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学園コント 「天使か悪魔か」(學園短劇「天使還是惡魔」)]
弄了兩個多小時吧應該ORZ
聽不清楚的這次應該…沒有?混過去了XDD

個人覺得亮點是
1)不二山真的好好笑&好黑
2)設樂sosad
3)會長好黑
4)櫻井兄弟左右ok!


***

学園コント 「天使か悪魔か」(學園短劇「天使還是惡魔」)
 
(放課鐘聲)
 
琥一「就說,會長那傢伙說今天是怎麼了?」
琉夏「誰知道,不知道啊。是什麼事呢?」
 
(開門聲)
 
大迫「喂!真慢啊琥一、琉夏!」
琥一「啊?為什麼大迫ちゃん會在這裡?」新名「啊!琉夏さん來了,早哦!」
大迫「啊哈哈哈哈!很吃驚嗎!活該!」琉夏「新名早喔~」
琥一「的確是有吃驚到啦…」琉夏「會長,今天怎麼了?又有新人嗎?」
大迫「活該琥一!」紺野「我也不知道…」
琥一「所以說是怎麼了。」新名「不知道…?是會長叫我們來的吧?」
不二山「我也被騙了。」紺野「不,是大迫老師叫我來…」
琥一「完全沒搞懂…到底怎麼了?」琉夏「什麼?那…即是陷阱嗎?」
 
大迫「好!這下子全員都到了嗎!」
新名「老師!聖司さん還未到~」
大迫「設楽嗎?」
紺野「對不起,設楽的話大概,又弄錯了課室──」
 
(開門聲)

大迫「好!來了呢!快點找位置坐下!」
琉夏「セイちゃん太好了,跑來的人可是安全上壘呢!」
設楽「(氣喘)沒有跑來!」
新名「聖司さん,在氣喘喔~」
設楽「沒有在喘啊!……比起這種事,我可是收到紺野的信叫我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紺野「我寫的信?不,那種事…」
大迫「啊…那封信嗎。那封信的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琥一「嗄?!」
大迫「--放學後,在3A班房集合。紺野。寫那封信的是老師我呀!」
琥一「那算什麼啊。」
不二山「難怪會覺得字寫得這麼醜……」
設楽「回去了紺野。」
紺野「嘛嘛。」
新名「大迫老師,你可是老師啊~」
琉夏「果然呢。幹得不錯啊大迫ちゃん!」
大迫「喂喂!都說抱歉了呀!之前看到你們在放學後聚在一起,老師想著也想加入你們呀。見諒見諒!」
紺野「那個,然後…老師,讓你做到這個地步的,到底是為了何事?」
大迫「不愧是紺野!就是這個!大家想知道嗎?!」
 
不二山「想!」
新名「怎樣都沒關係啦~」
琥一「真麻煩啊…」
設楽「回去了,紺野。」
琉夏「這就是,教室的壓軸戲吧!」
紺野「嘛嘛,好了看吧。」
 
(在黑板寫字的聲音)
 
琥一「天使還是惡魔…這是什麼?」設楽「哼…看了。回去吧。」
琉夏「這就是題目嗎?」
紺野「啊,不……嗯…」
新名「嗯?…怎麼回事?」
 
大迫「好!那琉夏,你唸來聽聽!」
琉夏「是!要親吻如天使般的琉夏くん──」
大迫「只說對了天使二字吧!」
琉夏「弄錯了☆」
大迫「那~新名!」
新名「呃…嗯…天使還是惡魔,有關女生的魅力?」
琉夏「照說無誤啊新名~」
新名「不,琉夏さん,只想把話繼續下──」
大迫「(拍桌)沒錯!!女生們呢,就是如天使一樣撒嬌,又如惡魔一樣誘惑呢~是吧?」
紺野「即是說,我們要就典型女性的二面性來分析…這樣?」
大迫「啊~有點不對呢。要再簡單一點的──」
不二山「溫柔的女生和可怕的女生,哪個比較好…是這樣嗎?」
大迫「那可是小學生呀不二山。」
琉夏「天使還是惡魔,謎之BLACK RANGER?」
紺野「呃不好意思…請讓我無視…(苦笑)」
新名「要說的話就是那樣吧:天使系和小惡魔系,哪個能令人心動…之類的。」
大迫「說得妙啊!不愧是女生最喜歡的新名呀!」
新名「聽上去可不太好呢…」
 
(拍桌離席聲)
 
