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e a light unto yourself.

【翻譯】Craig x Dadsona 同人小說 ⑥
【作者】LittleMarkimoo
【原文】https://www.wattpad.com/448453765-dream-daddy-one-shots-craig-and-the-cuddle-bro
【標題】Craig and the Cuddle Bro
【配對】Craig x Dadsona
【備註】大學時代AU,微NSFW,Angst。原文Dadsona的名字翻譯時改成D/N。

*This article will be deleted if it violates the copyright issue under the definition of infringement.

《Craig與擁抱的兄弟》

大學開學距今已經四星期,D/N和Craig在這段短時間內也對彼此熟悉了不少。
他們知道對方的喜惡。他們知道怎樣為對方提振心情。
他們知道對方何時想要獨處。就在這四星期之內。

然而在這四星期內,D/N都感到非常難以入睡。
他不肯定是因為不習慣新環境,還是所有壓力都開始堆積起來,
或是他只是想念家人。也許是所有加在他身上的重負所致。

今晚亦然。D/N完全無法入睡,他已經厭倦了失眠。
「這真是一團糟。」他輕聲的抱怨著,一邊盯著天花板想著該怎麼辦。
他朝對著Craig寢室的房門瞥了一眼,僅僅猶豫一瞬便離開了床鋪。

在感受到腳底碰到冰冷的宿舍地板時,他的臉皺了起來,
然後靜靜地走向Craig的房間。
當他站在門邊時,似乎才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什麼。
然而在他能制止自己之前,已經小心地朝對方的床走去,
掀開被子躺了在他的身旁。

D/N意識到自己到底有多接近那壯健的室友時,馬上屏住了呼吸,
他感受到自己越發緊張。
然而Craig完全沒有醒過來的徵兆,他湊近了一點,仍然背對著Craig。
他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但害怕得無法觸碰他,因為可能會把他弄醒。
相反,他將注意力集中在兩人之間的距離,然後閉上了眼睛漸漸入睡。

Craig在翌日早上醒來,打著大呵欠並伸著懶腰,
但卻打中了什麼溫暖的東西。
他僵住了,然後慢慢望向一旁,見到了室友D/N在他的床上。
他皺了眉並疑惑起來,因為他清楚記得他們是在不同的寢室睡覺。
Craig遲疑地伸手向D/N的肩膊,稍微搖動並叫醒他。
「呃。兄弟。你為什麼會在我的床上?」

D/N其實還算是睡得相當不錯。直至他差點被擊中後腦為止。
他眨動著眼睛,Craig沒有察覺他已經醒來了。
他有些緊張地屏住氣息,直到有人搖動他的肩膊。
然後嘟嚷著些什麼,小心地轉過身來。
「我,呃…」他不確定應該怎麼回答。他應該老實的說出來嗎?
Craig會不會覺得他很奇怪?
「我昨晚…失眠了。」他最後還是承認了。
「我很抱歉,我不應該未問過你就直接睡在你的床上,老兄。」

「嘿,完全沒事兄弟。你經常都失眠嗎?你應該告訴我的。我很樂意幫忙!」
Craig咧嘴笑著回應。
「不過…我現在真的要去小便了,所以你介不介意先起來。
不然我得直接爬過你的身上了。」他一邊眨眼補充說道。

D/N在離開床鋪之前,感受到臉上一陣熾熱。
他坐在床邊,確保Craig可以輕易地越過他身旁。
「沒什麼是我應付不了的。」他回應說,輕輕地聳肩。
「我…會承認和你睡是挺舒服的。」他補充道,之後才意識到說錯了話。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真的睡覺。不是——」

「當然是了,兄弟。我得走了。希望我有幫上忙。」Craig走向浴室時咕噥地回應。
在關上門之後,他捂著胸口,靠著牆身滑坐下來。
因為D/N剛剛令他腦海中產生了一些想法,他需要平靜一下自己的呼吸。
他必須承認在第一天見到D/N已經覺得他是挺可愛的,
但直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產生過什麼想法。
而他很肯定他是挺喜歡現在的那個想法。
他搖頭嘗試忘記今早發生的一切,然後準備去上今天的課。

