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Psycho Break Archive - 尋人啟事
其實公式攻略wiki還有人物簡介的劇透,我最近才發現到…
還是先完成文件的翻譯吧。其他的大概要看心情。

這篇剛剛我花了一小時有多在逐字敲翻譯,
直到完成打算發布的時候不知為什麼未寫完的版本(只寫到#4)
覆蓋了寫到#15的版本。即是說,剛剛寫的全都TMD沒了。沒了。沒了。
在崩潰的心情下我選擇馬上重新再寫。三倍速。
我實在TM受不了這篇我要多隔幾天再寫一遍。心情簡直最悪。
盡可能把第一次翻譯時想到的用詞原原本本的再用上吧。

翻譯過後再看看每個人的遭遇和下場真心覺得挺心塞+惡寒,
突然才意識到其實PB也許能算個鬱game?(今更←

原文:アーカイブ/尋ね人の張り紙 - サイコブレイク(The Evil Within)公式攻略Wiki
總共15張。

【有關尋人啟事】
「尋人啟事」的特徵是並非按時序來記載,而是分散於各個時期。
由Tatiana親自在存檔室貼出來的可能性也很高,但在現實世界到底有否存在則是不明。

另外,有關作品中的主要人物的失蹤時期,
以由1章為開始時點起為基礎考慮的話,會明顯地出現矛盾,
也無法確實地證明實際上是否真的失蹤。

不過,不管那個失蹤地點實質存在(並非ruvik的世界)的可能性也很高,
本考察是以此為前題來進行。

雖是題外話,在啟事中有記載以「1」為首的國家編號,
這能證明作品的舞台是設於美國國內。


#1 Leslie Withers(レスリー・ウィザース)
燈塔精神病院的病人
在上鎖的收容病房失去蹤影

▼考察
理論上要逃出「上鎖的病房」是不可能的。
考慮其他可能性的話,他失去蹤影=接連了STEM系統的時點,
是有誰發布了偽造的失蹤資料。


#2 Oscar Connelly(オスカー・コネリー)
Krimson市的警察。警員Oscar Connelly
在駕車執勤時失去聯絡。
無人的警車於郊外被發現。

▼考察
在ruvik的世界,connelly救出sebstian他們之後,的確並不在警車之內。
不過,在結局(現實世界)似乎有connelly被連接了STEM系統,
並已經死亡的描寫。


#3 Valerio Jimenez(バレリオ・ヒメネス)
Valerio Jimenez醫師
居住於Elk River村的醫師,最後一次被目擊是前往市內時而後來失蹤。

▼考察
市內應該是指Krimson市。
雖然在Elk River村遇到了化身為haunted dead的Valerio,
但那也僅僅是Ruvik 的世界,實際上與STEM系統連繫的可能性很高。


#4 Fernando Cabrera(フェルナンド・カブレラ)
精神病患者
在收容他的燈塔精神病院失去了蹤影
需要保護觀察的重症患者

▼考察
有關他的記述,可以在新聞報導「發現行蹤不明的信徒」中找到。


#5 Pastor Salvador Graciano(サルバドール・グラシアーノ)
Salvador Graciano
Cedar Hill教會祭司
和數名信徒一起失去了蹤影
在失蹤當時 教會是封鎖的狀態

▼考察
在新聞報導「祭司納為調查對象」中被提及名字的教會主教。
被懷疑涉及了不正融資。

雖說「在失蹤當時 教會是封鎖的狀態」,但有可能是去了地下墓穴。
不過,最終他的下場到底如何還是沒有明言。


#6 Chris Taylor(クリス・テイラー)
建築公司的工程監督
在進行教會陷塌維修工程的中途消失
由於工程接近完成 意外掉落的可能性很低

▼考察
雖說「意外掉落的可能性很低」,但有可能在隱藏在教會地下的墓穴遇害。


#7 Ruben Victoriano(ルベン・ヴィクトリアーノ)
富戶Victoriano家的長子。
在自宅火災之後失去消息

▼考察
Ruben Victoriano就是ruvik。取其姓氏和名字的起首發音就成了ruvik。
不過ruvik的拼法是Ruvik而不是Ruvic。ruben就是他年幼時的時候。

