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凍京NECRO プレイ日記⑦、2周目結束(下)


前回劇情

在ミルグラム的要求之下,早雲在十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承認了愛,
第一次打從心底認同了愛,並向他愛著的イリア告白。
ミルグラム聽畢,沒有多言,就在早雲面前--
殺死了イリア。

※內文血腥注意
※2017年10月2日修正本文全圖片為遊戲截圖,另將凍京遊戲感想全文補圖(photobucket連接已刪)
※因死圖關係2018年12月22日重新將截圖
上傳至photobucket並更新全文截圖。



還沒來得及掙扎,來及不說遺言,甚至沒意識到真的會死亡,
イリア就在ミルグラム無情的掌中失去了性命。
  
ミルグラム不僅一手殺死了イリア,還把她的心臟掏了出來,扔到地上。
這意味著,不求ミルグラム的力量而令イリア「死而復生」的不可能的事情。

早雲要瘋掉了。

ME:ミルグラム真他媽是個大賤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許さない!!!!絶対に許さない!!!!!!!!!!!!!

四周的景色突然變異,將早雲、ミルグラム與イリア的屍首來帶了一所教堂。
イリア的屍首靜靜的躺在那裡,流出的血液仍有餘溫。
就在前一秒,她仍然在那裡掙扎、呼吸著。
如今她已經如同斷線的木偶一樣毫不動彈。

早雲要瘋掉了。

這時的早雲尚未知曉,這一切根本就是ミルグラム早就設下的圈套。
他的目的並不單純是奪取mega-float。
更加不是想要利用イリア的能力。倒不如說從一開始她的利用價值,就是「死」--
「在早雲的眼前死去」。
ミルグラム的目的,其實就是「臥龍岡早雲」本人。

早雲只能用盡全身的力量戰鬥,盡管他已經深知只憑自己根本無法戰勝ミルグラム。
這個殺害自己母親的仇敵。
這個殺害自己愛人的仇敵。
無法原諒這個人。

無間斷的戰鬥,無休止的攻擊。受到重撃倒下,又再重新站起。
現在只有超越父親,自己才有可能打倒ミルグラム。
但是,又該如何做到……?

***

エチカ依然跟成了活死人、聽從ミルグラム指揮的父親在做垂死的鬥爭。
互不退讓、毫不留情。
  
エチカ利用象徵她叛逆反抗父親的心愛電鋸,架在鉾康的頸邊。
不打算解釋什麼嗎?要死掉了啊???
當年為什麼會突然性情大變?突然跟自己的女兒說如果她沒出生就好?
為了登上權力的寶座而將家庭、甚至所有個人的感情都捨棄掉?
エチカ幾乎是哭著求鉾康給她解釋。
然而鉾康簡短的回覆,讓エチカ微小的最後願望也落空。
--已經太遲了。
他已經沒有答案可以給エチカ了。
因為他這副身體早就失去了感情。

現在回想起來,鉾康表面顯然說的是活死人的事,
但他其實也在暗示自己早就捨掉了常人的生活方式了吧。
他無法以感情作出解答。

不知何時起兩人都在落淚。
エチカ仰天呼叫,祈求聽到她想要的答覆——「妳能被生下來真的太好了」。
然而一切只是徒勞。
用她的生存證明來「再一次」結束了父親的性命,

而這也是エチカ大半生的工作,她的天職--
死者再殺。

***

被絕對的力量壓倒,早雲無計可施。
ミルグラム按下早雲的頭,讓他無法從イリア身上轉開視線。


來吧,做出選擇。
你要像你父親一樣,做那個錯誤的抉擇嗎?

早雲內心戰慄,憶起那個從小到大他也不願回想起的禁忌。
那個令他寧願自己是機器,覺得自己只是死人的場景。

ミルグラム說出了令人震驚的真相。
當年ミルグラム命令バブロフ殺害小希子之後,武雪在飛機的殘骸抱出了她的屍體。
然後,他要求ミルグラム將小希子變成活死人。

………。

這就是當年早雲為什麼看到父母在床上做那種事時會感到如此害怕,又想要嘔吐的原因。
ミルグラム說過,臥龍岡武雪太愛他的妻子了。
當年早雲看到的那一幕,那時的母親,早就--。
早雲感到害怕。他不希望變成像父親那樣的人,於是他逃避,他不想去接納「愛」。
如果自己也會愛人的話,說不定有一天自己會做出跟父親相同的行為。
這就是早雲強制令自己變得像毫無感情的機器的原因。
可是,ミルグラム現正迫著自己面臨跟父親相同的局面。
最愛的人死了,要求ミルグラム將她復活嗎?
哪怕只是一時重生獲得感情,之後會漸漸失去神智,依然能活在世上。
早雲會作出這種選擇嗎?

