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stage2/感想】バクダン★ハンダン/卜部君麻呂


【以下劇透】

*決定把個人線分stage來寫比較易清掉

首先不得不說卜部線作為一個起始實在…令人糾結。
本身我是衝著cv去跑這條線、甚至是這部遊戲,但結果卜部線不怎好玩。
卜部線本身跟其餘的五條主線最大的分別就是,這條線是「背叛者」路線。
其實在遊戲進行的時候也會發現到有些蹊蹺,而在一周目就得知了他是背叛者。
如果留待二周目的話,反倒好像不太合適。怎麼說呢,
反正知道他身上有什麼秘密,乾脆就在一周目給他挖清了吧!!
個人覺得先玩了卜部線的好處也不是沒有,他的路線後期完全沒有去玩解謎。
這樣可以留待二周目三周目等等繼續玩著新鮮。
不過,因為女主對卜部日漸產生了一些好感,而卜部的思考又很固執,
因此實在只能感嘆卜部喜歡上女主都是一種……令人糾結的緣份罷了。
若要挑相處時間太短,沒辦法產生感情的話,卜部線的確令人不由得有此想法。
可是在二、三周目的任何主線,因為玩家心理(至少我是)的影響,
出現了「已經不是和這群人只相處七天了」的想法,經歷的事情也更加多,
最後看到和女主的大團圓結局倒也沒什麼覺得違和的。


以下有些仍是共通的劇情,因為個人線穿插在共通劇情的中間。
不過共通的部分說過一次後,在其他路線我便會省略不說了。

選擇了在睡不著的晚上到大堂看看,之後見到也未去睡的卜部。

問他在做什麼,他說在觀察水晶球。
好奇一問,他居然又讓我(用回第一身吧XD)一同查看。
還說普通人也不行的,不過你是特別的。

雖然什麼都沒看到,但不知怎的心裡卻又沉實了下來。
卜部說這樣是幸福,因為他為人預言,看到的是很多的悲傷。

我不由得告訴他,反過來說,有悲才有喜,不是這樣嗎?
他聽完這番話,淺淺一笑,似乎也放鬆了一些。


【stage2 - Alice Kart Grand Prix

翌日,大家總算交換了電話,並說有事的時候記緊互相聯絡。
這天的遊戲景點就是通稱Alice Kart的場地,以愛麗絲國為原型的賽車景點。
在遊戲中取得道具活用,從而勝出比賽。
這天豬頭說,第一名的人才有機會去「茶會」。
參賽車還包括了黑子,換言之,我們必須有人取得第一勝出才能繼續遊戲。
這裡的分組雖然玩家可以選擇,但部分的分組是既定的,
卜部說自己暈車,所以獨自乘一輛車。其他人用猜拳決定,
流星和永遠是一組。之後隨著出包、剪、搥便跟士道、調邊或航大一組。
和那名角色賽車的詳細等我說這三人的路線再談w
比賽途中險象環生,在跑道上可以取得的道具也是具有攻擊性的。
在快要到達終點的時候,流星的車使出了滑油道具,拋離身後的黑子隊伍。
無論選擇與哪一個角色一組,流星的這個行為也影響到我們,
並產生了一定的危險。然後,流星和永遠成功勝出了比賽,前去參加茶會。
眾人對於流星剛剛的行為也沒有哼聲,其實心裡也是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不過相反,贏出了比賽的流星心情極佳。當然,也沒有辦法責備他。
畢竟如果大家都在比賽輸了,景點將會立即爆炸,人質也會被處決。

一行人移步到了一個有著假天花的地方。在森林廣場有著可愛的兔耳小屋,
前面坐著兔子、老鼠和帽子男,桌上放著茶杯等的物品,顯然就是豬頭所指的茶會。
隨即聽到了廣播說眾人clear了剛剛的賽車關卡,流星難掩興奮,大聲歡呼。
這時,剛剛一直沒吭聲的士道冷冷的喊了流星--喂,牛郎。


士道壓抑不住,迫問流星為何剛剛做出這樣危險的行為。
流星也說,是為了贏也沒有辦法。但士道還是不滿他令同伴陷入了危險之中。

接著,流星一拳就毆在士道的臉上。
兩人開打,又踢又毆,最後出言相勸的是卜部,但二人似乎沒聽進耳裡。

看到卜部臉色還是不好,忍不住就慰問了一下。
但苦笑的說著自己沒事,再次勸停了那邊毆鬥的二人。
豬頭之後出現,讓永遠和流星以外的人都進那邊的兔耳小屋裡去。
進屋後大家也注意到天花板上的鐵板,並有兩隻窗子可以看到茶會的狀況。

房間的門之後被鎖上,然後天花板正緩緩降下………

在房裡的眾人無法干涉外面的狀況,而永遠和流星需要解開謎團,
把大家拯救出來。換言之,現在這五人的性命,就在永遠和流星手上。
這次的謎團,說到「要邀請朋友,就得要いかれた主催者的許可。」
就是說,要把這五人給「請到茶會去(救出來)」,就要得到主辦人的容許才行。
二人看向桌前的三個雕像--兔子、老鼠和帽子男。
調邊立即說不妙了。
理由很簡單,在愛麗絲原作登場的角色中,首先出現的「いかれ帽子屋」
自然會誤導了大家他就是主催者。從名字的角度來看,就一定是這個角色無誤。
可是,現在這個茶會是在三月兔的家裡主辦,也就是牠才是主辦人!
之後卜部也問到,為什麼那三月兔是「いかれた(瘋狂的)」的呢?調邊解釋,
英語的諺語裡有此一句:「三月のウサギのように気が狂っている」(Mad as a March hare
就是原指三月繁殖期時的兔子會野性大發。