D/N不敢相信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而偏偏是要對Craig這麼說。
他臉上的紅暈越發明顯,於是將手肘放在膝蓋上,彎腰埋頭進雙手之中。
在遇見Craig之前,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被男性所吸引。
甚至這不僅是因為他好看的外表,而Craig確實是個很棒的人。
不管對誰都一樣。Craig可以說是所有人的夢中情人。

但現在他不能想這種事。

他的手掠過頭髮,撥開蓋在臉上的髮絲。
然後離開床鋪回到他的寢室,開始為今天的課堂作準備。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該怎麼集中上課,因為他現在滿腦子都只有Craig。

~***~

Craig在完成一整天的課後從健身室回來,感到非常的疲憊。
他扔下襯衫並一股腦兒的躺在床上。
想著在做家課前,把頭放在雙手上休息個幾分鐘。
他開始慢慢睡著了。

D/N走回他的房間,背包仍然甩在一邊的肩膊上。
他揉揉眼睛,在終於回到房間後把背包扔到床上。
他聽到一片寂靜後皺起了眉。
Craig現在應該已經回來了。按照他牢牢記住的Craig日程表。
他靜靜地走向對方的房間,看到他在床上失去意識時忍不住笑了。
「嘿,貪睡鬼。」

「嗄?!?什麼?我沒有在睡沒有!老兄我有在好好辦事。」
Craig一邊含糊地回應著,然後快速坐起身來。
他環視了四周然後一臉窘色。他羞怯地揉著脖子後方。
「嘿抱歉…和父母一起住時出現的本能反應。課上的怎麼了?」
他說道,重新在床上坐好。

D/N看到他的反應忍不住發笑。必須承認Craig還真的挺可愛。真像他的風格。
「我懂的。」他回應說,走近床邊坐在Craig的身旁。
「還…不錯…我想。我還是有點累。」
他看向眼前比他高的男性,咬著下唇。他不知道Craig會不會答應再一起睡。

「對我也是,兄弟。我在想今晚要早點睡,暫時先忘記一下我的家課。」
Craig說道。他看向旁邊那個身型比他瘦小的男生,想著他今晚自己一個人有沒有問題。
他不安地站起來,在運動褲上擦拭出汗的手掌,避開眼神接觸。
「所以…呃…你今晚自己一個沒問題嗎,還是…?」他羞怯地問道。

D/N沒多少家課,謝天謝地。所以,他可以稍微先放置一下家課並早點去睡。
在Craig發問之後,D/N的眼睛滑稽地睜大,臉上又開始發熱。
他需要努力不讓自己臉紅得太厲害。
「噢。呃,我…我很肯定我沒問題…」他沒想著要說完整句話,只緊盯著地上某點。

「如果你肯定的話。」Craig不自在的說道。他清楚地看到D/N似乎在擔心著些什麼。
「我床鋪的右側隨時歡迎你,老兄,只要你有需要的話。」
他笑著說道,然後轉身走向衣櫃準備更衣睡覺。

D/N感受到自己嘴角上揚,然後從床上站起身來。
「謝謝你,兄弟。」他回應道,並走向門邊。
他向Craig瞥了一眼,並朝他打了個眼色,然後幾乎以快跑的方法離開房間。
今晚會沒事的。他一定能捱過去。

Craig在設好鬧鐘及確認已經準備好明天需要的一切後,終於爬到了床上。
他幾乎馬上就睡著了,但那只是淺層的睡眠。
他一直醒來,輾轉反側。
當他覺得快要睡著的時候,聽見房門嘎吱作響。
他笑著,將臉轉向房門。「嘿…」他柔聲說道。

D/N在瞎說什麼話?他知道自己晚上根本無法入睡。
又再一次。他終於起身前往Craig的寢室時,甚至還不過半小時。
在看到Craig醒著時他僵住了,手指移到襯衣邊緣無意義的撥弄著。
「我在想你應該睡了。怎麼你…還醒著?」他輕聲地問道。

Craig聳肩。「不知道啊兄弟。我累的要死但就是無法睡著。你呢?
我以為你應該沒問題的?」他得意的笑了起來。
然後慢慢掀開被子,往牆邊挪過去。

D/N一開始看來有點猶豫。
「我聽到你在動,老兄。」他回應,明顯是個謊話。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個似乎無法入睡。「你肯定不介意我和你躺在一起?」他問道。

