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蒼天の彼方~慧線

慧線的開始是9月21日,差不多玩了三個月 總算完食了= =
起初我就是看中慧的,但CV那時沒公布
待CV公布後我爬了牆 但自己玩第一次時居然跑了劉瑯線
我猜是我想離開呂雄他們那邊的路線卻又太貼近貴族結果就orz
被弄得非常沒有耐性的我 也很沒品位地抓了個全save 就直衝泰斗線
截圖截了n張,repo卻一隻字都沒有打過 有時我想
到底我真的是喜歡泰斗 還是純為cv這麼.....= =
在kobo的推動下 本來只為了解慧線劇情的我 也越跑越認真
和泰斗線的共通劇情不說 其他我也很認真的聽慧說話以及了解劇情
所以現在我的似乎對於慧的好感比泰斗更高, 雖然這麼說好像有點糟糕...
一開始玩慧線時還想跑回泰斗線(喂) 還得跟朱仔同一路線...
另外官配的呂雄也非常吸引 即使坦白說他的人氣實在有點低w
但我曾經不小心跑出的呂雄bad ed可是叫我心都碎了~~
好,於是慧ルート開始~


第一次遇到慧 是他不懂如何買東西吃 女主教買大根餅
女主說慧倒是一個非常識的人XD
然後第二次遇見慧 是和朱偉買物回家 遇到慧(不審者) 並與之發生打鬥
結果當然不了了之 朱仔亦揚長而去

之後陪慧找地方 原來是女主家 他受其父所託找女主的家
並多次提出"別跟他扯上關係" 感覺慧是一個挺危險的人物w
有天慧由牆壁的穴走偷跑進來(因為自己是不受歡迎的人物)

還說替女主修補牆壁 因為女主實在窮到沒錢w
雖然考慮到雙子和泰斗由該處進來 但有其他危險的人可能進來 還是修補為妙
看似柔弱的慧搬好大的瓶 意外地非常有力
之後再談到慧會來的原因就是說覺得周圍很危險 所以就留張望一下而已

慧第二次拜訪 原來他的村子沒有機織 農作業為主 原來是沒路銀了XD
希望女主能介紹工作之類(但他說"恥ずかしいことと思う"ww)
但女主覺得慧是好人 慧問為什麼 就是因為他沒有綁住女主偷掉她所有的錢
慧覺得女主這樣的基準很有落差|||


這就是為了報答找工作的恩惠嗎XD?
到了市集 慧說自己接客很苦手 於是到了斡旋屋 呂雄的青果店需要幫忙
或是有些宮殿的出入工作 慧便去做後者 代替職人獻刀和推薦狀進宮

在街上撞到朱仔和慧 兩人在吵 原來慧又沒錢了 只淨下吃的錢 沒住宿的錢


而朱仔更是吃的和住的錢都沒有 於是女主就請他們吃饅頭
途中慧說自己在宮中都有認識的貴族

慧暫住的家是城裡的一家不太好的店(是黑店嗎?)裡面的人都比較壞
貌似很多人跟慧借錢又說找不到工作然後又沒錢還那種(旅費都見底了)

一直以後慧始終不叫人名 ガキ=朱仔、武官=呂雄、貴族=泰斗
有天慧送了茜の根給女主 除了當止血劑 還可以當染料

(然後女主暗想女子的月事也有紓緩之用 也知道慧不可能會講出來XD
他也表明自己不知藥效)


朱仔和慧來女主家吃飯 雙子也來到 說泰斗收集到情報 知道朱仔和慧的情況
然後雙子要女主選擇留誰在家陪伴 當然選了慧
於是朱仔便到泰斗那邊的學塾 而且順便下年考武官有幫助
而慧的長住令女主更了解他 原來他沒有家人 來的地方也非常貧窮
之前他說一星期不吃東西就是這個意思 他那村子每人一天有一餐已經很幸福
常常有沒飯吃的小孩子在哭 女主不禁非常同情 此時慧相當困惑 不明白女主的感情

