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剣が君感想②】~螢~剣・荒魂

進入個人線的劇情為免各種圖透劇透,用此圖鎮樓。
是我個人來說非常喜歡的不屑臉立繪emoji

閱讀內文前請注意:

※長文圖少
※略本気mode
※一人稱略亂:香夜/女主/我
※BE慎點。
※非全CG



螢的個人劇情節奏基本就是被兩人的脾性所圍繞。
香夜跟螢一直維持著似有似無的關係,吵架、和好,不停重覆著。
兩人彼此不停錯開了、產生了種種的誤解。
最後卻都因為珍惜大家,所以無法放著不管,
並意識到自己沒有好好理解對方而道歉,回復到和諧的關係。
我很喜歡這種看著螢的態度日漸轉變,
到最後發現身邊有一個喜歡的人,對他而言居然有這麼重要。

從東海道的時候就非常看不起女性的螢。
覺得薙刀只是擺擺樣子的玩意,跟他們武士的劍所背負的重量不可相提並論。
將習武視為繼承母親意志的香夜,面對螢這番激烈的言論更是無法苟同。
以螢踢了緣到地上作為導火線,兩人在賞夜櫻的道路上發生了爭執。
原本是很浪漫的場景,看到螢在遠處默唸要幫香夜趕走緣時我更是ドキドキ。
可是最後居然以大吵架收場了。
一開始香夜所生氣的是螢二話不說將過去的同伴就這樣打倒在地,
而螢卻是因為看到酒醉不醒的緣似想向香夜出手才會這麼做的。
香夜沒有向螢道謝,反而責備他的衝動與暴力,當時作為屏幕外的玩家看得有點莫名。
就踢那一腳,犯得著這樣跟螢吵麼…。
後來言談之間螢說出自己根本沒把緣當成同伴,再加上對女性的輕蔑態度,
兩人更是吵得面紅耳熱,最終因為同心的到來才散去。
說實話這兩人吵架的時候就是一股衝動作祟,過後都在後悔自己當時何以如此固執。
特別是香夜在後來知道螢參與試合的心情,
明白武士們都在自己的夢想與理念、甚至生命託付在一刀之上,
這時香夜才發現自己當晚與螢的爭執是多麼的不成熟、不理智。


之後兩人仍然維持著有點繃緊的關係,沒有其中一方能先開口道歉。
鄰家おりんさん帶著的孩子矢ノ彦因為鬧彆扭想去五劍祭,
於是香夜和お松就帶了他去,結果發生了非常王道的迷子劇情。
在兩人四處找尋的時候,矢ノ彦遇上了金さん,但因為他不會照顧小孩,
這個重任就落到了螢的身上了。讓矢ノ彦坐到自己肩上看著表演,
甚至暗中出力把道具修好,最後在螢臉上展現的是香夜從未見過的溫柔表情。
在遠處看到的香夜,這時才發現螢原來也能有這樣的一面。
當初螢還跟矢ノ彦說要他別哭,等下一定能找到爸媽。
但是矢ノ彦淡淡的說父母都不在了,去了很遠的地方,所以他是跟姐姐一起來的。
當時螢那輕輕的回答讓我有點心塞,我深信他的父母也可能已經不在了。

最後接回矢ノ彦的時候和螢打了照面,他一臉裝出滿不在乎甚至不認識香夜的模樣。
這時出現選項,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立即跟他道謝。
雖然有點意外,但螢還是有給予回應。
而在かむろ的助攻下,兩人又將心底話攤了出來,解除了碰面就尷尬的狀態。
並且聽到香夜喊かむろ不加さん在後面,螢也不坦率地要求香夜這樣喊自己。
看到這裡的時候已經爆発しま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非常可惜的是好景不常,因為遇上了鈴懸,他想碰螢的時候就被一手推開。
香夜看到剛才還很溫柔的螢突然這樣反常很不解,
知道螢可能有什麼他的理由,但如此訴諸暴力的行為她又無法容忍。
更重要的是,螢從來沒有想過要為自己解釋什麼。
正如這次,他只是說了一句,不想日後要對戰的人隨便的碰自己而已。
在屏幕我又再一次看到玻璃心碎掉了orz我期待的糖呢!糖呢!!!(摔

經過了一些時日,螢和香夜總算能互相理解,但又並非一種戀人關係。
也許是比較像一種友情與戀愛之間的狀態。
螢在試合出戰,希望香夜可以來觀戰。
或許以言語是無法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意志,但是只要香夜看到自己的劍,
就一定會明白的--抱持著這樣的心理,堅信香夜會明白自己的螢,
就對香夜提出了邀請。可是知道螢的對手是九十九後,
香夜無法鼓起勇氣去看兩個相識的人互相殺伐,自己又不爭氣地非常在意。
後來跟螢點明這份心情時,我還是覺得這樣的香夜有點萌的w
而最後香夜也有來觀看螢的戰鬥,將身心託付於刀上,
真正的武士之姿,深深的烙了在香夜的心裡。
而她之前曾經說過螢只是為了金錢而揮劍,她對這番言論深感後悔與自責。
在向螢正式道歉之後,他反叫香夜不要在意,
畢竟自己之前也有侮辱了她珍而重之的薙刀,他才該說對不起。
…看到這兩人的這種やりとり也只能ニヤニヤ的微笑了。

