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レポ】エーデルブルーメ:ヴィクトル


ヴィクトル・フリードリヒ(Victor Friedrich) ルート概要

ヴィクトル(Victor)是女主在一天開始後第一個遇到的男人
他是女主的青梅竹馬 是村裡的不良少年 同時對女主抱有好感
ヴィクトル屬於攻擊型性格 他同時不擅長興別人打交道
他、女主及オーギュスト(August)三人小時候曾在森林裡發生的一件事
令他十分痛恨村子裡的人 小時候受到襲擊 卻沒人伸出援手
其實女主對這件事的記憶已經不深
ヴィクトル常常在街上亂逛遊蕩 而其實他是希望可以看見女主
(るあ:對於他這樣鬧彆扭我覺得倒是一個萌點
想見女主又不肯承認 被與女主同行的修女ダニエラ(Daniela)揭穿後又胡混過去)
真的和拓磨或是ウィル有點相似 那種"不器用"(笑)
對於女主ヴィクトル是希望盡自己的能力去保護她
而村子附近其實一直都有魔物的存在 而ヴィクトル也不停的盡力殺盡牠們
(るあ:他強調不是為了村子…就算是為了誰 也是為了女主而已 這我又萌了orz)

在序章裡 女主夢見了自己十六歲必須要嫁給異端的貴族
而所有惡夢的連鎖也由此而一一展開
因為和異端的貴族扯上關係 自警團的成員煽動民眾、仇視女主
甚至要女主作出血祭 以死來了結事件
自警團不停騷擾教會 迫教會交出女主 也引起大型的暴動 要殺死女主
在他們心目中 女主勾結異端 可能更會引起其他殺戮事件或災難
ヴィクトルオーギュスト捨身保護女主 掩護她逃走 修女ダニエラ亦中箭而亡
大前輩的修女バージニア(Virginia)為保護女主 在大火燒毀的教會裡大喊著叫女主逃跑
在失去一切的瞬間………

夢醒了 原來那只是一個夢 翌日醒來 看到活生生的大家
不過 這個真實的夢 卻開始一一實現了…當中更有意料之外的發展……

來自中央教會的異端審問官來到這個城鎮 為女主確認
到底她是否和異端有所勾結 她體內又有否存在邪惡的因子
令人感到意外的事 這位很漂亮的男子 對女主的身分一直不存懷疑
而且也盡力幫助女主證明自己的清白 直到有天
不明的貴族把其他審問官殺掉吸乾(吸血鬼的所為)
這為作為異端領主大人的ジェラルド(Gerard)和教會的關係蒙上一層陰霾
同時亦令自警團的成員更強烈希望除掉女主 以免下一個受害的是自己
在女主曾經夢見而發生的事件當中 於自警團的一次計畫下
村長的女兒イリヤ(Illya)--同時也是女主的好朋友被魔物殺死
所以村長容許(照他兒子リチャード(Richard)的說法,是默許)自警團追殺這名"魔女"
リチャード經過喪妹之痛 還是漏夜來找女主 幫助她逃出城裡
正進到森林時リチャード和女主被抓個正著 自警團的人早就摸清他的心思了
(るあ:我在這裡誤會了 リチャード的獨白 以為リチャード不懷好意~)
リチャード用力還擊 女主則在一匹來歷不明的狼幫助下
成功逃往ジェラルド的城裡…使い魔レルム在翌日送女主回教會
レルム(Realm)曾經和ジェラルド一起到女主的房間道歉
引出這麼大的風波 讓女主吃這麼多苦頭 都不是他願意看到的事
然而 自警團的風波持續 久久未能平息 多番糾纏後
一位名叫バラージュ(Bal'azs)的貴族來到城裡
他和ジェラルド 一樣要求女主成為他的妻子
(るあ:你傻的呀,有美型的ジェラルド和溫柔的ヴィクトル不要,嫁你XD?!?!)
於是跟著ヴィクトル逃跑 決定要去ジェラルド城裡問他一切因由
在城裡遍尋不獲 ヴィクトル感到附近有魔物 於是帶著女主逃跑
在森林裡 女主憶起了三個青梅竹馬小時候在森林所發生的事……
最後ジェラルド也有糾結地作出愛的宣言 並且求婚 但女主拒絕了(可選接受的w)
-ED1-
然後 場面一轉 去到ヴィクトル跟女主求婚的一幕 我深深被感動了!!!
-ED2-
沒有了領主大人的求婚 在暴露自身是人狼後到了キス的一幕
接著ヴィクトル去找村長報仇 混亂中殺了村長
リチャード目睹了 女主及ヴィクトル二人只能作為通緝犯而逃跑
在森林找到一個居所 生了孩子 安穩地過生活
但是 卻被自警團和リチャード找到了  リチャード告訴女主在她出外買物時
他已經殺了ヴィクトル報仇 可是長子和幼女卻絲毫沒動半分……這個極大的震驚
讓女主崩潰跑回樹屋 確認孩子們的安危
而原來ヴィクトル並沒有死 リチャード故意放他一馬
(るあ:在這時之前我發瘋似的跟kobo說我想宰了リチャード,真抱歉~~~)
在森林裡リチャード在自警團面前跟女主說從此放她自由 也佯裝殺了ヴィクトル
所以 從此 他們兩個可以得到幸福了。

