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Bloody Call 黎明 レポ

放置一個月終於捨得補完了orz(毆)

最近本人精神力低下神經又衰弱
還是能成功不靠攻略自行達到了黎明的happy end
講到底 還是因為容易...又要玩家跑幾條線
大概不可能set得太困難以免打消興致(vitamin另計w)

試玩版開始的部分 在此
http://ruadesu.blog.shinobi.jp/Entry/641/

repo打到一半才發現自己有bad ed的CG未開…まったくorz

然後我基本是一邊開著遊戲一邊寫repo = =

每次寫repo 總是一開始沒寫得那麼仔細 到中後期就差不多
是要自己一邊在翻譯台詞和劇情再加感想 於是越寫越多…orz

接續回試玩版的部分 當正式版來臨的時候 個人來說
已經比較傾向黎明那一邊 說穿了就是紀念小說惹的禍

之後開始比較重視黎明的台詞 也日漸覺得他很可愛XDD

黎明「司狼,班主任課差不多開始了,有關你容貌的美醜,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討論吧。」
我覺得他有禮貌地跟「哥哥」說別再討論其容貌的美醜
明明很正經 出來的效果卻非常好笑XDDDDD

某天女主上學途中跑了出去找母親的消息 遇上了NEDE的カブランカ
正當危急之時 黎明出來救駕

黎明分明是對亂出去的女主帶有不滿
語調還是比較冷 亦一本正經的 叫女主退下 女主不能反駁於是從之
發現黎明與カブランカ相識時 女主更是驚訝 更別提原來黎明是NEDE的半綺了
カブランカ的目的除了是殺掉女主 也是要黎明跟他回去見boss
黎明不從 兩人之間的打鬥隨之開始……結果是秀真機關人員的到來解除了危機

某天午飯時女主選擇了要和黎明共膳 害羞的他還在問自己可以嗎什麼的w

黎明「啊,不是……並不是這樣的,和我一起,沒有問題嗎?」
這個照れ還真可愛wwwwwwww

兩人一起到校庭用膳 黎明一直死盯女主 害女主吃得戰戰兢兢
其實 黎明擔心食物不對女主口味 才一直看著想觀察她的反應
女主便忍不說 一直這樣被盯著 實在很難自然地進食

被一言驚醒的黎明 這才知道害羞 別過臉去 解釋說自己怕女主不喜歡吃
然後會感到不快 所以說 黎明真是一個非常有素養的人XD


某天在廚房造飯的黎明 穿起圍裙的立繪 也是我萌點之一XD

接著就大事不妙了…在煮肉鍋的黎明 被女主問到為什麼不加酒佐
黎明首先解釋 未成年的人應該是禁止攝取酒精的 但女主回應
在煮的過程當中酒會揮發掉 所以並沒有問題 而且生肉的味道辟會不走
但黎明沒什麼反應 光站著不動 女主以為家裡用光了 黎明卻說
雪櫃裡還有的 之後黎明還呆著同一個表情沒動 女主便問
難道黎明你的酒癖很差云云 黎明沒有回應 粗魯地打開雪櫃門取出了酒
再用餘光瞥著女主 悔恨(?)地說明白了什麼的
不明白黎明為什麼這麼生氣的女主 看著黎明把酒倒出來
更不解的是 黎明把整整一瓶酒都加進鍋裡去了 女主十分無奈
黎明的回應是 剛剛說要加酒的是你吧 …
…份量再多 開個火就蒸發掉了 也是你說的
吧 …這樣 真的令人異常費解

過多的酒精揮發弄出煙來 更令人驚訝的是 黎明居然倒下來了!

倒下的黎明失去了意識 就這樣壓在女主身上
發生預想以外事態的女主 正奇怪 司狼還好說 在這大白天堂堂地壓倒女生的黎明!?
於是再看看狀況 其實黎明真的昏過去了 理由很簡單
數十分後黎明醒來 紅著臉解釋剛剛的事並非故意的

黎明「我相信聰明的你一定能夠理解,剛剛的事,絕對並不是故意的。」
知道啦~知道你是正人君子XDDDDDDDDDD
黎明繼續說 他對酒完全沒有抗力 哪怕是聞一下或喝一滴也會倒下來
還一邊很不好意思地解釋 人人都有缺點的 而他就是拿酒沒轍
女主不明白他為何不一開始就挑明了講 黎明說
自己的缺點怎可以直接向人說出來 這個人 分明就是害羞!!!!!!!!!!!!!!
女主說黎明很可愛 換來的卻是--


被笨笨的黎明這樣笨笨地捏住了臉頰orz
被這樣捏的原因 是黎明的威脅 叫女主不可以把剛剛的事情說出去!


