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DAY 2】24 MAR 松江|松江城、堀川遊覧船、松江歷史館、島根県立美術館
這天早上出發,拿著昨天買的結緣票搭上ぐるっと松江レイクラインバス(簡稱lakeline)

※圖片取自松江観光協会網站。

松江市內行駛途經各個景點的循環線,在松江市內遊覽的話自然會需要乘搭。

巴士車身是鮮紅色復古的造型,也算是很容易辨認的特徵。
…雖然之後我們因為這一點而出了點小事故ww
我們在松江總站上車,當時下著雨,車上空位不多便坐在最後排。
車內的電視會沿途進行廣播介紹景點,圖文並茂的讓人更加了解松江的歷史。
有關車票方面,結緣票並不能直接用來乘搭lakelike,但可以用它的附屬劵兌換車票。
在下車時出示給司機,將兌換票撕下後就能換領lakeline一日劵。
由於我們是第二天使用結緣票,因此下車時最多只能換兩張。
當時司機也有向我們詢問第二天是不是要用,大概是避免浪費吧。
相對結緣票較為嚴謹的使用守則,lakeline一日劵是自行刮掉卡上的日期使用,日期限制較寬鬆。

我們下車的地點是小泉八雲記念館,但並不是為了去探訪這位文豪的舊居。

而是為了在它旁邊的有名食肆:出雲そば処 八雲庵
出雲蕎麥是島根的名物之一,而這家八雲庵更是縣內甚有人氣的一家。
它的營業時間由早上10時至下午2時,只開店這麼短的時間也足以經營下去,
便可以猜想年中有多少本地或外國人慕名來光顧了。

下車時還在下著雨,但見天色漸漸好轉,我們都希望今天能夠放晴。


在巴士站坐著等八雲庵開門,之後繞去過馬路順便打發了一陣時間,終於看到大門開了。


進入店內時已經看到有一桌客人,老婦人招待我們坐下後送上了溫熱的麥茶。
之後我們看著菜單,我想起之前看過repo有什麼能點的。
最後我選了冷食的天婦羅三段割子蕎麥麵。


kuririn則選了熱食的鴨肉南蠻(香蔥鴨胸)蕎麥麵。

雖然一般早上很少吃的這樣豐盛,但蕎麥麵爽滑的口感,加上香酥的炸蝦與抹茶鹽,
再配上味道濃郁的鴨湯,真的令人胃口大開。
後來老婦人端上了一杯暖水似的東西,我們仔細看過後才醒悟是蕎麥湯。
最後我倒是沒有喝,因為那個味道我大概不太能接受。

吃飽喝足之後,我們在已經轉晴的天空下,隨意拍了一下庭園裡的景色。

特別是後面的竹林看著非常的漂亮,入夜之後應該會散發出一種神秘感吧。

離開八雲庵後,旁邊就是武家屋敷。於是終於去了第一個景點參觀,而且需要脫鞋。


這裡奇妙的是把鞋脫了之後,要自己放進膠袋拿著。
而且是全程參觀都要拿著。
喂,搞些資源弄一個鞋櫃不行嗎!!很不便啊!!
買票時,把護照拿出來的時候職員已經看到是香港來的,也就給我們繁中的冊子。
雖然有時在想其實想要拿回日文的,但人家一片好心我也不好意思多嘴。
武家屋敷就是過去在城主手下的武士負責警衛以及生活的地方,也保留了一些古物。




參觀完畢後,便轉往松江城還期望能看到櫻花滿開。
不過結果是令我們大為失望,別說滿開,櫻花壓根還沒開。
湊巧的是當天正在舉辦第一屆松江城馬拉松活動,於是四處都變成了跑手賽道。
我們也需要小心前進,不能妨礙到跑手。
同時我們也在欣賞島根男兒看來都是清純又健康的模樣,果然民風淳樸啊(讚)
原本想從某個門口進去,發現城門正在維修,最後又繞了一圈從正門進去。


在松江城買票時出示護照也是有優惠的,但是那個票是特別寫著外國人優惠票,
似乎和一般民眾買的票不一樣,如果是有收藏票劵的人可能會有些失望?
在松江城外面一邊惋惜三月末還沒到花期,但又覺得很新奇。
因為第一次能在城外拍到無人的照片。

