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凍京NECRO プレイ日記⑥、2周目結束(上)
二周目跑到結尾,エチカ這次沒變活死人,也不用跟活死人的五勝死鬥。
而且最後才知道蜜魅竟然沒有死。
雖然慶幸她逃過一劫,但卻又覺得很不真實。
這一周解釋了很多謎團,也揭示了蜜魅線以外、一個全新的可能性。

▼繼續長篇劇透。

上次玩到エチカ被帝國能源組織的山沼開了一槍,但因為胸口有霧姉送給她的蓮花香味盒,
結果エチカ沒有死去,反而清醒過來想要為自己殺了蜜魅的事贖罪(直到最後才真相大白)
就回去在霧姉的懷裡大哭特哭,然後好好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
另一邊廂,早雲在艦上尋找被抓掉的イリア、但遇上了ミルグラム的忠實幹部:バブロフ。
在與バブロフ對戰的期間,早雲的戰鬥力遠不及對方,連エクスブレイン都被打到出現裂痕。
就在被瘋狂毆打之際,エクスブレイン突然讓早雲體驗了遙遠、他所不知道的一段過去--
沒錯,就是這個エクスブレイン的前使用者,他父親臥龍岡武雪在軍隊時的回憶。

這裡能看到鉾康、五勝和武雪(雖然還是看不到臉)年輕時的模樣。
在這個時候,我想鉾康可能還沒有結婚,他從未提及過エチカ母親半句。
當時五勝就說打完仗之後要回去娶燎子,而武雪則是等著小希子生孩子了。
早雲這個名字還是武雪想出來的。
但我有一點疑惑(而且因為之前看過劇透)鉾康在武雪提起結婚和妻子之類時,
感覺總是會變得心不在焉,而他又真的從未提過妻子的事,充份有理由讓我懷疑鉾康喜歡武雪。
あぁ~ギャルゲーのBLは素晴らしいですね。

說回早雲母親,小希子是富家小姐的千金,初戀情人就是武雪,
兩人一同構築了幸福的家庭,並誕下早雲一子。
在一次行動中武雪拯救鉾康之後,看到了小希子急不及待乘著飛機來馬來西亞找他。
結果曾經和武雪他們交手的ミルグラム,指示バブロフ讓他撃墜飛機。
小希子所乘坐的飛機,就在武雪的眼前爆炸燃燒。深愛的妻子,就這樣命喪黃泉。
原本被バブロフ痛毆到無法反擊的早雲,在看到了這段回憶之後像發瘋了一樣。
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殺害自己母親的兇手之後,早雲明明體力已經到了極限,
還是撐起了上半身,猛地用自己的頭去撞バブロフ那一下下巨大的拳頭攻擊。
之後早雲成功反撃,從死地逃了出來。 
在這裡看到感覺非常衝撃,即使早雲對自己的母親毫無記憶,但還是燃起了熊熊的復仇之火。
第一次看到早雲如此的感情激烈地大叫,這樣的早雲我個人真的相當喜歡。
比起那個無口、沒甚表情的他,情感豐富的模樣使早雲更像「一個人」。


而エチカ也回憶起了一段過去。
自從在軍隊回來之後,父親完全變了另一個人。甚至說出「要是你沒出生就好」這樣過份的話。
エチカ對父親的反逆心、抗拒感、憎恨,也是在這一個時期孕育出來的。
但鉾康本人也從沒表現過他在意女兒エチカ的想法(所以上周エチカ變活死人後的劇情特別感動)
エチカ想起的是,小時候發現父親一個人在晚上去了植物園,她還在猜父親這樣神秘,
肯定是不知道和什麼女人幽會。於是抵擋不住好奇心,她尾隨父親到了植物園的不忍池旁邊。
因為是晚上的時候,エチカ在偷看的途中不小心睡著了,結果再定眼一看,父親早已走掉。