之後在靈泉遇上了實彰,他與螢展開了一番激鬥。
接著螢一直綁在額前的頭巾被拿走,香夜看到的是…
一雙鬼角。
螢的不甘與憤怒交錯,發出了從未聽過的,一種嘶啞的聲音。
他不想被香夜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他身為鬼族所承受的痛苦人類並不知曉。
他親眼看著自己的父母被人類所殺卻無能為力。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自己的雙手,去改變現狀--

螢說的這一番話--
如果和他親近的話,並不會有什麼好事,所以今後不要再跟他一起。
聽見他這麼說我原本有期待過有被迫分開的悲戀展開,畢竟人和鬼族是水火不容的。
意外的是,在劍side並沒有這種展開。
…但看到這幾句我還是很心塞。

看到螢的這一句,才是最讓我心痛的。

因為自己是鬼,又怎麼可能像人一樣生活,又怎麼可能跟人在一起…
螢的那番說話就是充滿著這一層自嘲自貶的意思,因此香夜才讓他不要自己傷害自己。

在這個人鬼對立,鬼族必須遵從禁刀令的時勢之下,鬼族是非常難生存的。
當時我看這一幕,感到無比的驚訝。
但螢是人或鬼也好,他依然是他。
既然如此,他的身份就不會成為了留在他身邊的障礙。
而他也說出了自己的理想--贏得御前試合一番刀之位,
以鬼族王裔之身向德川請求廢止鬼族的禁刀令。
當時我的想法是,這個人跟現代社會想要排除歧視問題的人並無分別,
這是一條很艱辛難走的路,單靠他一個人很難走下去。
螢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希望用他自己的力量去說服權勢,
改善他們一族的現狀,達成人鬼和平的未來。
他深信自己能做到,所以我支持他的理想,陪伴他一起達成目標。
螢想要贏得御前試合懷著重大決心,對於人鬼共存的將來也充滿信心,
那也是因為在他的真實身份暴露之後,
我依然沒有離棄他,並且選擇在他身邊和他一起走下去。
他堅持要走的這條坎坷之路,還有人不離不棄地陪他繼續走。
因此,這既是螢一直以來想要做到的事,
也是他覺得自己現在唯一應該做的事情。

在試合之前,香夜甚至親手為螢造了護身符,希望可以保祐他一切順利。
而螢也並非沒有任何表示--終於,將香夜約到了神社前,說出自己的心意。
我還真的第一次被一段口吃的告白台詞萌到爆発しました。
 
偉そうに告白するやつ見たことないよなww但真的實在各種萌了wwww

知道螢的不坦率並覺得他很可愛--香夜很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感想。

沒料到一瞬變成蠢萌的螢差點脫口說出「你才可--ry」萌えました!!

之後,螢約定了要帶香夜前往自己的故鄉,吉備國。
在螢的口中得知,那兒既然是他長大的土地,也一定是個日本第一棒的地方。
聽畢,香夜說要跟螢勾勾手指做約定,試合結束後要帶她一同前往吉備國。


最後經過了一番苦鬥,螢在比賽中用了鬼的力量贏了實彰,實彰也心甘情願的服輸。
之後螢就從德川手中接過了天下五劍之一的童子切。

這樣看來一切也很順利。
但是現實沒那麼簡單,從斬鐵一幫人死前最後說的,
對人類的怨恨及放棄之心,以至螢的婆婆說難道廢除了禁刀令,
我拿著刀就能平和地過日子嗎--這些事情導出了一個不穩的問題--
螢將自己的身份公諸於世,最後甚至擊敗了實彰取得了一番刀之位,
德川也同意了廢除禁刀令,但這樣就能達成人鬼互相理解,
得以和平共存的未來嗎?
那一刻,我是如此深信的,一定能做到的。
因為螢一個人努力到這裡,就算前方很多困難,已經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德川問螢,他憎恨人類嗎。螢回答,沒有人被殺掉親人還能不去憎恨他人。
只是他寄望的是,刀用來維護和平,守護重要之物而並非互相殘殺。
這一份無疑是高談闊論的理想,我卻因為螢那充滿自信的心而對他堅信不疑。
荒魂和奇魂的結局差別在於,贏得試合後去靈泉的中途發生了什麼事。

