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Psycho Break Archive - 錄音帶
在公式攻略站看到所有archive都有記錄甚至考察,
可以從比較官方的角度看看遊戲的內幕。
寫這篇的契機是因為內文提到jojo的自殺傾向。
我原本想他會不會其實是有人格分裂所以才被ruvik看上有適性做宿主,
結果這邊資料寫的是自殺傾向是連接STEM之後的不良反應,
這可是給我了解jojo的重要一步!
另外的文件,如果有時間的話也會翻的,畢竟用來梳理劇情是心須的資訊。

目前刷2周目到9章挺順利,
一邊儲獎杯、地圖碎片、報紙、尋人啟事和手記等。
一開始不小心漏掉2、3章的,所以跑3周就該能全了。
同時間有點野心想要拿白金獎杯(明明RE6都沒想過
最難的應該只是刷AKUMU難度,再看看吧…
至少想刷個RANK A的獎杯評價就是了。
看來我比我想像中更喜歡PB啊。゚(゚´▽`゚)゚。

原文:アーカイブ/オーディオテープ - サイコブレイク(The Evil Within)公式攻略Wiki
總共10段。



【有關錄音帶】
全部都是錄下了ruvik聲音的錄音帶。包括有關STEM實驗的事情,
亦能知道他到底怎麼繼續他的研究。雖然有些是回溯過去的事情,
但事件應該是按照時間順序發生的。

因為是只屬於同一個人的文件,也能將「sebasitan的手記」作為相對的文件看待吧。

【腦波同步實驗No.4】
實驗編號04 實驗者編號由04至13號
腦波微弱 開始同步波形
看來 是開始意識同步了
在以前的實驗 意識會突然急降
他們的精神 就好像腐肉的混合物一樣
混和在一起
在他們失去恐怖感覺之前
也必須將我自己接連

▼考察
這可以視作STEM系統的初期實驗。
如他所言「在他們失去恐怖感覺之前 也必須將我自己接連」,
為了意識同步以及達成ruvik的目的,「恐怖」這種感情是非常重要的。

【因意識同化實驗者所產生的變化】
以意識同化為起因
最初期的自覺症狀是
針對腦幹的激烈痛楚
進入不同階段後 微絲血管會膨脹破裂
伴隨著自我喪失
會有強烈的自殺症狀
最終他們無法保持自我
會隨我所欲
但是 有什麼
在妨礙著完全同化…

▼考察
明確表示了STEM系統的意識同步會=自我喪失=發生自殺衝動。
7章joseph說的「不想阻止自己去死的這件事很可怕」
(「死にたくなるのを、やめたくなることが怖い」)
這句話就可以理解成這點了。

※譯註:根據jojo在教會和seb的對話,曾經在大廈和月台有自殺傾向。
我原本以為是現實的jojo有自殺傾向,然而這段錄音否定了我這想法。
如果這真的是在連接STEM之後出現的症狀,那即是說……
這兩人被連接了相當長的時間?!
而且證明了遊戲一開始已經連接了STEM!!!!omg……


【父親Ernest Victoriano】
父親是個嚴格的人
高傲 知性 懷著深厚的信仰心
只要報紙上寫了什麼 父親就給教會資助
堅信教會 不論有什麼可疑的都聽不進去
悲哀的人 人類的渣滓 嚴格的人
教會全都予以接納
也約定了救贖和永生
但是 並沒有什麼是我無法奪走的

▼考察
在ruvik的人生裡,父親對他來說是很重大的存在,
同時他被其信仰心所壓迫而產生反抗心,在其他文件也能知一二。
不過,捐出莫大款項給被稱為邪教的宗教,
也能看出ruvik在字裡行間透露出內心對它的輕蔑。
「但是 並沒有什麼是我無法奪走的」由此推測,
ruvik曾對教會做過一些有害的行為。

【守護者】
那個阿諛奉承的害蟲
把我的研究私吞了
到底是怎麼知道保險箱密碼的
不得不去調查
不過 現在 沒有那種時間
還差 一點點而已
絕不會交出那份資料
那是 只屬於我的東西
唯一的方法是…
讓下一個打開保險箱的人付出代價

▼考察
「那個阿諛奉承的害蟲」大概是指marcelo。
但是對於一早盯上少年ruvik的marcelo而言,
有可能是早有預謀要奪取ruvik的研究成果。
還有「那份資料」應該是指能實現意識共有的實驗資料。
此外,說到保險箱會想起keeper,當然現實不存在這種生物,
這個記憶可以看成ruvik世界裡keeper的基礎。
在現實,是保險箱設置了某種陷阱(打開的人會死亡),
讓之後想奪取他研究資料的人遭受報復。