黎明「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吧?再說一次,給我聽著。……剛剛的事情,忘掉了吧?」
之後黎明要主準備洋蔥 女主苦手會流淚 黎明很s地說
黎明「所以,才會交給你去做。愉快的工作,並不算是懲罰吧。」
女主再追問 是黎明你對洋蔥也苦手吧? 黎明卻說自己完全沒有苦手的東西ww
女主請黎明去剝洋蔥 黎明一句聽不到就打發女主了XDDDDDDD

之後NEDE的人公然闖入校園 目的自然就是女主 捨命保護她的黎明…


力量有限的黎明 只能在危機一發之時挺身護著女主
這一刻女主的眼睛變成有如半綺一樣的虹彩 但女主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乘勢來襲女主大宅的NEDE成員 當中一位非常危險
他衝進房中就這樣連帶女主離去 女主用力抵抗卻完全無用
這位抓掉女主的男子 所有的能力是毒 於是其部下都戴上面罩
前來救援的黎明和司狼起初並不知情 在爭持之下體力大大消耗
加上黎明上次受的舊患未好 不能使出全力與敵方作戰


這是敵方這位男子說出了令人震驚的事實--

原來 黎明是DEHAB的唯一成功體…到底是怎麼回事?!

已經幾乎完全脫力的黎明依然死命撐下去 希望能救出女主
之後有幾番掙扎 女主再必死地搶掉敵方部下的面罩給黎明
令黎明可以呼吸 但場面混亂不止 最後還是司狼到來 打破窗戶才令事情結束

之後就是要替黎明治療 那種扭扭捏捏的性格又滾回來了~囧

黎明「沒,沒事…。只是,傷口有點裂開而已……」
好吧黎明 虧你還說得出只是裂開這種字眼啊(捶地)


女主「因為,你可是背部受傷啊?並不是自己一人可以弄好的吧」

這位在努力鬧彆扭的仁兄可是紅著臉說出這樣的話 連自己都覺得沒說服力吧orz 

黎明「看著鏡來換的話,是可以的。」 (指換繃帶的事)

黎明同時阻止女主幫自己 也請司狼替自己換 可是司狼說
不是女人的話他可沒有興趣XDDDDD 於是黎明又紅著臉說

黎明「總,總之,我自己來換繃帶就好了,你還是快點回房間比較--」

始終抵不住女主的堅持 黎明還是屈服了 一邊害羞地說

黎明「……明,明白了。那麼請往這邊……」

看到黎明的房間 非常簡單整齊 也給我挺舒適的感覺XD


當黎明開始脫掉衣服時 女主大驚問黎明在幹嘛 黎明於是困惑地停下手來

女主這時神經大條地發作了真是的 總之 之後也是換繃帶了





黎明、NICE BODY!!!!!!!!!!!!!! (這是我說的ww)

二人在尷尷尬尬的情況下邊聊著邊換繃帶
雖然傷口有點深 黎明卻說幾天就會好的了 女主也不必擔心
但是黎明叫女主以後有什麼事 也不要管他 只要逃命就好
在這個立場上兩人固然不同 於是也產生口角


這是送女主出房門後 黎明的心情寫照…もしかして、恋なのか?ww
有人敲門還以為是女主漏下什麼 卻是司狼來看狀況的 結果嘛
當然是被司狼嘲笑一番了XDDDDDDD
說回正經 現在情況相當不利 與其中這兒死守 倒不如先攻進NEDE

於是三人決定之深入NEDE巢穴 黎明以下這番話 令我感觸

黎明「這次,並不能保證一定有命回來的。照顧你的安危,是最優先的事情。」

然後討論到有關制服的問題 司狼向黎明提問女主看來如何
由於黎明久久不語 女主主動說難道不適合嗎什麼的 於是黎明回應

黎明「欸!?啊,不是。沒那種事……!當然,很適合你……」


黎明「呃,不,沒什麼事。」←又在害羞了這笨蛋wwwww
出陣前這樣搞一搞的確是輕鬆了點 之後便朝著NEDE的本部出發!

