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全齡版‧鬼哭街 第三章 中段

這部分也是回想。
瑞麗的魂魄被分成五部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在事發前,孔當時逃過被幫裡圍剿的一劫,回來上海尋找一個人。
謝逸達,人稱「左道鉗子」。在從事黑市的醫學及實驗研究。
他最有名的研究,就正正是魂魄轉寫。
一個電腦神經學的權威,研究將人的記憶與性格給量子和數值化。
他告訴孔說,他的妹妹被分作五份的原因,是某人下的命令。
那個孔始料不及的人。
謝還把那個銀鈴手環給賣掉換酒錢了。


將人的精神抽出,進行量子化,其最終目的就是人類可達到不老不死之身。
要做到放棄肉身,繼承精神這一點。
抽出的方法,就是給對象的痛覺神經進行過度的刺激來消除其餘一切雜念。
這和拷問其實沒分別,而若出了意外,那人將完全成為廢人。
這種被喻為惡麼的邪惡研究,就是謝的得意領域。
進行大量的人體實驗,用左手以手術刀切開腦膜而得「左道」之名。
轉寫過人類精神而移植了在人偶身上,那些人偶成為了性/奴隸,
在黑市上以高價售賣著,就因為她們彷彿真人一般。
連活生生的人腦也能進行買賣。一個人腦在壞死之前最多可做五十次轉寫,
部分吸毒者甚至會切開自己的部分頭腦賣錢。
(當時也有各種器官的買賣和移植,甚至以機械改裝身體,因此也能活命。)
一開始孔還不知道謝對妹妹做了什麼。
但是,他已經深切的感到絕望。落在謝手上,不可能平安無事。

劉背叛了孔,當時幫裡向孔出手,劉亦有向他揮刀。
所以,即使不敢相信是那四人和副寨主劉的所為,還是沒辦法不相信。
是這五人合謀將瑞麗進行了魂魄轉寫。
被破壞的腦袋會進行燃燒,而轉寫時會產生極大的痛苦。
光是聽到這種狀況,已令人心裡一陣惡寒。
當時,瑞麗被強暴了。而說到為什麼,謝解釋這只是比拷問更為有效。
對精神的損害最少,卻又能令精神壓力增加,最終令自我情感和認知分離。
認為自己是「東西」,而非人類,那就是最佳的轉寫狀態。
過了三小時,瑞麗就腦波就失去了起伏。
但是謝卻在「實驗」中留下一著,令瑞麗可以起死回生。
那就是,他造了一個人偶,裡面轉寫了其中一塊瑞麗的魂魄。
而他說,集成了落在其他人手中的人偶,就有機會令瑞麗復生。
但到時拼湊出來的,到底是瑞麗,還是什麼人,又或是什麼…
他沒有把握,說到底一切都只是他的「實驗。」

謝比喻,將一個瓶子裡的水分為五杯,再將五杯裝回另一個瓶子。
那麼一開始的瓶子,和現在的瓶子裡裝的會是一樣的水嗎?

這個說法,真是非常的不人道而邪惡。
將人類的靈魂以如此輕描淡寫的方式說出,並玩弄於股掌之中。

之後謝就帶孔去看看那個他留下的愛玩人形。


這就是最初孔看見的「瑞麗」。
沒感情可言,只會順從點頭行事的,是瑞麗嗎?真的是嗎?

之後孔向謝詢問,看這裡的設備,不知這裡有沒有義肢等裝置。
謝回答說,只消十分鐘便妥。
於是,孔一刀砍下謝的右腿,鮮血直流,謝大呼喊痛。
孔只冷冷的說,別讓血流太多,否則就會失血過多而有性命危險。
語畢,他便凜然地離去。

之後的事,就是當初去討樟賈寶的命了。
回想完畢,到現在,孔策畫要對付的,是吳榮成--劉的同伙之一,
亦是當初有份瓜分瑞麗人偶的青雲幫香主。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