【病症:Alterego】
實驗者編號25 33和55號也
確認了異常的波形
全員有共通的病歷
有多重人格障礙
以前在前額葉皮質的實驗導致的
自我喪失 發生了預料以外的結果
自殺的願望
以交替人格對原人格的攻擊呈現出來
自我意識低下的話
就會開始無限制融合
兩個生物被縫合在一起
強制地 二合為一
永遠的彼此憎惡
真是美妙

▼考察
少數明確說出特定生物出處的文件。談到了雙頭生物Alterego的真正面貌。
具體來說Alterego是連接STEM系統後意識融合在一起的多重人格障礙患者。

【病症:精神的屏障】
向皮下領域的強烈刺激
並沒有像期待的一樣
實驗者一直喊叫
輕易地死掉
視乎設定的調整 能獲得良好結果
唯一的問題是 要集中在哪個領域
恐怖 希望 承諾 信賴 嫉妒
在這之中重要的三項 就能打開心扉

▼考察
與9章的大腦拼圖直接有關聯。
從同章的錄音帶內容推測,要得出「良好結果」,
恐怖、承諾和信賴是必須的。

【姐姐Laura】
我的一切都…
在那令人不快的「意外」之後
被想要將我全部都掏空的人奪去
在黑暗之中 心中幻影對我安慰與責罵
我幾乎就要失去了自我
可是看到了她
就知道了那不僅是個幻象
把我的臉 我被奪走的東西拿回來
把她 我最愛的姐姐 給復活過來

▼考察
「想要將我全部都掏空的人」指marcelo或組織的其他人。
不過被整個組織「全部掏空」也能證明ruvik的確是個優秀的天才。
不知道臉代表著什麼意思,在9章初期看到的肖像畫,
少年時代的他臉被殘忍地挖空掉了。
然後,清楚地說出了「我最愛的姐姐 給復活過來」也就證明了他的目的。

※譯註:其實這裡的臉應該就是指代ruvik在火災中毀容一事。

【探索】
我是 不論在何處都能看到那道光線
從燈台映射延伸的光之帶
它照亮一切 將我穿透
那個病院的景色 並不是我的記憶
可是 比起我在這所造的東西更加堅固
一直 都在那裡的嗎?
在那光線之下有什麼開始了
光所招來的 拒絕的 將其他人牽扯進來
一切的原點 到達了的話
就能拿回來了
連失去了什麼 都並不知道

▼考察
「從燈台映射延伸的光之帶」就是指燈塔精神病院的燈塔。
「那個病院的景色 並不是我的記憶」到底是誰的呢?
至少會是連接STEM系統的某人,但並不明確。
「一切的原點 到達了的話 就能拿回來了」到底是指ruvik自己,
還是指被連接上STEM的人,也是不明。

【拘禁】
這個鎮定劑 也是我製作出來的東西
完全的黑暗 將我包圍
被切碎 剖開神經 剝離肉塊
嘗到了所有的痛楚
在研究證實了的
無數的感覺 給予了我的大腦
無限的 激烈 疼痛 喜悅 憤怒 恍惚
它們混和融合 變成一種尖銳的聲音
在黑暗中迸出火花 如星星一樣的光芒
疼痛 聲音 光線集合起來
以什麼方式正在形成…
非常熟悉 那個地方…
我的牢獄
我的家

▼考察
雖是實驗中的聲音,但極為抽象的發言引人注目。
可是「
非常熟悉 那個地方…我的牢獄 我的家」,
大概是指其出生的洋館。
和laura的回憶、與父親的不和,不論哪一個,
都是ruvik的原初體驗,是在那個家的不可或缺之物。
另外,聽到這段錄音的
sebasitan唾棄地說了句「全都是你埋下的禍種」。

【背叛】
jimenez背叛了我
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太遲
研究快將完成 那傢伙知道的
我埋首於研究
沒有注意到異變的事
不然 那些傢伙沒可能突破陷阱
那些傢伙的東西 是偽造品
本該由我來完成的
我的資料 器材 理論 意識…
那些傢伙 奪走我的身體
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痛苦

▼考察
marcelo所背叛,研究被奪取的最後記憶。
雖然
marcelo有正面指責過ruvik進行不人道的實驗,
但他是計畫將研究成果據為己有。
那些傢伙沒可能突破陷阱」是指保險箱嗎?
不管怎樣,在這個時點,或者在稍後,
ruvik作為人類的生命就被終止=只餘下一顆腦袋了。


【其他文件待翻:
sebasitan手記/手記/報紙/尋人啟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