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全齡版‧鬼哭街 第三章 前段
某人剛剛跳了去寫四章有夠…
三章的一開始,承接上一次看到兩個魂魄歸一的瑞麗…
那個甜美的笑容。孔濤羅把這個笑容,和過去的某一幕重疊了。
這裡交代了孔氏兄妹過去的一點故事。
意外的穿上中國風的服裝,讓背景營造的感覺更加細膩。

(這次把圖調做480,希望看到字吧…)

這就是孔的中國風形象!雖然束著髮髻,揚著闊袖,拿著佩劍,
戴天流刀劍法的後人,這時已經在青雲幫裡工作。
而說到為什麼會跟青雲幫扯上關係,就因為孔家的先代和上一代,
也就是孔氏兄妹的父親與祖父,就是青雲幫裡頗有地位的人。

孔在桃花爛漫下練著劍時,妹妹瑞麗亦在旁相伴。
用著修長的指頭,彈奏出風雅的琴音。
隨著哥哥舞劍,瑞麗亦配合地奏起相稱的琴音。
兩者互相映襯,毫不遜色。
揮劍落桃花,薄片零落飛散。
沒有選擇於道場練習,而是選擇了這個優雅的桃園。
這是在陽澄湖附近的孔家私邸。
看著四處飄散的桃花,身體就不其然的開始隨之舞動起來。



兄妹二人,琴劍相傳,形成了一幅美不勝收的圖畫。

劍鋒亂舞,孔開始無視了妹妹的琴音,忘我地使出招式。
琴音止息,兄妹二人就開始了令我稍感意外的對話。
瑞麗因為被哥哥忽視而生氣了。
這樣會皺眉撇嘴的瑞麗,實在是一個令人難以抗拒的妹妹啊。

孔看上去的模樣,的確是一個會克盡己任的哥哥。
但他其實不怎麼擅長和妹妹相處,反而常覺得妹妹說的話不知怎麼應對。
因為妹妹對他實在太多意見。好像很易不滿,孔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說到底,就是一個沒能摸清妹妹心思的笨拙哥哥,
卻令人多多少少感到一種憐惜。
瑞麗抱怨拿起劍的哥哥,就會將她拋諸腦後,變得渾然忘我。
孔只是一個勁的說抱歉。

剛剛奏起的曲子,包括了孔說得出名字的「碧霄吟」,還有即興曲。
瑞麗似乎為哥哥有留意聽曲而氣消了。說到底,只是妹妹撒一下嬌吧。
要是說到二人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瑞麗經常表示哥哥太在意武藝。
還有,為了青雲幫而要握起劍來。
揮劍的哥哥,太過拼命向前衝的模樣,令她很害怕。

那是害怕「失去」吧?

孔力圖解釋,因為孔家的立場,他不得不為幫裡盡力。
而其實瑞麗…是明白的。她明白哥哥要為青雲幫效忠…那她抱怨的是什麼呢?

從頭到尾,她都在說一件事。
--哥哥眼中有「什麼」,就會把我的事情給忽視掉。
瑞麗她,討厭被哥哥無視。她想要哥哥更加珍惜和重視她。

然後,孔叫妹妹閉上眼睛,伸出手。
他送出的,就是這個銀鈴手環。

輕輕一碰,瑞麗又縮回她的手。銀鈴發出清脆玲瓏的聲音。
她吃驚了。
接著,孔溫柔地跟妹妹說「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木訥如孔,根本從來沒有送過東西給妹妹,這次是小時候送玩具不同程度的…
真正的,為妹妹贈上一點什麼。

(這個真想大家看看台詞↓)

--不知道符合她的口味嗎?
會不會因銀手環過大和過重而不耐?
想起來她從沒有掛過金屬製的手環等飾物吧。
實在是不設實際。
那種東西,一定會妨礙到她彈琴的。


…我完全沒料到孔有考慮過這麼多。
這些當然沒有說出來,連他自己送禮也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本來以為他心思不慎密,理解不到自己妹妹的需要。
但他,也許是過分的細心,令所有事情都變得複雜化。
見妹妹沒什麼反應,他立即開口道歉。
但其實,妹妹是為收到哥哥的禮物而吃驚、歡喜。
她高興得落淚了。



「ありがとう、兄様。本当に嬉しい。」

在回顧完這一段多麼美好的片段後,就要迎來瑞麗被撕裂靈魂的「真相」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