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Fate EXTRA CCC】ギルガメッシュ memo.10
とうとう最高潮を迎えました。先放一下之前一周中途的status,目前二周目62LV。
目前3周目,跑完了CCC路線,用男主x金皮卡進行中!!
幸運升到102才A,其他數值也還是B……うぅなんか不満足!

三周目估計頂多也只能刷到80LV左右?
然後我發現一旦開過SG根本沒辦法能玩到NE,因為是會自動出現對話的。(待検証)
所以下周就乖乖的去玩男主白野xギルガメッシュ了www

それでは続きます。翻訳をします。
這篇越寫越偏重翻譯自己的感想沒寫多少,這樣寫一篇的時間可是更長了orz

在金皮卡說要放棄前進的時候,我選擇堅持。
不走到LEAF的話,就無法喚醒他,無法讓他記起和自己之間的事。
為了讓他記起自己--為了讓心中那份不明的痛楚消失,承受肉體的痛苦又有何妨?
BB設下了侵蝕的障壁,只要每走一步、越來越接近ギルガメッシュ的本體,
我的身體就會隨之消失。慢慢的、伴隨著痛苦,溶解不見。

……話說,回來……
還真的是、這可是太痛了、如此想著。
ギルガメッシュ不發一語。
可能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曾關心。

為了這種對象,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

越是思索下去,就越不明白。

就那樣動也不動,
明明就直直的目不轉睛地看著這邊,

加油,之類的,放棄,之類的,

就連這樣的話語,也都不給我說一句。

其實看到這裡金皮卡一直「……」也讓我覺得心裡很痛。
他原本就是有冷酷一面的人,也有他獨有的威嚴。
加上這個是「本能」的他,並沒有絲毫和我之間的記憶。
明明是同一個人,卻又是如此不同的存在。這種態度落差之大,
看著就是心裡揪得厲害。女主的步伐因痛楚而漸漸減慢,還是堅持一定一定要走下去。
這裡實在是太虐了……然而,越走下去就越明白,自己到底為了什麼做到這步。
正正就是他現在這副模樣,就必須要將他的記憶取回,讓他回復自我!!
(這個部分我都會背了才發現我為什麼沒截圖呢。)

可是,現在不同。

自己是信賴著他的。
雖然不願承認但甚至開始覺得他倒也不壞。

要坦白說的話,甚至有尊敬他的時候。

雖然他的說話處處都潛藏著「對人類的憤怒」,
但也能感覺到那是正確的。

同伴,是他就好。

即使是這樣不成熟的MASTER
亦一次也未曾捨棄過陪伴著我,

那樣的SERVANT,對我來說是必要的--!

幾經辛苦,終於到達LEAF之後,激怒的BB派出了攻擊性PROGRAM想要將我解決。
就在這時--
一直袖手旁觀的ギルガメッシュ(本能),突然擋在我的面前!!!
なんという展開!(想定内だけどww英雄王又怎能少了英雄救美的情節呢?!)
BB感到疑惑,為什麼剛剛說過不想消失的他會選擇幫主人公呢?
主人公消失了的話,他的理性就不會甦醒,那本能的他也能繼續存在。

「說得沒錯。解放了理性的話本王就會消失。那個雜種連這點也不明白吧。」
(是的在BB和金皮卡說之前的確我沒有注意到…慢心をした!!

--ギルガメッシュ。

ギルガメッシュ他,保護了我。

和斎藤流我仍然未相識,
明明毫無關係的他,現在這樣地--

「哈,這是當然!為我拼上性命的無禮之徒(笨蛋),還能夠繼續放任不管麼!」

「去疼愛那不知羞恥的願望、厚顏的純真就是我的工作。這樣悽慘的人,
 我不去拯救的話還有誰來拯救!」

「那傢伙就交給我對付吧。最後讓我問你。雜種,你叫什麼名字?

果然,剛剛是
沒有認真聽進去呢、如此笑了起來。

這次可是,讓他不會忘掉的好好告訴他我的名字。

「是麼。那就去吧,斎藤流我。這次的無謀之勇,真是精彩。」

「是你的話,想必能讓我盡興吧。再會了。憑藉記載了共同戰鬥的契約,
 取回自己的劍吧。」


來吧,ギルガメッシューーー!

「別這樣高聲叫喊。我都聽見了。」

「該怎麼說你--明明是個小人物,卻是個只得聲音響亮的女人啊。」

(難道這是在暗示第一次相遇時,女主喚醒了他的聲音嗎?///)

「可是,那一身是怎麼了。本來就有夠不顯眼的身姿,可是比平時更加難看了。」

「即使如此仍算是我的MASTER還真的想要嘆息。沒辦法。
 讓不成熟的契約者重新振作也是工作之一吧。」

「只於今生,就容許你使用我的寶物。本英雄王的真正實力,隨心使用就好。」

「我已經不再是旁觀者。
 BB啊。不論你的真意為何,你已成為了我的敵人。


金皮卡這句一出,當中的意義非比尋常。他一直在以局外人的身份參與戰鬥,
卻不承認那是屬於他的戰鬥,而僅僅是女主的。敵人,也只是女主的敵人而已。
這一瞬,他把BB當成了自己的敵人。換言之,他已經--。