<<荒魂>>
螢在前往靈泉的中途遇上了之前在河邊練習時見過的鬼男與吉原花魁。
鬼男受到了辰影的指使而對螢進行突襲的刺殺。
辰影本來就不同意德川棄止禁刀令,
因此有這一齣謀殺劇情也許有人覺得不驚訝--
但那一刻我可是幾乎激動得要把機都摔到地下去了。
一個一心期待和平、身心強大的人,你忍心讓他淪落於此嗎?
幾經辛苦到達了靈泉相見的時候,也可以說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當時我對這個結局仍然感到茫然,大腦無法正常運轉。
但是之後兩人的對話卻讓我有了如夢初醒之感。
看著螢渾身是血的CG,我依然沒有實感,
甚至沒有掉淚,只是心裡實在揪得厲害。

螢拿著在御前試合被德川授予的五劍之一童子切,
將它交給了我,並說我拿著它都已經沒什麼用處了。


而在螢死之前說的話,只能用兩個字來概括:『後悔』

他後悔自己一位個人急著向前衝,沒有顧及實際人鬼之間的嫌隙到底有多深。
他後悔自己想著要去御前試合贏得比賽,以為只要自己一人躍起就能改變到什麼,
而這明明就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做到的,應該大家一起去想的。
自己一個人努力也沒辦法做到什麼。

而「我」更是大叫了一句,人和鬼能和平共存什麼的我根本不在乎!本來就是不可能的!

どうでもいい!
 だってそんなの無理に決まってる……!

……看到這裡我的眼淚才嘩啦嘩啦地掉出來。
單是這兩句就把兩個人之前所譜寫的光明未來給粉碎掉。
人在面對最後的結局--「死亡」的時候,是會如此顯露自己心底深處的渴望:
寧願不搞什麼共存,不搞什麼帶刀,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這下我又突然明白了荒魂的結局為何如此的悲慘--悲慘的並不單純是螢的死。
而是螢和女主的「本心」。看到之後,屏幕外的我又是多麼、多麼的不甘心。
回想一下荒魂路線的選擇,都是對螢一面倒的支持與堅信,
並對他予以相當大的期望,希望可以和他一起走到理想的未來。
然而這是完全脫離現實的,無比空虛的理想論。
如我之前所言,這條路很崎嶇不平,
真的能因為自己一時的舉動而顛覆經歷了百年的現狀嗎?
實際地考慮一下,答案一定是「不」
但是因為螢貫徹一心去做,我也選擇了和他一起去見證這個可能性。
可是到了最後,螢居然後悔了,他窮盡自己一生想去做的目標、
一直渴望著的未來,這一刻都被否定了。
或許本質上他沒有改變初衷,只是在後悔自己過份衝動,
他仍然相信他朝有日能看到人鬼得以共存的日子。
但是他拼了命去做的、抵上了性命想去開拓的、一直以來在努力的,
在他死前後悔的瞬間就彷彿成為了沒有意義的東西。
還有在試合之前送給他,親手縫製的護身符呢?
那些其實也是毫不重要的東西了嗎?
戳得我最痛的肯定是女主那一句「根本是不可能」,
我瞬間醒悟:啊,原來從沒有打從心底去相信那個未來嗎?
抱持著對理想的不信任,又怎麼能成功?
如此想著,忽然明白了這雖是非常痛苦,卻又是最合符現實的結局。
我不是特別喜歡BE的人,但這個結局我能夠納得,而且非常深刻。
在玩完四個結局之後,還是沒一個結局比這個更能衝擊到我。
然而後日談說實話我覺得根本完全不需要,那是螢生前的一段回憶。
他說覺得自己打從心底覺得能實現人鬼和平共存,都是因為有「她」的存在。
這一瞬我才忽然意識到,自己對螢而言並非只是一個感情的支撐,
還是他的理想--「人」與「鬼」互相理解、並且一起生存的一個見證。

可是就如我之前所言,最後香夜彷彿不顧一切地丟棄了這份理想,讓我感到無法釋懷。
因此在這裡聽到螢的回想,也就只能心裡一陣揪心。

當初德川答應一番刀的螢會廢除禁刀令,但因為螢的急死之後也沒有實現。
螢的童子切作為遺物託了給我,彷彿一旦把它交了出去就失去了和螢之間的連繫。
女主把童子切交出去後跟德川請求,又被答應了…

原本我在想螢死了之後什麼都沒有改變,這也太扯了,所以我寧願不知道這個後話。
但女主彷彿達成了螢的遺願似地提出請求,卻又成功了。
可是回想一下,那是女主自己真心相信的事情嗎?看看螢死的時候她說的話便知一二。
那麼說,這只是為了不讓螢白白犧牲而已?
這樣得來廢除禁刀的成果,今後人鬼之間也將添亂,又該由誰來主導?
彷彿一切都沒考慮過,只希望螢可以得到安息而交還童子切,我覺得實在微妙。
也因為這樣,這個後日談(其實也因為螢死了沒什麼好說)感覺就像在畫蛇添足了。


下次就寫寫同樣是劍side的奇魂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