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sweet pool】THE CHiRAL NIGHT 5th anniversary

於是我的重頭戲sweet pool來了。



~Opening: Sweet pool(蓉司)~

日常に紛れ込む「非日常」、
少しずつ侵食されてゆく穏やかな日々。
まさか、自分が。
俺たちは皆、そんな風に思っていたはずだ。
この広い世界の片隅で起きた、
本当に小さな小さなできこと。
はだから見ればそうかも知れない。
けど、俺たちは精一杯もがき、苦しみ、傷つき、
そして、生きていた。
それだけは確かに、「永遠」なんだ。

和コノエ那邊差不多,大致是交代了他經歷了的…事情。
在痛苦難耐的生活裡,蓉司到底找到了什麼。
日漸失去的平穩日子,餘下的,是奇怪的身體和陣陣痛楚。
不曉得自己為何會被這種事纏上,卻依然要苟活下去。
在世界的一角所發生的事,也許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然而,對於他們眾人來說,卻是要拼上自己生命撐過去的一段日子。
而這……就是所謂的「永遠」?

Monologue -YOUJI-蓉司的獨白~



もしあの時、違う道を選んでいたら。
俺たちは何か変わっていたのか

そんな風に考えたことが全くないわけじゃない。……でも
睦、翁長、上屋先生、姉さん、そして……
俺は、みんな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みんながいてくれてよかった
今の俺でいられて、本当に良かった。だから……
俺は、幸せだよ
哲雄

沒有人,能有立場批判蓉司所作出的一切決定。
而最後的他,也是堅決而無悔。
對於他所遇見的每一個人,也是心懷感恩。
起初,他並沒有喊出哲雄的名字,那個深深的刻於他心中的名字。
他感到的幸福,也許並非我們每一個人眼中所能認同的幸福。
但是,那是蓉司由衷地感覺到的,「幸福」。
只要有哲雄在他的身邊,他就能明白,就能理解。
哪怕他們的世界其實是多麼細小狹窄,這也是蓉司得出的結論。
在「那個時候」,如果選擇了其他的路,而不是那一條路,
大家確實將會有所改變。雖然,的確有這麼假設過。
然而,現在的結果就是鐵一般的事實,無法掩飾躲藏。
所有的一切,也必須以這種形態畫上句號。
蓉司自己,也非常的清楚。

TETSUO & YOUJI'S STORY


老實說,我不太確定這件事的時點是什麼………。
只知道,他們仍然是學生時代。但詳細的,真的不知道。
之前的drama也是加插於日常之中,倒也沒什麼違和感。
sweet pool的結局是既定的事實,我們無法改寫和推翻。
而在遊戲製成之前,文案上,插畫上,各方面也是作了多數的調整。
所以我們只能相信,製作方覺得這一切會是最好的一個結局。
當然,被虐得不輕的我還是會努力去找官方其他的東西補完。
好比那篇夕映え,還有其他多數的drama,也一一的聽完。
一直以來,中心思想都沒怎麼改變。可是這次,為什麼我覺得,
好像把「永遠」給重新定義了?這一個,是在sweet pool裡很重要的信息,
同時也是讓我覺得沒錯的定理。

收錄DRAMA內容:

哲雄「……崎山」
蓉司「……、……ん」
哲雄「崎山、起きろ」
蓉司「……あ」「……ん、おはよう、城沼」
哲雄「よく、寝てたな」
蓉司「今……何時」
哲雄「8時半」
蓉司「えっ! 学校、遅刻じゃ……!」
哲雄「今日は休みだろ」
蓉司「あ、そっか……」

哲雄「……」
蓉司「なぁ、城沼」
哲雄「ん?」
蓉司「その、いきなり変なこと聞くんだけど」
「……『永遠』って、あると思うか?」
哲雄「なんだよ、急に」
蓉司「いや、なんか……、なんでだろう」
哲雄「永遠か ……さぁな。あると思えばあるんじゃねぇか」


蓉司「それは気持ち次第ってことか?
それだとまるで……『奇跡』を願う時みたいだな」
哲雄「『奇跡』は起こるから『奇跡』なんだろ」
蓉司「確かに。……そうかも知れないな」
哲雄「ほら、そろそろ起きねえと。約束、あるんだろ」
蓉司「そうだ、今日は姉さんと……」
哲雄「先に支度しろ。飯、用意しとくから」
蓉司「え?じゃあ城沼も支度しないと」
哲雄「なんで」
蓉司「今日は城沼も連れてくって姉さんに言ってあって……」
哲雄「……」
蓉司「あ、………ごめん」
哲雄「……かまわねえから」「ほら。行くぞ」
蓉司「あぁ」

(順便,我很感動某人的聲音沒變wwww每次聽到sp有新drama我就樂得要死w)

真的,因為哲雄和蓉司所相處的日常並不多。
所以才會覺得drama什麼特別珍貴,那是他們難得可以享用的輕鬆時光。
於是當我聽(看)到這一段的時候,眼淚也很不爭氣地流出來了。
在disc2的最後,かなこ說唱出最後一曲的mircales may...
我已經很久沒有因為聽見這一首而感動,可是我又忍不住哭了。
哲雄說的,奇蹟會發生,本身就是一種奇跡。
好像所謂的永遠一樣,你覺得它是存在的…只要你相信,它就存在。
在本篇,蓉司問到哲雄覺得永遠存在與否,哲雄是怎麼回答的呢?
(在夕映え裡他忘了自己回答了什麼)
他的回答是「さぁ」,可是,他跟蓉司說,「ずっと、俺といろよ」
明明知道他們已經接近終結,還是跟彼此許下了承諾。
就算在這個世界裡只餘下他們,也覺得,沒關係了。
比起永遠一個人,他們寧可永遠兩個人在一起。
永遠,就如同終焉一樣,帶來的並非令人喜悅的感情。
反而,是讓二人決定要走在一起的理由。

在這裡,明顯可以推斷為本篇之前的一個時點。
那麼,哲雄的這個回答……大概也不會造成什麼改變。
不過我是覺得,他多少給予了蓉司一份「希望」。
即使會隨著心情轉變,還是多少存在於心裡吧?
也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新的演繹,還真的令人心裡多少緩和了一點。


丫的我去重開了sp又再虐到再起不能………orz||||但,也甜了orzzzz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