由於外面聽不到房子裡的聲音,在大家說完之後流星立即恍然大悟說很簡單,就是帽子男。
士道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單細胞,接著大家同感不妙。
永遠也覺得這豈不太簡單了,倒是有點可疑。流星提到那屋有兔耳,
這次輪到永遠恍然大悟的說,茶會是在兔子家裡辦才對呢。
但是旋即又猶豫道,雖說是在兔子家,但也沒有人說兔子就是主辦人呀?
士道又再激動了XD


最後二人眼見時間不多,便決心走到兔子的雕像查看,找到撲克和手槍。
這時豬頭於房子內的螢幕出現,表示要猜對主辦者「所遵從的」,否則手槍便會發射子彈。
而這手槍絕對是貨真價實的。
外邊的永遠和流星仔細找尋桌上有的撲克牌比對,結果找到的是:

6/K/K/Q/Q/
兔子有的是K,二人需要找出比這牌更要大的一張才行。
永遠和流星意外的,並不知道撲克牌的圖案大小該如何排列。
房子內的卜部這時跟大家說,一般的順序該是:


大家都認同那麼能大過
的就只有了吧。

※其實玩到這裡我思索了好久,基於我一向玩牌(如鋤D)也是

我事後刻意上網找了資料,才發現也有地方規定是如遊戲般的

不過一般電腦遊戲也是
吧?!為什麼偏要用那個設定呢?!

這時,永遠走了過來隔著窗子和我對視。

跟他說了加油後,他微微一笑,說會努力加油,又跑了回去。


流星之後說把正解塞進兔子的嘴裡似乎剛好,雖說不知道哪張才是正確,
他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了其中一張,那就是

這時大家放下心來,想到這個笨蛋也總算用他的笨蛋能力把牌給抽對了。
正當流星小心的將牌放進兔子口中之際--啪一聲,居然聽見了槍聲!!!?!
流星瞬間倒地不起。
豬頭立即出現於螢幕,爽的很地大叫有一個人死了囉!
天井越降越下,士道難以置信的說答案明明就是
何以會錯!
豬頭不屑的說你們先入為主,想想看三月兔到底服從於什麼?
…沒錯,就是
!!!!
在愛麗絲的世界裡最大的到底是什麼?不就是紅心女王嗎!!!!!
這時大家才突地醒悟,剛剛幾張K也明顯只是一個幌子。
剛才還一臉憤怒的士道,居然輕笑一聲,並說「他,是這樣說的啊。」
不知為何,之後還看向窗外。這時大家才看到,流星站起身了!!
如此,流星將
放進兔子嘴裡,成功破關。

總算能從房間離開之後,士道和流星好像什麼架都沒吵過一樣對話。
其他人也不明白剛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在剛剛分開時,兩人的手機都設成了通話狀態。而剛剛的打架只是演戲。
知道豬頭一直都會在監察,也只好讓流星跟自己上演這麼的一幕。
在打架之際,士道將自己的耳機給了流星。那時叫流星打自己腹部,卻被他打了臉XD
於是感覺好像下顎有點變了形什麼的w

剛剛中了槍的流星,也預先拿了桌子上的金屬餐碟來擋住,似乎沒有大礙。
就在大家都安心下來的時候--

豬頭發惡了,說今次的遊戲不算數。

士道反駁他說,之前規則裡只說不可聯絡外界,並沒說彼此間不可聯絡。
可是豬頭一怒,就什麼道理也不聽不講了,並說現在就要引爆這個景點。
此時我使出
どんな判断だ!給豬頭當頭一棒,他總算知難而退了。
這次遊戲入手的是寫著「07」的紙片。
之後突然收到了叔父的mail,大家為安全起見暫時保密此事不作張揚。
這時大概知道叔父和其他人質安全無恙,也就放下了心頭大石。
也去外邊找了遲遲未回餐廳的調邊,看到他似乎跟什麼人對話,
沒有再多問,簡單的叫他一起回餐廳就算了。

回到酒店,想起剛剛調邊的事有些可疑…不由得有些不安。
打開房門,卻看到流星跟不知什麼人在聊電話,難道是跟其他成員聊嗎?
但也沒有必要刻意用手提電話才對。由此,不安再添一層。
直接問流星,卻換來了不承認的答覆。
於是有些灰心,以文字向叔父訴說了內心的不穩。

今夜睡不著出了大堂,卜部說剛有事找了黑子幫忙。
原來他的衣服在今天的景點被勾破了。
除了這件衣服便沒有其他衣裝的卜部有些緊張,雖說借了裁縫工具,
自己卻不怎麼擅長。看到一團紊亂的線,就不難猜出他剛剛正在苦戰。
我看到他這樣子,忍不住出手相助。
默默地為他縫好衣服,感覺到被注視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

他說為了答謝幫忙,下次要好好報答我。
正說著時,我不小心被針刺到了手。
雖然不怎麼要緊,卜部還是堅持問黑子借了急救箱,幫忙處理傷口。
說這是他已經答謝了我,他卻說這算不上什麼。
卜部的手還是這麼冰冷。


(stage3待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