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いざ、出陣!恋戦/織田信長ルート

(這是在三成線的CG)

這個曾經被我刪掉又因為swb而再玩下去的遊戲…我只能說我對它實在很糾結orz當年原本是想攻略光秀的,可是因為攻略限制的關係,而且對QR模式的不適應所以便放棄了。結果現在認真通了石田的小早川(對石田的愛?<喂)令我克服了小早川這個叛變者的難關。之後強制SKIP了三成線,總算能開始信長線。
如我所期望的,信長線沒有令我失望。色氣滿滿的俺様加上SWB的聲線完全令人被瞬間萌殺而且信長的髮型令我想起了神宮(ry啊哈哈。也想輕鬆地玩一下QR的遊戲,這部戀戰劇情推進很快,沒什麼廢話,也就玩得甚是歡樂了。床單的部分多到我都數不清了w雖然之後有想過好不好攻略一下雀哥(喂喂)但最後還是沒有太大的動力,放棄了。

由於三成線強制SKIP的關係,整體感覺三成線和信長線都好過秀秋線,秀秋線就是普通ED也太平淡。如果開祝言應該好點,可是由狗神→秀秋的石田也落差太大了(喂)於是信長線的劇情算是看到我有些緊張,每話比較短劇情進展不拖還很有進度(拇指)不過我已經是第三次被swb的角色說初々しい既視感太強了(摔
會被說初々しい都是因為相手嘴賤(喂)之餘而且是經驗者。就是說那方面的角色是做太多啦w這個信長完全是色魔風味辛苦女主了…玩到差點噴的情節:


①外傳來女主房間後說「你都做好覺悟了吧」就滾床w
②預備了婚紗打算婚禮穿但因為「大人的理由」弄到不能穿(不是撕破的意味)
③溫泉後直接(ry


記憶開始模糊了,希望我沒有記錯。其實部分CG我覺得有點崩orz

故事什麼我懶得說太多(喂)大約是關原之戰前不久,指信長和光秀分別是西軍和東軍的幕後黑手。不過也不用太認真就是了w女主是一國的公主,受父親之命在侍衛佐佐木小次郎的陪同之下選擇到別國,以觀天下之大勢?也有利國情就是了。

在城門外一眼就看到了這個男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純情男人(摔
然後在短短一日之內,就感覺到信長是如何想要女人…而留陪他過夜的女人,是絕對不會逗留多過一天的。

信長迅速地表現了自己的獸性(喂喂)並要求女主今天晚上侍寢。


信長你這個色魔!


作為一國公主的女主角,豈能接受這樣的要求?可是又不能因為這樣就立即動身離去,再說也不是說走便能走的場合。於是在小次郎也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公主還是動身去了信長的房間。

然後以一千零一夜似的拖延政策,說和信長下棋。若是贏了,她就不用侍寢;若是輸了,就任由信長處置。

女主的棋力是由父親訓練下出來的,和信長也能鬥得一番激烈。最後二人下棋至天明,雖然輸了,但已到了大白天,也就算是逃避了信長的魔手。(暫時)

留在信長身邊,又要陪他下棋聊天,又要擔心失去貞操,如何能睡好呢?這時信長卻讓公主睡在他的膝上。信長展示出其溫柔的一面,造就了膝枕這萌殺的一幕。

若說信長想佔有公主,是非禮之行為,但同時信長對公主本身也充滿了興趣。雖然他是專制、霸道,而且令人恐懼,但他也有對「有興趣的人」溫柔與親切的一面。

後來公主和小次郎因為收集情報的工作也已不會再有什麼進展,加上公主留在此地,失身也是早晚的問題。於是便決定偷偷跟小次郎一起回國去。那晚公主差點想說出道別的話,卻又忍住沒說。但見信長讓公主依偎的態度,似乎對公主已經產生了一定的依賴。公主還問起如果自己不在他身邊了會怎麼樣。信長十分篤定地回答,一定會將公主抓回自己身邊的。


結果,信長其實從女主的棋藝等舉止一早便看得出她是別國公主。因此也成功跟蹤了她,到了國內時信長出現並立即發難。大吼著公主背叛了他云云,而且應當跟他回去受罰。信長生氣在於公主的不辭而別,我想不論是他高高在上的地位,還是男人的自尊心,也讓信長非常憤怒。
信長給予的懲罰,就是公主的國家需要加入西軍。而她本人需要留在信長身邊做人質。公主意識到自己這之犯下了大錯,於是心甘情願的接受了一切信長提出的條件。
信長一怒揮刀而下,原本公主以為會直接在此被殺掉。怎料信長只是砍掉了之前送給公主的念珠。

當天晚上,信長洗澡過後直接到了公主的房間,然後說今晚不會對她溫柔,不讓她喊救命,會抱她讓她喊不出聲並且感受痛楚。公主自知自己背叛信長和傷了他的心,表示沒有打算反抗。
在祝言ED裡面,信長會有點不愉快的說被他抱是懲罰麼,而公主順從的態度更使他失去了下手的興致。但是在其餘兩個ED裡,信長都是在這裡佔有了公主的。