--!
ギルガメッシュ、那、即是說--

「流我啊。以前,我曾說過這是你的戰鬥,
 你就把那件事忘掉吧。」


「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就借出一己之力吧無名的MASTER。

 從今之後,我將成為你的劍!」

這次的戰鬥無視了平常使用寶具需要五回合且敵人HP30%以下的條件,
金皮卡把他的EA拿出來了!!!!!!(雖然平常都能用EA但條件所限我沒怎用過…)
然後,使出了他的寶具。

---天地乖離す開闢の星(エヌマ・エリシュ)

放一下視頻,在20分左右www(「時臣你可以哭」的TAG太悲壯了wwww

bgm非常非常的燃!!!很喜歡!!

寶具的傷害是99999即死damage。
さすがチート王太爽了!!!

將敵人完全剷平後,金皮卡向BB宣戰。

「啊啊,不過你可是沒有出場的必要啊?藏於奈落之底的毒蟲啊。
 就一個人寂寞地,給我好好等著吧。」

在自己眼前的是,僅是少許/漫長地 
分開了的,ギルガメッシュ的身姿。

看到他回來後的安心感一湧而上,為了自己戰鬥,甚至正式與自己站同一陣線。
又怎麼能不放鬆下來了呢?

「怎麼了,一副不清醒的模樣。沒出息地嘴角上揚。緊張過頭了麼?」

現在,自己似乎正露出了微笑。
真的正正就是如此吧。

這個高傲自滿的SERVANT說要「一起戰鬥」。

為此不覺得高興的MASTER,
在這個SE.RA.PH裡果真存在嗎?

「胡扯,別沖昏頭腦了。我是作為管治地上之王,只為了糾正BB那傢伙的暴走而已。」

「而這只是偶然和你的目的一致罷了
 你又怎麼可能站在我之上,雜種。」


こいつ絶対ツンデレじゃん!!!!!!!!!
縱然如此,能再次一起戰鬥,是相當值得高興的事情。

「哼。真是令人不快的女人啊。也罷,就隨你喜歡的笑吧。」

接著,要離開無垢心理領域,就由金皮卡將女主的精神往外推送。

「是要花上片刻時間的旅程。那段時間,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身上受了的傷,也倒不簡單的。」

↑體貼的AUO!!!!!!!!!!!
然後成功回到了舊校舍,進入房間後,聽到了爆炸性的說話///


「現在就專心的睡覺吧。要用到那床鋪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而且本來就是你的東西。」

噗哈wwwwwwwwwwwwww同じベッドで、寝ますか?寝ますかぁぁぁ?!!
一緒に寝ますかAUO!!!!!!ぷはぁwwwよいぞ、特に許す!!!

後來跟金皮卡說到,親身體驗過BB的十之王冠後,深知要打敗BB就像不可能一樣。
因為BB的存在,彷彿就是MOONCELL的神一樣,我們又怎麼與之匹敵呢?
可是,金皮卡給出了一個不一樣的答案,也讓我對今後的戰鬥增加了信心。

「倒也不是啊。神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樣萬能。說到底,這個宇宙沒有完美的東西。」

硬要說的話就只有我吧,嘛,勉強要說的話也不算是。
 萬能和完美的區別,
也不是要在這裡說明的事情。」

「給我捨掉無聊的義務感。雜種就該像雜種一般不像樣的掙扎。
 在那盡頭就能看到制勝的機會吧。」

「不管怎樣你也就只能如此。隨心的去戰鬥,隨心地敗陣下來就好。」
聽到金皮卡這一段彼なり的激勵,心裡還是挺窩心的,就徐徐睡去了。
可是之後他很殘酷的,不忘提醒我,我們之間的約定。

「……不過,千萬不要忘記啊。契約的成立就只限於月之裏側。
 回到表側之時,我們的契約就會消滅。」

「那時,到來的就只有無法逃離的死之命運。」

「要回歸到表側,還是留在裏側。那是只屬於你的選擇。不要忘掉,銘記於心就好--」

即使金皮卡答應一同戰鬥,無疑是踏前了一大步。
但是在脫出的時候契約就會消失…這一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失去所有令咒,回到表側聖杯戰爭沒有MASTER資格也沒有SERVANT的女主,
就只會被MOONCELL處理掉…而金皮卡目前並沒有想過要改變心意。

到了翌朝。

「也差不多是你該下定決心的時候了。有人敗走自然是值得令人笑容不斷的事。
 擺出鬱悶的臉可是會讓幸運溜走啊?」


は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AUOなりの励みですよね。

竟然能寫到了memo 10我的熱情似乎還能繼續燃。玩CCC路線分別的時候哭慘了。
不過也因而很感動,對於金皮卡的感情又陷得更深了orz
好感度99999+++もう大好きです!!!!!!用男主好好加油www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