但是,エチカ走到父親坐的椅子旁邊,看到桌子上面有些水滴。
在嚴密控制降水的溫室是沒可能突然降雨的,那麼這些水滴的來源,只有一個解釋。
那一瞬間,エチカ明白了父親「失去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父親現在拼命地壓抑自己的感情,這眼淚是他不容任何人看見的情緒。
所以エチカ才會這麼痛恨父親,痛恨他這個活得不像人類的生存方式。
父親和女兒的生存方式,恰恰就是完全相反。

バブロフ跟早雲的死鬥,在帝國能源組織的山沼亂入射了一槍在バブロフ腹部後,宣布結束。
バブロフ並不是活死人,所以腦袋和心臟這種弱點攻擊對他來說毫不起效。
在多次的人體改造後,他將自己的腦袋放了在腹部,於是在腹部中彈後他便死了。
山沼之後盯著早雲,並向空中放了一個高威力的手榴彈。危急之下早雲用バブロフ的屍體擋著。
危機解除後,在艦裡一直奔跑,繼續搜索イリア的身影。
途中卻遇上了身受重傷,幾乎無法說話的時尭。(怎麼次次你都要這樣嚇我啦!!!)


之後入院的模樣。撿了一命真是…太好了orz 時尭這時很努力地解釋,ミルグラム有陰謀藏在背後…
而在艦裡的作戰裡,エチカ面對近乎戰車級的活死人,吃了不少苦頭。
最後她利用エクスブレイン的指示及她的身手,成功用升降機把敵人制壓住,再用軍機掃射。
不過,山沼之後登上了軍機,帶走了イリア,讓エチカ和早雲在這次作戰吃了大敗仗。
而罪魁禍首的ミルグラム居然被山沼他們抓走了,乖乖的登上飛機前往凍京Mega-Float。

エチカ這次從艦上被人抓掉,再平安回來,是遵守了和霧姉的約定。
難得地看到エチカ也變得這麼感性,她的這一面唯獨是對霧姉才會展現出來。   
實在好喜歡這對啊為什麼跑了兩周エチカ都還沒告白啊!!!!!!

帝國能源組織的社長ソフィア知道ミルグラム在日本影響之大,於是特地活捉了他,
然後在全國公開播放的直播上刻意向他提出質問,
讓國民知道ミルグラム和他那個邪教團體的惡劣行為、還有那些不管他人性命的扭曲思想。
同時,ソフィア也終於第一次公開了東京復興計畫的詳細。



對於再生計畫我表示是很驚訝的。早雲的反應:
「都市和都市的生殖行為?是想說凍京Mega-Float和大阪Mega-Float●○的話,
 就能造出名古屋Mega-Float※嗎?」※Mega-Float指浮體都市。

很可惜還沒有機會詳細解釋這個復興計畫的詳情,ソフィア的腦袋就開花了。
ミルグラム解開了拘束著他的鎖具,ソフィア命令忠實部下山沼防衛,而山沼舉起槍,
一槍就打死了ソフィア。
同時,從時尭口中得知,原來山沼在艦上就在他面前被ミルグラム殺死了。
山沼現在並不是活人,只是一個聽從「製造者」命令的活死人(HI-FI)。
ミルグラム故意被抓來帝國能源企業設立、保安極度嚴密的凍京Mega-Float,
並利用了死亡的山沼去通過各種安檢,現在ソフィア死了,ミルグラム便可隨意進行他的計畫。
在直播室旁邊的房間待著的イリア,因為有著與別人高度的共感能力而沒被ミルグラム馬上殺死。
當時我還以為是イリア的能力對他而言有利用價值。然而,ミルグラム所追求的是--。