後來發生宮廷毒物事件 是貢品都要檢查 而且不是昊本身常見的毒 大概是曉的刺客
及後女主家中父親的書房被弄得一片凌亂
慧說工作回家後看見可疑男子但讓他跑掉了

慧和女主聊天 問到為什麼讓一個沒甚關係的男人住在自己家中
而且又這麼照顧他和擔心他 女主覺得他的雰囲気跟自己父親很像
這時女主又說自己也不知道父親的工作和交友關係

第二天慧很晚都沒回家 女主非常擔心這個方向音痴
晚上庭子裡傳出聲音 是小偷進來了 左肩被刺傷 慧出來救命


那些人是宮廷派來的 目的是女主父親的遺物

然後某天早上迷路,被太星帶路云云w


泰斗和劉瑯到來說宮廷毒物的第一嫌疑者是慧 有人指明是慧
二人是提醒而已 女主也相信不是慧做的


和慧的關係進一步發展 敬稱什麼的也變得不再需要
隨著這樣的步調下去 感覺每天也很幸福……

這天 慧告白了~~



慧帶了燕堯來到家中~途中慧不爽,叫燕堯喝茶態度差,又說會用饅頭塞他的咀

慧說出這種話時基本上是無什麼自覺的XD

之後也一本正經的再次表達自己的感情和道出所謂的現實



慧向女主伸出手 (如果是BAD ED→捏死她orz)
不明白女主對他和燕堯何解如此無防備~



他說自己曾奪去很多人的性命 今後也可能如此 但也希望留在女主身邊


數日後第二次燕堯來訪 慧要倒熱茶進燕堯的口中XD
燕堯說女主的母親的身份較低的女官 但亦是名門之後(最後的了) 
女主的父親則是來自民間的文官 看到女主的父親可是一目惚れ
礙於身份問題雙人雙辭去官職 而現在女主的家就是女主母親一家最後留給她的東西
燕堯說在女主出生之前就認識她父親 但卻又見過女主 時間軸上有點錯誤
燕堯解釋說自己記錯 之後就肯坦白了--
原來女主的父親希望到曉住 女主父親對於農業方面的知識非常充足
而如果女主父親可以改變到曉國如此貧瘠的土地質素 令人民有所得益
兩國之間的戰爭就再沒有必要了 對於昊國的制度
例如用羽兔選皇帝 抱有疑問 沒有反映民意的制度
女主的父親沒有向女主交待過他的想法 因為這會惹來殺身之禍
向別國人民授予本國的技術 貴族們一定不會允許 怎麼看都是出賣國家情報的舉動 
所以女主父親就有一堆曉的資料 還有昊國大量的農業情報
洪惇上次曾派人來到女主家中搜掠 恐怕也是衝著那堆資料而來的
除此之外 逆賊的女兒也有足夠的名義和理由被消除 女主的性命非常危險
其實那些資料女主看了也不明白 但洪惇的威脅並沒有解除
現在要處理那一大堆餘下的書類也需要花費相當的功夫 問題是
女主應該繼承父親的遺志前往曉 還是繼續留下來生活呢?






晚上有人來襲



可以跟燕堯去曉,但慧說留下處理追擊的人和書類
當然選擇留下 慧戰鬥途中被燕堯說他變了一個極端情感的殺人武器
需要女主呼叫他的名字 令他回到現實



兩人的約誓 慧胸口傳來的溫度 他說自己會尷尬害羞 女主說他可愛 他還口吃了



到了"美蘭的招致" 決定要幫第一太子 他依賴影兔力量的 只為了皇位 羽兔融合
自女主成為皇后便停止了毒物事件

曉入侵天巽只幫貴族逃亡 然後遷都 "昇都" 晏都和宮廷被火燒光
皇后人氣高 半個晏都的人都跟著去了昇都 等待糧食 還有反亂軍的戰事
天巽覺得女主貴為皇后 不需要為人民擔心糧食之事
女主提出要教民眾如何在自然之中尋得食物
但天巽覺得是人民自己要來昇都 於是他們應該自食其力
皇后拋身出去做這種事 他不會認同
殺害貴族的集團"斜光"於昇都亦有出現
殺害羽兔的可能性也很高 一番爭論後 天巽生氣了
要軟禁女主於後宮之中 此時慧出現 並說此國的貴族很腐敗
問他為何會出現 他說因為想見你就來了 還需要其他理由嗎?
情難自禁的女主撲向慧 抱著他希望能為自己帶來安慰