Craig翻了個白眼,「快點吧老兄。」他說著再把被子掀開了一點。
「你讓冷風都跑進來了!」

D/N爬到Craig身邊時,嘗試隱藏自己臉上的紅暈。
在遇到Craig之前,他無法想像自己會跟一個男的做這種事。
雖然也沒有什麼是不對勁的。
「謝謝。」他以小聲又羞澀的語調輕輕回應,躺下尋找舒適的位置。

Craig惱怒的一邊抱怨,稍微挪近了一點。「真是太冷了。」他凍的發抖。
「晚安了老兄。」在幾乎完全失去意識之前,他含糊的說道。

「晚安了兄弟。」D/N回話,瞥向了對方。
沒多久他就已經入睡,在Craig的身旁蜷縮起來。

~***~

在之後的幾個晚上,兩人都在彼此身邊睡得香甜。
他們各自在床上有著自己的空間,沒敢靠近,直到一天晚上…

Craig意識到D/N依然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入睡時,他的腦內出現了一個頗有趣的想法。
他慢慢轉身看向那個比他瘦小的男生,算是豁了出去,
將他的手臂環在D/N的腰上,並挪動身子再靠近他一點。
他滿足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閉上雙眼入睡,希望能幫他稍為放鬆。

這完全在D/N的意料之外。他原本正專注於他臉向的牆上,仍然清醒著。
與Craig一起睡原本是有助他入睡的,但現在…他只想更靠近他一點。
不知道Craig是不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他感覺到手臂環在他的腰間。
他輕輕發出了聲音,呼吸越發急促。
「C、Craig,兄弟。你這…是在做什麼?」他靜靜的問道。

「睡覺。噓。」Craig一邊嘟嚷一邊將D/N拉近。

D/N咬著下唇,臉上的紅暈越發厲害了。
Craig正在摟抱著他。「不、不過…」他想要理論,但尷尬淹沒了他。

「嘿。」Craig嘮叨著。「就睡吧。我很舒服。」
Craig因為D/N的可愛而沒好氣的翻了一下白眼。然後他對自己笑著,開始入睡。
這比長久以來的睡眠都更加舒適。

D/N擠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將臉藏在雙手間並嘗試緩和臉上的紅暈。
他終於能在對方強壯的臂彎中放鬆,背部緊貼著他的胸口。
在他自己意識到之前,他已經墜入了近來最舒適的睡眠之中。

~***~

D/N翌日早上醒來被…什麼戳著他屁股的東西弄醒。
他花了幾分鐘時間清醒過來,混亂仍然籠罩著他的思緒。
他感覺到手臂仍然環著他的腰,突然一切都明瞭起來。
Craig仍然從後抱著他。這說明那戳著他的是…我的天。

Craig感受到一點移動然後開始呻吟著醒來。
他想嘗試伸展一下雙腿卻突然意識到他的狀況。他僵住了。
「我、呃…該死的。」他嘟嚷著,像瘋了一樣滿臉通紅並鬆開了D/N的腰。
「…抱歉,兄弟。」

D/N不知怎麼表達對於Craig硬起來的傢伙抵著他屁股的感覺。
這是他從未體驗過的事情,也倒不是想要抱怨什麼。
「這、這完全沒關係老兄。」D/N回應說,希望坐起身來能放鬆一點。
他也開始意識到自己褲檔下的狀況。

當D/N移動時,又產生了一些誘人的摩擦,Craig忍不住輕聲呻吟並坐起身來。
「我呃。我要去處理一下這個…」他尷尬地揉著頸後並同時將襯衫往下扯。
他快速下床並離開D/N身旁,緩慢地站起,再飛奔進浴室。
將門猛地關上後,他從牆邊滑坐下來。
「幹得好啊Craig。你想為朋友做件好事,雖然是個很有魅力的朋友,
難道你就不能管好你的荷爾蒙嗎?好啊,你大概剛失去了最舒適的睡伴了。」
他責罵自己。嘆著氣站起身來,打開水龍頭並去處理他的狀況,準備好上今天的課。

D/N看著Craig跑出去,他自己臉上的紅暈依然未消褪。
他感到內疚,雖然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補償Craig。
他知道這不是Craig的錯。晨早勃起是一件可怕的事,嗯,對於大部分男人而言。
猶豫了一下,他站起身並走回自己的房間,為今天的課做準備。
他需要跟Craig聊一聊,等他倆都有空的時候。

