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初玩感想+α】月影の鎖 -錯乱パラノイア-
月影の鎖 応援中!
http://www.takuyo.co.jp/products/getsuei/index.html


這是我打從「ソラユメ」之後第一部接觸的takuyo遊戲,真的久違了。
那次「死神と少女」和某隻神父也因為一些原因被我放棄…
但是死神那部有神奈也有佳奈さま其實我很應該開來玩的orz
嘛那個暫且不提,因為這陣子PSP太多遊戲玩,我的進度也不知為何比常人慢N倍。
所以直到現在7月我才在玩「月影の鎖」這一部,甚至最近連FD的消息也公布了。
OP是我不太中意的morrigan和片霧但歌曲本身…嗯我會去看一看歌詞的;;
但是bgm真的非常非常的憂鬱又充滿哀愁,而且背景、CG什麼我也很喜歡。
原本對大正時代反感的我,或者從此會稍微有點改觀吧。

雖然未玩完,但感想頗多的…大量劇透有,請注意。

(噴,數了一下,有5000多字…太有愛了太有愛了wwww)

起初玩這部的第一感覺,沒錯,和我之前所說過的一樣…非常に重い。
女主角冬浦めぐみ(因為不改名能被叫出聲,我沒改)的身世非常的悲慘。
這是我最近玩過的遊戲中,令我最心痛最難以放得下的女主吧。
小時候當漁夫的父親出海後便成了不歸人,愛父深切的母親,
因此而失心瘋了。對著年幼的女兒視而不見,甚至質問她到底是誰,
完全失去了和女兒相關的記憶--不,也許是選擇了遺忘一途吧。
只寄望媽媽會看自己一眼,和自己吃一頓飯,如此簡單的事,也只能是一種奢望。
這一件事對めぐみ來說傷害極深。原本擁有的幸福,寄望從母親得到的愛,通通化成泡影。
後來めぐみ被接到媽媽友人螢さん的那邊照顧,還有一個叫大井川護的哥哥一起。
可是,即使有了對自己如同親生女兒一樣的蛍さん,也不見得心裡的結有完全解開。

某次下雨天跟哥哥玩捉迷藏,雖然蛍さん囑咐過兩人不能走到經營的小食店裡,
但是因為找遍家裡都找不著哥哥,少不更事的めぐみ還是去了店裡找尋護的身影。
結果蛍さん溫柔的勸說自己不要到店裡,可是めぐみ絆到了,害客人的衣服被弄髒。
那個客人--也許是めぐみ運氣不好吧,他罵的說話很難聽。
說蛍さん這樣不懂教孩子,幹嘛還要把別家的孩子拿來照顧。
自己要顧店既然也沒多餘的時間,也不要留這種不是親生的孩子下來比較好。
只要這個臭小孩不在的話,他的衣服也不會弄髒,他是這麼主張的。
還叫めぐみ不要因為自己是小孩子就以為自己幹什麼都行。
小小的めぐみ心裡的黑暗逐漸擴張開來。沒錯,自己的存在是連累了蛍さん。
這麼辛苦經營的小店一直得到大家支持,但因為自己的存在,把一切都破壞了。
於是她不顧一切,鞋也沒穿地跑啊跑,跑到了碼頭,也不知自己該去何處。
想到了媽媽,想到了自己是個不被需要的存在……
就在這時,めぐみ感到一陣溫暖,是蛍さん和哥哥來找她,告訴哪來有不開心的事呢?
最開心就是有了めぐみ這個懂事的好女兒。然後哥哥把腳都擦傷了的めぐみ揹回家。

從這兩件事裡,可以讓我完全感受到めぐみ那種有點厭世的態度到底從何而來。
她一直不主動和人扯上關係,只是保持最低限度的交流,也不對別人提起興趣。
就算現在蛍さん不在了,繼承她的後業來經營店子,也不盡出於本心。
只是因為不想蛍さん的一副心機付諸東流,這樣,不是親生孩子的自己也能有所貢獻。
一切一切也讓我覺得,めぐみ的生活方式是把自己迫到牆角。
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她的言語和想法,我彷彿看到了一陣黑影在她的身上籠罩。
而她本人,也沒有覺得需要改變自己的必要。倒不如說,她覺得自己沒這個能力。
長期的憂慮感令她根本沒有變得正面的能量了。
直到故事的開始,和紅霞青年団的頭目神楽坂響作了些許的交流後,
在めぐみ身上運轉的齒輪,才開始加速。並且,逐漸增添了人生的推動力。