接著 在ed movie後 是女主的獨白
這一切……到底也是一場夢 但這場夢 將會對女主的未來有著重大的改變。
而女主又再次沉沉睡去 於是我對於女主的"輪迴"感到迷茫
應該是利用"輪迴" 讓玩家有一個理由 用同一個身分
去把同一次的故事再玩 然後玩一次以上去再開其他event
所以才會有"至少要玩一次以上"的規定 才能全開CG及event
如果沒有所謂這樣的輪迴system 就不會令整個故事得以合理化
而我跑了主要的ジェラルド線後 也希望能為整個故事的鋪排找出完美的解答(笑)

※為了讓整個故事更添完整 本人將多次進行的路線合併書寫
並盡量撇清"是不是夢"的基調來寫 如果太強調它是夢 我覺得有點失其本義|||



(るあ:第一個遇到的可攻略角色 也是令我由此一目惚れ
那種鬧彆扭的對話 讓我萌到無話可說了~!)

ヴィクトル「だから、その、あれだ……元気なのか?」
如果說是意外碰到ヴィクトル的話 我是怎麼都不會相信的
本來他就是決意要保護女主的類型 說自己比誰都更了解女主的事
因為是他說的 所以、我相信了
在街上遇到時 被修女說是故意來的吧 卻回應"偶然""たまたま"
還說"バカなこと言うな"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的男人呢 卻又很可愛


在序章有出現過的情節。
ヴィクトル受的傷 其實不是很嚴重 女主說要請人來幫忙 對於村裡的人異常反感的他
又怎麼可能讓女主這麼做呢 於是只是好好替他包紮就沒事了
在包紮過後ヴィクトル說 很快便好的了 而且今晚是月夜……這點是伏線。
而且 ヴィクトル身上的血 多數是濺到的血 而非他本人所流的血 這也叫我安心下來
受傷的原因 當然就是和魔物搏鬥 當時的我 並不知道他所戰鬥的理由
又或是他去戰鬥的立場 他說不是為了村子 只是…為了女主而已
他叫我不要再問 再追問下去 我也不會明白………
而其實這件事 多少和三位青梅竹馬的朋友有所關連
之後 ヴィクトル一個人住 他的孤獨 他的無口 給村人的印象不好
但對我而言 我知道…他絕對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接著他捉住女主的手說(台詞分歧有)
-序章-ヴィクトル「オレも、オマエのこと……よくわかってるつもりだ」
-本篇-ヴィクトル「オマエのことなら、オレがわかってる。誰よりもな」




他是一個很溫柔的男人。
ヴィクトル早上跑來教會 告訴女主說 有山羊奶給女主和教會的人
然後開始展開談話 途中 女主聊著 伸手去摸摸ヴィクトル的頭髮
又告訴他 他是對自己而言十分重要的人 所以希望他也顧慮一下自己就好
ヴィクトル一邊鬧彆扭叫女主不要弄亂他的頭髮 又說女主常常亂得他頭髮一團糟
於是女主就問 你不喜歡嗎?…下一秒ヴィクトル又說"べつに"XDDD
素直じゃない男激萌え!!!!!!←這是我說的啦w
就這樣維持了好一會 兩小口蠻幸福的吵鬧一下 也覺得很溫馨的樣子


