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猛獣使いと王子様 発売記念SS 翻譯
原文在此:http://www.otomate.jp/beast/beast_ss/

廢話一下 其實早就通完了Matheus及Klaus線 也早翻了半邊
不過最近忙著GS沒時間翻餘下的 剛巧今天貌似閒點趕緊衝了出來
嗯…這裡大概不難看出哪句話出自誰的口中 四位王子各有特色
同是山崎劇本及miko原畫 可能對這點有執念
上次arcobaleno!的翻了這篇也忍不住翻了...於是~上菜~

猛獣使いと王子様 発売記念SS:

「我回來了~!抱歉,回來晚了。」
拿著足以把臉龐完全遮掩的大貨物的Tiana旁邊,Lucia搖著雪白的尾巴走了過來。
「真是的,到底晃到哪兒去了啊。妳不在的這段期間,可發生了不少大事啊!」
「欸,大事是指?」
靈敏地從地上站起來跑過來的Erik,帶著抱歉的神情仰看Tiana。
「不是什麼大事哦。只是Klaus來過一趟而已。」
「什麼不算什麼大事啊。如果金粉的效果再早一點結束的話,那不就會很糟糕嗎!」
「就算如此,也不是Tiana的錯啊!為什麼Lucia你非要用這種方式說話?」
「對呢。Tiana不在的時候會寂寞,就老實地說出來啊。」
對著慢慢頷首的Alfred,Lucia擠起雙目。
「才不寂寞啊!!只是回來得有點晚,所以擔心……」
「嘿嘿,什-麼嘛。那就該老實地說,自己是在擔心啊。」
「說得沒錯。你就老實一點吧,Lucia。」
「嗚…你們這些傢伙,也不知道別人在想什麼,別隨便亂說呀…!!」
「欸,那個…」
看著這三匹動物並感到迷惑的Tiana,Matheus靜靜的搖了搖頭。
「放心吧,沒有被看到變成這種模樣。比起這個還是快點放下那東西吧。」
經Matheus提醒,Tiana總算將手中的貨物放在長椅子上。
「那麼,Klaus來這裡,是有什麼事?」
慌忙地用前爪按住失去平衡並將要掉落到地上的貨物,Matheus呼了一口鼻息。
「只是把從Cattleya國民那邊收集到的問題書信拿來而已。無論是哪張也盡是寫著低俗的內容而已…
…說不定晚點會來拿回答案吧。」
「問題書信……?」
聽了Matheus的說明也無法理解現今的狀況,Tiana取了桌上攤開的一疊紙後,繼而於臉上浮現苦笑。
「那麼,金粉的事怎麼了啊。確實有買回來吧?」
「啊,等一下,Lucia……!」
向大袋伸進鳥喙並強行於當中開始尋找的Lucia,身子被Tiana慌忙抱起。
「金粉並不在那個袋裡面……」
「好耶,得手了~!」
Lucia動作俐落的將那個伸出的小袋叼走。
可是,正想這樣把金粉都拿去的鴨子,被Alfred以前爪按住背部。
「咕嘎……!你在幹嘛!」
「不就是金粉要四個人公平地分配嗎。」
「那個『公平』一點都不可信啊!我的份總是微妙的少,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
「因為鴨子和獅子,身型可是截然不同啊。」
從Lucia手中奪回金粉,Matheus向Alfred使了一個眼色。
終於重獲自由的Lucia,撥動大大的翼羽並噘起了嘴。