說到這裡,還必須說我還是很喜歡めぐみ的。也許是性格比較鮮明的關係,
我其實有點代入/不代入之間的微妙感。我會從一身視點對神楽坂充滿戀愛感,
但我也沒有完全抹殺めぐみ的存在,大概跟之前玩下天的感覺有點相像吧。
總而言之,在這個劇本和筆觸下,大正時代的浪漫悲情故事就這樣漫長的展開了。
有很多用字遣詞上跟我日常玩的乙女遊戲也很不一樣,讓我更費時間去理解。
而且看似這麼浪漫動人的背景之下,暗藏著迫全市人民到絕境的計時炸彈。
就在遊戲開始的時候,這個炸彈也開始倒數了,一步一步的迫向臨界點。

又或許談一談神楽坂吧。一個安定、令人安心的領導存在。
去年以觀光客的身份來到島裡,在地震之中,奮不顧身地取代了辦不了事的警察,
統籌了大家,減少了傷亡的人數,還進火場裡救助市民。
他身上的繃帶和右眼的傷就是這樣來的。

(↑ 事實不是如此,不知是起初我誤解了,還是官方有意混淆…)
從此,成為了受人讚譽的紅霞市英雄。
在我第一次聽見的時候,我整個人受到了猛烈的衝擊。
我甚少接觸這種有缺陷的角色(還是攻略對象),他到底背負著怎樣的傷痛?
感覺一直不願多談往事的他,到底又有怎麼樣的一段過去?我真的非常想要知道。
但每個人,特別是他,總有令人不願提及的一部分。

而在第一次,讓我感覺到似乎有點理解了神楽坂的時候,是凛花祭之時。
望月くん和神楽坂一起想めぐみ可以在祭典逛逛,放鬆一下忙碌的生活。
加上那時剛剛公布了水道稅的事情,令原本財政緊張的紅霞市全市更添不安。
在祭典裡至少能稍微的放鬆一下,於是望月くん用「想神楽坂さん休息」的藉口,
讓他帶めぐみ四處逛逛,而其實這是二人一早想好,讓めぐみ輕鬆一下的小計策。
而經過路攤時,神楽坂居然買了很漂亮的翡翠色髮簪給めぐみ,而且還是頗為堅持。
起初めぐみ並不覺得自己有必要承受他人的厚禮,那個時候,
她仍然是對於身邊所有人抱有一種疏離、而不合群的感覺。
當時,神楽坂說,身為男人的我現在誠心想向妳贈禮,而且店主亦正在注視,
如果不坦率地接下這份心意的話,豈不是很失禮嗎--他這樣跟めぐみ說。
說實在我有點驚訝,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樣的神楽坂,而且…
也第一次看到めぐみ因為男性而心裡悸動,臉上浮現紅暈。
突如其來靠近並為めぐみ插上髮簪的神楽坂並沒任何非份之想,
也許正正是知道他沒有任何特殊的意圖,更令獨自緊張的めぐみ心跳加速吧。

這張是神楽坂線的第一張CG,非常喜歡T T


就是在這之後,他提及了自己的傷口。之後每次看到「隻眼」、「片目」、
「右眼」的文字,或是單純地觸及到繃帶和震災的話題時,我的心裡就緊緊一揪。
不知為什麼,喉嚨也好像有個硬塊卡住一樣,難以言喻。

神楽坂總是那麼理智,那麼頭腦清晰。有些時候,卻會有莫名的堅持。
他那略沉而渾厚的聲線在耳邊響起是何等的魅惑,令めぐみ不禁一陣心動。
但那一份令人焦躁的感情,是一種「依賴」。而這個背負著全市責任的男人,
站在他身邊,已是光榮,又怎可以為他再增添更多的麻煩?
沒錯,自己就只是一個光會添麻煩的人。
我很欣賞takuyo在這方面一點也不急進。也許會覺得怎麼糖度這麼低,
但只要隨著時間經過,互相探索得更多,了解得更多之後--
會發現めぐみ也好,神楽坂也好,其實他們都因為大家而漸漸在改變。
說的不是戀愛層面,而是在處事、對待自己的態度。
可以彼此改變逐漸對方,有點貪心的暗自抱著期待,又壓抑不了自己的心意。
在めぐみ身上看到這所有也讓我覺得非常的美麗,是發自內心的美麗。
正如菖蒲所言,像神楽坂這種向前看、積極樂觀,能負擔一切的人,
才能做照亮大地的太陽。但是像めぐみ,也可以做在暗道中展現光明的月亮,
在一片漆黑之中展現唯她獨有的能力。
我深深覺得,這是對於神楽坂和めぐみ之間的關係,最為貼切的形容了。
從一開始,甚至不覺得自己有能力成為月亮的めぐみ,也會開始選擇相信自己。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經歷許多,急速成長,一切也是源於和紅霞青年団、神楽坂的相遇。