當天也不是沒有遊客,但真的是人不算非常多,甚至去廣島城那次好像還更擠人一些。

這裡簡單說說松江城的歷史。松江城又稱為千鳥城,由堀尾吉晴建造。
後來堀尾家絕後,松江城由京極忠高改建修葺。
而京極忠高也沒有子嗣,之後松平直政入封松江城,直至明治維新時期。
當時參觀看到各種「沒有子嗣」的記載,還覺得在古時來說是挺稀奇的。
後來翻查資料才發現堀尾吉晴跟前田利家的四子、前田利常有一段戀愛關係。
畢竟眾道在戰國時代似乎也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突然有點懂了什麼的感覺。
根據WIKI表示,此事記載於國立公文書館所收藏的《寧固斎談叢》一書。
在查找《寧固斎談叢》的時候發現並沒有廣泛流傳的資料,這裡簡單說一下其出處。

名為《寧固斎談叢》之書,是嫁往石川家的堀尾家女性於家裡所寫的書,
除了石川家、大久保家這些德川譜代(家臣)相關的逸話之外,
還是記載了堀尾吉晴、忠氏、忠晴三代的家庭逸話的逸話集。
全書一共有12冊,第6至8冊則是記載堀尾一族與堀尾家臣團的故事。
雖然不知寫成年代,但當中有記載到德川綱吉的法名常憲院,
因此應是寶永6年(1709)以後才整理成如今的形式。
堀尾家被改易(收回領地)後,不少堀尾家臣改投石川家並成為了家臣。
故事似乎就在這樣的近親之間流傳著。
如今此書分別收藏於國立公文書館、金澤市立玉川圖書館及胎內市黑川地區公民館等地。
由此,即使在堀尾家改易後,也能透過石川家將堀尾時代的記憶代代承傳下去。

節錄及翻譯自松江市網站文章:
http://www1.city.matsue.shimane.jp/bunka/matsueshishi/koramubn.data/column36.pdf

松江城每層也有建城的不同歷史、構造解說,也有相傳是後藤又兵衛所使用的槍和甲胄。


比較深刻的是還有一座松平直政的銅像。(然而沒有拍照)
相傳是大坂冬之陣時,幸村看到松平直政14歲初陣勇猛的模樣,
忍不住心生讚嘆,因而扔出軍扇給敵對的松平,而軍扇現收藏於松江歷史館。
先不說這個故事和物品的真實性,突然看到一段跟幸村有關的逸事也挺高興的。

松江城內部保留了原有的建築模樣,沒有新建的電梯或升降機。
來城者需要利用桐木製造的1.6米老樓梯來「登城」,從1階走至4階。
由於樓梯非常斜,參觀也需要脫鞋,每踩一層樓梯都需要緊緊的握著扶手。
在終於抵達天守閣後,心中都是一陣興奮。不止能遠望整個松江市,
也能看到宍道湖的風光,稍微感受了一下當年的城主在天守閣俯瞰領地的心情。

在離開松江城的路上,走下陡峭的樓梯簡直是要了我們的小命…
於是在那天之後成功得到了小腿痠痛的光榮成就。

在用了比想像中多的時間看完松江城後,便到了旁邊的松江神社和興雲閣看看。

在松江神社外面看到主祭神的牌子後,馬上明白了為什麼人這麼少。
這座神社的主祭神不是日本神祇,而是上面也說到過的松平家初代藩主松平直政。
大概也因為這樣,不像島根其他神社一樣有什麼神話傳承,自然也不是十分亮眼。
旁邊的興雲閣,有一點像名古屋的明治村和神戶的異人館,頗有古老風味的洋式風格建築。

當時正好有一批學生似乎在準備活動,加上才剛下了四層樓的樓梯,
我們都不願再多爬樓梯,所以最後也只是在大廳拍了兩張照片便走了。


之後便是當日最重要的環節之一,所有去松江城的遊客都會推薦的「堀川遊覧船」。
乘坐堀川遊覧船,全程50分鐘左右(中途可以下船),沿著河岸欣賞松江城與城下町的景色。
而河岸間有17座橋,其中有4座橋在駛經時需要降下船頂,乘客也需要一同趴下。
從興雲閣離開後最近的乘船處就是大手前広場(殿町)。
首先進去開著暖氣的售票處+等候室買票,又是出示護照會有優惠的良心景點。
之後售票員會問你的姓氏,當時還懵了一下沒馬上反應過來哈哈。
於是就在那邊坐著等候,不久之後就會有船夫打開等候室的門喊名字。
聽到自己的姓氏被喊便馬上舉手,然後跟著船夫帶路往出面不遠的乘船處。
之後那位大叔問我們聽不聽的懂日文,我便說我的金句「簡單的日文能懂的」,
也說到不需要英語guide…畢竟要是本地人的英語導覽我還是覺得,會聽不懂(喂
於是,大叔便跟大概是專門做英語導覽的同事說我們照坐日語導覽的船便可以了。
上船的時候先脫鞋放好,由於我們是最先上船的,就坐在船夫前面的位置。
這次來的時節還算是冬天,所以第一次體驗到了暖桌!!真是個偉大的發明啊!
後面兩桌的乘客,分別是一對來自岡山的情侶以及忘了哪來的一家三口子。
在出發之前,會先演練一次降下船頂的情況,大家也非常興奮地配合。