聽了燕堯的說明後 慧說本來想殺掉皇帝帶女主走
然而事情好像沒這麼簡單 而且警戒也很高
他說現在就想這樣帶著女主走 不過還有一些事情需要看情況如何
慧說擔心女主會忘記他了 雖然現在在慧身邊還是會危險
但他很慶幸女主希望在他的身邊


獨白我即死XD

女主回應自己也同樣喜歡慧
他說就如以前一樣 女主的身子很柔軟 還問道
他抱得這麼用力 女主不痛嗎?
當然不會痛 反而很高興 可以感覺到慧的體溫和心跳
四年沒見 大家有所改變 也有和之前一樣沒變的事
而慧想這樣繼續抱住女主不放開 以解四年的相思
還問了抱這麼緊會不會骨折 (呃慧你別搞笑了這時候orz)
之後放開女主 說自己到此的真正理由
他退開一步 摸著女主的頭 女主覺得慧好可愛 這時他臉紅了


他說看著女主的樣子 因為太漂亮了所以說不出話來
慧覺得四年沒見 女主真的變漂亮多了  之後就說正經話了
慧問 既然此國的貴族已變得如此腐敗 你到底還在期望著什麼
女主說 他希望天巽和洪謙可以改變 是期望他們而非國家
慧則反問 皇帝就是控制國家的人 基本上你等於在期望國家能改變
女主回應本來天巽就不是皇帝 皇帝是由羽兔選出來的
慧不明白 為什麼不由人民 而要由羽兔來選皇帝
女主無奈 她以為慧應該知道羽兔的事情 畢竟也是很有名的事
但慧說自己其實一點都不知道 女主驚訝
慧更說 他一點都不理解這種事情 皇帝由神來決定根本就很笨
還有 因為女主體內的瑞獸存在 就要被作為皇后而幽禁
慧覺得比政治婚姻來得更要糟糕 他不明白四年間如此被禁
為什麼女主沒有覺得生氣而要反抗此腐敗宮廷 還繼續留於此
女主回應 因為此處是自身出生之國 於是慧反問
如果你在曉出生 就會喜歡曉了嗎? 但女主因為始終不能代入不能回答
她也不希望自己背叛國家和國民 因為依然有人仰慕她和羽兔
四年間她沒逃跑 沒進言 其實留於此等於沒有努力過
慧說雖然對於女主的說法抱有很多疑問 但女主的這份溫柔
他並不討厭 慧再告訴女主 出面有很多人民餓死的屍體
屍體更會被蠶食 說了這些殘忍的話 又忍不住向女主道歉
慧要女主跟自己出去 被幽禁的女主說不行 慧卻說跟自己一起便無問題
慧的堅持 令女主跟了他外出 在走廊都剛好沒有被人看到 人們剛好走過
而此時慧暗叫麻煩 拉了女主進一間貴族房間 並叫女主別作聲
女主此時心想 到底慧是什麼人呢?.....連沒人的房間都知道
避開人們後 再於走廊上走著 再進了一間貴族房間
在裡面的是燕堯 浦見面他便問女主記不記得他
在一番寒暄後 燕堯也讚女主四年間變漂亮了 忽然在女主回話期間
慧走到女主背後抱著他 明顯宣示主權XD 燕堯說這樣一副"她是我的"的表情很不好
燕堯和慧再開有關糧食分配的問題 而燕堯的回答則令慧說
這個國家難道只有貴族是人嗎 這樣 燕堯於是說差不多吧
所以才會有像斜光一樣的組織出現
女主此刻感覺到 慧好像不是昊的人民 之前說在遠一點的村子
女主大概以為是同一個國家 但沒料到完全不是昊的人
女主拜託燕堯去處理糧食的事 耐何他也只是末端的貴族
而昊的貴族從根本開始腐敗 就算他插手 也不能幫上忙 再者也並非全是天巽之錯
燕堯於是建議 這個腐敗的國家也不能再期望什麼 索性逃跑更好
慧回應 他也說服不了女主 因為羽兔而被幽禁實在很白痴
女主問燕堯可能會被斜光追殺 而慧又沒飯好吃為什麼仍留在此
慧不爽地跟燕堯說完會去找食物後便離去 慧的不爽令女主不解
燕堯爆笑後 告訴女主很久沒人令慧露出如此的表情了(因為女主太笨XD?)
燕堯說 慧會留在昇都 都是因為你在這裡
燕堯又說作為慧的熟人知道慧為了女主不離開這兒 他也很高興
而他也知道女主對慧的感情是怎樣的
臨走前 燕堯說女主父親的書類都在他手上 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問他拿

