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Fate EXTRA CCC】ギルガメッシュ memo.5
上次說過謝謝BB當紅娘。就寫寫這段金皮卡獨有的劇情emoji

這段劇情更進一步奠定了我和金皮卡之間的羈絆。
更進一步的、扭曲的主從關係。
相對之前的茶番,這篇可能比較嚴肅一點。請務必調整心情觀看。

從迷宮回歸舊校舍的空檔,突然被傳送到了異空間。
BB明顯對金皮卡非常厭惡。同時對我提出了要求--主動切斷和金皮卡的契約。
不然,BB就要將整個世界給毀掉。
很殘酷的要求。
只要我答應BB,她就答應保留舊校舍,讓大家再安穩定暫時渡過生活。
可是我分明瞬間就會被金皮卡殺掉
如果我不答應她,她就會立即摧毀掉現有的空間。其實怎麼選,我也得死。

金皮卡聽畢,說他可是沒所謂的。
可是我分明瞬間就會被金皮卡殺掉(很重要所以說兩遍)

當然,我瞬間拒絕了。(如果不拒絕會DEAD END喔☆)
金皮卡滿感興趣地「哦」了一聲。

是的,BB要把世界毀掉是很可怕。但是我依然選擇相信金皮卡。
他不會自己主動切斷和我的契約。而且這是我,斎藤流我的戰鬥。
要堅持下去,直到最後一刻倒下為止。

那麼,我又怎可以白白放走我的王牌?
BB的威脅令人心生畏懼。金皮卡也是同等程度的令人害怕。
不過,和他訂下契約的就是我自己。那時候喊不出聲呼叫著這個英靈的自己,
絕對有責任,貫徹到最後!

金皮卡威勢很好的說,只要有我在,這個雜種就能活命下去。
なんて怖いやつだけどかっこいい

BB面對金皮卡,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感,指責他奪走了我的所有令咒。
還記得當年大明湖畔……還記得當初為了拜見金皮卡尊容和溝通而用光的令咒嗎?

可是,金皮卡立即反駁說,那是她所決定的事情。
「這個雜種的性命已是我的所有物。能給你的東西可是一件都沒有哦?」

私、ギルガメッシュの所有物になったんだ…。いや、なりました。
ありがたいお言葉です。

得意洋洋,在心理戰上贏了BB的金皮卡十分囂張,也看穿了BB根本沒能力毀滅一切。
所以說,剛剛BB是放陷阱給我踩了,目的就是要讓我和金皮卡決裂。
金皮卡哈哈大笑。告訴BB說,連他自己也看漏了眼。
這個MASTER,是不會為了BB這種程度的人而屈服的。
第一次。堂堂說出我是MASTER的事實(金皮卡原來您有自覺的嗎?)
ちょっとだけ感動しました。

回到房間後,金皮卡大發慈悲,終於知道在地上躺著的不叫「休息」,不叫「睡覺」。
開始要考慮一下我用的寖具了。小女子感謝您的施捨…。(泣く

可是如此說著,金皮卡堂堂的自己坐在椅子上面,讓我的MASTER顏面…
等等,這傢伙莫不是在擔心我wwww?

然後金皮卡質問我,剛才和BB的密談,為什麼我沒有切斷和他的契約。
第一秒的答案是:だってまだ落としてないし?(おい
還沒有攻陷金皮卡的心我怎麼會輕言放棄?(いやそれは違う
其實我覺得這一部分跟現實的我,想法是重疊了起來的。
這麼艱難地和ギルガメッシュ締結了契約,我有可能會親手拋棄嗎?
ありえないでしょう。可是金皮卡的視點來看,他絕對是感到意外的。

而金皮卡又補充,剛才BB提出的要求是公平的交易。
對我來說,他是我在最後不得不離棄的一位死神。 
 
在我切斷和金皮卡的契約的瞬間,他就會隨心地將我殺死。
だから言ったでしょう、どっちを選んでも死ぬだって。

對我而言,最迫切的問題是要逃離月之裏側,但最終的問題卻是和金皮卡的契約。

所以BB提出了能讓我「續命」的要求,怎樣看都是個不錯的條件(雖然只是表面)
於是金皮卡實在被勾起了好奇心。如此的狀況下,何以依然堅持不放棄契約?

那時的心情--沒錯。自己只是單純地,捨不得ギルガメッシュ這個戰力。
並非為了從月之裏側逃出。今後如果不想要輸給任何人的話,
這位SERVANT絕對是最終的王牌。

聽畢,金皮卡稍微沉默,然後哈的笑了一聲。

然後開始失控的大笑,還問我是不是想他笑死。

可是,大笑過後他得到的這個答案,卻讓他感到非常滿意。
比起自己的性命,把武器看得更為重要。
連我自己都沒察覺,其實不知不覺間我把金皮卡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重要。
それは…自覚ない、だね。

金皮卡沒料到我居然如此地不知天高地厚,甚至超出了他的想像。
平民才是這個世上最不容輕視的生物,他如是說。

面對這番似是讚美但更像損我的言論,他叫我別鬧彆扭,這可是在稱讚我。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看上去如此無害居然有如斯的強欲。牽動黃金之女必須是如此。
なんか認めてくれたって感じ。嬉しいです…(☍﹏⁰)

得到了讓他滿足的答案,金皮卡心情變得不錯,並說就暫且看著我之後的戰鬥。

難得地說佔了我的時間,還叫我隨便地找地方去睡就好(一応MASTERですが…)
之後便要準備和LIP的對決了。

這個EVENT也是到了後來友人說才知道只有金皮卡才有的。
我覺得這個鋪墊實在做得出色,因為金皮卡和女主的關係一開始便較他人扭曲。
那不單純是MASTER和SERVANT的關係,還隨時維繫著死亡。
而金皮卡出於打發時間的心態做了SERVANT,從沒想過要成為我的味方。
甚至雖然他親自去與敵人交手,但也並不是等於他的「戰鬥」。
他或許認同了我的存在,但他依舊不承認我和他是站於同一陣線的。
而多得BB這麼一個選擇大會,讓金皮卡更加能認清了我的想法和決心。
從一開始,便抵上性命地跟金皮卡交換了契約。
絕不後悔、絕不回頭。
雖然是個雜種,也要做個有骨氣的雜種!!!


目前玩到了6章跟MELT對決,距離終盤似乎不遠了……。
ではまた。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