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Fate EXTRA CCC】ギルガメッシュ memo.9
在打敗カルナ之後,進入迷宮深層,直接跟BB對決。
金皮卡真有意思,問我事到如今看到迷宮的盡頭覺得害怕嗎?た、わ、けw

金皮卡面對BB的時候依舊一副毫不留情的口吻。
可惜後來BB以她的無敵之力擊敗了LEO和高文,甚至讓LEO使用令咒,
將高文送返聖杯戰爭與自己締結契約之前,來阻止BB吸收了高文。
這裡真的有點…不過也容不得我傷感太久,危機瞬間降臨於我和金皮卡身上。

BB的無敵能力就是十之王冠,連金皮卡也忍不住大呼糟糕。

如果是真的話,就連他也比不上。以為極其量只是腓尼基的女神那種程度,
他這次真的是看輕了她--不對,是過分自滿了……

BB說出自己的目的,解放全人類的欲望,讓人類可以隨心所欲。(OH好宏大的願望)
金皮卡聽畢似乎有點生氣。

難得一見慌張的英雄王。BB利用她的能力將金皮卡回歸原初,他無力反抗。
可是金皮卡要她記住,這樣對他要付的代價可是很高的。
於是,金皮卡消失於黑暗之中。
ギルガメッシューーーー!!!!!

我也緊隨了金皮卡的步伐被BB所困,封鎖於黑暗了無邊際的空間之中。
一一向大家說著,對不起,我已經沒有能力戰鬥了。
而看這排名顯然對我最重要的就是某人無誤!!!

在黑暗中首先尋問的,就是ギルガメッシュ,在這裡嗎?
接著進入了「犬空間」。四肢沒有能力支撐身體的重量,只能像動物一樣匍匐前行。
當時還出現了BAD ED的字眼,嚇得我幾乎要強制跳回PSP主菜單重來了。
繼續玩下去的時候,心裡毛骨悚然的感覺一點不減。

因為不肯放棄、也不理BB的侮辱,不管怎樣也向前進,令BB對我的憤怒達至頂點。
她派了攻擊式PROGRAM想要除掉我,這時卻被ユリウス成功定位,然後幫我擋住攻擊。
之前ユリウス假裝服從了BB,現在卻突然出現。
而且他還是我在表側聖杯戰爭中打敗的對手,問他到底出於什麼理由救我?
看到他這段話,不禁眼眶也濕了。

他說我是他唯一的友人。うぅ。
ユリウス幫我打開了出路,扔了我去出口後,叫我查明真相,就隨著空間一同消失。
うぅ、ありがとう、ユリウス……

雖然不是回到舊校舍的路,但ユリウス說過這是我應該來的地方。

--『無垢心理領域』。

▼ここからは大事ですから全てを翻訳します!!

這在裡,首先映入我眼臉的是那個熟悉無比的身影。ギルガメッシュ!!
看到他不知為什麼穿著這套衣裝,我心理略有一點不安。

「別靠過來啊賤人。還有垂下你的腦袋。
 雖不知你是何人,沒有我的容許你可別進入我的視野。」

……え?

「本來該是把你刺死的狀況,但我現在可不是顧及你的時候。感激你的幸運吧。」

看到金皮卡似乎對我沒有認知的樣子,於是告訴他自己的名字。
「斎藤流我……?沒聽過的名字。不過,的確--」

「不,是我一時迷茫了吧。我弄錯記憶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從誕生起,就是一副不會忘卻的身體。」

「可是奇怪地,你的聲音是有點耳熟。難道是誰人的轉生之姿?」

看見金皮卡還是沒搞清狀況,便告訴他我不是誰人,是他的MASTER。

「什麼?不是轉生而是MASTER?你這傢伙,和我結下了契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實在太過愉快,還真讓我折服了,雜種!」

