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FF零式】我流感想PART①
總算把二周目給打完了!
因為想要一氣呵成的寫repo,所以之前什麼都沒有寫。
這是二周目完結時的LV:


在SE memberpage換了加高攻擊力和exp兩倍的武器忘了拿orz
現在server無限期休止中,淚目。估計到時開通也未必想再繼續玩吧?

故事背景神馬我就不詳細說了,寫完截圖的repo後我想先去補補全員profile,
然後跟DDFF一樣寫個考證什麼的,剛剛也去找了點資料。


▼以下劇透▼



一章開始不久後,操作三個角色戰鬥,然後開初是不會死的。
過了一會,全員的生命腕輪碎掉,開始了「真正的戰鬥」。
第一次拿到任務的評價如下:

嘛第一次玩就算是這樣啦www

當中有一個部是要用軍神odin去打ルシ,看似有點難操作?

但實際只是長按一個鍵便可以了w 那兒第一次看到seven的登場!www


▼後續內收▼

轉眼間就來的第二章w


↑魔導院內的大廳


這就是眾人喜愛的mother。真正身份是…?


小息風景w



零組的人不會受到jammer的影響。
在進行event時會消耗時間,起初不太知道時間夠不夠用等的情況,
其實去做演練和實戰,還有進行對話等也是需要的。
使用時間由兩小時至十二小時不等。也可以接完依賴後出worldmap活動。
在worldmap的各個城裡也可以探索一下,和獲得ルシ的輝石,補完零式的世界史。


這個小小的休息空間,按中間的bar台會有台詞w
另外這處的長椅也是有台詞,seven會說拍拖的男女的地方w
並會在問rem和machine是不是常來這裡。



這是第一次完成了依賴。會獲得不同程度的報酬。
當然我也沒有全部做完,只是盡可能的去做了能做的w



可愛的陸行鳥!www有試騎service。
這時可以看到我還未喜歡上seven XD 愛用的暫時還是rem。




可以自行為陸行鳥配種,生成的不同品種也是在戰場上派上用場。
每次在worldmap騎上牠們,音樂都變得輕鬆自在,令人心裡也舒坦了不少。



第一次接的故事任務,我很久之後才知道,跟クラサメ說話時,
不一定要上台wwwww 可以在講台下面按的ww


騎著陸行鳥的模樣w


一千機原本是不被允許亂入的,何等的杯具!
不過這世上有種叫補丁的東西w 所以也沒問題了,雖說後來我也放棄了刷spp。
本來對禮服沒有太執著,不過跟別人一起聯機也是樂趣的一種。



給莫古回收99個名牌就會拿到羽毛w不過二周目我都好像還沒儲夠。
名牌在零式的世界來說很重要,因為人們會因水晶的力量而忘記死去的人。
這是源於要活著的人能繼續作戰下去,不受困於過去和傷痛之中。
所以會失去和死去的人的相關的記憶,變得陌生。唯一活著的證明,就是名牌。

有關這個「水晶的力量」,我自己有一種看法。
也許是因為這個世界是幻想的世界,可以加入種種讓人們從現實脫離的想法。
在我個人看來,忘記死去的人,某程度上會是一種對他們的褻瀆。
為什麼這樣說呢?
一個人曾經存在的證明,不應該由物件去證明,而是一直活於我們的心裡。
最珍貴的,還是大家曾經相處的回憶。
而如果說人不記得過去的傷痛,就能活下去、奮力作戰的話,
那人豈不就成了無法背負悲傷的脆弱生物?
要背負起自己和他人之間的事,背負起失去的痛,學懂了放開不執著,
成長了,才能真正的繼續向前進步--我是這麼想的啦。
所以到了故事的最後,rem和machine都在記得同伴們的消逝而活下去。
這也是證明了,學會接受現實,才應該是我們所接受的世界?

零式中的movie也很豐富的,有些比較輕鬆,有些很沉重。
可說是體現到零組成員之間的互動,當然還是覺得不足w 平常聽的台詞也是三句梗局。


我比較在意的男角色是零組以外的,カヅサ。




對男性有研究癖好的變態研究者一名?(笑
不過因為是石田役所以大大的加分!
關於他的劇情,重點還是和クラサメ有交集,關於這個之後會再說說。

另一位較重要(?)的配角就是エミナ,不是特別喜歡她(^^;
性格什麼不壞的,人品也沒有問題,更是クラサメ和カヅサ的朋友,
不過每次看到特地賣的service就讓我挺反感orz


如果說クラサメ和カヅサ是給女性向玩家的service,那麼エミナ就是給男性玩家的service了。

接下來請期待PART 2w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