「我說啊,不是體型大就要多點份量的這件事,不在已經徹底地在我身上試驗過了嗎!!」
「真是隻嘮嘮叨叨的吵耳鴨啊。難道就這麼想被賣到肉店嗎。」
「哼……說過多次的威嚇說話我可不會怕呀。Matheus你才是,信不信把你送到鬥技場裡啊?」
「喂,你們兩個也給我適可而止!今天要做的事可多著啊!」
Erik表現出一副好像有話要說的模樣並把視線移到長椅的購物袋之上。
察覺到其用意的Alfred便開口道 。
「話說回來Tiana。我們拜託妳的東西都買到了嗎?」
「嗯。我想應該是全部都買齊了……」
「辛苦你了。費用就遲點向Fasan取回吧。」
在說著此話的同時,Matheus 稍微把頭彎後,將Tiana推出房外。
「等,等一下啊Matheus?怎麼了?」
「什麼事也沒有。在二樓裡休息一會吧。」
「欸?休息一下……可是差不多該準備晚飯了。」
「你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了。之後就交給我們吧。」
「對對,偶爾也想讓Tiana可以放鬆一下!」
Erik走近Tiana身旁,也好像Matheus一樣用牠小小的前足推著她。
「感謝我們吧Tiana。由Fasan的四位王子為她造飯的女人,在這個大陸裡除了妳就別無他人了啦。」
「Lucia真是的!明明告訴過你別再用這種方式說話的!」
Erik對著在鬧脾氣般把臉轉過一邊的Lucia鼓起臉頰,Tiana處於狀況之外,輪流看著大家的臉龐。
「這頓晚飯你們四個人……難不成,Matheus你們想造飯嗎!?」
「嗯。有什麼問題嗎?」
臉上浮現出多多少少的不安,Matheus有點不高興地瞇起眼睛。
「放心吧,Tiana。我的手作料理是可是城裡的士兵都一致給予良好評價的。」
Tiana困惑了一會後,看著Alfred自信滿滿地挺起胸膛,終於展現微笑。
「謝謝……大家。不過,真的沒問題嗎?」
「已經說過沒問題了吧。好了,快點出去吧。」
提起短小的足部,Lucia將Tiana的身體推出房外。
對著這樣的動作苦笑的同時,Tiana背向這四匹動物。
「嗯嗯,我知道了。那麼今天,我就好好的休息下吧。」
關掉大廳的門,確認了Tiana的腳步聲朝樓梯上方遠去後,Matheus用前足拿起裝著金粉的袋子,並將之灑於身上。
在沒有緊綁的袋口中飛舞出金色的粉末,獅子的輪廓也漸變模糊。
在溢滿房間的耀眼光芒消失之際,取代了猛獸的是有著修長身軀的青年,伴著隨意地搭著的長長金髮。
「雖然只能一時回復,果然還是想維持人類的姿態啊。」
在伴隨輕輕嘆息的同時,Matheus也立即為向自己湧來的Lucia他們灑上金粉。
終於解開了咒縛的三人,紛紛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沒什麼時間了,快點開始吧。」
Alfred從長椅子上輕輕拿起安放於該處的紙袋,Erik之後說道。
「嗯嗯,Alfred加油啊!我來切雜菜吧!」
「交給你了。我就在這邊好好的監視,看著你們有否偷吃吧。」
對著進入廚房後突然坐於椅上的Matheus,Lucia拉長了兩頰。
「給我適可而止啦,Matheus……。只是一個勁的在使喚人,偶然也自己勞動一下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試試味好了,煮好之後拿過來給我吧。」
「喂Erik,把菜刀借我一下。」
「不,不行啊Lucia!我們四人可要一起努力啊!」
「正如Erik所言,Matheus。無非也是為了Tiana而已吧。」
手執菜刀的Lucia向著淚目的Erik逼進,久久不動的Matheus終於站起身來。
「真是的……作為下任Fasan皇帝的我,要於廚房裡實在是……」
一邊低怨著的Matheus從袋中找著東西,把一個用白色紙包裝的東西拿出,嘴角浮現微笑。
「不是挺上等的肉嗎。只是烤來吃已經很美味了吧,今天就這樣煮好了。」
Matheus將手上拿著的肉塊,一股腦兒與雜菜一同放於鍋裡。
「啊,啊啊啊~~~~!!」
「呃……!?怎,怎麼了啊,別突然大叫啊!」
受Erik尖銳叫聲所嚇,Lucia停下手上正在削馬鈴薯皮的動作回頭一看。
「你給我等一下啊Matheus!所以說這個鍋是用來煮雜菜湯的啊!」
「雜菜湯嗎?那樣的東西能把肚子填飽嗎。是男子漢的話就要吃肉。」
「這頓料理,是為Tiana而造的吧?而且,把這樣大塊的肉整塊放進去的料理,怎樣會令Tiana高興啊!」
「為何這麼肯定。Tiana也可能意外地喜歡吃肉。」
「絕對沒這種事!我覺得她絕對會喜歡吃雜菜多些!」
「不對,是肉才對。」
「雜菜啦是雜菜!!」
「啊-,真吵啊。肉又好雜菜也好,在動口之前來動手做吧……」
伴隨著疲憊嘆息的Lucia身邊,Alfred也靜靜的點頭。