「你的表情、語氣、態度。也都是知曉我是王的反應。我就認同了,你的確是認識我的。」

「不過我並不認識你。念著那雙眼和好聽的聲線我就赦免你一次的無禮。」

「可是,別再有下次了。即使是現在失去了怒氣的我,也有不能作罷的事情啊。」

ギルガメッシュ不記得這邊的事情。

在那個星空相遇的事。
和斎藤流我訂下契約的事。
一直貫徹作為傍觀者,
也與我共同戰鬥到現在的事,這些全部也。

真TMD想哭了…居然把我忘了啊這薄情的傢伙!!!う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ぅ
。・゜・(/Д`)・゜・。うわぁぁぁぁん。・゜・(/Д`)・゜・。

→「把我忘記了嗎,ギルガメッシュ……!?」

ギルガメッシュ沒有任何表情變化。

他真的把自己的事給忘了。
認知到這一點的瞬間,不知由來的疼痛於心中掠過。

--無法呼吸。
--眼前一片空白。
--為什麼啊,拼命地制止自己想要如此喊叫的心情。

……難以置信。

並非ギルガメッシュ把自己忘掉的事。
而是被他忘記的這件事衝擊居然如此之大,
真的難以置信。

單方面地向自己伸出手的SERVANT。
用光所有令咒也只能「對話」的,不把人看成人的傲慢之王。

契約訂了是訂了卻與理解差距甚遠,
對等的立場也是如夢一樣遙不可及的SERVANT。

就只是這樣的東西嗎,如此的怒視著ギルガメッシュ。
一直以來的戰鬥也只是這種程度嗎,這樣的怨言也是想要脫口而出。

那,即是說--

斎藤流我在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時候,
已對這個SERVANT以心相許了。

(嗚嘩怎麼寫出來超恥的救命////////////)

「……懷著敵意怒視我的傢伙可是多不勝數,濕潤著眼睛來挑釁我的雜種可是稀奇。」

「好。看著那稀少性的份上,就當成狂言聽聽吧。」

「你和我訂下了契約。而這件事我是忘記了,你是這樣說麼?」

「……雖然僅是少許,但是合乎道理的。我也,不太想得起這陣子的記憶。」

誰剛剛說不會忘記東西的AUO?^q^

「原因就是那個吧。你叫斎藤流我什麼的吧,能看到那道牆壁嗎?」

…まさかの!!!

「我可是予以你與王直接對話的光榮。你就恭敬地成為我的助力吧雜種。
 領先前進,開拓道路便好。」

ギルガメッシュ提出了同行到那道牆的要求。
沒有絲毫的猶豫,同意了。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
但能和ギルガメッシュ一起行動是十分高興的。

「呵,這不是充滿幹勁了嗎。我可是喜歡能隨心使喚的狗啊。」

一直前進,金皮卡都沒有特別說什麼。

直到碰到了BB設下的障壁之前。

「等等,別動流我……!剛才是警戒盜墓人的陷阱啊,這可不是你能抵受得住的東西--」

「---唔。我這是,在激動個什麼勁。……那裡,傷得怎麼樣了?」

なんか一瞬感動しました…(;д;) ヒック名前呼ばれたし!!!
而BB也隨之出現,跟金皮卡說只要到達LEAF的話,
他這個「本能」就會被「理性」(有記憶的他)取代,隨之消失。

「那麼,這道牆壁的我就如那邊的雜種所說,是隨心地借出了一臂之力的我吧。」

「喚起那個的話,就能拿回遺忘掉了的記憶吧?」

「本能」也是一個存在的個體,誠如BB所言,他又怎會想自動消失。
因此他放棄了要和我到達LEAF的念頭,BB也一時的退場了。

「倒不如說就這麼讓他睡下去吧。我竟讓這種雜種幫忙,異想天開也得有個程度。」

「……哼。比想像中更短的旅程啊。可是嘛,前方是火花散盡的死之路。
 怎麼說也沒辦法前行了吧。」

「我會回到本來的地方。作為領頭來到這裡的獎勵,我也不是不可以陪你走到出口--」

「還是說要前進?想要我記起的話,似乎就只有這條路了?」

下篇才是高潮emoji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