一直的故事走下去,也是充滿著令人不安的氣氛,而我一邊玩下去,
也沒有在推測更多的伏線和劇情,而是一邊專心理解當下的情況與發展,
並且在深思めぐみ的心境變化。倒是神楽坂實在太難去完全了解……orz
目前玩到應該是中後期的部分,由中段開始一段劇情我開始差點忍不到眼淚;;
某程度的和めぐみ的心情同步了。
事源原本市內一直處於財政緊絀的狀態,於是有專辦諮詢(consulting)的人--
深海氏,美其名為市長提供急切的解決辦法,實際是從剥削市民的利益開始著手。
提倡要在残月島內設軍隊駐屯地,並說會提供大筆的賠償金予市民作補償。
神楽坂帶頭主張反對,因為此舉會令依靠觀光業延續下去的島內經濟完全崩潰。
遊客會被嚇跑,溫泉街和花柳街的營業同樣不可能得以維持。
加上市政府完全沒有交代過賠償的金額細節,而且残月島隨時可能淪為戰地。
為此,紅霞青年団一直在奮鬥著。舉行集會、提出意見書,讓大家團結抗衡。
但在市民反對聲音下,市政府依然強行實施水道稅,從此市況更走下坡。
百物騰貴,物價高漲。有人搶購貨物,有人囤積居奇,人人開始怨聲載道。
縱使如此,市民們還是堅信著英雄神楽坂的理念,對政府抱持反對態度。
而めぐみ和去年收留了神楽坂的団子屋老夫婦,就維持著自己信念,堅拒加價。

紅霞青年団沒辦法也沒權力立即停止橫暴政策的施行,而是在摸索其他解決方法。
而因為採取的提案對「商店街」造成利益損害,被深海咬著這點不放。
繼而,在紅市舉行當日(商店街市民在港口購入輸入品的日子)借機公開宣言。
那個時候,我看著已經有異常不安的感覺。
深海披露的是神楽坂那不為人知的過去,就是他曾經在軍隊裡待過。
如今正在反對軍隊進駐的神楽坂居然是曾是軍人?大家都不可思議地,難以置信。
有人提及那只是過去的事情,跟現在無關;但有人堅持,他們一直是被欺騙了。
即使神楽坂無意隱瞞,但他沒有向大家交代也是事實。然而道歉,卻毫不起效。
深海利用這一點,煽動民眾,說神楽坂一直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拒絕軍隊駐島。
也許我們會想,曾為島民犧牲如此多的一位英雄地位豈有這麼輕易被動搖?
但是,生活和金錢方面被迫到絕境的人們,真的會選擇簡單地忘掉過去的恩惠,
反而是著重眼前「重大的利益」,即是駐屯地的賠償金額。依照深海的說法,
似乎駐軍後就不用再交水道稅,也沒有輸入品的購買限制,聽上去比反抗市政府易多了。
至少,可以解決了眼前的燃眉之急,而不用理會自己是否短視、看不到未來的去向。
起哄的民眾,對紅霞青年団完全失去了信任。めぐみ看著這一切,卻無能為力。
到了晚上,原本是紅霞青年団的集會時間。一向坐無虛席的中央廣場,
此時聽眾卻只有めぐみ一人。絕大部分的人都去了商店街會臨時會議。
而且,他們現在對神楽坂最大的情感,就是不信、厭惡和不耐煩。
看到了民眾迫近,並對神楽坂響起謾罵之聲,心裡不來由一陣刺痛。
由全市英雄淪落為過街老鼠,只消那麼一會兒的時間。
人總是自私而無情的,與其去敬重和憧憬一個英雄,倒不如妥協一下去拿眼前的利益。
在望月くん的保護下,めぐみ逃跑了。中途卻因為害怕而脫力,絆倒在地。
遇上了猪口和榛名,讓她醒覺了,自己必須依從心裡最忠實的想法去行事。
也不顧手上擦傷,她直接跑回中央廣場尋找神楽坂的身影。
一到廣場,驚訝的是望月くん和神楽坂,但めぐみ(和我)可是更為驚訝。
神楽坂的頭和手都受傷,而且流血了。
我稍微想像了一下他由備受推崇的地位,到現在被民眾聲討甚至動手打他…
心裡又是一陣酸楚。可是他還在堅持自己沒事,最後めぐみ硬拉了他回家處理傷口。
在神楽坂的若干反抗下,為他擦拭了血跡。看見那令人心揪的傷口,
めぐみ終於忍不住於眼眶打轉已久的淚水,我也在這時忍不住想哭 T T
為什麼要他受到這樣的待遇呢?為別人著想和犧牲的英雄,應該落得如此下場?
神楽坂輕輕又低沉的說了抱歉,不該讓めぐみ為他落淚。看到這裡更加心痛死了orz
而在跟他說要幫他換額上的繃帶,被他堅決地回絕。めぐみ當時想到,
--果然還是有她不能觸及的地方。
在那一瞬間蔓延開來的,是莫名的失落與寂寞感。
個人感覺這裡描寫得非常的貼心,因為神楽坂和めぐみ之間的一道牆,仍是存在的。
恰恰這也是作為玩家的我,會非常在意的地方。
然後希望總有天,めぐみ可以成為唯一一個,觸碰神楽坂內心最深處的人。
之後說了一個故事,似乎是一個富家子弟與窮家小妹的悲戀故事…非常在意後續v