到了晚上 宮外傳來人民渴求食物的聲音 女主不明白其他人怎還能入睡
女主曾經跟美蘭說把自己食的份量分給外面的人民
美蘭回應她的份量不夠給出面不知多少人吃
美蘭說如果她不吃就倒掉 女主想要保留 美蘭還請她謹記自己是皇后的身份
在庭園遇上黎明和啟明 啟明領女主出宮 找到一些野草希望可為人民充飢
那些有關野草的知識也是女主父親教她的 現在倒能派上用場
突然出現斜光兵 並斬傷了女主 同時慧也出現了他叫女主閉上眼睛

待把兵士們殺光後才叫她 慧在此處出現 是看到啟明帶女主出來
他不明白為何啟明和四年前一樣沒長大過 而女主亦有同感
雖然慧想責備女主 但那語氣聽下去甚為溫柔 他問道
有人會在晚上穿著皇后服在昇都的大街上走來走去嗎?難道還不明白狀況?
當然 女主是為了收集食物所以才這樣做的
之後治療傷勢 明明會痛但強裝沒事 一眼就被慧看穿了
不知武器是否有毒 於是慧主動要替女主吸吮傷口 女主臉紅


慧誤會是女主的身子出了問題 其實只是尷尬而已
慧說女主的手很滑 也沒有中毒
但他在舐傷口 說這樣會快點復原 女主說不要
但慧叫女主閉咀 是她亂來弄致受傷的懲罰


女主繼續說自己很尷尬 慧說會想想如何令她不尷尬
可是要保持在不令女主尷尬的程度是非常困難XD
女主不明白為什麼慧喜歡觸碰她 那慧說當然是因為喜歡就想觸碰
要是女主不喜歡的話 他會自重XD
後來慧也幫忙找尋食料 還叫女主小心別讓女官發現傷口
在收集很多野草後 發現慧的知識非常豐富 然後 是時候回去了
女主問 還能再見面嗎?慧
慧一句"想見我嗎?" 害我立即無語XDDDDDDDDDDDD
可是女主立即回應嗯,很想再見你呢 慧便說那麼明天再來打擾你了
之後慧帶點憂鬱的說 原以為女主會忘記了他 畢竟在後宮貴為皇后
如果和皇帝一起也--而女主立即解釋 從來只以羽兔身份留在宮中
所以皇帝並沒有碰過她 慧很驚訝 不明白為何竟會這樣
原來 是燕堯騙了慧XDDDDDDDDDDDDDDDDD
慧再說如果真的是這樣 早知早點來找女主 然後還因為誤會了而道歉
女主謝謝慧還想見她 反之 慧其實亦有同感
拿著大堆野草 不能拿回房間 只好交給慧處理
慧還能令那些野草變得易些入口 女主甚為驚訝 而且擔心味道問題
但慧說 這時候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好 也顧不得味道的問題了
在分別前 慧還說 女主的確變漂亮了 但她還是她 這點沒有改變