在火災之後可能是前往投靠了Marcelo。


#8 Patrick Higgins(パトリック・ヒギンズ)
律師 富戶Victoriano家的財務管理人
與被認為是委託人的男性於事務所面談後失蹤

▼考察
「委託人」到底指的是誰,在時序中也沒有明言。
不過,「於事務所面談後」這句看來,似乎並非不能在人前現身的ruvik,
而有可能是他父親Ernesto。

可是,財務管理人如果就是破產管理人(執行破產手續的人)的話,
作為ruvik監護人的Marcelo也很有可能就是委託人。然而這都只是推測。


#9 Marcelo Jimenez(マルセロ・ヒメネス)
Marcelo Jimenez醫師
燈塔神精病院院長
於院長室失蹤
在失蹤前跟誰人在電話中爭執

▼考察
作為爭論點的是「在失蹤前跟誰人在電話中爭執」這個部分。
作為其中一個可能性,有可能是他尋求協助的外國機關,又或是弟弟Valerio。

不過,在尋人啟事裡的Valerio寫上了「前往市內時而後來失蹤」,
那有可能是他們因什麼事而發生衝突(有關如何處置Leslie?),
兩人見面的話,「Valerio連繫上STEM系統=失蹤」就能吻合了。


#10 Arnold Brown(アーノルド・ブラウン)
Krimson市警察 Arnold Brown警視
負責的未解決事件 確保了重要證據
如此聯絡過後就失去了消息

▼考察
新聞報導的「連續殺人事件搜查官失蹤」裡大概是這位人物。
雖然無法確定未解決事件到底是什麼,但從「有確保了重要證據的聯絡」,
很有可能被捲入了圍繞本作的陰謀。


#11 Joseph Oda(ジョセフ・オダ)
Krimson市警察 Joseph Oda刑警
歸途中失去了消息
有複數目擊證返顯示他在Krimson市街尋找著誰

▼考察
首先,joseph在chapter.1的時點是和sebastian一起進入燈塔精神病院,
然後催促sebastian查看閉路電視,
之後就在ruvik的腦世界以連接了STEM系統的狀態被發現。

chapter.1的事件(調查連續殺人事件)時失蹤雖然符合描述,
但是「歸宅途中失去消息」這個沒有任何能連接的方向。

餘下的可能發展方向就是,在chapter.1前往燈塔精神病院的時點,
就已經是在ruvik的腦內世界了。

趕往現場的途中,每當ruvik出現就有的波動襲擊了車輛,有一幕無線電也失效了。
如此考慮的話「說到底,他們最初就被STEM系統所捕捉了」又或是,
「在波動襲擊他們的時點或之後的時間軸有什麼發生了」。

「在Krimson市街尋找著誰」按常理推斷的話應該是指sebastian。


#12 Ivan Diaz(イヴァン・ディエス)
自稱記者
出去採訪之後就沒有回去
在Elk River村發現了他的相機及採訪手帳

▼考察
考慮到Elk River村發生了連續殺人事件,可以推斷他是前往該處取材。


#13 Tatiana Gutierrez(タティアナ・グティエレス)
燈塔精神病院的護士
在工作時間於院內失蹤
沒有任何通過正門的痕跡

▼考察
這張紙到底是否Tatiana本人貼出來的,仍然未明。
另外,「沒有任何通過正門的痕跡」的話,有可能是她以什麼方式仍然留在院內。


#14 Juli Kidman(ジュリ・キッドマン)
--
茶色的短髮
茶色的眼睛
喊她「--」就會回應

▼考察
作中並沒有這位少女的登場。不過,要說主要人物中有這特徵的人,
「茶色頭髮和眼睛」的話,除了kidman之外就沒人符合了。

為什麼名字會被消去雖然不清楚,但假設是kidman的話,
因為她「沒有了親生父母的記憶」、「沒有過去的記憶」也可能是原因。
不管怎樣說,本作有關kidman的事情並沒有交代太多,只能作出推測。


#15 Sebastian Castellanos(セバスチャン・カステヤノス)
Krimson市警察 Sebastian Castellanos刑警
在搜查連續失蹤事件時失去消息

▼考察
sebastian收到了連續失蹤事件搜查的中止令。但是,
他以自己的判斷行事,這樣的描寫在作中也有不少。

即使如此,在chapter.1時點燈塔精神病院發生的是「大量殺人」,
而不是連續失蹤事件(雖然實際並非沒有關係)。

因此,以時序來說失蹤可能是作中以前的事情。

也就是說,「本篇開始的時候,sebastian已經連繫了STEM」的假說出現。
另外,事實上如此考慮的話joseph、connelly的失蹤也就能說得通。

以sebastian視線來考量的故事,這張尋人啟事的任何一個解釋,
也能大大牽動到故事的軸心。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