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Craig x Dadsona 同人小說 ①
開始不知道放哪個分類了…

今天看了好幾篇不錯的Craig x Reader fanfic,開始想渣翻一下推廣分享這美好的一對…。
說是渣翻大概就是比gg翻譯流暢一點的程度,也盡量去查字校對了,基本閱讀應該沒問題。
就是修辭不足美化也嚴重的不足…(;´-`)

【作者】iolite-sunstone
【原文】www.wattpad.com/447540303-mr-brightside-dream-daddy-x-reader-craig-cahn/page/2
【標題】Canopy Conversation
【配對】Craig x Dadsona

*This article will be deleted if it violates the copyright issue under the definition of infringement.



《簷篷下的對話》

「天氣預報沒有提過這星期會下雨。」你喃喃說著,將手伸出現正站著的簷篷之外。
你瞥了一眼正在看著手機並不耐煩地敲著桌子的Craig。

「我們得待在這裡一下,兄弟。差不多過個30分鐘便會停雨了吧。」
他嘆了口氣,讓你查看手機上顯示的天氣訊息網站。

你和Craig正在一幢待租大廈的簷篷之下。
你外出採購日用品和零食,突然的傾盆大雨讓你拼命跑到最近的地方躲避。
Craig和你的處境相同,他剛離開健身房,在回家路上被大雨打濕。
你們同時跑進了同一個簷篷下,在交換了狀況後,一致決定待雨停歇後再一起回家。

「天啊,本來今天我應該在看《超自然長途冰路幽靈卡車司機》的特備節目,」
你對自己生起悶氣。「15分鐘後就要開播了。」

「我懂你,(你的名字)。我本來要帶她們三個去商場的,但我回家後可能太晚了。」Craig說。

這幢大廈在倒閉之前肯定是經營食肆的,因為簷篷下足夠容納十個人,
還有些老舊的桌椅。為了好玩,你探頭看向大廈的染色玻璃。
室內牆壁的圖案已經褪色,周圍散落著舊紙箱和堆積的灰塵,
在最左邊的角落還留下了一株盆栽。可憐的盆栽。

你走到Craig那邊並坐在他的身邊。他一邊盯著遠處一邊以手托著下巴,
臉上清楚地表明他心裡正在想著些什麼。

「你還好麼,老兄?」你問道。

他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並將目光轉向你,眼睛略睜,大概是沉思得太深而有些失神。

「嗄?」

「我是問你還好麼。在擔心那些女孩們嗎?」

Craig點頭,查看他的手機。
「要是她們發生了什麼事呢?我的最後手段是在雨中跑回去,可是這會令我生病和無法工作。」

「但我會在那照顧你的。」你向他眨眼。

你將手搭在他的手上。他先看著你的手,然後望向你,
在見到你的笑容時,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但說真的,Briar、Hazel和River不會有事的。」你讓他放心。


「我知道恐懼和保護欲總是存在,但你要學會相信你的孩子們。
他們靠著自己能比你想像中更加能幹。再說,壓力太大對你的健康沒有好處;
我們在露營那次已經確認過這點了。」

你挪開手,然後Craig因為你的手移開了而下意識的握緊拳頭。

「還有,」你開口說道,嘗試緩和氣氛。

「要是有人闖進去,那對雙胞胎有金屬球棒與硬壘球可以用來攻撃。」

你的嘗試成功了,看到Craig由衷的笑了起來。
他轉頭看向雨中,你也一起回頭。
兩人一起聽著奇怪地能使人靜下心來,拍答拍答的雨聲。

「兄弟…」

你輕哼了一聲作為回應。你垂頭看到一隻手搭在你的手上,
接著抬頭看見正在微笑的Craig。

「我愛你。」

你報以微笑,緊扣著彼此的手。

「我知道。」

你們都因為自己多麼的肉麻而傻笑起來,但這是真的。
在那天晚上於森林告白之後,你倆基本就離不開彼此。
所有住在楓樹灣的人都知道你們的關係(不這並不是秘密)
Briar、Hazel和Amanda都不停地開你們的玩笑,
所以偶然也不得不停止秀恩愛。你甚至還有跟Ashley提起這件事,
而她衷心地為你和Craig的關係感到高興。

「我聽上去快要像個老媽了,不過工作那邊怎樣了?」你問道。

Craig臉色一沉後整理了情緒。

「現在算是我們這生意的淡季。但我們的運動休閒服系列會在幾星期後推出,
所以一切都是個麻煩。」他回答說。

「你還在考慮贊助我嗎?記著,我在修剪草坪時會穿你的運動休閒服系列。」

Craig笑了。你看著他微笑時瞇起了雙眼並露出了牙齒,
光是這副模樣已經能讓你咧嘴而笑。
你真的很享受這樣的時間,和喜歡的人一起渡過…
即使只是因為天氣的偶然將你倆湊在一起,因為他實在太忙碌了。

一個念頭在你腦中閃過。

「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能再出去?」

他轉身面向你。

「我知道你這幾星期很忙碌,壓力也很大。」你說道,低頭看著雙手。

Craig的目光柔和了起來。他無疑是忙於他的生意,還有在壘球隊幫助他的女兒們,
所以這個男人又像往常一樣忘記了要照顧自己。
但和過去不同的是,你現在是他生命重要的一部分,
提醒著他需要照料自己的需要和欲望。(但說真的,你和女孩們就已經是他需要和想要的一切。)
他打從心底覺得感激。

「但難道這不算麼?」他開口說道,比著手勢示意現在的狀況。

「你。我。兄弟倆於雨中的簷篷下獨處,正在對話;真的綽綽有餘了。」

你笑著站了起來。Craig困惑地看著,直至你的手放在他臉頰上,
然後雙唇在他前額快速地親了一下。

「如果這對你來說已經足夠,我們應該更常這樣做。」你說著,低頭看著他。

「被困於暴風雨中?」

伴隨著他這句話,轟隆的雷聲響起。真巧的時間。

「不。」你開玩笑地翻了個白眼。

「我指這個。我們應該來多點簷篷對話。」


[之後]

「雨停了!」你滿臉笑容,從避雨的地方跑了出來。
不幸地,你的熱情轉化成掉落(字面的意思),你在水窪滑倒了。
伴隨著尖叫,你胡亂揮動雙手以嘗試抓住什麼(然而這是徒勞,因為你在空曠的地方)
你為痛苦而充滿泥濘的一摔做好了準備。

但你並沒有感覺到。

Craig及時抓住你。當你抬頭看他,陽光與陰影完美地勾勒出他的臉,
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天使。

你漂亮的的守護天使,已準備好為你邁步奔跑。

「小心點,(你的名字)。」他說道,臉上清楚地寫滿了擔憂。

你快速地點了一下頭(清晰地告訴了他回去的路上肯定會再次滑倒),
你回復了興奮又平靜的心情,牽起他的手,拉著他一起回到小區盡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