第二天 女主再跟美蘭提出糧食問題 美蘭依然冷酷無情
還說女主不吃 要全部倒掉
(天災了還幹這種事女人真的很可怕orz)
美蘭離開後 慧進來了 剛剛的對話他都聽見了
慧說自己三天不吃飯都不會倒下 女主不同 所以要快點吃飯
另外女主原來有偷偷收起一些能放久一點的食物 慧也覺得真拿她沒辦法XD
結果慧用了女主的名字將野草交出
之後慧跟女主開始正經八百的說話 有關昊的事
昊的貴族和人民分離 而沒有國民根本就不會有國
所以第三勢力的斜光出現了是必然的事
已經因為瑞獸的事而幽禁了女主四年 慧問 難道這樣你還選擇昊嗎?
慧說要不是女主在昊他在已離去 而且四年前的昊和今天不同
他也曾經在四年前喜歡那個昊 那時因為女主而對昊的印象有所改觀
可是到了現在 也差不多到了容忍的界限了
到了此時 女主終於開口問道 問慧是不是曉的人 (妳也有夠鈍い的說orz)
慧承認了 因為要得到昊的情報而從曉潛入了昊 再向曉回報情報

曾經發生的宮廷毒物事件 也是慧和燕堯做的 為了打撃宮廷
使之不能與曉抗爭 女主還是非常震驚
慧還說 比起收集情報 他還是暗殺的工作做得比較多
所以留女主在身邊很危險 慧因為喜歡女主 希望可以和她一起回曉
女主的父親和慧有連繫 因為他反對昊的貴族中心體制及羽兔的制度
女主父親就因此而被昊的間諜暗殺
女主心中的父親 是很愛昊的 這一刻 她難以接受現實
慧之前一直沒說 也怕女主會哭 他會很不知所措 而現在
女主的確忍不住淚水而在哭 衣服都被淚水染濕了
慧替女主吻去淚水 女主也停止哭泣
慧說雖然想回去曉 但如果沒有了女主 也沒有意思
對於幽禁了女主四年的國 他十分討厭 覺得亡國了更好
但是昊是女主珍視的故鄉 他自己 好像也沒這麼執著於回曉
既然沒有家 又沒家人 孤身走天涯 也沒歸屬感可言
比起那些地方 女主對他更為重要 女主排第一 曉只是排第二
留在昊絕非因為喜歡此國 只是因為喜歡女主
慧問女主能否原諒他曾為間諜一事 女主因為喜歡他 根本不曾介意吧?
在沒有女主的四年間令慧非常痛苦 他希望女主可以留在他身邊
要女主考慮要留在此地 還是去曉 總之慧一定會留在女主身邊守護她
之後過了七天 比起以前 在宮門外要求糧食的人民少了
慧分了幾次將食物分配 也解決了些飢荒情況
燕堯和慧在女主房間 燕堯說也想跟女主單獨說些話
慧立即叫燕堯滾開XD 燕堯反問慧何時不做間諜 改做女主的護衛了XD
然後 第三勢力的斜光攻入宮廷 外面傳來陣陣刀聲
斜光蒙面的士兵進來 看到皇后說了要全員殺光便動刀
慧和燕堯當然挺身而出


