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ギルガメッシュ SG2:天の鎖(Part 1)
因為玩到5章了又看多一遍讓我哭過的SG2,
就是エルキドゥ和ギルガメッシュ的過去。
SG1本來也想過好不好翻譯…ギルガメッシュ的誕生秘話。
不過急著衝劇情,也沒有特別想,反而SG2讓我在意的地方比較多。
暫時還在閱讀中途所以這篇不是全部,晚點再更新餘下的部分。

好像很久沒翻譯過什麼,依然是正統派非意譯也不會潤飾,看得懂就好了嘛

ギ「たわけ。この我の過去は大事に扱うべきではないか?雑種の分際でよくも…」
る「はぁぁぁい!すいませんでしたAUO!」

*************************************

--我從土塊中,誕生。
神之手所捏成的黏土。
作為可千變萬化的道具而被創造。

我在荒野中醒來。
映入眼中的原初風景是廣闊的大地與天空,
然後,是遠處中聳立的城塞都市。
 
突如,聽見遠處的呼喚聲。
我甦醒的契機並非母親的指尖,亦非父親的叫喊。

是因為在意那個呼喊聲,而睜開了沉重的眼瞼。

剛醒過來的我並沒有理性。

我的父親是眾神之王安努。
我的母親是創造女神阿魯魯。

他們雖給予我優秀的能力,
但並沒有賦予我靈魂。

因此,醒來後的數年,
我只是一個與野獸同於原野奔跑的生命。

可是,我有個目的。
被母親創造時,授予給我的使命。

「鎖啊。你要把楔帶返給我們。」

可是,我並沒有靈魂。
只能夠野生而活。

我是,欠缺了作為人的意志。

一天又一天,與動物在原野奔走便覺幸福。
我雖然並不完全,卻也不存在缺憾。

……然而。

偶然止步,回首看向遙遠的城塞。
在荒野的遠方,有誰正在呼喊的聲音。

那聲音到底是誰。

既非父親,亦非母親。

是更加不同的誰人,正在呼喚著我。

因為我沒有理性而哀嘆的父親,將女性交給了我。
對於連鏡子都沒有看過的我而言,
那個人型成為了我認識自己的教師。

我學習了智慧和理性。
教授了我天與地的一切定理。

為了實行事先被決定好的使命,
為我注入了靈魂。

「恩奇都」

如此,我第一次從口中說出自己的名字。
世界就在這時,切換成極為單純的東西。

我的職責。
我的使命。

必須向驕傲自滿的吉爾伽美什,展示神的憤怒。

我心情無比激動。
如流星一樣在荒野上奔跑。

我的存在意義。
我被創造的理由。
我要抵上性命去做的事。

向和我一樣被神所創造的人偶,落下天罰。

可是,找到的他依然年幼。

和我不同,他似乎會成長。
和我不同,他摻雜了人類的血統。

他仍然在年幼期。

在他成為大人之前,我不能和他彼此競爭。
要是不在對等的存在下戰鬥,
就無法勸諫他了。

--就這樣,我眺望著城塞都市。

能聽見呼喚聲從裡面傳出。
按捺焦急的心情,細數著他成長的日子。

幼年期的他,比地上的任何人更具有優秀的王性。

寬容、思慮深遠、公正、重視道德。

路上的人們都在稱讚,並欣賞著他。
理想的少年王之姿就在這裡。

驕傲自滿之類的,我只能想到是眾神的誤認而已。
幼年期的吉爾伽美什並不存在需要他人勸諫的缺點。

……要是真的要說有問題,
唯一一點就是他是尊敬著眾神,卻並不服從祂們。

歲月流逝,少年漸成長為青年。

我承認了眾神所畏懼的事是正確的。
只是數年他已變成另一個人。

獨裁。壓政。強制。徵收。由私利私欲而生出了無邊際的榮華。

烏魯克的人民哀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眾神們陷入苦惱。
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

……可是。
我對於,他豹變的理由,有著痛徹的理解。

他在出生時已經抱有結論。
作為非神非人的生命而被孤立。
有著雙方特性的他,視點實在過份廣闊、遙遠,
就連眾神,也無法理解他看得透徹的事物。

多餘的力量,孕育出多餘的孤獨。

即使如此他還是沒有捨棄作為王的這件事。
不會從自己背負的使命中,選擇逃走。

……是多麼強烈的自我。

他是真心的尊敬著神,愛著人類。
而結論僅僅就是,
選擇了摒棄神,憎恨人類的道路。

「你這是,要勸諫我?」

在執行聖婚儀式的建築物前,我們相遇了。

「是的。要以我的雙手,糾正你的傲慢。」

並不是傲慢,而是,應該說是孤獨嗎,
但不能這樣說。
因為我不想傷害了他的自尊。

我們的戰鬥維持了數日。

我化成槍、化成斧、化成盾、化成野獸。

對於我這個能千變萬化的對手,
他竭盡全力使出將所有的力量。

「你這傢伙--區區的土塊,竟敢與我並列!」

初次遇到對等之人而感到驚訝,還是生氣。
在戰鬥之中,他將所有秘藏的財寶都用上了。

拿出了如此重要地收藏起來的寶物,
對他而言就只能說是屈辱吧。

第一次被迫到絕境、無可奈何。
可是最後卻愉快又毫不惋惜地,投入所有之財。

戰鬥--以哪方的勝利為終結呢。

他終於連庫藏也掏空,
我則是失去了九成的黏土。

連衣服都沒辦法造出來的我那姿態,看上去必定很寒酸吧。
他張開雙目大笑後,仰著身子倒了下來。

我也倒在地上,深深呼吸。
其實,也就只能多戰鬥一回而已。

「互相也只餘下一手。沒有保護的話,就只有愚蠢的兩條屍體並列起來了吧。」

那句話的真意,我到現在也不明白。
所以就當平手地結束,是想這樣說嗎。
還是因為太過愚蠢所以屍體應該只有一條,是想表示這一點嗎。

不管如何,聽到了那句話,
我也模仿他倒了在旁。
甚至想到,就如同鏡子一般。

「用盡了財寶,不覺得可惜嗎?」

不知怎的,開口說了這句話。

「什麼。若是值得使用的對手,送出來也沒有所謂。」

以明朗愉快的聲音,吉爾伽美什如此答道。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