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前半Clear】Psycho Break DLC - The Consequence
落ち込んでも仕方ないのだから、やっぱり何か書こうか…


The Consequence其實是整部DLC的第3和4章。
比較有趣(應該說有趣嗎?)的是之前KURAYAMI MODE的玩法,
在這裡用另一種特別有意思的方式呈現。
遊戲中途KIDMAN掉了手電筒,沒有了任何光源。
所幸的是有螢光棒可以丟,每次最多丟三根來照亮四周。

這張因為前面有亮燈看上去才這麼光。

一般來說比較像這種情況,但前面應該已經丟了一根?
不然手握著螢光棒其實只看到自己周圍兩三尺左右的東西。

其中一個部分因為我知道獎杯有限制使用螢光棒的數量,
但實際又忘了是限制幾多根,我又懶得去查,結果一直在試行錯誤…
就是讓KIDMAN掉了進坑裡死了好幾遍。
第三還是第四次的時候就是一直靠左走,完全沒有障礙成功開啟電源。
最後只用了兩根螢光棒,獎杯好像是規定十根來著…。
我ながらよく出来ましたね。

不過說到The Consequence的重點,並不是KIDMAN和怪物們的戰鬥。
而是有關各種真相的披露。首先組織點明了他們利用ruvik做的STEM系統,
目的是要用來統一思想(即洗腦)來達致控制人類的最終目的。
如果這些在本篇有講出來的話不是會清晰得多了嗎?
至於ruvik那邊,原來是組織先解決了他,把他分解成只餘下大腦,
之後醫師才知道的,並且覺得組織這樣的行為實在太不人道。
可是後來作為一個科學家的求知欲超越了一個人應有的道德倫理觀,
於是接受了組織這樣的做法並幫忙繼續STEM的研究。
ruvik生前時醫師也利用了ruvik所做的研究加以改寫再以自己名義發布,
可能因為ruvik專注於自己所做的研究,他並沒有發現。
並且在一開始醫師讓ruvik來幫忙做研究也似乎是為了得到組織的肯定,
以及打算讓ruvik的天才性來吸引媒體關注。

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自然是和SEB與JOJO相關的各種。
其中有一段KIDMAN突然回到了KCPD警局,甚至看到了她加入前的景象。
對我而言,在PB看到這樣一幕彷彿就像看到了奇跡一般驚喜。
…所以我拍了很多照片。

房間一。
JOJO和SEB在聊天,大概是JOJO問LILY怎麼樣(還剛剛出生)
然後說希望像MYRA那麼優秀的人可以快點復歸(應該是在放產假)
當時的SEB看起來年輕又幸福,JOJO也是和現在不一樣的年輕髮型。

可惜我慌得很拍不到SEB的正面(等二周目)

而讓我吃驚的是,KIDMAN居然完全不知道SEB是已婚有女兒的(雖然不在了)
我的媽呀,但KIDMAN的設定是喜歡SEB的吧?!這到底是…


來看看SEB的桌上有什麼,香煙,眼鏡,還有應該放了家人照片的相框(可惜看不到)


基本上是個整齊的辦公室。

也看到了妻子送給他的風衣好好的掛在架上。

房間二。經過了一些時日。
發生了SEB女兒和保母被燒死以及妻子MYRA失蹤的事件。
抱著頭非常煩惱的SEB和JOJO進行不太和諧的對話。

JOJO知道SEB正一步步不擇手段的去調查真相,所以JOJO去告發了他。
SEB用略心痛的語氣說我不希望連你也有事瞞著我(可惜我沒拍到原句,二周目一定要!!)

JOJO便解釋說,他其實只是不想他越陷越深,越來越錯。

說到SEB女兒LILY已死的事,JOJO也低著頭……

但是JOJO的勸說SEB明顯也是完全聽不下。
記得本篇裡說過很多人指MYRA離開SEB是因為他失去女兒後終日酗酒,不管工作。
但SEB自己最清楚,妻子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消失不見的,並且後來也看到了她的信件。

兩人的談話就在不愉快的氣氛中結束。
後來在本篇兩人談起這事,也才發現原來他們彼此一直有所介懷。
當然後來也沒什麼事了…該說……後來兩人都沒有再好好說話……(哭

這次看看SEB的桌上,煙頭一大堆。

連衣帽架也倒了,最重視的風衣也掉了在地上。

在牆上可以看到失蹤人口的標貼上面是彩色照片的MYRA。

從地圖上也看到SEB搜查過了什麼地方。
我不想說什麼但我覺得MYRA看上去真的比SEB年長啊……。

房間三。再經過了一些時日。
JOJO和SEB正在說新加入的KIDMAN的事情。值得注意的是JOJO現在才開始戴手套的。

JOJO對於KIDMAN似乎懷有不信任,但SEB說親自訓練她和照料她。

JOJO不客氣的說這種新人只會成為負累。

然後KIDMAN這時意識到,他們兩個和組織的研究其實沒半毛錢的關係。
也對於將他們牽扯到這事件之中感到愧疚。
組織多次要求KIDMAN服從命令,並將兩人當作棄子一般殺掉,但她不從。
後來也因此受到了組織的追殺。

這時SEB的房間開始回復了正常一點的模樣。

桌子也收拾得很乾淨,雖然煙頭還是一堆。

地圖上的標記也比以往多,顯示SEB沒有放棄尋找MYRA的下落。


後來組織的AGENT和KIDMAN的對話提及,KIDMAN在見習時潛入資料室搜查。

而KIDMAN對SEB的初期印象也不壞。

AGENT很機警地提醒KIDMAN,那位ODA刑事是非常敏銳的人,必須注意。
KIDMAN表示會這麼做,並且和ODA本來就很不投契。

至於SEB,KIDMAN很寬容地說SEB雖然常常都喝醉,但基本很親切,可說是無害,
並不覺得是個需要特別注意的人物。AGENT卻回應說,他有時會很不理智,
千萬不要太接近,表示敬意以部下身份接觸就行。

在步出警局的時候看到KRIMSON CITY開始崩塌,感覺太不像PB的場景了…

之後玩了一會暗殺,終於有槍用來還擊。但太久沒用槍我倒不習慣…。

最後要和LIGHT WOMAN正面對戰,原本我想著要逃,但KIDMAN居然說不再逃了…
這下我就意識到拿著槍真的要開戰了。在房間裡邊躲邊跑也是累,
在這之前還有幾次等開電制那種迴避戰,那些都玩得不太好死了好幾遍。
於是這邊既然能正面對戰的就心想一定不要死了,但也不能太衝動就是。
最好也算好運的成功擊敗了她,頭上的射燈玻璃爆開那一瞬多感動啊…。

看了下四章的獎杯是要殺ruvik…ええ。本当にできるのか…emoji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