先讓黎明在外和NEDE兵打鬥 其後司狼和女主就直衝內部去了
目的當然是救出被關在實驗病棟內的女主母親

逃走中途 和NEDE的boss ジン對上了 (總覺得這張ジン有點走形…)
在激烈的戰鬥中 沒想到黎明的武骸(劍)也居然可以被打斷


黎明「るあ……!為什麼要這樣--!?」
伴隨著憤慨、驚愕、悲傷的黎明絕叫出的這一句話
而黎明曾經為救自己可以捨棄性命 女主又何嘗做不到呢?!

在ジン再下一次致命攻擊時 忽然暗了下來 被一片黑暗包圍的眾人
在一個看不見樣子小孩指導下 離開了NEDE本部
在安全逃出後 知道原來是一個司狼和黎明都認識小孩子帶他們出來的
小孩叫エン 哭喊流淚 道出了自己幫助女主她們的原因 他說是因為兩親
也被NEDE的boss殺害了的緣故 作為小孩子的他 想報仇也沒門路

這個小屁孩根本就一整個可疑啊!!!!! (←當時我本人是這麼想

可是司狼和黎明也取信於他 所以 也沒什麼好說的orz
而女主的母親需要住院一兩星期才可回復 大抵也沒什麼問題

黎明擔心女主本身的傷勢 於是一個勁的在問這問那

黎明「有什麼,想我為你做的嗎?有要削皮的生果、有想看的書、
還是想要我替你換繃帶……」


Oh撈!!!完全不經大腦的質問!!
請問女主怎麼給你換呢XDDDDDDDDD!?
要脫衣服嗎在你面前XDDDDDDDDD?
所以,黎明也就臉紅了啦XDDDDDDDDDDDDDD

之後 是黎明在NEDE的過去…也是真相的一部分…!?

少年「請告訴我。要怎樣做,才能拯救他?」
--我思,故我在。
我,在這一瞬間真的對デカルト的話感同身受。

這個男人是要黎明去救另一個自己 也就是司狼……

從夢中回到現實 女主還是猜不透剛剛夢境當中的秘密
接著黎明在女主換好衣服後進來 卻說出足以令人為之心碎的話… 

黎明「……るあ。從今日開始你被解任『フライコール』boss一職。麻煩你盡快離開這裡。」

你在講啥啊黎明?!?!?!!?!?!!??!
我都不能思考了!!!!!!!
無法理解 就如聽不懂的方言一樣 訊息傳不到進大腦裡


黎明「你的母親,已成功從『NEDE』救出了。你已經,沒有再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你敢再說一次啊死黎明!!!!!!!!!!!!!!!!!!!!!!!!!

不好笑…一點都不好笑!!!!!!!!!!!!!


黎明「你,已經沒必要留在這裡了。……請離開這裡。」

再次催促著女主離開的黎明 我知道我知道 我明白你有苦心!
但完全不讓我自身去做選擇 我是絕對不會甘心你知道麼!!!

在樓下遇到司狼 司狼解釋說是想讓女主到安全的地方去
可是黎明 你知道你剛剛的話有多傷我心嗎?!
難道一直以來彼此之間沒有建立過任何聯繫嗎!?友誼也沒有嗎!
強忍著淚水和要分別的悲傷 女主還是隻身離開了久住的大宅

這是單純的個人想法:
如果說 黎明道出那種話時 也心如刀割的話 那麼我倒希望自私一點
請你不要單方面為了保護我而傷害到你和傷害自己
在這個世界裡 能保障我安全 不一定要和你們分開 這你能明白嗎?!
與其擔心我會在下次戰鬥中被卷入而死去
那麼 我來保護我自己 或是一起保護大家 不是更加有效嗎?!
不希望重要的人在自己眼前消失 不管是你還是我 想法都是一致的
不管是你失去了我 或是我失去了你 那份絕望感也必定相同
你認為最好最佳的方法 並不等於我也要認同的 正因為重視對方
所以更應該尊重對方 而不是只站於為我好的立場 黎明啊…你懂麼?