然而即使如此,二人的口舌之爭也沒有停下來。
「總而言之,這道菜決定要改為煮肉。把雜菜給倒掉。」
「不行啊!本來就是我在造的,要倒的話就把肉倒掉!」
Erik和Matheus,就各著執鍋的一旁互相瞪著。
無言地聽著的Alfred,小小的嘆一口氣,介入二人之間。
「你們兩個,也該放下個人喜惡了。為了健康著想,肉和雜菜兩種都得吃才行。」
「真吵耳啊,雜食。」
「雜,雜食……!?」
「你也是,要選的話也是喜歡肉的吧?」
「可沒這回事啊?是喜歡雜菜的對吧?」
介入了二人爭執的Alfred,帶著不安與徬徨眼神並夾於二人中間。
「真是的,你們真的什-麼都不懂哪。」
好像知道什麼並浮現餘裕笑容的Lucia,將手中之物放於鍋中。
「欸!?等,等等啊Lucia……!?」
「你在,做什……!」
「Tiana真正喜歡的,是魚。絕對沒錯。」
三人戰戰兢兢地探看鍋裡,與大塊大塊的肉混在一起的,是蠕動著的細長的黑色物體。
「喂,Lucia……。這是什麼啊。」
「看了不就知道嗎,是鰻魚哦。」
「欸欸!?鰻魚!?」
再次戰戰兢兢的確認鍋裡的東西後,Erik和Matheus疲憊的垂下雙眼。
「那,那樣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啊!肉和雜菜和魚也有放,不是超-棒的料理嗎-!」
「不過,看上去可是非常糟糕。」
Alfred靜靜的搖頭,Lucia拉長臉頰並提出反論。
「看上去怎樣也沒關係吧!重要的是味道!就連你也說過自己也是比起外表內在還比較洗練的不是嗎!」
「這個和那個不能一概而論。」
「啊啊,彷彿看到Tiana沮喪的表情了。」
在帶著神妙表情點頭的Matheus身旁,Erik的眼睛漸漸浮出淚水。
「嗚嗚……怎麼辦啊。買回來的材料全部都用光了,這樣的料理,可不能讓Tiana看到啊……」
「果然,我們四人要造料理,還是很勉強嗎……」
Alfred重重的嘆一口氣,Matheus帶著不爽的神情瞇起眼睛。
「打從一開始我就反對的。想讓她嚐到美食的話,把煮得一手好菜的廚師帶來,或是去那樣的店還比較快捷。」
「真是的。是誰啊,提議這樣麻煩的事情的是……」
「因,因為,很高興一直也由Tiana非常拼命的為我們準備飯菜……!所以,想讓Tiana感到高興,然後……」
「喂,喂喂,別哭了啊Erik!」
看見一滴滴流至臉上的淚珠,Lucia慌張的搖著Erik的肩頭。
「……對不起,Erik。想為Tiana做點什麼的心情,大家也是一樣的。」
被Matheus溫柔的撫摸的著頭的Erik,也終於抬起頭來。
「嗯嗯……我也很抱歉,Matheus。」
「那麼,問題就是接下來該怎麼辦了,不過……」
四人互相看著對方,誰也沒有想到什麼好方法,有的就只是眾人流露的嘆息。
猶如要打破那沉重的氣氛一樣,廚房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在這裡嗎,Matheus。我是來收回問題書信的……」
「Klaus……!!」
「……!?」
四人的聲音重疊,Klaus的手還放於門上就這樣僵住。
「你的確是,麵包店家的兒子吧。」
「為何突然說這個。這樣又怎麼了。」
「欸?難不成Klaus,你會造飯嗎!?」
被充滿著期待的眼神所包圍,Klaus露出困惑的表情。
「造飯這種事也不算不拿手,那又怎麼……」
「嘩,那就正好!我們,可是非常困擾啊。」
「困擾……?」
「Klaus,這是下任Fasan國王的命令。把這個鍋裡的東西,給弄成什麼能吃的食物吧。」
「什麼?我可不記得我要被你命令──」
對著看似不爽並斜眼瞪視的Klaus,Matheus將問題書信於Klaus面前晃著。
「等你完成這道菜後,我就給你問題書信。」
「什……!?」
「拜託你,Klaus。已經沒時間了。」
「我們,雖是為了Tiana而想去造美味的飯菜,但還進行得不是很順利……!」
被Alfred和Erik緊握著手,Klaus終於像放棄似地嘆了一口氣。
「為了Tiana……嗎。是為了這樣的理由的話,倒也沒辦法了呢。」
「嘩,謝謝你,Klaus!」
「不過,殿下們也得幫忙才行。這樣可以嗎?」
「嗯,當然了。」
看著依照Klaus的指示,雙手忙個不停的Erik他們,Matheus不意的輕閉雙眼。
「喂Matheus!別偷懶了,好好幹活啊!」
「嗯,知道啦。」
被詛咒的先皇,共同流著Balthasar血脈的弟弟們──。
小時候,從沒想像過會有一天大家過著這樣的生活。
(能夠這樣過日子,就算只有些許的時間也……)
Matheus好像在深深體會什麼似的閉上眼睛,並展露出溫柔的微笑。


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