~***~

在充滿漫長課堂和大量家課的忙碌上課日結束後,
Craig走回他的宿舍。他決定只要D/N不說的話,他就不會再提這天早上的事情。
這已經有夠尷尬的了,他不想破壞兩人走得那樣接近的關係。
步入寢室後,他坐下並拿出一些家課,等待D/N回來。

D/N就像平常一樣,在Craig回來後才抵達宿舍。
他朝Craig瞥了一眼,與他四目交投。
他不確定是否應該再提起那件事,但說實話他無法忍受兩人的關係變得奇怪。
「你現在…有空嗎?」他平靜的問道。

Craig從那些他根本沒專心在做的家課中抬起頭來,向D/N點頭。
「嗯…我沒完成多少。怎麼了老兄?」

D/N知道這會是難以啟齒的話題,但再想一遍,這是他想要聊開來的。
「那是有關,你知道的,今早發生的事情。」
他開始說道,因為那回憶而感到臉上發熱。
「我不會怪你,我不想我們之間有什麼變得奇怪的。」

「我‧的‧天‧老‧兄。」Craig說道,丟臉的將臉埋進手裡。
「我再說一遍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會那樣的。那不是因為你。
不等等!我不是說跟你沒關是因為你沒有魅力,但我真的太睏而所有事都可能令它發生而…
哇。我不是這個意思。重點是,我也不想讓關係變得奇怪。」
他幾乎是大聲吼出來的。「說實話…這是我曾經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D/N一邊聽著Craig說話聲越來越小時,一邊揚起了眼眉。
他覺得需要制止Craig再說下去,但他有一點點享受這位室友透露出的尷尬。
「你不用解釋的。那是晨早勃起。我也有過。」他回應說,手掌掠過稍長的頭髮。
「我昨晚也睡的很好而且…我不介意繼續當你摟抱的伙伴。」

「呃。好。那麼。那很好。我很高興我們把事情弄清楚了。」Craig不自在地咳了一聲。
「我有點倦了,你呢?」他朝D/N笑著。

D/N忍不住輕聲笑了,聽上去就像傻笑一樣,然後他稍微點頭。
「你是在提議我們應該一起來個兄弟小睡嗎?」他問道,朝Craig眨眨眼。
但他幾乎馬上就在腦內咒罵自己。為什麼他剛剛要對室友眨眼?!?

Craig在對方眨眼後努力壓抑著臉上的紅暈,發出輕笑聲並同樣以眨眼回應,
「我當然是了。需要那些挺好的兄弟擁抱。」

「我…想我得去換件舒適的衣服。」D/N答道,在離開寢室前露出另一個溫柔的笑容。
他輕呼一口氣,提起勇氣脫下了褲子。然後換上了一件寬闊的T恤,回到Craig的房間。
這是第一次他沒有穿睡褲或運動褲。(※譯註:主角還是有穿四角褲的)
「我希望這樣沒問題?」他問道,揉了揉頸背。
在D/N這樣做的同時,他的衣服被稍為提高了一點,比預期中露出了更多的部分。

Craig在D/N走進來時已經睡在被鋪下面了。
他轉過頭來時正好看到那對確實性感的雙腿踏進他的房間。
「嗄?什麼?」他含糊地回應道,腦袋完全因為眼前的景像而短路了。
「噢,對。很不錯老兄。進來吧。」Craig暗暗咒罵自己和他那愚蠢的荷爾蒙,
祈禱著這次能好好控制它們,不然他沒法肯定下次會發生什麼事。

D/N有點感到如釋重負,走向Craig的床上並爬進去。
他在Craig的身邊感到放鬆和舒適,特別是像昨晚那樣抱著的時候。
但他有點太緊張,沒法再問Craig能不能再次摟著他。

一片舒適的寧靜沉澱在兩人之間,D/N瞥向了身旁那個壯健的男性。
「你…呃…你覺得我們可不可以…?」他甚至沒法問完整個問題,
因為實在太難為情了。

深呼吸了幾口氣,Craig確定他已經消除了腦內不純潔的想法,展現出笑容,
知道對方想要問什麼。「當然可以。」
語畢,Craig翻過身來將D/N拉近,並緊緊的抱著他。