出發之後,船夫路上一邊講解松江城與城下町的建築與歷史,還有河上生活的鴨子種類與習性。

當然也少不了我們不懂梗的一些爛笑話,一開始也有關心我們能不能聽的懂日語。
但最好笑的還是他分別問我們從哪裡來的時候,說到今早還有法國的旅客來。
可是由於船上的錄音帶解說只有英文和中文,他說完一句Bonjour之後便沒下文了XDDD
之後船夫讓我們拿著地圖看著出發的路程,中途又給我們派了一本島根結緣地的小冊子。
有趣的是,三桌人不約而同地集中看起小冊子來,結果被船夫吐槽說大家現在別沉迷看w
在說到松江城的歷史時,也有提到它在全國的評價,大約是說去年的某個排名中,
僅僅排在岡山城的後面。船夫說岡山確實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啦,但就是有些不甘心的樣子。
而那對情侶也反應很有趣,馬上說自己的地元岡山確實是很好的ww
後來經過橋下的時候,大家都很反應迅速的低下頭來。
而在經過民宅的時候就不能開麥克風說話,每次船夫切換的時候都感受到他對這份職業的熟練。
有幾座橋的回音特別的厲害,也不是在民宅的附近,所以船夫就唱起老曲,
我們都一致的替他拍手伴奏,而船夫大叔也真的唱得很不錯,聽完都忍不住鼓掌。
每次駛近遊覽船的停泊點或是與其他船擦身而過時,大家都會打起招呼,感覺很溫暖。

差不多回到起點的時候,船夫說那是拍松江城最好的角度。
那時天空又已經放晴,馬上抓住手機拍了好幾張。

在下船之前,又跟熱情的船夫大叔聊了一會,還給我們播了一下普通話的錄音帶聽聽。
他跟我們說XIE XIE(謝謝),我們也有跟他說香港廣東話跟普通話不一樣。
然後問我們香港不是說英語的多嗎,因為來玩的香港遊客團都是選英語導覽的。
其實當時很想說也不是人人的英語水平都那麼高,但還是沒說出口XD
最後便跟大叔說,我會回香港宣傳一下島根這個地方的!他還問是要打廣告麼ww
全程雖然聽懂的只有85%?左右但還是覺得自己的聽力還真不錯啊(自慢乙)
加上這次遇到的船夫大叔真的很友善,所以為這次的遊覧船之旅加了不少分。
 
結束這次久違的船上旅程後,便到了不遠處的松江歷史館參觀。


在歷史館外有一小室擺放著不同品種和命名各異的椿花,有些也開始凋謝了。

館內也是需要脫鞋參觀,不過總感覺博物館要脫鞋有些怪怪的。
慶幸的是這裡設有鞋櫃,可以先放下鞋子之後輕鬆參觀。
然而售票處的位置非常不像售票處,倒不如像一個簡單的詢問處。
再次享受了遊客優惠的票價後,先是參觀了當天碰巧是最後一天的椿collection特別展。
椿(山茶花)是松江市的市花之一,而另一市花則是牡丹。
由於所以展品均不能拍照,所以展品方面沒有特別能分享的照片。
展館的入口處有一座由lego砌成的松江城,還原度非常的高。


而基本展示方面,除了有之前提及過的幸村軍扇之外,還有模擬城下町生活的紙板劇場。
另外有一些居民的模型與器具,有一點點像香港的歷史博物館。
印象較深的還有松江城天守的祈禱札,在松江城也有展示出仿真品。
這個祈禱札的重要性在於,上面記載了天守的完成日期。
也由於有此物作證明,松江城的天守才能於2015年被列為日本國寶。

離開展館後,仍然在歷史館的範圍內有一間和式咖啡廳--喫茶きはる。
可以看到和菓子師傅正在親手製作稱得上為藝術品的漂亮和菓子。
而那些和菓子的種類也會隨著季節的更替而有所變化。
在考慮了一會後,還是選了比較有地方特色的椿,配上冰凍的蘋果汁。


kuririn則選了白椿配冰抹茶,也是個甜甘適中的好配搭。

不過在點餐的時候真的想知道遊客們是怎麼溝通的……
那位收銀姐姐完全一副「你說日語吧」的臉我倒是想指著餐牌說這個這個啊(失禮)
而且收銀的地方跟買紀念品的是同一處,一開始還在猶豫到底在哪買票…