設楽「我可以回去嗎。」
大迫「啊咧?你不喜歡嗎?嘛~也沒關係哦。設楽的喜好,就問紺野好了。」
設楽「嗄?」
大迫「這也是吧。就算問了本人,也不可能會坦白回答呢。」
紺野「啊!所以才六人…不,是齊集了三組人嗎…」
大迫「就是這樣!!!」
琥一「別開玩--」
不二山「嗯?那我,就只要把新名的喜好爆出就行了吧?」
新名「嗄?等、這個人在說什麼啊?」
不二山「我在這裡面,就只是知道你喜歡小惡魔啊!」
大迫「(寫黑板)新名,喜歡被欺負…」
新名「等等!你在寫什麼啊?何況表達出來也怪怪的……」
不二山「原來你想被欺負嗎!?啊哈哈哈哈~~」
新名「啊…氣死我了…那我要說了囉!嵐さん的事。」
不二山「我倒不特別--」
新名「嵐さん他,某昭和野球漫畫的溫柔女經理──」
不二山「喂!!你!!」
新名「就是他一心專注的初戀嘍~~~」
不二山「喂!!!!!」
大迫「喔!明白了呀!那個漫畫呢~」
新名「應該就是那個了!」
不二山「閉嘴!新名!」
新名「那可又是令人無法置信地黏人的天使系呢~」
琥一「喔,那個啊。什麼嘛。」
大迫「(寫黑板)不二山,對女生有幻想。」
琉夏「沒錯沒錯,看動畫時コウ也哭得一把眼淚呢。」
琥一「那可是小孩的事了吧!!」
 
大迫「好!」
設楽「無聊透頂。」
大迫「又來了嗎設楽。」
設楽「結果也不是沒差嗎。虧我還想著會是更有趣的話題。」
大迫「是嗎?會是怎樣?」
設楽「所以說,溫柔的學生會長其實是一個S(サディスト)。」
紺野「等!這是怎麼回事。」
設楽「你啊,都認識你這麼久了,還以為我沒有注意到嗎?」
不二山「好像很有趣!」
新名「想…想聽詳情啊!」
紺野「我也想知道呢,我完全沒有印象。」
設楽「在學生會弄哭女生了。」紺野「-不對!」
琉夏「會長好可怕~」紺野「那是因為她要做危險的行動…」
新名「欸~我什麼再也不會相信了~」
大迫「紺野--」設楽「而且還是兩次。」
琥一「喂喂,真不平和呢。」大迫「──S。」
不二山「吶,S的話會拿著鞭子嗎?(サディストって鞭とか持ってんだろ?)」
設楽「越是被大家想得溫柔的人,反而就是個S(サド)。」
紺野「嘿~是這樣嗎。反過來呢,原來如此也可能是這樣呢。」
設楽「嗯。」
紺野「那麼,平常說話很苛刻的人,就是M(マゾヒスト)呢。」
設楽「啊?!誰、誰是M啊!?」
新名「聖司さん,說溜嘴了……」
琉夏「說起來セイちゃん,小時候明知會被コウ弄哭,還常來我們家呢。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設楽「不對!」
不二山「設楽さん,你臉好紅。」
新名「是個坦率的人呢,聖司さん他。」
大迫「(寫黑板)設楽,M。」
琥一「嘛,早點說嘛セイちゃん喲~」琉夏「セイちゃん原來是M(マゾ)啊!」
設楽「真吵啊,不對!」
大迫「好請安靜!差不多要上主菜了!」
琉夏「什麼什麼?要吃什麼嗎?」
大迫「笨蛋!主菜就是你們啦!」
琥一「啊?那是什麼啊。」
大迫「不就是桜井兄弟的披露大會了嗎!」
新名「好耶!久等了!」紺野「照這個次序下來你懂吧,琥一くん。」
大迫「哈哈哈哈。沒錯大家,這也是青春啊!坦白從寬!」
不二山「好有趣,快點來吧!!」
設楽「我怎麼說也是S!和看上去沒分別!」
琥一「笨蛋,才不幹咧…」
琉夏「吶コウ、コウ!」
琥一「什麼?」
琉夏「我說了囉?」
琥一「開什麼玩笑!」
琉夏「也是呢。那就走了吧。」
琥一「好。」
 
(離席跑開)
 
不二山「啊!好卑鄙!」
新名「欸?要逃掉嗎?」大迫「什麼?!」
大迫「喂,你們難不成…?!」
琥一「就這樣了!」
琉夏「再會了!我跳──」
紺野「喂!別這樣!」

(跳下)

新名「琉夏さん和琥一さん,好帥!」
不二山「喔!!跳了!!」
紺野「可是三樓啊…這裡…」
設楽「因為是笨蛋所以沒關係的。」
大迫「啊~老師又被他們逃跑了!」
新名「不…這就和平常一樣…」
大迫「沒辦法,那大家就這樣解散了吧!」
紺野「這種問題到底有何意義…」不二山「我,覺得琥一是M。」
大迫「當然!是fan service啊!很多人都說想看老師上課的情景啊!」
新名「琥一さん?不不沒可能,琉夏さん的話倒也說得通…」
紺野「這算是上課嗎…」不二山「嘛,這也是。」
新名「話說回來,我們是在說S和M……」
 
(開門聲)
 
蓮見「嗄…我的喜好是什麼?(笑)抱歉,我也不知道。開始戀愛了,才會知道的吧?…真想說呢。」



ps:不二山的初戀對象→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