當D/N被對方拉近時,他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的心跳的厲害,
因為他感受到Craig的胯部就在他的臀部附近。
D/N有點猶豫,之後慢慢在Craig手中轉過身來面對他。
他讓自己的手環住Craig的脖子,然後以稍微帶著希望的眼神仰望他。

在D/N移動時,Craig悄悄睜開了一隻眼睛,然後低頭看著他。
注意到他的眼神,Craig滿懷期望地咬了唇。
他希望自己沒有過份解讀這個眼神。
Craig稍微俯身向前,等待著D/N的反應。

D/N看著對方,輕輕伸出舌頭滋潤了乾燥的雙唇。
但他還是退縮了,沒有準備迎上一吻,而是將臉藏在Craig的脖子。
「你、你的味道真好聞。」他小聲說道。

皺了皺眉,Craig發出了沉靜又失望的嘆氣聲。
「謝謝兄弟。我有努力過。」他輕聲回應,在閉上眼睛前輕捏了D/N一下。
我差點又搞砸了,Craig想著,然後漸漸進入了斷續的睡眠。

D/N想踢死這樣蠢的自己,他將臉埋在Craig的頸邊,
淚水湧出眼眶。他最後總算能睡著,並在Craig的衣領上落下了一點濕潤的痕跡。

~***~

終於來到了星期五,Craig這週的課堂總算都結束了。
他在宿舍裡遛達並發現D/N已經回來了。
Craig今晚被邀請了去幾個派對,而他打算讓D/N和他一起。
「喲老兄。你。我。派對時間。」Craig大喊著,擺出手槍的動作指向嚇到了的他。

D/N在床上蜷縮成一個墨西哥玉米粉捲餠被鋪,腦袋正在放空。
他迷失在思緒之中,甚至在Craig跟他說話前都沒發現他已經進來房間了,
因此稍微有被嚇到。D/N將視線投向他的室友,臉上是猶豫的表情。
「噢。Craig我不知道…」

「少來了老兄。」Craig發著牢騷。「你在課堂上累積了不少壓力,而我們需要放鬆。
別讓我落單啊兄弟。」他悄悄走近D/N床邊坐下,露出標誌性的可憐眼神。

D/N輕嘆一聲,用被鋪遮住臉,這樣就不用看到那個可憐的眼神了。
他不僅是因為課堂而感受到壓力,但他並不打算告訴Craig。
「我、我明天有…測驗。」他小聲的撒了謊。
他覺得很內疚,但確實需要時間去思考他和Craig之間的關係。

「D/N…明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課。」Craig翻著白眼說道。
他站起身來,失望地嘆氣。「…不過沒關係。如果你真的不想去,不需要勉強。」
Craig開始慢慢走到門邊。

D/N想打死這樣愚蠢的自己。沒錯,他連撒謊都能搞砸。
「不,不。我會…我會和你一起去。」
他終於決定讓步,離開墨西哥玉米粉捲餠被鋪站起來。
他還是穿著寬鬆的運動衫以及四角褲。
「給我幾秒鐘讓我換衣服,然後我們就能出去。」

Craig轉頭看著D/N。聽到他的回應,馬上轉身並咧嘴而笑。
「你也去?真棒啊老兄!我馬上去準備之後我們就能出發啦!」

在Craig去準備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完全沒有褪去。
他換好衣服並梳好頭髮,確認一切看上去都沒問題。
Craig覺得他也許讓D/N感到自責,但他發誓一定會好好補償他的。
終於準備好,他走向室友的房間並敲了門。「你準備好了嗎,我的兄弟?」

D/N抓緊時間準備,換好了正常的褲子和體面的襯衣。接著走向鏡子檢查自己。
然後往身上噴了適量的體香劑及古龍水。
聽到敲門聲後往門口瞥了一眼,不需數秒就走到了門前。
「嗯。去喝個醉吧。」他回應,唇上浮現出一個不對稱的笑容。

然後他們就出發了,那個房子只距離宿舍幾幢樓的距離,因此很快便抵達。
Craig低頭看向身邊的D/N,將手搭在他的肩上,將他轉過身來向著自己…
「所以你今晚的目標就只是放鬆。沒有什麼如果和但是。行不行?」