(るあ:這我萌到XDDDDDDDDD)
是說在ジェラルド的求婚後 女主的安危十分令人擔憂
自警團的人對女主懷著殺意 想藉著殺掉女主來完結事件
(るあ:我說啊你們就不怕領主大人來報復的咩= =)
於是ヴィクトル可以冒雨來女主的屋前守著 我決定給他一個暖暖的擁抱(或是遞上毛巾)
看他不理自己的身子 這樣辛苦去保護女主 應該沒有誰捨得放開他吧!


(るあ:幾經辛苦玩到第七次才拿到的CG,攻略網有些失誤,我也有點ww)
在教會完成清掃工作後 女主在森林裡閒逛 聽到一種特別的音色 那是魯特琴

(るあ:ヴィクトル リュート演奏(曲名なし) 偽曲 其實是當時的BGM 不過投入一下下就好了~)
而當看到正在彈魯特琴的ヴィクトル 女主有以下的一番想法--
小さい頃から知っているけれど、楽器を弾けるなんて、全然知らなかった。
あの
ヴィクトルが、楽器。
全然似合うないような気もするけれど…。
よく似合うように思える。不思議な感じだった。
真剣な表情は、ふだん見たことのないものだ。演奏に集中しているようで、
わたしに気づく様子はない。
而從後來二人的對話裡 讓我們知道ヴィクトル的雙親早已過身 這個魯特琴
是他父親的遺物 ヴィクトル一邊自己學習來彈 也令我覺得十分佩服
但其實ヴィクトル不想給女主或任何人看到才在森林裡彈 然後他說了一句--
ヴィクトル「……もう少しマシになったら聞かせてやるから」
聽到這句話 內心不禁又充滿一陣陣的暖意 那麼 我們約定了……


(這CG我寫的劇情不是序章,而是本篇開始的場景 其實這場景發生好幾次了)
次日醒來 自警團的傢伙們聯同民眾煽動起追殺他們口中的"魔女"
這兩人合力阻止不果 區區二人也擋不住大勢 於是被打昏
(るあ:二人被打時,手掣不停的震 說不痛心就是假的 好青年還只是老師啊!)


這個騙人的CG 特意說一下
之前夢到她死 十分悲慘 到了第二次 台詞有分歧(るあ:別問我為何記得…w)
以為便真的死了 結果是審問官的干預令女主脫離危險 第二次看到這CG時
也只是女主發呆代入的劇情 其實她並沒有死
而到了這裡 算是和之前的分叉點 教會沒有被燒 女主得以逃跑 而且全員無事
說起來功勞應該在審問官的手上麼?(笑)
有次ダニエラ告訴女主 在森林中有一隻"二本足で立つ狼ような魔物"
但女主什麼都不知情 這也算是一個伏線 配合之前的線索 讓大家推測一下

接著到了深夜 剛剛失去了妹妹的リチャード跑到女主樓下 說有急事要她一定要出來
先說說イリヤ的死是怎麼造成的--
在女主夢到過イリヤ死後 便告訴過她 無論如何晚上都不要外出 會有危險
而原因並沒有說明 一來怕她害怕、嚇著她 二來怎麼說她未必會相信
但自警團的混蛋卻把イリヤ帶出森林 告訴她說有關女主的一些事情
其實他們的目的是誘拐イリヤ 令她失蹤 從而影響村長的立場 令他下令追殺女主
那些人出現分歧 有的主張殺掉イリヤ 有的主張她住在山洞好一陣子
不肯服從的イリヤ在森林跑著跑著 被魔物抓到 於是死了--這真相倒沒其他人知道

卻令村長默許了追殺女主 リチャード覺得不應該放任那些自警團的人 便漏夜帶走女主
(るあ:由於那時リチャード的台詞十分古怪 他的精神貌似沒有回復正常
也摸不清他是善意還是好意 那時我真的十分擔心||||以為他是反派w)