動了真情的信長,公主也是同樣的心情。經歷了那樣一次「背叛」的事件後,二人之間的關係也日漸修補好。而到了某天晚上,信長來找公主睡覺(真的只是睡覺喔)


這樣依賴著公主的信長就和普通的男子沒什麼分別,和公主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像未婚夫婦了(喂

也差不多到了關原之戰開打的時間,出陣之前少不免一番甜言蜜語………


在祝言ED裡,公主被光秀抓走。因關原敗陣而逃亡的光秀脅持著公主,信長決定不親手了結光秀,現在放他一命,以保公主的安全。其實信長作為西軍大將,作出這樣的決定實在是令我不免吃驚。失去了誅殺光秀的大好機會…不過公主的性命,現在對信長來說才是至關緊要。


信長抱住了被囚禁多時,身體虛弱的公主,回到城裡去。

這個笨蛋還幾次確認了公主到底有沒有失身。公主問是不是如果她失身了就不要她呢,其實信長並沒有這樣想過的,大概還是出現擔心之類的心情吧…。而且,公主比起將自己交給其他男人,她寧可死。因為現在對她來說,心身也全屬於信長一人。

戰事也平定下來,在安穩的日子下,信長向公主求婚。


這樣溫柔微笑,而說出這句台詞的信長,令人感到萬分窩心。


這個男人,值得一嫁啊喂!!!
婚禮的時候,原本是穿從西方來的婚紗。可是在大白天的時候信長就克服不了他的獸性,看到公主穿著很漂亮的婚紗而下了毒手(喂)也就因為大人的理由,引致婚紗無法再穿,結婚當天還是穿回了白無垢。

新婚當晚二人泡著溫泉,又是色氣的劇情w

對新婚夫婦來說一發又怎麼夠(喂)雖然已經大戰到了明早,可是二人又意猶未盡地再繼續下去ww


所以之後懷孕了(喂


***

在通常ED,多了煩死人的政宗出來搶公主。之後關原之戰不分勝負,兩名大將生死不明。政宗像得了漁人之利,佔了公主的國家,然後將小次郎和公主囚於自己的國家之中。小次郎和公主找到了逃跑的機會,卻被政宗發現。這時信長出來營救。



知道信長沒死的公主看到信長比什麼都要值得高興,能和信長重逢,那隻政宗也不算什麼了吧(喂



等到真正的和平到來時,兩人將會正式的共諧連理。

(我發現悌太先生好像總是逃避畫馬匹<喂)

小小的特典,兩人在街上購物,雖然有點累,但公主見信長不停帶她看這看那,也不想損了信長的興致。後來真的累到差點跌倒,信長細心的扶住公主,然後將她揹起。就是幸福的兩小口嘛!



***

在悲戀ED,感覺上真的很揪心。在這個結局走向中,西軍落敗,大家都說信長已經死了。但是信長又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成功的將公主擄走。兩人在偏僻的小屋裡暫住。



最後還是被光秀逮到,兩人展開了戰鬥。和光秀兩敗俱傷之際,逃到了崖邊的信長受到了政宗的暗箭攻擊。公主一心想要和信長跳崖自盡,信長裝出了同意的樣子,卻竟然在最後一刻推開公主,將她推到政宗身邊,自己跳崖。公主傷心過度,昏迷後一睡不醒,一直由小次郎照料。


公主於夢中,彷彷彿彿,總算能和信長相會,並希望一直造著美好的夢,留在信長身邊,不要再醒來就好……

其實我一直希望有二人到南蠻的劇情,畢竟這個從一開始信長就約定要和公主一起去的。在悲戀ED中無法實現,而且比起二人一起失去性命更令人心痛的結局,實在使我頓感揪心。

特典的部分,似乎是回到了以前的一段記憶?信長總是帶了好多不同的南蠻玩意來跟公主玩,並孜孜不倦地介紹著不同的有趣東西。其中讓信長最有興趣的就是地球儀。原來地球是圓形的,而且他們身處的地方就只是世界的其中一點。對於信長來說,不再抱持著封閉、古舊的思想是很重要的。而他之前也送了一串念珠給女主,並說女主就是聖母什麼的www
在這裡,因為信長把玩地球儀、猛的盯著地球儀看,反而冷落了公主,於是她忍不住醋意發作了XD


可是從戀悲ED中得到的結論,大概是想像到二人永遠也沒有辦法一起去南蠻了吧?因此看到還是少不免有些淡淡的哀傷。

最後的特典,便是公主懷孕了。當時信長的反應並沒有很高興,我也沒有想過為什麼。也許是覺得他覺得有孩子便不能隨意行房了吧(喂)但他的回答卻令我非常吃驚。
他說,產子後存活的機率不是絕對的,有可能會丟命。像信長這種看來不會執著於任何一個女人的個性下,他如此的關心著公主,並且在她懷孕後優先考慮到她的性命,而非自己的任何問題,這令我對信長的好感又增添了一些。


最後還是甜蜜蜜的玩回金平糖的梗(笑)

整體來說我挺喜歡信長線,說是輕鬆玩玩也不為過。也不用執著太多。
swb的演出為這個角色增加了許多分數XD 而且說實在不是因為他我也不會玩嘛www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