D/N感覺到他和Craig之間似乎還有一點緊張,但他不想說出來。
他的肩膊被抓住和轉身時,稍微發出了一聲驚呼,睜大眼睛看著Craig。
「我會努力。」他回應。「只是…別擔心我。我大概是個掃興的人。
你去好好享受吧。你不是對Smashley有感覺嗎?或者今晚是個好機會,你懂的…」

Craig皺起了眉。他看到有些什麼仍然困擾著D/N,而他一點也不喜歡這樣。
他提起Smashley也很奇怪。
「不,不,不。今晚都是屬於你的。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Smashley最近讓我覺得有些困擾。」Craig笑著將頭側向一旁。
「所以,認命吧兄弟。」

D/N不確定他到底喜不喜歡聽到這番話。Craig一整晚黏在他身旁?
他不想做什麼會令自己後悔的事情。他稍微低頭,慶幸稍長的前髮能隱隱遮蔽著他的雙眼。
「你、你不需要這樣做的,老兄。」他含糊的說道,有點可愛地咬著下唇。
他覺得自己就像在跟Craig調情。可能他是。他已經不清楚了。
在開始一起睡之後,他們的友情似乎就越過了某一道界線。

Craig發出了一陣誇張的嘆息聲,翻著白眼說道「就跟我來吧。」
然後他抓住了D/N的手腕,拖著他進去。
他走去拿飲料,路上跟幾個人點頭問好。
Craig在廚房找到幾個冷藏箱,終於鬆開了D/N的手,伸手向其中一個箱子,
然後拿出了兩瓶啤酒,打開了瓶蓋。
他將啤酒塞到D/N手中並命令他喝掉,再一口氣喝掉自己的份。

D/N陷入沉默,跟隨著Craig進入屋裡。當他遞上啤酒時,D/N以微抖的雙手接過。
他猶豫要不要喝,於是先看著Craig。接著將瓶子湊近雙唇,閉上眼睛長喝一口。
或者喝醉是個很好的想法。如果他喝醉了,就不用再想任何事情。

夜色漸深,Craig守著他的承諾,沒有離開過D/N半步。
有些認識Craig的人攔住他聊天,但聊了幾句後他就會將注意力轉回D/N身上,
確保D/N感覺好些。他們喝了好幾瓶啤酒,現在正在跳舞。
D/N起初很抗拒,但Craig一直纏著他,他終於作出讓步。
當Craig的雙腿開始跳不動時,決定要稍作休息。
俯身向D/N的耳邊,想要他聽見,Craig必須大聲吼出來。
「我要坐下休息一會。要一起嗎?」

D/N其實開始…覺得挺享受的。或者只是因為啤酒,就像其他酒精飲品一樣開始起效,
但D/N毫不在乎。他放棄了思考,而他正在Craig的身邊玩得盡興。

當Craig靠近身來,他的心跳用力敲擊著胸口。
然而,當Craig只是湊到他耳邊說話時,他有些失落。
他點頭回應,踮起腳尖向Craig回話。
「對。我可以休息一下。」他回話說。「帶路吧,兄弟。」

Craig再次抓著D/N的手腕,避免在人海中走失。
他拉著D/N走進一間相對而言比較安靜的房間,在沙發上一屁股坐下來,
牽著D/N跟他一起。他鬆了一口氣,更深深的坐在靠墊中,
臉上出現無比高興的表情。他轉頭看向D/N。
「兄弟。你今晚玩得高興嗎?」

D/N在Craig身邊調整舒適的坐姿,渾身興奮的感覺似乎稍微冷靜下來。
「嗯。棒透了。」他回應道,而且是非常真心的。
Craig真的懂得如何幫他放鬆。
「謝謝你帶我來這裡。我知道起初我很不情願,但我很慶幸我來了。」
他坦白承認,而臉上因為酒精而漲紅起來。

「我很慶幸你很慶幸。」Craig笑道,為這句話有多滑稽而傻笑起來。
「我知道什麼對你是最好的,老兄。」
Craig稍為皺眉,他注意到D/N的頭髮上黏住了一些蠢彩帶,
是他們在這晚稍早時於無聊的彩帶混戰時黏住的。
Craig臉上非常專注,湊近D/N的臉並伸手拿掉它。
他的手落在兩人距離甚近的臉龐之下,開始端詳剛剛拿下的東西。
「你有點什麼…在頭髮上。現在好多了兄弟。」Craig笑道,抬頭注視D/N的雙眼。