自從紅霞青年団被商店街打壓之後,移師了當初救災重心地的花柳街。
受苦的不止是神楽坂和他的團員們,めぐみ的一個決定,也令她面臨了極大的危機。
めぐみ一開始是因為不想違反蛍さん的經營理念,希望月の畔能成為顧客的安心之所,
因此堅定的不會加價。但這個無疑是理想論,而現實卻沒有那麼簡單。
當每家店都漲價,自己的店價格不變下,即使客似雲來也只會導向赤字。
而後來商店街開會,下令收費一律要增加20%。而在苦惱、迷惑過後,
めぐみ作出了發自內心的重大決定,她直接去跟會長說她的店不會跟隨大伙加價。
即使被罵作叛徒,即使被說以後也得不到大家的援助,她還是作出了這個決定。
因為早在她開口之前,在她內心已然完全做好了覺悟。
到了這裡,我衷心的感受到めぐみ的內心已慢慢堅強起來,也許只是她毫不自覺而已。
事實上,要堅持不加價,要承受的不止是赤字與店內的忙碌。
之後在商店街起了傳言,指めぐみ這種不加價的店是在別的店都沒生意時,
搶走了所有客人、賺取了其他人的利益。哥哥出了本土採訪,店裡受到了滋擾,
めぐみ累透了,卻也能貫徹自己所想、所需要實行的事。
最後病倒了,神楽坂竟然前來照顧!!!めぐみ還可以叫他下次喊自己的名字。

(うぅ、takuyo真的很懂玩家心理 T T 估計聽到第一次被神楽坂喊名字會昏死←)

菖蒲又再提起めぐみ是月亮的事,讓めぐみ深思自己的變化。
但其後她漸漸發現,自己被榛名和菖蒲說自己改變了,也是被紅霞青年団所影響。
她自問,如果沒有被他們所感染,自己一定成為了隨波逐流的一員,什麼也不去改變。
於是我在想,這部我大概跑不了其他人的路線orz 總之先繼續努力吧!!

之後去了找個特典drama「現実逃避」來聽,一聽真的不得了。
首先這個一點也不甜的還被神楽坂說是neet已經很有問題了…
這位仁兄還在自慢自己也是無職,之後說:


--俺は今年で四十だが…

?!????????????????40歲?!!
一點也不像吧而且還是青年団的首領!!!!うそだろ!!!!
めぐみ今年17歲,神楽坂40歲。年差是23年。
噗,好萌啊=3333333333333333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