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Oil on canvas
昨晚深夜不想睡打開了電視,明珠台正好在播《the high art of the low countries》,
介紹荷蘭的藝術人文,發現荷蘭景色確實就是「風景畫」的本身。
看著如此壯麗的景觀,對於荷蘭的印象又有了新的體會。
而節目在簡介了一些名畫後竟然介紹Night Watch(夜巡)了啊!
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林布蘭是來自荷蘭的。(根本記不住畫家生平或背景)
而且主持人還用之前我看資料時從沒見過的「傳言」去介紹這幅畫。


Rembrandt van Rijn - The Night Watch (1642)

看有關夜巡的一般介紹,都會說這張畫其實並不是晚上,只是因為太暗才被誤會;
林布蘭突破傳統沒有依照當時的潛規則將畫中人物依階級排序,
因此委託人對此畫非常不滿;畫中的女孩真正身分不明等等。
但沒料到主持人居然說到了畫中人物的動作和表情有多細緻,並且彼此有所連繫--
雞手鴨腳地填充火藥的火槍手、火槍差點打中帽子羽毛還幾乎著火的畫面等。
最後還大膽的推斷說,搞不好林布蘭畫了這樣的火槍隊就是在暗諷這群人是「雜牌軍」。

這種種論點簡直刷新了我對夜巡的既有印象。
可惜的是節目提到17世紀荷蘭黃金時代的畫家很多都是當時與時代一同殞落,甚至因貧窮而死。
而在後世林布蘭卻成了黃金時代的代表畫家之一,
這幅夜巡更被視為荷蘭的國寶。
看完這個節目之後又去翻了手上那本介紹世界名畫的書,當然裡面也有林布蘭的畫作和生平。
另外節目中有提到維梅爾的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Johannes Vermeer -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1665)

順便也在書中重溫了一下,女孩的身份一直沒被點明。
維梅爾也是荷蘭黃金時代的畫家,因為國家經濟走下坡而飽受打擊,
無法維持生計最終病死的他,似乎也看到了林布蘭的影子。
聽說維梅爾的作品有受到了卡拉瓦喬的影響,
而在他的畫中可以看見光線的巧妙運用以及人物的迫真。
但是在我看來,果然還是卡拉瓦喬的畫作比較像相機拍下來的。
然後,真的非常巧合地,今天正好看到一條微博說「維梅爾是個騙子」。
並提出了不少作品為佐證,包括他的名作之一,The Music Lesson(音樂課)。


Johannes Vermeer - The Music Lesson (1662–1665)

大感不解又對繪畫沒有什麼認知的我,
才知道原來當時的畫家有部分都會使用「暗箱」來作畫。
暗箱是一種運用光學原理,把映像投射出來的儀器。
換言之,維梅爾利用暗箱,將想要繪畫的人物景像投射出來,
然後再在上面放上畫布,直接勾畫出投射出來的畫面。
也因此,維梅爾的作品才會有人類眼睛無法目視的一些光線投射,而且選用顏色也能非常準確。
基本上來說,維梅爾有利用暗箱作畫的這件事其實已經有廣泛的認定,利用科學能夠證明。
一位名為Tim Jenison的發明家更加非常厲害,他從沒有畫過油畫的經驗,
但憑著研究維梅爾的作畫方式、器材、環境等,將之一一呈現,甚至拜訪白金漢宮,
獲得特別許可的30分鐘去參詳他將會繪畫的維梅爾音樂課原作真跡。
最後他利用五年時間,非常艱辛地完成此畫。而在科學的輔助下,
他幾乎將維梅爾的作品完美地重現於人世。