D/N在Craig湊近時差點停止了呼吸,看著他的手朝他的頭髮移動。
他似乎無法從兩人極近的距離中冷靜下來,
他的雙眼甚至沒集中在Craig剛剛拿下來的東西上。
相反,他發現自己正輕輕地按下Craig的手,於是能收窄他們雙唇間的距離。

D/N閉上眼睛,然後終於體會到親吻Craig的感覺。
他已經想了好一段日子。而現在他正在這樣做。
D/N將一隻手放在Craig的胸前,就像他不想這個吻結束一樣。
這就是一切他所想像的,甚至是更多。

Craig的雙眼緊緊看著D/N湊近,最後在雙唇觸碰時終於閉上了眼睛。
他完全忘掉手上那條愚蠢的彩帶,張開手掌落在D/N的腰上,回吻著他。
如果說他現在沒為整個狀況而感到狂喜的話,那肯定是個謊話。
從那個好看的男孩爬上他的床鋪開始,Craig就已經難以按捺。
他感到自己雙唇正勾勒出一抹微笑。

然而D/N的思緒趕上了他,接著他突然清醒過來。
他的這一吻就將整段友誼給毀了。
D/N輕推了一下Craig的胸膛,Craig想要繼續下去,D/N卻迅速的從沙發站起身來。
「我、我很抱歉。」他結結巴巴地說,淚水奪眶而出。
D/N伸手掩蓋臉上的羞愧,快步離開屋裡返回他們的宿舍。

當Craig突然被推後之前,他正在幸福地享受著那個吻。
他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以及D/N的那句話時,疑惑地皺起了眉,
到底為什麼D/N會覺得抱歉。
Craig想要抓住D/N並阻止他離開,可是他已經走到門邊。
「D/N老兄等等!」Craig朝他的背後大叫。但他已經走掉了。

Craig失落地嘆氣,彎腰坐在沙發上。
他很高興D/N吻了他,但同時也很困惑為何D/N要害怕得逃跑。
他不會是覺得我不接受吧?他想道。我回吻他了!
為了不令D/N覺得更加難受,Craig稍待了一小時才回去宿舍,
希望D/N已經睡著,而他也能有點時間去思考整件事。
Craig悄悄的走回房間換掉衣服,睡的斷斷續續,
因為今夜沒有他那個擁抱的兄弟作伴。

~***~

Craig受夠了。D/N一整個星期來都費盡功夫避開他。
由在外面留到超晚以確保回來後Craig已經睡了、
到比任何正常人都要早醒過來也都做了,Craig實在沒法再忍受,他想到一個計劃。

這是星期一的晚上,Craig不打算在解決這件事之前休息。
自從D/N從接吻的時候逃開後,Craig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說話。
他決定不論發生什麼都好,也不會把事情鬧大。
如果D/N將這件事當成喝醉的行為,這會令Craig難受的想死,但他會接受。
可是如果D/N認真看待這事的話,他會更加歡喜。

想了這麼一堆,Craig從房間將椅子拖出來,然後放在宿舍門口的正中間。
他坐了下來,雙手交叉於胸前並等待著。
今晚D/N不可能再避開他。

D/N因為睏倦而在圖書館睡著了,差不多凌晨一點才回到宿舍。
他十分肯定,Craig不可能仍然醒著。
在看到他的室友坐在椅子上,彷彿在等著他時,他完全僵住了。
「你、你怎麼還沒睡?」他問道,嘗試不要表現得那麼緊張。

門被打開時,Craig馬上抬起頭來。對自己得意的笑著,
我總算抓到他了。
「老兄,你為什麼在躲我?」他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D/N回應,就像不當成一回事一樣。
他嘗試越過Craig,手中緊緊抓著背包。
「我沒有在躲你。只是我想要專注學業而不是去參加校舍的每一個派對。」
他含糊地回應道。

「廢話。D/N我們只去過一次派對!一次。
現在你倒是表現得不認識我一樣,就因為我們接吻了?」
Craig大吼,雙手空虛地揮動。
「這太傷人了。我不喜歡跟你成為陌路人。」他以輕聲結束句子,雙肩無力地垂下。

