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深雪 - 二姝夢


深雪 - 二姝夢

 

簡介:

兩位性格迥異的現代女性如何面對愛情生活的挫折?

以及怎樣透過 Mystery 這個奇幻的內衣店以完她們的愛情心願。
她們透過 Mystery 成功地返回過去,分別與兩名歷史大人物擦出戀愛火花。
她們的遭遇多姿多采、引人入勝。歷史與幻想互相緊扣,令小說充滿豐富的故事性。

 

久違的感動 確實是意料之外。

放在書桌上一星期也沒碰過它 一旦拿上手 再也放不下來

大約記得上星期二跟baby談過我問友人借了這本

但那時 的確興趣不大

深雪 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對於男女愛情故事的小説 我不抗拒 但就是缺乏去看的熱情

昨日閒來無事(明明快要考試了) 想看一下

女主角一Tiara 找的是拿破崙 女主角二小蟬 找的是畢加索

兩段奇妙的愛情 回到過去 學習如何去愛、如何教人愛

前者Tiara是代入拿破崙之妻 後者小蟬是以自己的身份去愛

兩種愛的方式 奇怪地 這樣痛苦的戀愛 居然也很幸福

記得初次拜讀深雪的作品是初中時期 那時我對暴力、性愛不懷好感

因此 看了一小段的一本著作 我就這樣放棄了

只看了一小部分 她的作品就被我定格 我就是這麼武斷

現在兜兜轉轉 當然看的不是當年那本

但人會変 連乙一的我都看得自然了 這些…應該沒什麼吧!

可是這一本 完全撇去変態成份 專注講微妙的愛情

也許是我自然地代入了 這當然歸功於深雪的寫作功力

劇情巧妙 不造作 虛構得來很真實

不論主角、歷史人物還是讀者 也中當中迷走…

看著封面 看著簡介 不會想像得到會為自己帶來這般震撼

 

回到過去 總有要回來的年期 可是傲慢自大的Tiara

本來為了去學習跟有權有勢的人談戀愛 卻真心地愛上了拿破崙

十三年的光陰過去了(現實中的三十天) Tiara在要走之前表露身份

但拿破崙得悉後仍不願意捨棄她和有關她的記憶 在Tiara期限到了三十天

而因此決定要走、離婚的一天舞會中只能雙雙落涙

Tiara走出會場 痛苦萬分的坐上回到現實世界的馬車

一邊放聲大哭 其實未看到這裡 在離別的前段日子 Tiara已傷心得要死

一邊看 我的涙腺極不聽話的崩潰了…一直哭…我也不明白那是什麼感覺

馬車上 除了哭以外 Tiara什麼都做不了 如果她留下來 很快會死

因為本來她在這裡擔演的約瑟芬就只剩四年壽命

可是… 那個偉大的荒野雄獅 這個偉大的男人

居然策著馬追了上來 邊叫Tiara不要走…我的涙更是即時缺堤流個不停

這一份深深的愛意 在他們之間瀰漫 更深深地感染了我

真的很淒美   雖然這麼説可能有點庸俗

於是 Tiara下定決心跳下馬車 要留在拿破崙身邊 這麼一個寵愛自己的男人

又怎麼可能會捨得放手?! 是誰都想要找一個自己的Napoleon吧!(笑) 太完美了!

而且 別真的以為他很矮 至少比我高! 有169cm…XD

故事一下子就跳到小蟬那邊 我覺得Tiara的還未看夠!

 

不過其實是有book 2的 我覺得 畢加索這愛情的惡魔

應該沒什麼值得令我感動的地方吧! 小蟬一直教他如何去愛

而小蟬一直對畢加索的祟拜 也令他叫小蟬為"我的心" 想和她戀愛

到了結尾的時候 畢加索懂得改変了 小蟬下樓坐馬車回去 畢加索怒地説不送

接著又抓件外套衝出來為她送行 實在很難理解這個男人的心思

不愛表現自己的愛 明明就愛得要死 雖是個不能專一的男人…

小蟬上了馬車 馬車開始緩緩駛走 畢加索沒追沒講話

可是 馬兒忽然停了下來走不了 小蟬捉緊機會衝回去

畢加索和小蟬互望對方 一句話都沒講 沒有説要一起逃跑、私奔之類的話

對望了一會 小蟬也是時候走了…回到馬車 心裡絶不好受

回頭一看 生性無情冷酷的畢加索居然倒在地上大哭

這是小蟬認知範圍內的畢加索嗎?! 真的是他嗎? 像一個沒娘的小孩般悲涼

可是 小蟬還是決定要走。一直看著小蟬要走的那段 我又哭了

我以為這一段戀情不會令我感觸 可是我錯了

原來對於人類要分別的一刻 我是最忍受不了的 我明白了

 

 

對我來説,兩種戀愛都值得憧憬 多少激發起我的春心吧(爆)

一直聽著鳥の詩 更是想哭… 其實已哭得不成人形

到底我為了什麼這麼感動呢………

好期待book2的Monalisa 不過是変態的SM!(笑)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