我覺得Tim Jenison此舉能證明了維梅爾作畫的過程確是活用光學技術,
但是藝術本身的價值並不會被否定,
也不可能因為維梅爾利用這種方法作畫而就說他是騙子,
畢竟他根本就沒否認(也沒承認過)自己是利用光學輔助繪畫的吧,又何來騙呢。
Tim Jenison當然沒有說過維梅爾是騙子,我說的是譁眾取寵的微博文章標題。
歷史上維梅爾並沒有留下過任何有關他的作畫記錄。
雖然我說過大部分人都已經認同他是利用暗箱作畫,但嚴格來說沒有確切的史料留下,
維梅爾本人也似乎沒有展示過對於光學方面的興趣,只是他的確有那麼一個精通光學的朋友。
從現今社會的角度來說,藝術品的存在價值,並不僅僅限於它的逼真度,
還有畫家投放的心血、他所考慮出來的構圖、以及他的每一點筆觸。
而在當時的荷蘭黃金時代,繪畫是否被提上藝術層次呢?
對當時的畫家來說,繪畫說不定只是一份糊口的工作,談不上高尚,甚至根本就沒辦法養活自己。
現在我喜歡看油畫的原因之一,就是當時的畫作大部分都有解密遊戲似的隱喻。
作者巧妙地將想要表達的訊息暗藏其中,在我眼中看來也能說是藝術的一環。


想起香港以前也辦過不少展覽,2005年(真不敢想像已經是11年前)
我有幸參觀過香港藝術館的法國印象派繪畫珍品展,
當時看到了很多一生人可能只有一次機會欣賞的印象派真跡名作,現在回想起來也相當興奮。
當年的入場劵、小畫冊和入場贈品我還好好的保存著。
想想近年自己完全沒有關注過香港的藝術展覽,倒是只留意歷史相關的展出。
在去年發現自己於2013錯過了美索不達米亞展及2014的波提切利展,
今天又才發現2014年原來我錯過卡拉瓦喬展!!
什麼,香港居然展出過卡拉瓦喬的作品?Oh my goodness.
展出的作品是
Supper at Emmaus(以馬忤斯的晚餐)
當時展出為期一個月,投保額6億港元。
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我完全不知道有這個地方…)還是亞洲首展,
我簡直心痛啊啊啊啊!!too late!!!!!!!!!!!!
比起看不到吉爾伽美什史詩泥板和維納斯…看不到以馬忤斯的晚餐才讓我痛心疾首!
卡拉瓦喬很多時會同一幅畫繪製兩個版本,順便介紹一下兩幅以馬忤斯的晚餐。
當年在香港展出的是1606年繪畫,現藏於米蘭布雷拉畫廊的版本。
而另一幅藏於倫敦國家美術館,是1601年繪製的版本。
在看書的時候我多是看到1601年版,色彩比較鮮艷,桌上的食物豐富,
人物動作都帶有強烈的戲劇性和暗喻,一看便印象深刻。

Caravaggio - Supper at Emmau (1601)  Location: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至於1606年,在卡拉瓦喬後期的作品也有類似的特徵。
畫面雖然有明顯的光線照亮中心人物,但是整體畫面深沉黑暗,缺少了色彩的點綴。
人物不再如之前繪畫的生動,桌上面食物也變得簡單,
體現出卡拉瓦喬經歷了流亡生活後的一種憔悴與頹廢感。
Caravaggio - Supper at Emmau (1606) Location: Pinacoteca di Brera, Milan

***
去年開始,我下定決心密切關注藝術館動向,現在卻已關門大吉進行長期維修…。
也不知道該去哪裡留意這些相關展出,希望今後再有我感興趣的展覽時,會有機會去看看吧。
剛發現一個網站綜合了香港各種展覽資訊,有空就上去看看免得錯失了大好機會!!

コメント

1. 無題

看着第一幅画眼熟,于是去翻了翻,嗯,果然是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17494686494387 这篇里面的……不知道Rua有没有看到过这条新闻,荷兰国立博物馆放出大量高清画作

Re:無題

>看着第一幅画眼熟,于是去翻了翻,嗯,果然是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17494686494387 这篇里面的……不知道Rua有没有看到过这条新闻,荷兰国立博物馆放出大量高清画作

謝謝angie~w 馬上存下來wwwww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