原本還以為在這重要的關頭讓玩家做出選擇,死都不打算求ミルグラム幫忙。
因為我深信這個做法必然會導向BAD END。
結果,玩家並沒有選擇的餘地,而讓我欣慰的是,早雲絲毫沒有考慮過這個可能性。
他內心的認知、理性,已經確切地告訴他「イリア已經死了」。
ミルグラム在早雲的眼中,那些言行,那些思想,那個存在。
全都是無法饒恕的。

作為屏幕外的玩家我看到這一幕真的非常感動並且有強烈的共鳴。
如イリア生前所言,ミルグラム創立了自殺攻擊的恐怖組織,同時操縱著活死人,
組織名字叫「自殺志願者」,但他自己從來沒有真的一了百了地去死。
明明宣言要讓全世界的生命肅清,自己卻異常地執著於「生」。
這種已經儼如邪教的思想、毫無人性的殺戮、乃至是他本人的存在,根本就不該被允許。
他一天不消失的話,這個世界也無法換得一絲的安寧。

早雲開始反撃。ミルグラム的攻擊模式只為針對近接銃術而特訓。
面對ミルグラム那堅硬的雙刃武器,早雲瞄準了弱點攻擊。
原本沒有的弱點,那是上次ミルグラム跟蜜魅交戰時,曾經斷過一次較為脆弱的部分。
「這是來自蜜魅的」
ミルグラム失去平衡之後,用師傅五勝教導自己的亂暴拳法瘋狂毆打。
「這是來自五勝さん的」
手臂方向一轉,隨即拿出槍枝對準ミルグラム使勁地開火。
「這是來自時尭的」
拉開距離之後,奮不顧身地閃躲攻擊之餘還拼命的展開攻勢。
「這是來自エチカ的」
早雲自己也意識到,是到處「偷回來的技倆」。
但這正正就是他父親沒有的。
武雪沒辦法贏過ミルグラム,而現在的早雲卻有著同伴們給他的優勢。
ミルグラム眼中一直只有武雪的影子。

ミルグラム甚至在倒下之後,仍然堅持著向早雲提出那兩個選擇。
ミルグラム說自己曾經是個宗教畫修復士。
自從看到過武雪戰鬥的那種純粹的「美」後一直無法忘懷。
在武雪死後接著盯上的目標,自然就是他的兒子--臥龍岡早雲。
能夠再度見識一次那種「美」嗎?

…要說的話這人就是徹底的瘋子吧。(期待之後兩個結局的補完)

早雲有想過不讓自殺志願者的ミルグラム得償所願,讓他活命留下來贖罪。
ミルグラム卻回答說,讓イリア復活的話確實需要留他一命。
最後讓早雲選擇,要犯下和武雪一樣的罪嗎?還是要殺了他?
早雲重申,自己並不是他的父親。

他就是他自己。
  
終於能將ミルグラム親手了結。
教堂的景色回歸市內空蕩蕩的中樞系統。
這所教堂其實當年就是武雪帶小希子前來,請求
ミルグラム讓她復活的地方。
也是遊戲一開始就出現過的一幕。

***

在激戰過後才趕到的エチカ,無法接受イリア已經死去的事實。
看到眼前又變回以前一樣,眼神毫無光澤、失去感情似的早雲,エチカ給予他同伴的擁抱。


之後,在イリア發明的浜辺の風景裡,早雲與イリア殘留的意識相遇了。

起初我還想早雲不會因此開始現實逃避,一直躲在這個虛擬環境不出來吧。
但イリア只是跟早雲作最後的道別,並承諾會一直活於他的心裡。
這時,早雲想起自己為何從沒有想過要ミルグラム把イリア復活。
那是因為他自身清楚的意識到「宝形イリア已經死掉了」。


「能否接受和認清現實」…我想這就是早雲與武雪最大的不同吧。

可能要等打完P5才有心機開3周目,適当に頑張りますー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