D/N聽見Craig的聲量提高時輕輕一顫。他從沒聽過Craig大吼,而他必須承認,
這還真的有點嚇人。雖然他知道Craig絕對不會傷害他。
「我的天。你覺得這就是一切的原因嗎?!」他問道,聲量也開始增大。
「在我們喝醉時那一個愚蠢的吻?不!不是。不是一切都跟你有關的,萬人迷!」
D/N大聲說道,有點粗魯地與Craig擦身而過。

Craig臉色一沉。這話真的傷到了他。就算對D/N而言那不算什麼,
他也不需要說的這樣過份。還有「萬人迷?」我們的朋友幾乎都一樣!
Craig對自己想。他轉過頭來,正好看著D/N擦過他的身邊。
「那我想就這樣了…」Craig對著空洞的房間靜靜說道。
「是時候振作起來了Craig。往前走吧。」
語畢,Craig勉強地抓著椅子拖回寢室。麻木地躺在床上,無法入睡。

D/N感覺糟透了,在關上房門的同時眼淚就一直流到臉頰上。
他擦了擦眼睛,嘗試控制自己的情緒,之後在將背包扔在地上。
D/N換上了睡衣,然後爬到床上。他感到身心俱疲,只想睡覺。
但他連這點都無法做到。
自從沒和Craig一起睡之後,他根本沒能好好的睡過一覺。
所以,之後半小時他都埋首在枕頭哭泣。

大約過了一小時,Craig想了很多。D/N實在太蠢了。
他明顯是喜歡自己的,然而卻在害怕著些什麼。
他看上來也像一星期沒睡過覺,或許是沒來Craig床上睡覺後就這樣了。
知道D/N那麼難受卻什麼都做不到,Craig感到非常痛苦。

於是Craig覺得實在是夠了。如果D/N不相信他的說話,他會以行動證明。
他掀開被鋪後猛衝到D/N的寢室。
Craig慢慢打開了房門,生怕萬一D/N真的睡著了,
但他看到D/N那雙通紅的眼睛回望著他,於是輕輕關上房門繼續向前。
他加快走到床邊並揭起被鋪。
躺到D/N的身旁後,Craig以雙手環著他並將他拉到自己胸前,然後蓋好被子。
Craig輕哼著一些旋律,揉著D/N的背讓他感到舒適一點。
他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

D/N沒想過Craig會這麼快就來他的房間。特別是剛剛…對他這樣無禮。
當然,他不是真的那個意思,但他知道自己仍然傷害了Craig。
當感受到一雙手在他腰間時,他已經不打算為此再作理論。
D/N將臉埋在Craig的胸前,發出了一陣又輕又令人心碎的嗚咽聲。
「我、我很抱歉,Craig。」他總算從抽噎中擠出了這句話。

Craig臉上展現了笑容。他輕捏懷中的D/N予以安慰。
「嘿噓。完全沒關係的。就去睡吧好嗎?我們都需要睡眠。
當我們走到那一步時,自然能將一切弄清楚的。」
Craig的下巴擱在D/N頭上,然後輕輕地給予他安慰的一吻。

D/N艱難地嚥下口水,他的喉嚨因為哭泣而感到乾涸。
他在Craig胸前微微點頭,嘗試讓自己放鬆。
在Craig的懷裡,一切都感覺更好。
他沒花多少時間便已徐徐睡去,雙手依然緊抓著Craig的襯衣,彷彿怕他會離開一樣。

他倆在早上聊了很多,但不是所有事情都弄得清楚明白。
他們決定,不論之後發生什麼事也要用上未來的所有時間去尋找答案。
現在開始就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事情。
自從那天晚上,D/N爬上Craig的床上睡覺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
沒有擁抱的兄弟,他們兩人都無法入睡。

而Craig愛煞這每一秒。

***

翻譯後記:

作為我第一篇看的大學AU還有虐,我真的非常的喜歡這篇。
第一次看的時候心裡一直打鼓似的生怕結局來一個BE。
然而在翻譯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主角還真的被描寫的非常的受…
雖然我對這個沒有意見,但畢竟最後兩人在一起了,這妥妥的是AU吧。
除非硬要說兩人後來分開了才出現之後本篇的故事,但我覺得不是的。
就直接把這篇當成大學甜文來吃就可以了!
Cuddle Bro到底要怎麼譯才能不失文意又好看,真的煩惱了很久。
我真的沒辦法…就勉強翻成了現在的這個。希望哪天會想到更好的譯法。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PR