總之 在雨天裡被迫離開大宅 在街上遊蕩之時 不小心惹毛了不良男
幸得秀真機關的凛所救才無事 一邊跟她聊著心裡解不開的結
煩惱也好像逐漸的消除了…而且凛更說出 女主其實是喜歡上黎明了
女主也明白了自己真真正正的心意 沒錯 正因為喜歡才會捨命救他
凛說 不知能否做到而又不放棄的事 在世中不少見啊
所以 女主明明說過要跟喜歡的人在一起 又會這麼輕易放棄嗎?!
女主想到自己可以做什麼了 就是--


那一晚,我的身體刻上了打倒半綺的武器-武骸。
而那個酒吧的男人就是武骸紋身的師傅了…
武骸並非人人得以裝備的 如果身體產生排斥 也是有致命的可能
而女主為了重要的人 下了必死的決心 刻上武骸以便作戰
刻上武骸後女主其實非常不適 又高熱又惡寒 還是死命撐著身子
血肉的痛苦 試用武骸又出血 令女主明白黎明及司狼所受的苦
一直在凛家訓練自己熟習武骸直至天明…數日後還是由秀真機關
開車送女主回到黎明他們的大宅裡

黎明看到女主甚為震驚 更震驚的是為了他居然去刻了武骸
女主說要黎明到庭園 有些東西想給他看 再三請求他大爺才肯去
(大概是不想之前下的狠心白費了吧!?)
總之一亮出武骸給黎明看 他就大鬧馬鹿激動不已

黎明「為什麼……為了我而做到這步?」
還問我 特意把冒性命危險把自己弄傷 他是不能理解
我說你是不想去理解而已!!!!!!!!!!!!!!!!!この!!!!!!!!!

這問題的答案 會引導出BAD ED來 (因為有CG也再跑一下)


以下開始BAD ED分歧
如果回答「因為我是フライコール的boss」才為黎明做到這步的話
黎明會不免失望 卻又在一瞬間回復正常
是因為女主缺乏告白的勇氣 藏在心底裡的感覺始終難以宣之於口
黎明並說 明天我們一起去NEDE的本部 女主正奇怪為何黎明會允許
卻殊不知悲劇的序幕已經揭開 還是應該說久不落幕的死亡之曲要終幕了!?

黎明伸出手向女主說 直到回到房間 讓他牽著我的手
女主知道自己希望和黎明一起 但這份心意 真的還不能說出來?!




在那一晚 和黎明聊了很多 為了令女主更易入睡
黎明為女主拿來了熱牛奶 不疑有他的女主安然喝下熱牛奶 隨隨入眠

打算明天和黎明及司狼共同前往NEDE本部的女主
其實是喝下了黎明加了安眠藥的熱牛奶 他打算和司狼前往NEDE本部
不到天亮女主都不會醒來
而為了不讓女主受傷 大概就是他所堅持的信念和動機
為了女主的幸福 也就是他走此一著的最大原因
雖然 很想快點出去跟司狼會合 身子卻有點不受控制 不欲離開

在這之後的日子 會有其他男人親吻女主 或是握著女主的手
但黎明知道自己沒有不滿的權利 他希望在這一刻 至少在女主睡著的一刻

透過雙唇 向女主傳遞那份溫度以及自己心中所想
隔著被單 向女主的唇靜靜的輕輕的吻下去

隔著了的吻 是虛假的吻 又或者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吻?!
雖然睡熟的女主渾然不知 但這樣也好 總有一天 也有誰
會給女主一個真正的吻吧? 會遇上比自己更加合適的人

談一場真正的戀愛 只要想像一下 胸口的嫉妒感也如火燒一般
如果現在 這就樣把她搖醒 告訴她自己真正的心意 那有該多好

但這是不可能實現的…黎明的內心想法…
「あなたは僕にとって、唯一の女性です。」
「あなたが恋をする時、隣にいるは僕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ーー。
それでも僕は、あなただけを愛してますから。」
伴隨著關門聲 故事也到此為止了。

回到GOOD END的那邊 女主會回答因為自己喜歡黎明才做到這一步
黎明覺得女主不應該開玩笑 也許他打從心底不敢接受
黎明在一陣沉默、思考和害羞(?)之後 說出了自己的事
首先 DEHAB 是Designed Half Beauty 指的是人工的純粹種半綺