總之購入完畢後便能拿著號碼牌坐下,我們選了能看到庭園景色的和式小桌。

靜靜地吃著和菓子,看著灑在庭園裡的和煦陽光,對於當天的夕陽也充滿了期待。

離開松江歷史館之後,還先去了看看進場前沒注意到的太鼓,順便敲了幾下ww


而之前歷史館的售票姐姐還給了我們一張傳單,上面說到附近一個展覽館可以免費參觀。

我們在外面觀察了一下,發現是日本最大的船神事ホーランエンヤ的展館。
由於對這個地方特色的神事興趣不是很大,於是我們選擇了過門不入。


接著便準備坐一畑巴士前往本日的另一重點,島根県立美術館 。
離開松江城後,我們便前往預定等車的「松江城(大手前)」巴士站。
沒料到走到車站後就發現有點不對勁,車站附近的馬路封起來了。
於是看一看掛在巴士站上面的臨時通知,原來為了配合市內活動山陰いいものマルシェ而封路。

而我們預定要坐巴士的車站標記著全日停駛的字眼,前一個站也變成臨時巴士站。
突然出現預想之外的事情讓我們有點手足無措,馬上查找附近的車站。
然後回想起早上坐lakeline時停過的車站,就打算往那邊走再坐車去美術館。
當時一邊吹著大風,一邊等巴士到站。

在過了時刻表的時間也沒看到有車到來,便開始有點焦急。
接著開始有三輛巴士靠站,第三輛巴士是醒目的紅色車身。
雖然沒有看到車頭的顯示牌,但心想這肯定是我們要坐的lakeline,便急急的跑了上去。
結果坐下便發現車內的裝潢跟早上坐的那一輛很不同,紅色椅背上還有著椿的刺繡。
再抬頭看著車廂和車頭的電子顯示版,察覺到下一站跟我看的lakeline路線不同啊!!
原本想回頭看看有沒有另一輛lakeline跟在後面,卻發現這車尾的椅子高的我看不到車後。
於是我馬上跟kuririn說好像搭錯了,然後拿著手機等到站停車時去問司機。
所幸下一站是車程非常近的県民会館前,於是巴士停下後我奔向司機詢問。

我:「請問能到這個地方嗎?(ここに行けますか?)」
一邊指著手機裡島根県立美術館的照片。

司機:「這裡啊…去不了呢。(ここは…行けないですね。)」
年輕的男司機一副十分抱歉又可惜的樣子。

我:「啊那麼我要下車!(え?!じゃあ降ります!)」
慌張的我急忙奔回去kuririn那邊說坐錯車了。

然後我再衝到司機身旁問道:「請問車資要多少?(運賃はいくらですか?)」
這時的我雖然完全不知道這輛是什麼路線的巴士,但松江市內巴士都是市營或一畑的。
也就是說,其實我那張結緣車票完全可以拿來用。
但我當時真的太慌,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司機:「坐錯車的就不用收費了吧。(ミスだから大丈夫です。)」
--什麼?我沒聽錯麼???

我一邊難掩驚訝回問:「欸?真的不用嗎?(え?大丈夫ですか?)」
司機:「不用了。(大丈夫です。)」

親切有禮的回應,似乎還夾雜著笑容。
於是我瞬間看見了整個世上最帥的男人——


下車時誠心誠意的跟他說抱歉和謝謝。

難得一見的年輕帥氣男司機!!!好人一生平安!!!
下車之後目送著這輛不知名的巴士離去,我們回頭正好看到一輛lakeline駛走了。
於是在折騰了一番後,還是回到了原本等車的巴士站,再等下一班lakeline。

這時我立即很想查一下到底剛剛那輛是什麼巴士,車身為何相似得讓我們搞混了。
首先那個車身與車內設計完全是lakeline的車,後來上網查了照片,這輛設計屬於較舊的型號。
但是每一輛lakeline,甚至前往嫁島的路線都會經過美術館,亦不會經過県民会館前。
所以先是十分肯定這輛不可能是lakeline路線,而且lakeline基本只有女司機駕駛。
而經過県民会館前的都是一畑巴士,查了navitime,時間吻合的巴士路線也有一堆。
於是得出了一個奇怪的結論:由男司機掌車,用lakeline舊款車在運行的一畑巴士路線???
後來幾天在松江市內觀察過,也從來沒有看到類似的車輛經過,所以真的很謎。
現在唯一想到的解釋就是,畢竟當天交通有特別安排,所以可能因為這樣而有所調動。
不論我怎麼在網上搜尋,也沒有找到類似的訊息,因此只能這樣下結論吧。