エチカ和早雲知道凍京Mega-Float淪陷之後,エチカ去找父親及請軍警察幫忙。
但因為高層人員認為凍京Mega-Float的能源貴族本來就只把他們當成工具使喚,
甚至軍警察也全都不知道復興計畫的詳情。那麼主動去討伐ミルグラム根本不明智…
就這是高層的想法。而之後エチカ說服了父親,最終由他駕著軍機載早雲與エチカ進行突撃。
在出撃之前,早雲跟鉾康第一次見面了,鉾康還說他長大了呢。
這時早雲問道,殺死自己母親的元兇是不是ミルグラム。
鉾康說,事後他們進行了各種調查,的確指使バブロフ炸毀飛機的人,就是ミルグラム。
早雲在這時,更加決意要與ミルグラム做一個了斷。

在スー的幫助下,成功解除了凍京Mega-Float的保安並入侵到內部。
不幸的是,鉾康在把兩人送進會自動修復的納米屏障後的建築物時,軍機被撃落並爆炸……
エチカ和早雲在走廊上遇到了不少活死人,他們就像之前執行再殺死者的任務時一樣契合。
到了地面之後,エチカ和早雲遭到了戰車級活死人的攻擊,好不容易才打掉一台,
隨即又出現了兩台。這時救星來了--在冒出濃煙的、那輛被炸毀的軍機那邊,
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將兩台戰車級活死人撃倒。
エチカ還來不及高興,父親鉾康就說出了令我無比詫異的字句。

--聽從ミルグラム的命令,要將牙野原エチカ這個敵人消滅。

原來,鉾康早就已經死了。但我更詫異的是他並不是在這場空難死亡,而是在更早之前。
雖然具體不清楚是什麼時候,但至少エチカ心想,她要背負的罪惡感也不用那麼重……。
エチカ留了下來,跟鉾康決一死戰。而早雲則被她勸告成功,出發尋找他們的拯救對象。
來到中樞位置,發現了ミルグラム和倒坐在地上的イリア。
二話不說,早雲馬上與ミルグラム交戰。
在上次跟バブロフ的戰鬥,早雲透過エクスブレイン親眼看到了父親戰鬥的身姿。
現在的他不僅僅要跟隨父親的腳步,還要超越他,才能贏過ミルグラム。
エクスブレイン之前出現錯誤般的「恐懼」是源於父親記憶中的恐懼。
那麼--超越他就好了。
早雲比起之前跟ミルグラム交手的時候已經大有進步,然而那還是遠遠無法勝過對方。
但是,他有父親也沒有的東西。在受傷和被打中的空檔,早雲在小型打印機製造了兩顆特殊彈。
凍結彈和炸藥彈,在撃中ミルグラム之後,終於成功封住他的動作,讓早雲第一次佔了上風。
然而那只不過是剎那間的事情。
ミルグラム冷笑過後,捨掉了那不能再用的強化加幅裝置,裸著上身與早雲戰鬥。
沒有了人工裝置的ミルグラム,行動之快與準繩度更是之前無法相比。
早雲又再落入了絕望的局面。


突然,早雲最恐懼的事情發生了。
在後面的イリア被ミルグラム捏著脖子提起來,幾乎要窒息死掉。
不論早雲如何大喊,還是不為所動的ミルグラム。
他居然提出了一個荒唐的要求。
你說愛人,那你說給我談談「愛」吧。
這樣的瘋話,誰要聽你的指示?早雲如此反問。
ミルグラム一再堅持,看見イリア神色痛苦,早雲只好坦白說出自己的感情。
之前早雲曾經說過自己不敢愛人,不敢承認喜歡別人。
但自從第一次「撿了」イリア回去,和她日漸相處之後,他也終於知道自己不是如之前所想,
是一個毫無生命,只會輸出和輸入指令的機器。自己也有感情,也會喜歡人,也懂得愛。
於是,早雲就在ミルグラム面前,第一次向イリア告白了。說出了「我愛你」。
抱著一絲希望,自己無力的言語可以拯救到イリア性命,這個卑微的願望,
就在下一秒被血腥地粉碎了。


つづく。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