黎明「然後我是--『NEDE』唯一成功製造出來的『DEHAB』。」
在黎明出生之時 已被註定是為了NEDE而存活的


黎明「我把你帶來這所大宅的事--讓你代替榮勳大人坐上頭目之位,全部…
不是為了組織,而是為了我自己。」


生來就要侍奉NEDE 而沒有了榮勳大人自己失去了人生的引導
要女主登上頭目之位什麼的 也只會為自己照明前路
女主答應黎明 自己絕對不會死去 這時黎明漸漸靠近--


黎明「……真的嗎?真的…從今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在…我身旁?」

面對再次答應的女主 黎明的回應是說了謝謝 然後…


雖然只是輕輕一吻 卻傳遞到彼此的心情 令人安心


黎明「…請你起誓,るあ。」


黎明「從今開始你,並非作為我的主人…而是作為一個我最重視的女性來守護你。」
就這樣 兩人之間確認了彼此的心意。

翌日 收到了エン的電話 說ジン最近在肅清幹部 不曉得有什麼危險的企圖
分別向黎明和司狼說明狀況後 再決定晚上去NEDE本部與ジン作最終決戰

到底本部後看到エン已覺得有點假 怎麼可能大量人員被滅卻只有你沒事啊!?
途中再遇到之前偷襲女主的那個什麼人 司狼留下與之決鬥 黎明交待要他活著
絕對不能比自己先死去…否則不會原諒他…
之後便見到ジン 只見他渾身是血 不明白我們和エン一同前來的原因
女主說ジン想炸毀此處 而正當ジン想解釋之時 エン出言相阻 叫我們不要被騙
在一瞬間決定了 要守護這個城市 所以要戰鬥! 黎明也聽從指示 開展和ジン的打鬥

雖然ジン受了傷 但作為NEDE boss的他卻不見有什麼影響
之後發現一隻影子樣的生物在黎明身邊擾亂他的攻擊 女主抓住一瞬機會
使用武骸 將那隻影子生物擊斃



與此同時 黎明分了神 正說出女主真是榮勳大人血脈之時 一個不覺
就讓ジン一手打倒了手中的武骸 並被ジン這樣架著脖子


女主迫於無奈 不能讓黎明就此送命 就在武骸比自我意識重的情況下
一箭射中ジン的左肩 然後黎明被女主大叫驚醒 取劍殺掉ジン

エン之後也開始發神經(包括立繪)整個人黑化起來
但ジン用盡死前的最後一口氣 將裝置破壞 整個總部瞬間化為火海
エン被天井壓下來的瓦礫埋沒了 此時司狼也跑進來 和黎明一同叫女主快跑
和司狼再會女主呆然感動 黎明立即提醒重逢的喜悅留待一會再說
現在首先再做的就是脫出總部! 於是三人全力跑出去
屍骸遍野的總部化成火海 女主和司狼及黎明二人抓緊雙手 全速奔出這個地獄

然後是播放ED MOVIE的時間--(不好意思只私心截2張XD)



MOVIE後迎來真正的結局--
秀真機關調查了NEDE已成廢墟的總部 發現那個球體裝置不是地球物質…
NEDE的滅壞 整個城市說不是也會帶來一些混亂和影響
至於女主 正式就任「フライコール」的頭目 並打算一直留在黎明身邊
除了黎明和司狼 其他部分成員才會接觸女主 其他則不會有會面
在守護這個城市的事上 和秀真機關共同努力 由內至外做到真正保護它
這就是女主所希望的事情 這時 黎明步出 跟女主確認就任儀式的流程
問到女主有沒有問題 女主說出自己擔心別人會否認同自己…於是黎明…

黎明「……るあ,手給我」

黎明說雖然是僭越了 但希望這樣可以替女主打打氣 讓她打起精神來


黎明懷著敬意 溫柔的親了一下女主的手 他說
黎明「…外面的人怎麼說也好,我的主人,是るあ,除了妳就別無他人。」
自從那晚決戰時的誓言後 一直就沒改變 今後也是如此



這樣幸福的時間 將會從此一直延續一下去……。

-終わり-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