在森林被自警團的人捉到 奮力抵抗的リチャード 拼命叫女主跑去ジェラルド的城裡
途中 被一隻好像狼的生物救了自己的命 而ジェラルド卻說和他無關 這也是伏線。
使い魔レルム則在半夜送女主回教會 因為他和領主大人都不能白天外出


當女主外出打算去找ヴィクトル時 途中被自警團的人襲擊
得到這一匹狼的相助 沒錯、就是上次救了女主的那一匹
而我在此時看到牠毛髮的顏色和頸上的項圈 便足以推測出牠的真正身分
女主剛剛看到一團黑色的人影化身成狼 便知道他是人狼
女主開口跟牠講話 牠受了傷 漸變回形 然後--


那就是ヴィクトル…他說不出話來 對於自己身分的暴露 他並不感到高興
原來 ヴィクトル一直用這樣的身分在幫女主 這一刻 除了一湧而上的感動
還有…我相信是愛 如果沒有愛的話 哪能讓這個男人徹底地保護女主到這個地步?
女主不知道 ヴィクトル為什麼會變了這種模樣 而嫌棄自己的ヴィクトル
則反問女主是不是害怕了 當然 女主不會 無論如何 他們都是多年的相識、知己
無論變成怎樣 ヴィクトル還是ヴィクトル 這是女主最真摰的心聲…
自暴自棄的ヴィクトル 卻說
ヴィクトル「オレは醜い。醜いんだ 自分でも、わかってる!
人間でもなけりゃ、狼でもない。そういう中途半端な存在なんだよ、オレは」
他發了脾氣 怒吼了幾句 但是依然改變不了女主(或是我w)的心意
就是喜歡他這個人 喜歡他的全部 女主被說是魔女 有放棄過自己嗎?
而且 第一次看到人狼的ヴィクトル 女主根本就沒有害怕 ヴィクトル總算能夠理解了

再接著一位名叫バラージュ的貴族來到城裡 他和ジェラルド 一樣要求女主成為他的妻子
於是跟著ヴィクトル逃跑 決定要去ジェラルド城裡問他一切因由
在城裡遍尋不獲 ヴィクトル感到附近有魔物 於是帶著女主逃跑
在森林裡 女主憶起了三個青梅竹馬小時候在森林所發生的事……
當時差點被魔身吸走靈魂的好青年和ヴィクトル 大叫女主逃跑 過程很慘烈


而他們的命 其實也是由ジェラルド所救回來的 這次在森林再次遇險
救了他們的 依然是ジェラルド…這一點 的確多少令人感動 (原來他是異色瞳呢~)

及後異端審問官替女主證明了她的清白(其實從中央教會來的書信可沒這麼簡單)
而女主得到自由了
終於 女主的十六歲生日來到了 ジェラルド向她求婚問女主意下如何
我…狠下心腸拒絕了ジェラルド 對不起…他…還說
ジェラルド「そなたの未来に祝福を」
(るあ:聽完那番話按"断る"的人要下多大的決心啊!!!!!!!看一次心痛一次!)
不過之後ヴィクトル也向女主求婚 糖度即時上升


ヴィクトル「こんな指輪しか渡せねえ男だけど、これだけは、約束できる
この身のすべてをかけてでも、絶対にオマエを幸せにする
ヴィクトル「だから」
ヴィクトル「だから、オレと……結婚しよう、るあ」
るあ「……ええ、ヴィクトル
。結婚しましょう」

ヴィクトル「いいのか、るあ?本当に……オレなんかで」
(るあ:你敢再問一次我便跑去找領主大人好了!←喂)

るあ「ヴィクトルがいいの。ヴィクトルじゃなきゃ、だめなの」
るあ「わたし、きっと……ヴィクトルと一緒にいられれば、それだけで幸せだわ」
ヴィクトル「ああ、オレも……。オマエといる、それだけオレのすべてだ」
ヴィクトル「愛してる、るあ」


-ED2-(必須先玩過一次ED1才到此ED 沒有ジェラルド的求婚 直接進入ヴィクトル線)