之後乘著lakeline,總算到底了期待已久的島根県立美術館。
一下車便看見很獨特的玻璃建築,在大門的附近還掛上了北斎ー永田コレクション的banner。



這次特別期待的就是開館20年的北斎展覽,除了有機會欣賞到初摺(首批印刷)的版畫,
也有非常稀少的肉筆畫(手繪)。雖然對浮世繪認識不深,但還是相當有興趣。
我們參觀的當天是後半展覽結束前的一天,來觀展的人數也相當多。
後半的重點之一就是世界認知度非常高的《冨嶽三十六景 神奈川沖浪裏》。
也在展館外設了這個小小的拍照區讓人「親臨其境」。

還有現今僅存稀少的手繪《赤壁の曹操図》,算是其晚年的代表作。
在帶著興奮的心情在大堂看到天色不錯,然後就又去出示護照買了優惠票。
而更有趣的是,職員知道我們是遊客,特地給我們送了兩個摺紙的小禮物。
一隻紙鶴和一個手裡劍,上面還寫上了have a nice trip,真的太貼心了。

因為到達的時間也比預期晚,我們馬上就先去看了北斎展覽,一邊守禮的一幅幅欣賞。
板畫的成品其實是非常的小,所以我們一直都湊近看,然後低聲的討論。
看到北斎的筆名與畫風都隨著不同時期變更,我們卻只有越來越佩服他細膩的筆觸、
對風景與人物的細緻處理,甚至對動植物、神妖鬼怪的特徵也描繪得生動寫實、爐火純青。
一邊參觀的時候有幾次以為展覽快到尾聲,卻發現作品是超乎我們意料的多。
後來查資料才知道有人研究說北斎一生留下的作畫約3萬5千多幅。
而我個人比較深刻的還有全15篇的北斎漫畫,不同系列也相當有特色,讓我非常驚嘆。
北斎也看來教出了許多優秀的門生,在樓上的展廳有他們的作品展示,也承傳了北斎精湛的畫技。
也因為時間不多,後來只選了有興趣的西洋畫匆匆一瞥,之後便去觀賞日落。

沒料到黃昏的湖邊居然大風的像人把人吹倒,但還是有大量等著日落的人在外面待機。
在草地上有標誌性的兔子銅像,因為太多人圍觀的關係一開始只隨便拍拍。
之後受不了那刮得厲害的寒風,又走回裡面暖了一陣身子。
透過玻璃看著太陽慢慢西沉,又趕緊和kuririn一起走到外面,和其他人一樣舉高手機或相機拍照。
那一瞬看著橘紅色的夕陽漸漸消失於水平線,忽然有一種來到神話之國的實感。
不得不說,還真是人生記憶中感覺最為神聖的一次日落。



太陽幾乎完全沉沒的時候,人潮已經散得差不多,於是我又抓緊機會拍拍兔子像。
由於傳說中摸摸第2隻兔子再獻上貝殼就能獲得美好姻緣,兔子的頭都被摸「禿」了XD



在日落後回到美術館內看外面的風景,又是不同的感覺。


最後我們在美術館的紀念品店跟其他遊客一起作最後衝刺,買了一些手信和給自己的東西。
又趁晚上沒人再拍了一次神奈川沖浪裏。


在紀念品店看到北斎的漫畫系列,試閱了幾本之後決定買傳說百話那一本。

再次驚嘆北斎能將想像中的神、妖與怪畫得如此寫實,真是一位奇才啊…

參觀完畢後,發現附近果然還是街燈稀少且漆黑一片,就連等車的地方也很暗。
明明是旅遊熱點,lakeline的尾班車卻無法配合看日落的時間,真的有些無奈。
最後找到會經過美術館,又能直接到達松江aeon的巴士。
晚餐在松江aeon隨意選了西餐的カボチャ食堂,算是一家中等價位的家庭餐廳。
原本還期待像ガスト那樣的食物質素,但看來是我期望過高,只能說是一般吧。
就連那杯應該很正常的ice cocoa的味道也有點怪XD


吃完飯逛village vanguard看到了ari的海報♥ 但考慮到家裡沒位貼了還是沒買…


回去酒店的路上,我們每天晚上都走的這條路。又特地拍了一下,看看這到底有多缺街燈。
照片已經是我有做過光度調整的了。


第三天就向著神話國度的出雲進發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