不再是漢朝的丞相。司馬懿也不再是漢朝丞相府的秘書長了。他作了魏朝政府的尚書,由尚書轉任為督軍、御史中丞。爵位也從亭侯升為鄉侯:安國公侯。曹丕在延康元年十月篡位,改廷康為黄初元年。黄初元年僅有三個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次年正月,便是黄初二年的正月了。

曹丕在黄初七年五月丙辰日病重,把陳群由許昌召回洛陽,與司馬懿、曹休、曹真,同受托孤的顧命。這四人的名次,是:曹真第一,陳群第二,曹休第三,司馬懿第四。曹真,雖則是本不姓曹,而是曹操『抱來』的姓秦兒子,地位卻比曹休高。曹丕的兒子,魏明帝曹叡,為人比曹丕好,天資也高,卻也看不清司馬懿的本質。他給司馬懿以相同於曹真的兵權,他叫守宛縣(南陽)。

我説啊…仲達先生和子桓好像被寫得好曖昧是吧
我稍微能理解到他們為什麼會是這麼多人公認的一對CP了
櫻説得對 如果不黏上太子的話我都不會管……
可是 我還是不會承認的!!!(爆)
他們誰攻誰受都好像沒特定欸!?!?
一看到葡萄餵食我就眼火爆了!!!(反桌)

嗯…還要謝謝櫻給我那個子桓全集XDDDD 真的太棒了!(ハート)
妳是大神哪!!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