在看到ヴィクトル的真身是狼之後 女主沒有在意 和之前一樣
然後輕輕地喊了ヴィクトル的名字 接著二人便キス了

接著、ヴィクトル說有話要找村長說 其實就是想殺死村長
因為村長曾經縱容自警團的混帳傢伙們去殺女主
在一番混亂之中 女主總算阻止了ヴィクトル的殺意
但村長在ヴィクトル及女主想離開時 撿起小刀想刺殺女主
為了保護女主的ヴィクトル和村長糾纏時錯手殺死了村長
事件被村長的兒子リチャード看見 ヴィクトル和女主在沒辦法之下 唯有逃走


二人過著逃犯的生活 一直都被人們通緝 他們隱居於森林之中 避過村落而不住
而過了一些時間 女主和 ヴィクトル已經有了兩個孩子 分別是一個男和一個女孩子
看到他們這麼可愛的孩子 也忍不住祝福他們這對不幸的夫婦
然後 女主小心翼翼地出外買物 卻看到自警團的人們
女主丟下手上的東西 務求立即跑回家 確認家人的狀況
在回家途中 遇到了リチャード
他知道了 女主和ヴィクトル果然在一起 而他們更有了孩子
也就是說 他去過了他們的家--情況不堪想像
ヴィクトル在森林裡 和自警團的人們面前 告訴我

リチャード「……殺した、ヴィクトルを」

那一刻 崩潰的不止女主 連作為一個玩家的我 居然、也哭了
什麼? 剛剛的天倫之樂 難道只是泡沫幻影嗎?
為什麼連這種卑微的幸福都分不到? 為什麼?!為什麼?!?!?!……
在這兒 我燃起了殺死リチャード的強烈欲望

(るあ:從現實的角度來說我向kobo發了一堆咒文咒罵這個可惡的男人)
他說他沒有傷害孩子 甚至是沒動他們的一根頭髮
傷心欲絕的女主 對著リチャード還能如何?
リチャード在自警團的人面前宣布 女主無罪了 以後 她得到真正的自由
可是 如果要用ヴィクトル的死來換取所謂的自由
那我寧可不要。
女主趕回家查看孩子們和ヴィクトル的狀況 喊了幾聲ヴィクトル的名字
沒有回應。
過了一會…

ヴィクトル醒了。


(るあ:這兒我被虐死了!立即想跟リチャード道歉 但還要先搞清楚他的來意~)
ヴィクトル告訴我 剛剛リチャード跟自警團的一隊人馬來到
自警團的人手拿銀武器 看來真的有意殺他 而只有リチャード沒有
這證明了他是有意放過ヴィクトル的。
(るあ:到了這兒我差點要叫救命,錯怪了同一個好人兩次耶~!!)


於是 女主失而復得 緊緊抱著ヴィクトル
ヴィクトル「あっ?おい、やめろ!服が汚れるぞっ」
るあ「いいお...いいの、ヴィクトル 。このままでいさせて」
ヴィクトル「ば、ばかっ、恥ずかしいじゃねえか」
ヴィクトル「子供たちが笑ってるだろ。おい、やめろって!」
るあ「いいの。離さないんだから、ヴィクトルのこと」
ヴィクトル「るあ、オマエ…オレも、離さねえ オマエのこと、ずっと」

然後是播放ed movie
這一切……到底也是一場夢 但這場夢 將會對女主的未來有著重大的改變。
而女主又再次沉沉睡去………

コメント

1. 無題

我…狠下心腸拒絕了ジェラルド 對不起…他…還說
ジェラルド「そなたの未来に祝福を」

呢度我都有猶豫過
因為gerard大人真係好溫柔
拒絕左仲祝福女主真係好好人
我最後一定會接受他的~~
等我啊~~ gerard sama~~~

另外, 女主跟victor的孩子
金髮那個怎麼很像rudy xdd
天啊 xdddd

2. RE kobo

梗係啦,gerard咁正XDDDD
係係,佢祝福我令我覺得好唔忍心orz
但我仲未玩佢條線T3T

妳rudy中毒啦XDDDDDDDD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