原來慧是曉第一的暗殺者w

之後到底要選擇留在昊 還是前往曉呢--?
1)選擇前往曉
慧叫燕堯一同前往 之後抱著女主衝出重圍

途中燕堯提到慧是曉國第一的暗殺者 還有小時候的事
但慧叫燕堯閉咀別說 因為他感到不愉快...w
燕堯開始坦白說自己的事 他也是昊的人民..有關女主父親的事
也再解釋一次 其實女主的父親一直在尋求讓曉和昊和平共處的方法而已
宮殿一直被大火燒著 慧叫女主小心別燒到她漂亮的頭髮
女主希望同時能救出其他認識的人 卻被慧阻止說已沒空餘時間理別人了
在宮殿放火的是反貴族第三勢力團體斜光 人民因不滿貴族也隨之而起
遷都一年的昇都被曉一口氣進攻而完全燒毀 昊國正式滅亡
臣服於曉之下 戰爭也隨之結束
慧在進入曉時 告訴人說女主是皇后的影武 是他的妻子
這樣一來 四年的幽禁生活也終結了 
新生活開始 女主想幫助耕種 卻被慧所阻止 覺得她不適合辛苦勞動的工作
於是女主回說要跟慧一起 要幫助慧
在叫燕堯同來的時候 慧說過 如果燕堯妨礙了他和女主的話會說他很礙眼
而燕堯抱怨"你們原來還記得我"的時候慧就立即說你很礙眼XDDD
慧抱著女主不想放開 說女主太易害羞了他之前一直根本沒抱夠w
他說 觸碰自己的妻子並沒有任何問題吧 要女主入鄉隨俗(笑)
女主因燕堯看著更加害羞 慧知道就叫燕堯別看 逆過來燕堯說
那麼到沒人看見的地方抱吧--慧才一本正經的想到原來可以這樣做
慧說可以進家裡...燕堯說有預感明天開始進不了家門XD
最後的告白 便結束了此漫長的故事



2)選擇留在昊
女主不會後 而慧也會留在她的身邊
此線是燕堯隻身為二人作掩護 不管女主有多擔心 燕堯自身也堅持要這樣做
燕堯坦白說了 是他殺了女主的父親
他說 自己和女主的父親意念相若 女主的父親算是他師父
一同成為了在昊的曉間諜 在一段日子過後
女主的父親突然說不想再做間諜了 因為這麼大的國家
還有才能的年輕後輩不少 不能因為貴族的腐敗而拖垮一個國家
相信女主父親所想的 就是當年還是小孩子的呂雄和樂芳
由於女主父親手持太多相關的資料和研究 最好只好殺了他
雖然 最後女主的父親說自己原諒了燕堯 但燕堯自身亦不能原諒自己
至少希望能照顧著女主和減少自己的罪惡感
甚至女主的父親說過把女主許婚給燕堯 而現在燕堯看到女主
知道她和慧一起將可以幸福 也就安心了 而決定自己要留下來
差不多到了界限了 火勢蔓延 慧和女主不得不逃 而女主大叫著燕堯一起走
燕堯卻選擇了獨自留下 慧解釋道 燕堯看到女主的笑顏 心中就充斥著悔恨感
這時女主禁不住哭了 慧叫女主別哭 否則他也會一樣痛苦


在這場大火之中 大量貴族被殺 皇帝卻沒有死去 在附近一帶臨時定都
有關第三勢力斜光、曉和昊 最終也形成了三種勢力對立的情況
燕堯到底身在何方 也是未知之數
戰亂之後 被認為是唯一民間立場的貴族-皇后
被人們要求幫忙 慧說 一直都會在女主身邊


只要有女主的地方才是他會身處的地方 會去曉他亦無家可歸
之後就是再次表明心跡和四年間的覺悟

每次要抱女主 慧的理由都是 喜歡的東西總會想去觸碰 並希望女主可以習慣
為了建立沒有人再傷亡的國家 身懷羽兔能力的女主去幫助斜光的人們
慧也答應 如果可以的話 他以後也再不會殺人了

最後...
停戰協議達成 國家之間也得以恢復平和穩定 五年後

慧和女主的小孩想跟父親一起玩 慧卻有點束手無策
小女孩要玩遊戲 卻是要父親扮成自己的夫君...慧有點無奈地說
不行, 你是做不了我妻子的..這樣XD 當小孩發脾時
慧更不識時務地說因為自己已經結婚了不能再做別人夫君XDDD
女主說慧真的很認真 慧說因為錯誤的教育會誤導小孩子的
而且--他還很不習慣 他經歷過很多別人的死亡 而面對新生命
卻是第一次 說著說著 慧想要伸手觸碰女主



…終完補完了orz 中後段因壞習慣寫得非常非常長 所以補完很方便
這個壞習慣都有派上用場的一天?(笑)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